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 第78章

第78章

书籍名:《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作者:空星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室友表情呆愣地接住程溪抛来的衣服,旁边的吕淼还幸灾乐祸地踹了他一脚,贱兮兮地催促道:“去去去,搓衣服去。”
        室友被吕淼这一脚踹得缓过神来,当即咧嘴笑得有点傻气,正儿八经地跟陈炎打招呼道:“诶,嫂子好啊!”
        完了他还欲盖弥彰地强调道:“我们宿舍的人对大物都情有独钟,平时闲着没事就在宿舍里组团刻苦钻研,哈哈。程溪的物理也特别棒,哈哈。”
        吕淼坐在一旁憋笑憋到内伤,一个岔气就连连咳嗽,咳得泪花儿都涌出来了。
        而陈炎的注意力显然不在“物理”,他被男神室友这一声“嫂子”喊得心潮荡漾,满脸通红,害羞得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抿着薄唇朝程溪投去求救的目光。
        程溪拿上手机和车钥匙,故作淡定地走到陈炎旁边,十分冷酷和帅气地说:“不用理他们,我们走吧。”
        陈炎一听男神这句话,瞬间得到解脱,他连忙起身跟上男神,临走之前不忘跟吕淼和另外那个室友道别:“拜拜~”
        吕淼朝陈炎挥挥手,恶趣味地叮嘱道:“程溪兽谷欠大发的时候,记得问他几道物理题。”
        另一个室友笑着说:“嫂子再见。”
        吕淼之所以惦记着让陈炎多做题然后去问程溪,自然是有原因的:毕竟程溪遇到难题就会来问吕淼,而吕淼可以趁机得瑟一波,还能趁火打劫。比如说,使唤程男神给他跑腿下楼去买袋鸭脖子,带盒酸奶啥的,回想起来真是美滋滋……
        陈炎跟在男神身后走到楼梯口,他憋不住心里的好奇,小声问道:“那个……你的室友都知道我们的关系吗?”
        程溪转过身来,对陈炎笑了笑说:“知道啊,怎么了?”
        陈炎吞了吞口水,男神应得如此理直气壮,且又理所当然,他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听男神有点儿可惜地说:“啊,刚才忘记给他们看我新换的屏保了。”
        陈炎傻乎乎地抬头看向他:“啊?”
        程溪抬起手刮了一下陈炎的鼻尖:“有个这么可爱的男朋友,当然得炫耀一下啊。”
        “……”
        程溪笑了笑,走在前头。
        陈炎红着脸,赶忙跟上。
        程溪取了车,便和陈炎一起回他宿舍拿行李。
        难得陈炎宿舍的三个室友都在,陈炎收拾行李的时候,黄小明和何书生还跟他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赵双林就自己闷声坐在桌位前,默默地调高耳机里的电音音量。
        陈炎的行李并不多,他只收拾了几件可以换洗的衣服,又带了日用的必需品,一个16寸的小行李箱就足以轻松装下。
        黄小明目送陈炎离开,不由得唉声叹气,悲从中来:火火不在,以后就没有“男神”帮他们怼赵双林了,光是想想就心碎一地。
        陈炎和程溪顺路去吃了晚餐才回家。
        男神家离学校不算远,但是扛不住高峰期一路堵车。陈炎坐在副驾驶座看着前面拥堵的车龙,歉意油然而生,他酝酿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对男神说:“我好像……又麻烦到你了……”
        程溪借助窗内微弱的光亮握住陈炎的手,十指紧握,拉到唇边亲了亲,笑道:“宝贝儿,你怎么这么单纯,要是没有半点好处,你觉得我会乐意陪你在这里塞车?”
        男神嗤笑时喷洒的鼻息尽数落在陈炎的手背上,陈炎的手指不自觉地蜷缩起来,跟他的人一样害羞。
        程溪张开薄唇,轻轻地啃咬陈炎的指节,眼睛深邃,眼波温柔,低沉的嗓音在黑夜流光和车马喧嚣里,愈发撩人:“你怎么这么傻,是不是把你拐带上床扒光了,你还会感谢我帮你脱衣服?”
        陈炎缩了缩手指,嗫声道:“你喜欢骗我就骗呗,在你身边我都不带脑子的,整天就只顾着傻乐了……”
        闻言,程溪在陈炎的食指指节上啮咬出一圈淡淡的齿印,还能摸到浅浅的凹凸纹路,薄唇贴着齿痕又亲了一下,程溪说:“嘴这么甜,真会哄我。”
        陈炎嘟囔了一声,又低垂着眼睛小声道:“不过,你……今晚可不可以不要太多次……我明天放学想回家一趟。”
        程溪的眼眸仿佛被这夜色熏染得越发深沉,搔了搔小怂包的手掌心,一本正经地问:“回家干什么?拿东西还是办正事,你总得跟我说说清楚,我才能决定今晚是‘日’还是‘晶’。”
        陈炎抬起头疑惑地问道:“什么日还是晶?”
        程溪认真地说:“我准备去定制一颗骰子,16日,25昌,34晶,每晚上床睡觉之前都得摇一次。”
        陈炎这下听懂了,动了动被男神握着的手,害羞地勾住男神的小拇指,声若蚊蚋地说:“那,今晚25……”
        程溪被他逗笑了,忍住继续逗弄小怂包的坏心思,正色问道:“你还没回答我,要回家做什么?”
        陈炎的眼睫毛低垂着,长而密,在下眼睑投下一小片阴影,说:“没呢,就和我妈一起吃顿饭。”
        程溪开玩笑道:“咱妈那么喜欢我,你不考虑把我也带上?她看到我说不定都能多吃一碗饭。”
        陈炎牵起嘴角,淡淡地笑道:“我妈妈是挺喜欢你的,不过……还是下次吧……”
        陈炎的笑容有些牵强。
        程溪上次到家里来做客,曹艺卉的确是蛮喜欢程溪的,但是陈炎这次回去是准备跟曹艺卉坦白出柜的……怕是曹艺卉见到程溪非但没能增加胃口,还会把“罪责”推到程溪身上,认定是程溪带坏了他。
        天下父母心,可怜又可悲。
        陈炎正想转移话题,这时拥堵的车流突然开始流动了,男神松开陈炎的手专注地开车,聊天也便戛然而止。
        陈炎低头看看手机,只见艾朗给他发来两条消息——
        十九分钟前:“大宝贝儿,我要啥时候把你的照片发到网络上去,你有啥想法和要求没有,给我个准信儿呗。”
        十一分钟前:“你在忙??哦嚯,菊开几度了??”
        陈炎的手指头在手机屏幕上跃动,输入回复道:“你看着办就好啦,不用经过我的同意。”
        艾朗以单身十九年的手速秒回道:“好的,我明白啦。不过,男神这是中场休息?”
        陈炎百无聊赖地回复他:“男神在开车,我坐在边上,你觉得我们能干嘛?”
        艾朗莫名睾潮地秒回道:“我靠,连表达都这么隐晦,你坐在男神鞭上??”
        陈炎:“……”
        艾朗:“羡!慕!”
        陈炎:“……”
        陈炎手指一划,果断将艾朗的聊天框从他的微信主页删除掉,留着这人活在他的通讯录里,可真是玷污了他纯洁的灵魂。
        陈炎这是第三次来到男神的高层海景房。
        当他在男神的强制性要求下,将自己的所有物摆上男神的盥洗台和衣柜里,摆置完毕之后,他站在浴室间的镜子面前还有点儿神情恍惚。
        程溪跟着走进浴室来,他看着玻璃台上多了一个漱口杯和一支牙刷,满意不到几秒,就又挑剔起来:“把家里常用的东西都换成情侣配套的吧,我有点儿强迫症。”
        两个风格迥异的漱口杯摆在一起,的确不太美观,陈炎无奈地点点头:“好。”
        程溪靠近陈炎,亲密无间地紧贴他的后背,流氓成瘾的双手已经顺着衣摆探了进去,驾轻就熟地在小怂包身上点火。
        程溪把下巴搁在陈炎肩上,紧盯着镜子中的小怂包,在他脖颈处轻轻啃了一口。
        陈炎当即缩着脖子,捂住男神啃咬的位置,颤着睫毛有些慌张道:“不……不要留下吻痕……”
        程溪拨开陈炎的手,对着那截白皙的脖颈亲了亲,说:“你明儿下午放学就直接回家是吗?那什么时候回来?我去接你。”
        陈炎靠在男神怀里说:“我不在家过夜,可能晚一点儿就回来了……”
        程溪微微挑眉,又在陈炎的脸颊上重重地嘬了一口,接着便松开他,道:“那好,把今晚的份先欠着,留着明晚等你回来再继续吧。”
        程溪对自己的克制力可没有自信。
        现在就此打住他还能克制住自己,要真到了床上……他一定跟只疯狗一样乱啃一通,哪还能时刻提醒并控制住自己:“脖子不能留吻痕”,“嘴唇不能咬破”诸如此类的小细节。
        虽然小怂包一直管他叫“男神”,可他还真没什么大本事,更何况是在小怂包面前,他怕只是个全年无休、天天发情的疯子。
        陈炎从镜子中偷偷瞥了男神一眼,咬着下唇轻声道:“如,如果你要定制骰子,除了‘日昌晶’,还可以再加个……‘旮旯’和‘早’……”
        刚好凑齐骰子六个面!
        小怂包说完最后几个字,脸上的红晕随即进化成红潮风暴,从细嫩的脸颊迅速扩散,疯狂地蔓延开来,渗入脖颈一路往下,怕是羞得全身都粉嫩通红了。
        程溪深邃迷人的眼瞳里倒映出小怂包的身影,他缓慢地呼出一口气,伸手在小怂包红到发热的脸颊上捏了一把,嗓音微微有些低哑,说:“我摇骰子的手气一向很好,宝贝儿,你可以先想想怎么哭着求饶了。”
        陈炎说出那句放浪形骸的话,就已经耗光了他内心的勇气槽蓄满的勇气条,这会儿害羞得连头都不敢抬起来了,任由男神捏着他发红滚烫的脸。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