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 第79章

第79章

书籍名:《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作者:空星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次日清晨,陈炎六点钟就自然醒,他睡眼朦胧地揉揉鼻子,恍惚了好一会,又目光呆滞地盯着男神近在咫尺的睡颜,就这样安安静静地发着呆。
        房间里的光线很暗,空调的导风板上下摆动着,发出微弱的嗡嗡声响,不觉得不吵,反而更像是喃喃细语般温柔的祷告。
        陈炎用目光描绘着男神英俊的面部轮廓,清晨睡醒便能看到这样一张俊美的面庞,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瞬间就将他的困意洗刷得一干二净,连呵欠也自动消停。
        若不是碍着回校上课的Deadline要挟着墙上的机械钟紧赶慢追,陈炎完全可以就这样盯着男神的睡颜欣赏一整天,毕竟面对如此俊美安详的睡容,他也不忍心吵醒。
        陈炎本想自己先起来洗漱,让男神再多睡一会儿,奈何男神和他贴得极近,一只胳膊还搭在他的腰部,他稍微有点动静,就会把男神吵醒。
        “程溪,起床了……”
        陈炎轻声叫唤着,小心翼翼地伸出食指,轻而柔地戳了戳男神的脸颊。
        男神的皮肤很好,毛孔小到看不见,只是线条利落的下巴有胡渣冒头。
        陈炎摸了摸男神的下巴,友好地和那些新生的胡渣一一“握手”,硬刺般的胡渣摩挲着柔软的指腹,有点痒。陈炎摸着胡渣也颇有感慨,为它们即将被男神刮掉而哀悼,也为自己是唯一一个见到男神胡渣的人而暗喜。
        许是被陈炎摸下巴觉着痒,男神总算缓缓睁开双眼。平日里就格外深邃迷人的眼睛,此时蒙上一层迷离的雾气,眸光慵懒,更是增添了几分令人心跳加速的魅力。
        程溪的双眸睁开不到两秒钟,眼睑便又轻轻地阂上,他紧了紧陈炎腰间的手,将人整个搂进怀里,唇形性感的嘴唇贴在陈炎额头,沙哑的低音炮倾泻而出:“宝贝儿,早,我们逃课吧。”
        男神的嗓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夹带着丝丝挠人的鼻音,也带着蛊惑人心的魔力。
        陈炎爱惨了男神用这性感的嗓音喊他“宝贝儿”,听过这么多次,再次听到的时候依然有让他打开双腿的冲动,他几乎无法拒绝这个声音说出的任何要求。
        程溪还未彻底清醒,英挺的鼻尖磨磨蹭蹭,寻到陈炎的嘴唇,这才唇对唇地轻轻碰了碰。
        和男神往常热辣的啃咬舔吻相比,这样的嘴唇触碰几乎算不得接吻,不带情裕,没有越线深吻,只是单纯地碰了碰嘴唇,像猫咪撒娇一样。
        陈炎几乎都要被男神撩拨得撑勃了,几乎要按耐不住抬起腿勾住男神的腰,滑溜地翻身跨坐在男神身上——陈炎甚至能够想象得到这幕情景有多么刺激了。
        但!是!
        同居第一天就因为贪恋温存而逃课,长此以往怎么了得?
        陈炎攥紧尚存的一丝理智,双手抵着男神结实的胸膛推开了一些,他把头偏后靠,和男神保持一小段距离,在男神张开双眸委屈地看着他的时候,抿了下嘴唇,鼓励道:“快起床吧,过了今天就是周末啦……”
        男神的眼窝略深,眼睛愈加深邃迷人,扛着如此撩人的目光对视下,陈炎生怕自己分分钟就缴械投降,逃也似的起身去浴室间洗漱。
        男神原先和陈炎说他有起床气的时候,陈炎还不相信,然而,就因为陈炎早上“正气凛然”地拒绝了男神“逃课陪他睡觉”的邀请,男神回校的一路上都在生闷气,对陈炎也不怎么搭理。
        陈炎有些哭笑不得,男神这副模样完全就跟要不到糖果的小孩一样孩子气。
        男神不爱开口说话,陈炎也没勉强,他坐在副驾驶座里和艾朗发消息聊天。艾朗正在觅食早餐的路上,贪图方便,和陈炎聊天就全程用语音。
        艾朗说:“火火大宝贝,你居然还能爬起床回校上课呢?昨晚你家男神没把你灌成陈淼淼?哦豁,我觉得男神这样不行!”
        陈炎正小口吃着面包,懒得从书包里拿耳机线,便这么大剌剌地扬声播放语音,播完他就尴尬地偷偷瞄了男神一眼,陪笑道:“你,你别听他胡说,我就觉得你特别行……”
        程溪被陈炎后一句话哄得开心,却还在努力维持他欲求不满生闷气的人设,假装没有注意到陈炎忐忑的目光,眼皮子都不抬一下地说:“问他,我怎么不行。”
        然而用不着陈炎发问,聊天框就“噔”的一声又弹来一条语音。
        艾朗说:“我跟你说,你现在在我朋友圈里可火了,好几个摄影师问我要你的联系方式约拍呢,当然男摄影师居多哈哈哈。
        “哦对了,还有咱们隔壁学校一个健身房男神也来问你的名字喔,那人其实还挺帅的,被我几个小姐妹封为‘X校金城武’,你有没有兴趣认识认识呀,嘻嘻。”
        完了艾朗还总结一句:“所以说,你看你都这么抢手了,你家男神昨晚没有把你啃得全身掉层皮,未免也太有自制力了吧?”
        艾朗和同行的小姐姐走在校道上,他啃着一根刚买的甜玉米,单方面和陈炎侃得十分来劲儿,漫不经心地点出陈炎的语音消息,冷不丁就听到程溪那冷得刺骨的声音:“再有人问陈炎的联系方式,你就把我的微信号发给他。”
        艾朗:“……”
        陈炎:“……”
        陈炎战战兢兢地从男神手里接回自己的手机,缩在副驾驶座里和小伙伴一起瑟瑟发抖。
        艾朗:“Fuck your flower!你居然开扬声噢!!”
        陈炎:“我也是逼不得已的嘤嘤嘤,好害怕!!”
        艾朗和陈炎默契地发了一个[瑟瑟发抖钻被窝.gif]的表情包,在屏幕上的聊天框里以同一频率颤抖着。
        艾朗是真的瑟瑟发抖。
        陈炎是害怕并甜蜜着。
        陈炎和男神之间的低气压氛围,最后以陈炎下车前在男神脸上嘬一口而宣告结束。
        程溪逮住害羞得要落荒而逃的小怂包,讨要一个结结实实的舌吻,这才放人离开。
        临别时这一个亲吻,足以让陈炎回味一整天,他上课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脑子里的念头都是他和男神日后美好的同居生活。
        只不过——
        “日后美好生活”,也得在“今日之后”再说。
        陈炎在中午午休的时候,给曹艺卉打了个电话。他习惯了在周五就和曹艺卉通电话,不管周末回不回家都会提前跟她说,正好就听到曹艺卉说:“你叔叔这周出差去了,今晚就咱俩,你想吃什么?妈妈去买回来给你做。”
        陈炎一听陈柏原不在家,脑子里念头一闪,当即改变主意道:“妈,你今晚就别做饭了,等我放学回去接你,我们去外面吃顿饭吧。”
        曹艺卉的声音带着水乡女子的温婉,含带着笑:“怎么突然想去外面吃了?在学校吃了一星期还不腻呀,不想念我的手艺了?”
        陈炎舔着干涩的嘴唇,对手机轻声说:“我发现一家小菜馆的蚝油芦笋和蒜蓉菜心特别好吃,就想带你去试试口味,看看能不能偷师学艺呗。”
        曹艺卉在手机另一头笑了笑,说:“那好吧,你说的那家店在哪儿?你把地址发给我再约个时间,到点儿我自己开车过去就行。”
        陈炎应好,挂了电话之后,就把小菜馆的位置发给曹艺卉。
        陈炎周五下午只有两节课,下课的时候还不到四点钟,他慢悠悠地拿了借读的书去图书馆还书,然后才打车前往小菜馆。
        陈炎坐上车就开始发呆:他脑海里模拟了无数次他和曹艺卉坦白的过程,又试想了无数个开场白,只觉得喉咙口格外干涩。
        就在这时,陈炎的手机响起来,打断了他纷飞的思绪。
        陈炎拿出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曹艺卉的来电。
        陈炎:“妈,我现在正准备过去,你出门了吗?”
        曹艺卉:“陈炎啊,今晚先回家里吃吧,反正不着急,等明后两天你再带妈妈去尝尝看也是一样的。”
        陈炎一顿,问道:“怎么了吗?”
        曹艺卉无奈笑道:“柔沛刚给我打电话,说她今晚要回家吃饭呢,我出去买多点食材,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听完曹艺卉这几句话,陈炎的薄唇抿成一线,沉默了片刻,陈炎轻声说:“陈柔沛不是不爱吃你做的菜吗?让她自己点个外卖就得了呗。”
        陈炎一直记得,小时候他也不爱吃曹艺卉做的饭,因为实在难吃。曹艺卉唯一拿手的就那么几个菜,因此每日三餐都要轮着来,直到现在他还对手撕包菜和焖鸭肉心怀恐惧。
        起初曹艺卉嫁进陈家,她的厨艺就被陈柔沛嫌弃下不了嘴。曹艺卉费尽心思捣鼓了一整天做了桌菜,结果陈柔沛吃了一口就全吐了出来,之后的每天都哭闹着让陈柏原带她去饭店吃,陈炎还偷看到他妈妈在厨房里刷碗的时候哭了。
        从那天起,陈炎每天都吃小两碗米饭,吃完还会夸他妈妈做的饭菜特别特别好吃,简直是宇宙超级无敌第一好吃。
        夸着夸着,饭桌上的菜式越来越多,一星期吃下来都没有一道重复的菜,后来他是真的觉得他妈妈做的饭菜是宇宙超级无敌第一好吃。
        曹艺卉在电话里头笑道:“可能是她在外面的饭菜吃腻味了,我在家做个饭也不难,你也回来一块吃,妈今晚给你做鸡蟹煲和葱爆皮皮虾,都是你爱吃的。”
        陈炎笑了笑,笑的时候轻轻哼出鼻音,眼底却没有半分笑意,他说:“妈,她不爱吃你做的饭菜,更不稀罕我们陪她同桌吃饭。我们出来外面吃,她自己待在家里还更自在。”
        陈柔沛不爱吃曹艺卉做的饭菜,其实与饭菜好不好吃无关,陈柔沛不爱吃就是不爱吃,纵使曹艺卉做出满汉全席,她依旧能劈头盖脸地挑三拣四。
        曹艺卉还想再说什么,陈炎直接打断她道:“你就别费心出去买食材了,在家等我回来。”
        说罢,陈炎不等曹艺卉回答就挂断电话,抬起头跟司机道:“不好意思,麻烦您直接开去北山区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