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 第80章

第80章

书籍名:《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作者:空星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陈炎回到曹艺卉所在的那个“家”的时候,一进家门没有看到曹艺卉,反倒是看到陈柔沛已经早早地回来了。
        她卧坐在大厅的真皮沙发里,白皙修长的手指在玻璃小圆桌上散乱的鲜花里挑挑拣拣,动作和姿态一派悠闲懒散,入得她的眼的花枝经过修剪,然后才有资格插进装饰繁复的白瓷花瓶里。
        陈柔沛听得脚步声,也只是懒洋洋地抬起眼眸瞥了陈炎一眼,淡淡的桃红色带珠光眼影衬得她的眼睛轮廓更加深邃,抬眼垂眸之间,都别有一番妩媚动人。
        不过,她对陈炎只有“冻人”的冰冷目光,倒是谈不上什么“动人”韵味的眼神。
        陈炎走了过去,在陈柔沛旁边的沙发坐下来。
        陈柔沛眼睛都不抬一下,冷声嗤笑道:“你居然还敢回来呵。”
        陈炎不以为然地问:“我妈呢?”
        陈柔沛闻言,似乎觉得陈炎这个问题很可笑,勾起唇角奚落道:“你问我啊?”
        陈炎没有理会陈柔沛,拿出手机正想给曹艺卉打个电话,就见曹艺卉从二层的楼梯下来,她手里还拿着车钥匙,应该是正准备出门。
        陈炎看到曹艺卉,便站起身来,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叫道:“妈,咱们走吧,我已经预约了时间,现在过去刚刚好。”
        陈炎话音刚落,陈柔沛就放下手中的插花,抬起头问:“这是要去哪儿?”
        曹艺卉朝两人走近过来,脸上的微笑有点僵。
        陈炎上前两步,接过曹艺卉手里的车钥匙和包包,就转过身面朝陈柔沛,说道:“你今晚自己叫个外卖吧,我和我妈要出去一趟,今晚不回来吃饭了。”
        陈柔沛一听,当即不悦地拧起眉头,没好气地说:“能有什么事情这么急?既然连给我做个饭的时间都没有,为什么不提早跟我说啊,哈,我从学校回到家还让我去吃外卖?”
        陈柔沛鲜少会在周末回家,更别提回家之前给曹艺卉打电话这种“天方夜谭”的事情了,可今天偏偏就是一个例外,她提前打了电话,曹艺卉还受宠若惊地问她“喜欢吃什么菜”——尽管她只是回答“随便”。
        因此,陈柔沛紧抓着这个点不依不挠,更是从“我推了朋友的聚餐邀约结果回家里吃外卖?你们是在说笑的吗”一度上升到“我爸一不在家,你们就这么对待我的是吧”。
        陈炎面对陈柔沛咄咄逼人的责问,好声好气地带着歉意说道:“因为是临时有事,比较匆忙,所以我妈没来得及跟你说清楚,你也可以现在去赴你朋友的约,这会儿时间还早呢,需要我给你叫个车吗?”
        陈柔沛:“……”
        现在才五点钟,陈柔沛要反驳说聚会已经结束显然也说不过去。
        陈炎搂着曹艺卉的肩膀,冲陈柔沛淡淡地微笑道:“如果你不需要的话,我们就先走了。你打车的费用可以找我报销。”
        陈炎没理会身后的陈柔沛表情有多难看,揽着曹艺卉就想往外走。
        陈柔沛气不打一出来,捏碎了手里的鲜花,任由殷红黏稠的汁液染红了她的手指,她冲陈炎的背影叫道:“把车钥匙留下!凭什么你们开车出门,我自己就得去打车?”
        陈炎脚步一顿,站定在原地回头看了陈柔沛一眼。
        家里有两辆车,除了陈柏原那辆车开去公司之外,就只剩另外一辆,这一辆还是陈柏原买给曹艺卉,说是方便她每天出门去市场之类的。
        陈柔沛虽然早就考了驾照,但是她每天出入都有人抢着接送,她自己对座驾没有要求,陈柏原工作繁忙一拖再拖也就没再提起过,毕竟配辆车给她也是浪费。
        陈柔沛这个要求颇有些无理取闹,理论上来说,家里另外那辆车是陈柏原明确表示买给曹艺卉的。
        但是陈炎不和陈柔沛讲道理,因为跟她讲道理简直是狗屁不通。
        陈炎没有二话,直接就把车钥匙抛到陈柔沛坐着的沙发上,直接堵住陈柔沛那张不饶人的嘴。
        陈炎用手机软件叫了车,若无其事地和曹艺卉一起上车前往小菜馆的位置。
        曹艺卉直到坐上车才缓过劲儿来,她刚才几次三番想要开口劝和,但是注意到陈炎的语气虽然和平时相差无几,但态度却强硬很多之后,她欲言又止地收了声——若在以前,陈炎也绝不会和陈柔沛反着干——这就像陈柔沛今天居然想回家吃饭,还提前给她打电话一样反常。
        曹艺卉轻轻地在陈炎大腿上拍了拍,难免有些担心地问道:“你和柔沛……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陈炎不以为意地把手搭在曹艺卉的手背上,轻轻地摇了摇头,微笑道:“等一会儿再跟你说。不过,我没事儿,你别担心。”
        陈炎这话并不能让曹艺卉放下心来,她忧心忡忡地握住陈炎的手。
        等陈炎到了小菜馆,他订了八人位的包间,点了几个菜之后等服务员离开,在包间门轻轻阂上的瞬间,屋子里的气氛瞬间凝结一般,莫名变得沉重起来。
        陈炎深呼吸一口气,强作镇定地给曹艺卉倒了杯温热的茶水,稳稳地放在她面前,轻声开口道:“妈,我不喜欢陈柔沛。”
        陈炎低垂着眼眸,根根分明的眼睫毛又长又密,微微打着颤儿,显示出陈炎当前的小心翼翼和内心的不安。
        曹艺卉静静地看着陈炎,握住他的手说:“我知道。”
        陈炎低着头,声若蚊蚋地说道:“我讨厌陈柔沛,也,不喜欢女孩儿……”
        曹艺卉愣了片刻。
        陈炎不敢看曹艺卉此时的表情,他回握住曹艺卉的手,小心翼翼,战战兢兢,生怕曹艺卉会在下一秒就甩开他的手。
        陈炎硬着头皮接下去说:“妈,我不想回那个家了,你和我一起搬出来好不好?”
        曹艺卉张了张嘴,没有出声。
        她当前还停留在陈炎上一句话的疑惑和震惊当中,“不喜欢女孩子”代表着什么,答案已经呼之欲出,或者说答案早已经赤衤果果地袒露在前,只是她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去接受它。
        屋子里的沉默让陈炎愈发心惊胆战,好在曹艺卉握着他的手依然握得很紧。
        曹艺卉缓了好一会儿,等到心情稍稍平复下来,她才开口问陈炎:“不想回那个家……那你能去哪儿呢?陈炎,妈知道你委屈,等你毕业以后经济独立了,咱就不留在这里了好不好?咱去别的城市成家立业,哪儿都行。”
        曹艺卉的话里避重就轻,陈炎没有说破,而是重新引导着话题道:“妈,你不用担心钱的问题,我有钱了,我上了大学以后在网络上当了大半年的主播呢,而且前几天还去工作室当临时模特,挣钱的法子可多了。”
        陈炎起先不敢把自己直播赚的钱告诉曹艺卉,是因为害怕曹艺卉问及那些钱是怎么来的,毕竟那可不是一个大学生兼职就能赚到手的数目。
        陈炎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天会向曹艺卉出柜,他一直以为这个秘密会烂在他的肚子里,等到他死后一并烧成灰烬,悄无声息地埋进墓园里。
        但是现在,陈炎可以毫无顾忌地打开手机,点出艾朗的朋友圈给曹艺卉看:“工作室还没出片呢,不过这儿有几张是和我一起拍照的朋友拿到的先导片,你看看我拍得好不好看。”
        曹艺卉沉默无言地拨动屏幕上的照片,目光停留在其中一张:艾朗的衣服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领口拉得老开,侧卧在陈炎怀里,单手勾着陈炎的脖颈;而陈炎低首垂眸,轻佻玩味地用中指并食指抬起艾朗的下巴。
        照片中,陈炎薄唇微张,艾朗则冲着他喷吐烟雾。两人之间的暧昧情愫就如同烟雾缭绕,几乎要从无声的照片里飘散出来。
        照片很美,可落在曹艺卉眼里却只剩违和感,她不适地蹙了蹙眉。
        陈炎见曹艺卉看完照片,就接着说:“这个人是我朋友,是不是长得特别好看?他是个平面模特来着,这次拍写真也是他临时找我过去帮忙拍的。”
        曹艺卉把手机推还陈炎,下意识地问道:“是……什么朋友?”
        陈炎迟钝地眨了眨眼睛,等反应过来就轻轻笑着解释道:“只是普通朋友,和我同校,是军训的时候认识的,他就站在我旁边……不是男朋友哦。”
        最后一句才是曹艺卉想要的答案,可她突然间从儿子口中听到“男朋友”三个字,纵使陈炎是在否认那人的身份,却也依旧令她感觉到强烈的不适。
        既然这个人不是男朋友,那……
        曹艺卉突然联想到什么,她欲言又止地看着陈炎,犹豫再三,还是忍不住问道:“所以……是程溪吗?”
        曹艺卉会联想到程溪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毕竟陈炎从搬进那个家至今,唯一带回家里的“同学”就只有程溪一个。
        曹艺卉当时还挺高兴的,觉得陈炎终于能够打开心扉去认识新朋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