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 第93章

第93章

书籍名:《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作者:空星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曹艺卉默默地用勺子舀起热汤吹气,眼角余光飘到桌子对面——陈炎和程溪紧挨在一起的亲密姿势实在很碍眼。
        若是放在平时,这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可自从曹艺卉得知两人的关系之后,再看到他俩之间稍微亲密点的互动,曹艺卉就觉得浑身都不得劲儿,生怕两人的举动会被路人瞧出什么端倪。
        陈炎还在低头刷手机,程溪将剥好的虾肉喂到陈炎嘴里,轻声哄道:“别看了,不饿吗?”
        陈炎抬起头来冲程溪一笑,笑容暖得像三月花开,腼腆地应道:“有点饿~”
        小转音抓挠得人心情荡漾。
        程溪的唇角被牵引得上扬,给陈炎喂了食,还用拇指帮他拭去嘴角的酱汁,这一连串的动作十分自然。
        曹艺卉到底还是忍不住了,她低垂着眉眼,语气有些生硬地说了句:“陈炎,吃东西的时候要坐直身子,在外面多注意自己的形象。”
        曹艺卉这话虽是直接点了陈炎的名字,但是其中暗指的含义,程溪心知肚明。
        在陈炎动作之前,程溪已经先坐直身子,紧挨着的两人隔开两个拳头的距离。
        曹艺卉全程都用眼角余光瞄着两人,见两人分开坐好,这才跟陈炎说:“趁着明天是周日,顺便回家一趟,把东西都搬去租房吧。”
        陈炎应道:“好啊。”
        程溪抬起头看着曹艺卉,微笑着说:“我明天就开车带陈炎回去。”
        曹艺卉笑了笑:“好,明天搬家肯定会很累,你们今晚早点休息。”
        闻言,陈炎有点儿心虚地掀起眼皮,偷偷瞄了曹艺卉一眼,见曹艺卉面色不变地用银质汤勺喝汤,这才收回视线。
        陈炎觉得大概是他做GAY心虚罢了,才会从曹艺卉的话里听出几分“两人要节制”的意思来。
        陈炎陪着曹艺卉在自助餐厅坐了一个多小时,饭后聊了会天,谈及曹艺卉什么时候搬出陈家的问题,曹艺卉也只是淡淡地一句带过,只说:“不急。”
        曹艺卉心里自有打算,陈炎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吞了下去,对此也不再多提。
        当天晚上回到程溪家里,陈炎洗完澡便盘腿坐在落地窗旁的矮背沙发上,欣赏着满月之下的满城灯火,一边和艾良月小天使聊着微信。
        两人的聊天话题十分贫瘠,一言不合就抬杠到底。
        艾朗说:“姐妹舔缸,出入平安。”
        陈炎说:“姐妹磨比,天打雷劈。”
        艾朗说:“若要灌肠,姐妹帮忙。”
        陈炎说:“口胶就好,男神最棒~”
        艾朗:“……”
        他撑死只是0牙俐齿,而陈炎……以嘴为腚!口吐瘠薄!
        胜负已定。
        艾朗不由得感慨万千:塑料姐妹花,旱涝不两立——在他找到对象之前,择日与陈炎绝交为妙。
        等男神洗完澡出来,陈炎可就没有闲功夫再去逗弄艾·single dog·朗了。
        程溪走过来便将陈炎围困在沙发和臂弯里,倾身蹭着陈炎白皙的脖子,挑逗味儿十足地舔了一口。
        陈炎缩着脖子说:“我妈刚说了……明天搬家很累人的,今晚要早点睡。”
        程溪轻轻笑了笑,鼻息喷洒在陈炎的脖颈儿,他咬着陈炎的耳朵吹着气:“没关系,我明天叫喵喵他们过来帮忙。”
        陈炎:“……”
        陈炎支支吾吾,欲拒还迎,实际上他对社情之事也是食髓知味,内心的欲壑难填。
        想他刚刚还在微信上跟艾朗吹嘘“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可就算昨晚做到腿软,灌到溢满,陈炎还是觉得内心深处的浴火在燎原:嘤嘤嘤,只怪被胀满的感觉实在忒棒!
        陈炎在男神的温柔攻势下,矜持不到三秒钟就自动脱裤子躺在床……
        第二天。
        吕淼早上九点多就来按门铃,顺便还把另一个舍友也拉过来当苦力。
        那个舍友是陈炎上次见过的阳光暖男,他的名字也很暖,就叫向阳。
        除了吕淼和向阳之外,据说男神的第三个室友正在筹备出国的事情,所以没能一起来。
        吕淼和向阳十分上道地买了早餐过来。
        程溪拿起一盒三鲜味儿的灌汤包,将盒子里配送的一小盒干炒辣椒拎走,这才把那盒灌汤包给陈炎,说:“你别吃辣。”
        陈炎失落地掰开筷子,夹了一个灌汤包塞进嘴里咀嚼下咽。灌汤包挺好吃,馅儿鲜美,皮儿薄韧,汤汁香浓。
        尽管陈炎平时也吃不得太辣,但现在被程溪明令禁止,他反倒就是嘴馋这一口,总觉得蘸点干辣椒味道会更赞。
        吕淼给自己带了份湿炒牛河,他一边呵欠连天地擦眼泪,另一边不忘调侃程溪:“哟嗬,你俩进展神速啊,这才多久就准备同居啦?程男神,快给我们分享一下你是怎么诓骗你岳父岳母的呗~”
        程溪漫不经心道:“我都喊‘妈’了,你们还真学不来这个。”
        吕淼一听这话就和向阳面面相觑:我!靠!这是家长都同意的节奏?难不成该准备份子钱了??
        吕淼欲言又止地瞄了陈炎好几眼,盯得陈炎十分尴尬,好在这时陈炎的电话响起来,反倒是让陈炎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儿。
        来电显示是曹艺卉。
        陈炎接起电话:“妈?”
        曹艺卉应了声:“嗯,你和程溪准备几点过来?”
        陈炎看了眼墙上的钟,现在是九点二十六分,他说:“我们正在吃早餐呢,吃完就可以过去了。”
        曹艺卉却说:“不着急,你们晚点再过来也行。柔沛在家睡觉,这会儿还没起。”
        陈炎手里的筷子一动,戳在一个灌汤包上,皮儿破了,渗出浓郁的汤水。
        陈炎说:“啊,那我等你电话再过去?”
        曹艺卉说:“好。”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