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 第77章

第77章

书籍名:《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作者:空星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陈炎大致地扫过四张照片之后,悬吊半天的小心心得以稍稍宽慰了些:照片拍的挺好,男神应该会喜欢。
        陈炎松了一口气,把手机递还给艾朗的动作也温柔了许多,和刚才抢手机的莽撞急促形成鲜明对比。
        陈炎倚着门框边沿,扬了扬下巴问艾朗:“还有其他照片吗?”
        他们前天拍到深夜,少说也得几千张照片。
        艾朗低头翻手机相册,头也不抬地应道:“拍了辣么多照片,昨天一天肯定没能全部修完图拉,我只是让修图师提前给我发几张看看。”
        陈炎的目光跟着低低垂着,注意力都粘在艾朗的手机屏幕上,因而没有注意到朝他走近的人。
        “在传照片吗?”
        慵懒磁性的嗓音贴近陈炎的耳畔响起,来得如此突然,令陈炎心头一颤。
        陈炎只觉得耳朵一痒,他缩了缩肩膀回过头,就见男神不知何时站到了他的身后,单手撑着门框边沿,手臂呈半环抱的姿势将他圈在臂弯里。
        陈炎侧转过脸去,声音自动降几度,软声应道:“没……就看看照片而已。”
        陈炎正说着,忽然就感觉脸颊被轻轻触碰了一下——男神仗着他的身躯严严实实地挡住了身后的目光,便堂而皇之地当着艾朗的面,在陈炎脸颊上亲了一口。
        柔软的唇瓣轻轻柔柔地落在光滑白皙的面颊上,如同羽毛落地,不带丝毫情裕,却痒到陈炎心底。
        陈炎腾地一下涨红了脸,磕磕巴巴地小声说:“你……别闹。”
        男神非但不加收敛,反而更加肆无忌惮地在陈炎脸颊上又亲了两下。
        细微的亲吻声完全被淹没在身后喧闹的教室里,没有人注意到男神臂弯圈起的这一方小天地里,情意绵绵,温柔缱绻。
        除了——和二人面对面的艾朗。
        艾朗此时的心情简直是日了狗,他强颜欢笑地扯起一个标准的微笑,精致的面容有些抽搐,说:“程男神啊,你怕不是把我当成死的吧?”
        陈炎有些羞赧地把脸掰正过去,只拿个后脑勺对着男神,轻咳了两声。
        程溪不以为意地舔着唇角笑笑,把脸贴着陈炎的脑袋瓜,回答艾朗道:“没有,你还得负责传照片,当然得是活的。”
        艾朗被塞了满嘴狗粮,还得任劳任怨地充当搬运工,他只差仰天长嚎:单身汪根本没人权可讲。
        工作室发给艾朗的照片并不多,几十张扛不住陈炎的手指拨动相册的速度,两秒过一张,唯有几张陈炎的个人照停留的时间久了点儿。
        照片里——
        陈炎清秀的五官画着精致的妆,彻底放空的漆黑瞳孔在低垂的眼睫下半遮半掩,他的面色凄凉又木然,涂染了驳漆一般暗红的薄唇轻抿一线,却又勾起一个似有若无的弧度,透露出一股无法言说的妖冶和诡异。
        凝脂玉般乳白的手指,轻佻地轻握一个带着金属质感的黑色打火机,两相对照之下,手指越白,机子越黑。
        打火机的机身上镌刻着繁复的花纹,还有一只折翼坠地的鸟,暖红的烈焰点燃了陈炎手上的纯白色的花,那朵纸花以完整的全貌沐浴在火焰里……
        这张照片仿佛带有魔力,不经意间地抓住人的眼球。
        照片本是无声的,但是透过“陈炎”那双美丽凄然的眼睛和似笑非笑的唇角,照片也似长了嘴巴,口齿不清,语焉不详,它努力而又费劲地讲述着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
        故事不一定每个人都能听得懂,但它只说给听得懂的人听。
        程溪低下头来,眼里流露着几分疼惜,亲了亲陈炎的后脑勺,开玩笑地说:“我是这团火,你是那朵花。”
        陈炎表情一滞,疑惑不解地回过头去问:“啊,为啥?”
        那朵纸花的结局,可是被那团火烧得干干净净……
        艾朗嘴角抽了抽,贱兮兮地翘起唇角,用霸道总裁式的口吻沉声道:“宝贝儿,你在玩火。”
        陈炎背对着男神给艾朗翻了个白眼。
        程溪笑了笑,说:“我可舍不得烧了你,只是,想给你温暖,也想给你‘涂’上颜色。”
        照片上那一团火温柔地包裹着纸花,纸花沐浴在暖色调的火焰中,仿佛也就有了色彩。
        陈炎轻轻抿着薄唇,没有回答男神,拇指按在照片上小限度地动了动,迟迟舍不得翻过下一页。
        艾朗从嘴角抽搐演变为面部抽搐,他恨恨地咬牙切齿,努力地保持微笑,委婉地催促道:“火火呀,你看看要不要挑几张照片先发给你,我得回去上课了。”
        闻言,程溪从陈炎手里抽出手机还给艾朗,说:“你把刚才这张照片发给我吧。”
        艾朗接过手机应道:“好……”
        程溪勾着陈炎的肩膀往教室里带,说:“你现在就发吧,我们先进去了。”
        艾朗保持微笑回答:“好……”
        艾朗虽然腹诽吐槽,但还是尽心尽职,程溪带着陈炎回教室里准备上课,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就震动了一下。
        程溪掏出手机,把艾朗发来的原图下载保存下来,指腹摩挲着照片那人苍白的面颊,随即长按照片,将其设置为手机壁纸和锁屏壁纸。
        陈炎眼神乱瞟,全程偷看,这会儿做出只是偷偷瞄了一眼的样子,小声道:“要是被人看到了,怎么办……”
        程溪收起手机,捏了捏小怂包的脸,不以为意地说:“这么好看为什么怕被别人看到?”
        程溪的手劲儿极轻,陈炎轻轻一挣就解脱。
        陈炎咳了咳清嗓子,转移话题道:“我打算今天就提前搬宿舍,学校也不想住了……”
        程溪没有露出半点讶异,也没有过问只字半句,只点了点头说:“行李收拾好了吗?我一会去帮你提东西。”
        陈炎也点了点头,随即有些许紧张地咬了咬嘴唇,他看了男神一眼,说:“我还没去找房子呢……所以,暂时去你那里住。”
        虽然男神已经提前跟他说过,从家里搬出来找到房子之前就去他家住,但是陈炎开这个口,还是他第一次主动“麻烦”男神,不免有点小紧张。
        末了,陈炎抬起手肘轻轻柔柔地碰了男神一下,他仰起脸儿,忍着害羞轻声说:“我只能去投靠你啦……男朋友。”
        语末那三个字,声音轻得几乎只剩口型。
        “……”
        程溪猝不及防地被小怂包撩了一把,喉结滑动,深呼吸一口气,眼睁睁地盯着软萌可口的小怂包站在触手可及的亲密距离之内,他却碍着周围人无从下手。
        妈的,想日,想昌,想晶。
        程溪脑子里的画面感太强。
        陈炎毫无所觉地朝男神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唇角的小梨涡很浅,笑容却很甜。
        下课之后。
        程溪让陈炎和他一起回宿舍一趟,他得拿钥匙取车,然后再直接开车到陈炎的宿舍楼下。
        陈炎这是第一次上去男神的宿舍,他好奇又期待地跟在男神身后,等宿舍门一打开,他放眼望去,宿舍里堆满健身器材,就连进门独立卫生间和沐浴间的这一小段通道,墙上还固定着一道锻炼臂力的单杠。
        陈炎还没有来得及感慨,就看见宿舍里还有其他人在。
        男神两个室友在宿舍,除了坐在四号床位冲陈炎挥手say hi的吕淼,还有一个颜高身材好的高大男生倚靠在阳台外面接电话。
        陈炎不得不感慨:男神这个宿舍真是不得了,怕是集齐了他们专业的“男神”。
        陈炎跟着男神走进宿舍里,他就站在旁边等男神找东西。
        程溪中途进浴室换身衣服,吕淼伸长手臂拖了他对面床的椅子,代替程溪尽地主之谊,招呼陈炎过去坐着歇息。
        陈炎客客气气地道了声谢,吕淼盘着腿坐直身子来,一本正经地问陈炎:“朋友,你最近两天是不是松懈了,都不写物理啦?”
        陈炎一脸懵逼地眨眨眼,说:“嗯……最近有点事忙,习题写得比较少了……”
        吕淼听完后就一拍大腿,心情沉痛地劝说起陈炎来:“你这样是不行的,你得保持积极性,多多写写物理题,写完课后题还可以买几本辅导资料学习!”
        陈炎虽然听得有些莫名其妙,但是也只当吕淼在关心他,便说:“嗯嗯,我记下啦。”
        这时,那个高高壮壮的室友从阳台外走进来,一听吕淼语重心长地在“教唆”陈炎写物理题,他把自己手机往桌上一丢,拿了保温瓶就走到吕淼旁边,加入吕淼和陈炎的聊天圈。
        他的笑容格外俊朗,低头笑道:“喵喵你够了啊,程溪才两天没找你问问题,你就闲得慌是不是?”
        话音落地。
        吕淼恨不得跳起来捂住这人的大嘴巴。
        陈炎则是一脸茫然地抬头看着那男生。
        吕淼伸手夺过室友手里的保温瓶,挡住自己的侧脸和他对口型比划了老半天。
        室友懵逼了好一会儿,转头再去看陈炎的时候就忍不住脱口而出:“卧槽,这是嫂子!?”
        陈炎还未反应过来。
        正好程溪换了衣服出来,他听到室友那句惊叹和震惊的表情,从他们中间走过去时,淡淡地说道:“答对有奖。”
        随手就把换下来的衣服丢给室友:“帮我洗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