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 第94章

第94章

书籍名:《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作者:空星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陈炎接到曹艺卉电话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他们四个人在商场里玩了半个钟的街头篮球机,曹艺卉一个电话还拯救了输到只剩CK内裤能抵押的吕淼。
        陈炎他们所在的商城距离陈家很近,也不处于拥堵路段,开车十分钟就能抵达。
        曹艺卉给陈炎他们开了门,程溪喊“妈”已经喊上瘾,曹艺卉也只是笑了笑,点点头。
        陈炎给曹艺卉介绍了吕淼和向阳二人,说:“他们是程溪的舍友,吕淼和向阳。”
        吕淼笑眯眯道:“陈妈妈好~”
        向阳也微笑道:“阿姨你好。”
        这俩大男孩都生得高大英俊,笑容如同旭日般温暖耀眼,不骄不躁的礼貌问好,更是能够轻易俘获长辈的好感。
        曹艺卉被感染得笑容满面,唇角的小梨涡更添几分平易近人,忙招呼道:“快请进来,陈炎也真是的,也就那么点儿行李,还得麻烦你们和程溪都开车过来呢,我开车给他运载过去也就是了。”
        程溪说道:“他俩在学校也是闲着没事,窝在宿舍打游戏,还不如出来锻炼锻炼身体。”
        吕淼满脸笑容地连连称是,心里腹诽道:这年头,当免费苦力还都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做“锻炼身体”。程男神还没把陈炎骗到手之前,连下楼拿个外卖可都是怨声载道的呢,科科。
        曹艺卉转身对陈炎说:“我给你找了两个大的储物箱子,搁你房间里了。被子和床罩那些我也都帮你打包好了,剩下的杂物,你常用的东西我也不清楚,你自己去把能用到的东西都收拾过去吧。”
        陈炎应好,客气地让吕淼和向阳在楼下坐着休息,他先自己去整理行李,等会儿要搬要抬的,再让他俩上去帮忙。
        吕淼下意识地瞄了程溪一眼,生怕程男神评定他们这是好吃懒做不干活。
        程溪习惯使然地搭着陈炎的肩膀,对吕淼说:“你们就先在这休息吧,一会再叫你们。”
        程溪考虑得也很周到:陈炎收拾东西的时候,说不定会翻出一些羞于见人的玩意儿,比方说,陈炎上次提到的罗马大帝,还有陈炎以前开播用的那些乱七八糟的造型饰品——要是被外人看到了,总归不大好。
        程溪一想到可能在陈炎房间里翻出来的道具,脑子里的坏心思已经争先恐后地冒出来,等他回过神来,见曹艺卉正朝他这边看过来,他反应迟钝地中断了两秒,随即不着痕迹地把手从陈炎肩头放下来。
        因着曹艺卉对陈炎和程溪之间的互动比较敏感,所以就连陈炎都没有注意到这一茬子,曹艺卉却是先看进眼里,她欲言又止,对此还是选择忽视。
        曹艺卉说:“柔沛还在她的房间里,咱们收拾行李都轻点声。”
        曹艺卉这话是对陈炎和程溪说的,陈柔沛发脾气倒是没啥稀奇的,只是程溪和他同学这么几个外人在这儿,曹艺卉实在不想闹得不愉快。
        陈炎乖巧地点头应好。
        心里则不以为然地想:曹艺卉真是多虑了,程溪他们的动作再大一点儿才好呢。要是让陈柔沛听见程溪的声音,屁颠屁颠地跑出来不仅不会发脾气,还会笑得跟朵花儿似的,保不准程溪一句话,还能叫得动陈柔沛帮忙收行李呢。
        曹艺卉拿出糕点又沏了花茶,招待吕淼和向阳,程溪则跟陈炎一起上楼去。
        程溪上次已经参观过陈炎的卧室,他跟在陈炎身后走进房间里,只见房里多了两个大号的透明储物箱,其他摆设和布置,仍跟他上次来时的记忆完全一致。
        陈炎目的性很明确,揭开两个储物箱的盖子,然后就开抽屉开衣柜,说:“我把常穿的那些衣服都带上,还有书架上的书,呃……这些小杂物也都收拾收拾带走好了。”
        曹艺卉这会也来了,听完陈炎的话就说:“那行,你去收拾收拾那堆小玩意儿,衣服和书我来帮你整理就好。”
        程溪杵在旁边当摆设,不得不主动捡点活儿干,对陈炎说:“我就给你打下手吧,你收拾东西,我负责装进箱子里。”
        陈炎正想应好,曹艺卉就开口说:“程溪,要不你先把这两大袋被子提下去,搁这儿还挺占用地方的。”
        程溪没有二话,应声好就左提右扛地把两大袋被子都揽自己身上,稳稳当当地先下楼去了。
        曹艺卉支开程溪,房间里一时只剩下她和陈炎母子俩,曹艺卉就忍不住八卦道:“诶,陈炎啊,话说程溪那俩同学……该不会也是那种关系吧?”
        陈炎收拾着抽屉,正琢磨着该怎么避开曹艺卉,把他那一抽屉花花绿绿的十元店饰品暗度陈仓,闻言,他好笑地回头说道:“你可别瞎猜哈,吕淼他俩都是直男呢,只不过他们跟程溪关系好,所以知道我和程溪的关系而已。”
        曹艺卉这两天在网络上自学了许多相应的名词儿,比如陈炎一说“直男”,她就能理解这个词儿代表的是啥意思。
        曹艺卉应了声,忍不住问:“那他俩知道了……不会看不起……不会反感你和程溪吧?”
        曹艺卉这个问题问得很奇怪,人都能好心地过来帮你运载行李了,怎么看也不像是反感啊,然而曹艺卉心里就是左右不踏实,不问出来又实在是憋得慌。
        陈炎把平时直播用的另一个手机,连带着充电器收好,不甚在意地回答道:“不会呀,他俩人都挺好的,我还是在那之后才通过程溪认识他俩的。”
        当然,像是吕淼和向阳口无遮拦地乱喊他为“嫂子”这种事情,陈炎在妈妈面前还是选择有所保留。
        曹艺卉点点头,轻声说道:“他们都是好孩子……哦,对了,还有件事。”
        陈炎随口问道:“怎么了?”
        曹艺卉说:“你要搬出去自己住这件事情,我昨晚打电话跟你叔叔说了……嗯,虽然这事你已经打定主意了,咱们不用等他说同不同意,但还是得事先跟他说一声比较好。”
        曹艺卉口中陈炎的“叔叔”,也即是陈柔沛的爸爸,陈柏原。
        陈炎闻言一愣,手上的动作也停顿下来,转过身看着曹艺卉,问:“那……他怎么说?”
        曹艺卉给了陈炎一个安抚的笑容,说:“我只跟他提起你要搬出去住,具体的事情等他回来再说。这边的事儿你也用不着担心,妈知道该怎么做。”
        陈炎还想再问,恰好程溪进来了,话题也就到此为止。
        曹艺卉中间离开了一会儿,陈炎一逮着这个机会,当即就拼了命地把抽屉里的小秘密,全都一股脑都塞进装满衣服的箱子里。
        程溪看得好笑,一边帮陈炎藏匿赃物,一边逗他玩:“你这都是上哪儿整来的?我记得这张红纱,算是你之前直播最好看的造型了。”
        陈炎就知道男神不会放过调侃他的机会,这堆东西搬过去指不定还能激发男神什么恶趣味呢,但是……也总比搁在这儿强,到时被其他人翻出来可就真的坐实“变态”这个称号了。
        陈炎很快便收拾好行李,两个大箱子堆叠得满满当当,要不是程溪有先见之明,临时把吕淼和向阳这两个年轻力壮的壮丁拉过来充当苦力,单靠陈炎来协助程溪帮抬箱子,还真有点儿费劲。
        等最后一个大箱子由吕淼和向阳帮忙抬了下去,曹艺卉也跟着出去,程溪进二楼的卫浴间洗手,陈炎就站在走廊上等他。
        这时,走廊左边尽头的卧室门打开了。
        陈炎听到声响就转过头去,瞥了一眼。
        与此同时,卫浴间的门也应声被推开。
        陈柔沛身着一条黑色蕾丝吊带睡裙走出来,黑色的蕾丝贴在身上,衬得她衤果露在外的皮肤格外通透亮白,纤细的肩膀随意披着一件枣红色的外衣,她双手拢着衣服,挡住胸前一片令人浮想联翩的玲珑曲线。
        陈柔沛打开房门第一眼就看到站在走廊的陈炎,困意未消的姣好容颜,当即便挂上几分不协调的奚落神情,连带着外衣都拢得更紧。
        可是——
        陈柔沛哪能想到,就在她趾高气昂地准备将一双粉红色的平底拖走出12厘米的细高跟T台步,她刚朝陈炎的方向跨出第一步,就见,卡在她和陈炎中间的卫浴门被打开,程溪从里面走了出来。
        看到程溪侧脸的一瞬间,陈柔沛几乎愣在原地。
        若是她现在真的踩着细高跟,指不定还得崴一脚——程溪从她家卫浴间里走出来的场景,她真是做梦也想不到。
        陈炎好笑地猜测,陈柔沛此时的心理活动一定相当激烈:若是早知道程溪他会突如其来地出现在家里面,陈柔沛出门肯定就不会披着这件外衣。
        程溪压根没有注意到走廊另一头的陈柔沛,阂上卫浴门就走向陈炎,说:“走吧。”
        陈炎抬起头眨眨眼,说:“等一会儿。”
        程溪见陈炎忽然扬起唇角冲他一笑,用两人才听得见的细微声音问道:“我能把你介绍给我的家人吗?”
        程溪不由得挑了下眉,正好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娇柔的女声喊他的名字:“程溪~”
        闻言,程溪当即了然,抬起手抚摸陈炎眼下淡淡的眼圈,温柔地将陈炎眼里一闪而逝的紧张给抹了去,说:“当然可以。”
        说完,程溪转过身,就见陈柔沛脸上带着娇羞的神色朝他走来。
        陈柔沛走近了,眼含柔情地望着程溪,声音还比往常多了一分羞怯,说:“你怎么突然过来了,我刚睡醒呢,还没来得及上妆,这好像是第一次被你看到我素颜的样子……没有吓着你吧?”
        程溪扬起唇角,温柔地说着并不温柔的话:“还行,我胆子比较大。不过,要是你刚才直接转身回房就好了,也不用担心被我看到素颜。”
        陈柔沛:“……”
        她脸上的笑容微僵:程溪这句“胆子大”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还真能吓着他不成?
        说实话,陈柔沛的素颜并不难看,虽说少了眼妆加持,眼神也少了那么点儿撩人的妖媚气质,但是她皮肤白皙剔透,不见半点瑕疵,仅仅只是刚才用洁面仪洗过脸,脸上微微泛红而已。
        陈柔沛对自己素颜的模样还是挺自信的,在她那群假脸姐妹团面前也时常被夸奖。
        陈柔沛和程溪的对话戛然而止,气氛有点儿僵。
        这时,陈炎面带微笑地开了口,说:“柔沛啊~我要隆重地跟你介绍一下,这是程溪,也是我的——男,朋,友。”
        陈炎一字一顿地念出语末三个字,温润好听的声线,愣是说出这种婊气冲天的感觉。
        说完,陈炎牵起程溪的手,脸上自始至终都笑意盈盈地看着陈柔沛——他心满意足地目睹了陈柔沛脸上的表情,从错愕到僵硬,再到怨怒这一全过程的转变。
        而陈柔沛引发怨怒的缘由,是程溪不仅没有反驳陈炎,还大大方方地牵起陈炎的手放到唇边,亲昵地亲了一下,随后又改为搂着陈炎腰部的姿势站在她面前。
        陈炎脸上的笑意更浓,紧接着说:“上次还是你好心建议我呢。你怎么说来着,像我这样没出息的男人,费不着糟蹋你爸的钱买车买房买媳妇,只有找个好男人,我的下半生才能有着落。
        “现在我找到他啦,你是不是也会祝福我呀?”
        陈炎眉眼弯弯,一脸期待。
        类似于这种恣意挑衅陈柔沛的话,陈炎上次也曾说过,可当时激怒陈柔沛的效果远没有此时当着程溪的面这么过瘾。
        程溪微微蹙起眉头,看着脸色不大对劲的陈柔沛,不由得下意识地搂紧陈炎,似是防止陈柔沛会突然出手,伤及陈炎那样小心翼翼。
        程溪这无意中做出来的举动,更是惹得陈柔沛火冒三丈。
        她对程溪的感情说不清是不是爱意,但称之为执念准没错——入学之初她高调地对程溪“一见钟情”,结果程溪不冷不热的态度吊足她的胃口,陈柔沛想放弃却又不甘心,最终追程溪的目的更像是在刷战绩:她需要搞定程溪去堵住那些说“你倒贴上去程溪都不要你”的人群。
        可结果呢?
        程溪和陈炎好上了。
        那个小时候被她抢了玩具,不敢哭也不敢闹的陈炎。
        陈柔沛觉得这真是天大的讽刺——连她都睡不到程溪,就凭陈炎那垃圾玩意儿,他怎么可能搞得定程溪?他拿什么搞得定程溪?他的屁股是镀了银还是镶了金?
        陈柔沛脸上抽搐的表情如同一个龟裂的假面具,在这一刻土崩瓦解,分崩离析,最终露出一张嫉妒到发狂的狰狞面孔。
        这时。
        “陈炎——”
        曹艺卉的声音从楼下响起,站在雕花防护栏旁边陈炎往下一看,就见曹艺卉和一名西装革履的男人相继走进大厅。
        陈炎的目光无波无澜地和那个此时站在大厅中间、穿着打扮一丝不苟的男人遥相对望。
        男人正皱着眉头。
        二楼的防护栏是镂空的,陈炎和程溪所站的位置和他们此时亲密又暧昧的姿势,楼下的人皆能看得一清二楚。
        意识到这一点,陈炎第一个反应是先挣开程溪搭在他腰间的手。
        陈柔沛看到陈炎主动挣开程溪怀抱的动作,素面朝天的脸上随之绽放出一个开心的笑容。
        陈柔沛看向程溪,巧笑道:“程溪,你看,他就这点儿底气,拉你下水的时候费尽心机,真要顶着同性恋的光环出去游行了,他撇清关系的动作可比谁都快呢。”
        陈柔沛觉得,就陈炎这种畏畏缩缩、怂到挨操的命,就算程溪觉得再稀奇,没多久也该玩腻。
        程溪面无表情地说:“闭嘴。”
        他实在懒得再搭理陈柔沛这女人。
        程溪循着陈炎的视线,望向匆忙赶来的曹艺卉。
        曹艺卉忧心忡忡地爬上楼梯,赶到陈炎旁边关心地问道:“怎么了?”
        陈柔沛的目光越过眼前的陈炎母子,笑容甜甜地朝曹艺卉身后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喊道:“爸,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啦?”
        陈柔沛收回目光,毫不掩饰眼底的鄙夷,但还是摆出一副好声好气的样子,抱着胳膊对曹艺卉说:“看看你养的好儿子,怎么会养着养着就养歪了呢,竟然变成一个喜欢勾引男同学的大变态啦?”
        闻言,曹艺卉眼底悲凉地回过头,看了一眼陈柔沛那张幸灾乐祸的脸,她无可奈何地叹气,转过身来,又摸了摸陈炎的脸。
        陈炎握住曹艺卉的手,无所谓地笑着说:“妈,我肚子饿啦,咱们去吃饭吧?”
        曹艺卉淡淡地笑了笑。
        陈柏原此时已经走近。
        曹艺卉牵起陈炎的左手,拉到程溪面前,和陈炎颇有几分神似的脸上荡起似水般柔软的笑意,温柔却又让人无法忽视眼波里托起的沉甸甸的郑重。
        曹艺卉问程溪:“你能牵着陈炎的手吗?”
        闻言,程溪没有回答,而是用行动从曹艺卉手中牵起陈炎的手。
        曹艺卉微笑道:“就这么牵着吧,在我面前,那么急着撒开对方的手做什么?”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