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 第84章

第84章

书籍名:《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作者:空星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艾朗发布的那条微博动态,在陈炎二次转发之后,动态的转发评论量更是持续猛涨。
        自来水粉丝们自动刷#大晋江直播一姐美如画#和#火前留名#等等相关话题,引得热度一度飙升。
        陈炎顶着“吃花瓣喝露水的小可爱”这个头衔,还被男神夸赞道:“不是‘小’可爱,明明就是个大可爱。”
        男神的口吻明显是在开玩笑,但陈炎听着特别受用,心里也美滋滋的。
        只这一会儿时间,陈炎转发微博底下的评论,已经如同溃堤的洪水一样汹涌而来。
        喝露水和吃花瓣是“火前留名”在直播上面给自己操的天仙人设,网友们对此没有任何质疑,反倒是对“小可爱”这个主语颇有些疑义——
        “一姐这画风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劲?晋江一姐自降咖位为‘小可爱’,这是单纯的人设OOC?还是妖艳贱货人设面临大转型!?”
        “遇到男神之前,你是一个菊纳百川的大天仙;遇到男神之后,你成为一个弱不禁捅的小公举——致我们终将逝去的晋江一姐[允悲][允悲][允悲]”
        “忽然想到一个严肃的问题,以后一姐开播我们是不是得修改队形——恭迎晋江小可爱登场……有没有发现——气!势!全!无!我似乎闻到了一股flop的糊味,Emmm……[允悲]”
        陈炎:“……”
        他不过是随便修改一个ID名,评论区哪来这么多内心戏?
        陈炎有点生气!
        不过细思恐极,他实在无法想象直播上面的网友们追着他喊“小可爱”的场面,考虑再三,他还是小修了ID名,叫做“吃花瓣喝露水的火前留名”,一并认领了晋江直播一姐的账号。
        陈炎和男神回到家,他不忘给曹艺卉打通电话,也顺便问起家里的情况:陈柔沛这会儿还没有回家,曹艺卉自己待在家里看八点档家庭剧,倒也落得清静。
        等聊完家常琐事,曹艺卉问起:“程溪呢,他在做什么?”
        陈炎回头去搜寻,他将空空落落的房间扫视一遍,碰巧就看到浴室间的房门打开——
        氤氲的水雾弥漫而出,随即,只见男神随意地裹着靛蓝色的真丝睡袍,从浴室间走出来。
        男神擦拭着凌乱的碎发,晶莹剔透的水珠在随意的拨弄中飞溅而出,微微低垂的睫毛因被打湿而愈显纯黑浓密,深邃蛊惑的双眸比往日更具迷醉人的魅力……
        而陈炎便如此猝不及防地和这双眼睛不期而遇,撞进男神的眼眸里。
        陈炎只觉得心跳漏跳半拍,不由得慌张地移开视线。
        陈炎此时就蹲在落地窗前,他心猿意马地回答曹艺卉刚才的问题:“他在,刚洗完澡出来呢……”
        曹艺卉从听筒里传来声音:“那你快去洗吧,早点收拾好了,才能早睡早起。”
        陈炎隐约听到曹艺卉那边电视的声音:“本栏目由口口口赞助播出,精彩现在继续……”
        陈炎:“……”
        显然是曹艺卉的电视剧开始上演,她也就无心再陪陈炎继续唠嗑了。
        陈炎满心腹诽地挂断电话,就从落地窗的玻璃反射中看到男神朝他走近。尽管陈炎有所准备,当被男神从身后搂抱在怀里的时候,少男心还是忍不住boom boom狂跳。
        程溪在陈炎脸上亲了一下,磁性的嗓音贴着陈炎耳畔问起:“和妈说了什么?”
        陈炎被男神的呼吸撩拨得心头慌乱,他下意识地想要避开男神一点,结果反被围困在男神怀里与落地窗之间。
        陈炎缩了缩脖子,轻轻摇头:“没呢……”
        陈炎的额头贴在冰凉的玻璃上,这才清醒了些,忽然就忍不住反问男神:“对了……今天我去结账的时候,你是不是跟我妈说了什么?我妈还说她不用担心我了……”
        程溪定定地看着陈炎,在陈炎好奇的目光中——他当然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低头凑过去,亲了亲陈炎的眼睛。
        陈炎逼无可避地被亲了个正着。
        程溪无赖地说:“我现在满脑子只想亲你,其他事情都想不起来了。”
        陈炎无言以对:“……”
        程溪伸出双臂,直接将蹲在地上的小怂包整个抱起,稳稳当当地走向床边。
        陈炎不敢动弹,生怕一折腾就整个人翻身摔地上,在男神怀里结结巴巴地嘟囔:“我、我得先去洗个澡……”
        男神如此急不可耐,明摆着很可疑,但陈炎臊得不行,也没了继续追问的闲情。
        程溪忍俊不禁地笑出声,轻缓地把小怂包放下来,又捏捏他的脸,使坏地说:“好,我在床上等你。”
        男神的声音,男神的坏笑,还有男神浑身上下散发的荷尔蒙,都让陈炎深深地迷恋。
        陈炎只觉得心头的小鹿横冲直撞,他愣怔了瞬间,随后忙不迭地去衣橱里拿出自己换洗的衣服……
        不得不说,他的衣服和男神挂在一个衣橱里,两相对比之下,还真是有点low到不行!
        比如说:男神洗完澡身上穿着轻奢高档的睡袍,而他穿来睡觉的睡衣都是平时穿旧的衣服,甚至——还包括高中校服裤这种尽显diao丝气质的东西。
        陈炎内心戚戚然地走进浴室间。
        程溪双眸黑如幽潭,眸光清明地看着陈炎的背影,直到浴室门被严严实实地阂上。
        程溪回想起陈妈妈和他单独说过的话:“在陈炎小学二年级的时候,陈炎的班主任兼任美术老师,她给我看了陈炎画的两幅作业。一副是以班照为主题,另一副则是家庭合照。
        “在那两幅画里,陈炎把班上二十个活泼可爱的女孩子全都画成千人一面、面目狰狞的小怪物,男孩子们却都刻画得很认真;而四口之家的合照,他把我画成很好看,柔沛却被画成尖牙利齿的模样,嘴里长着獠牙,头顶长有犄角……”
        班主任当时只当陈炎是在恶作剧,而曹艺卉那时隐隐就有些担心陈炎,可是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之后,她惊喜地发现——陈炎这种古怪的举动没再出现过,而他画作里出现在的女孩子也都有了笑脸。
        曹艺卉为此还松了一大口气,以为陈炎已经完全恢复正常。
        曹艺卉红着眼跟程溪说:“我亏欠陈炎这孩子十九年了,现在只能无条件地支持他的选择来作为补偿……”
        曹艺卉没有明说,但程溪听得出来,也看得明白:陈妈妈并不看好他,只因为他是陈炎的选择,所以她无条件地接受。
        程溪坐在矮背沙发上发了一会儿呆,直到陈炎洗完澡出来。
        程溪回过神来,单手托着下颚,对陈炎说:“宝贝儿,过来,我给你擦头发。”
        陈炎的脸蛋被浴室里的水汽蒸得有点儿泛红,皮肤水嫩,白里透红,也显得气色特别好。
        他把换洗下来的脏衣服放进衣篓里,乖巧地走到男神面前,在男神的脚边坐下。
        陈炎低着头,只觉得男神帮他擦头发的手劲十分舒服,毛巾很柔软,动作又轻柔,他简直舒服得想趴在男神膝盖上眯一觉。
        程溪温柔地帮陈炎擦头发,低垂的眼眸含着宠溺的笑意,轻声说:“我刚去你的微博底下看了评论。”
        陈炎原本是迷迷糊糊的,结果他一听这句话,整个人登时就清醒了,眼睛还睁得老大!
        陈炎故作平静地喃喃:“有啥好看的……”
        其实他心里十分紧张!
        陈炎盘着腿正襟危坐。
        从回到男神家那刻起,他和曹艺卉打了通电话就过去半个多小时,完全没有时间再刷微博,现在难免有点小心虚,就怕那一片骚气冲天的评论区里,又出现什么惊世骇俗的惊人之语。
        程溪轻轻笑了笑,说:“你好几天没上过直播了吧,不上去看看?”
        闻言,陈炎一时还有点反应不过来,脑袋卡壳地“啊”了一声,声调上扬带着疑问的腔调。
        程溪帮陈炎擦完头发,顺势搔了搔他的耳朵,痒得身前的小怂包直缩脖子,他忍俊不禁道:“评论里都在催播,我也很期待。”
        小怂包回过头,乌黑水亮的眼睛望着男神,声调自降到一个音量:“……现在?”
        程溪微笑点头:“也行,就现在吧。”
        陈炎:“……”
        陈炎有点紧张地垂下眼眸,密而长的睫毛轻轻颤了颤,他颇有些不安地小声说道:“可,可是,我的装备都不在这里……”
        程溪揉揉面前低垂着的小脑袋,说:“那就不带面具,直接开直播吧,我家宝贝儿长得这么好看。”
        陈炎咬着下唇,缩着脖子,没有出声。
        陈炎原本就是做这个打算:网络上曝出写真之后,再真人上镜开直播。
        可惜……计划得再周到,关键时刻他还是扛不住犯怂。
        程溪捏了捏小怂包的脸蛋,低沉磁性的嗓音十分蛊惑人心,哄道:“我陪着你,不怕。”
        作者有话要说:  程溪:我坐在镜头后面看着你,不怕。
        陈炎:……想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