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 第75章

第75章

书籍名:《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作者:空星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陈炎和艾朗抵达酒店,已经将近凌晨两点。
        陈炎简单擦洗身子,从卫浴间出来就看到艾朗反身趴在床上。艾朗一听陈炎的脚步声靠近,就扭过头嘟囔道:“宝贝儿快快过来帮我揉揉腰,哎哟,我要过劳死了!”
        陈炎走过去坐床上,抬手就往艾朗又圆又翘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在艾朗夸张的尖叫声中,他擦着头发问道:“你趴着睡不难受吗?”
        艾朗装模作样地揉揉屁股,哼哼唧唧地说:“不啊,我人生当中最大的梦想就是‘啪着睡着,啪着醒来’。”
        “……”
        显然艾朗的“pa”和陈炎说的不是同一个动作。
        陈炎一脸冷漠地翻了个白眼,说:“你快醒一醒,你的菊花已经结蜘蛛网,变成盘丝洞了靴靴。”
        艾朗有气无力地捶着床,哭泣道:“国家什么时候才能分配男朋友啦,涝的涝死,旱的旱死惹!”
        陈炎没搭理艾朗,吹干头发就背对着艾朗倒在床上,他一盖好被子就好像完成睡咒的最终仪式,困得都没力气撑开眼皮了。
        艾朗不甘寂寞地翻过身来,抬起一条腿就搁在陈炎身上,他用脚趾抓挠陈炎的大腿,问:“大宝贝儿,咱们难得同床共枕呀,是不是该合个照纪念初夜?”
        陈炎迷迷糊糊地哼唧一声,低沉的鼻音颇为勾人,声音细微而缓慢。
        艾朗问“你说什么”,就翻身整个人趴在陈炎身上,这才勉强听清陈炎的话:“滚……蛋……”
        艾朗觉得自己的小心脏有点受伤!
        陈炎拨开艾朗跨在他身上的腿,挠了挠自己的屁股,觉得手感不错就又抓了一把,这才昏昏沉沉地睡过去。
        艾朗得不到小伙伴配合,幽怨地对着陈炎衤果露在外的一截雪白脖颈龇了龇牙。
        次日。
        陈炎跟艾朗一觉睡醒已经是十点多,两人呵欠连天,他们在酒店里吃过早餐,本想慢悠悠地打车回学校,结果男神和陈炎一通电话还没挂,就说他已经开车在来接他们的路上了。
        艾朗身若无骨地靠在陈炎肩上,感慨道:“哎,有男朋友真好啊!我就先走一步啦,不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了。”
        陈炎睡眼惺忪,乌黑发亮的眼睛里仿佛披着一层朦胧水雾,眼神迷离又无辜。
        他反应迟钝地眨了下眼睛,反驳艾朗道:“二人世界是什么鬼,你跟我一起回学校呀。”
        艾朗摆了摆手说“不了不了”,遂又飞个吻,用手指接住摁在陈炎的脖子上,说:“嫉妒会使我面目可憎,再见,宝贝儿。”
        陈炎:“……”
        艾朗用手机软件叫了辆车,酒店附近接单的车子极多,接单的车子几乎是秒到。
        艾朗的车子刚走了两分钟,男神紧跟着就到酒店门口。
        虽说陈炎和男神已经确认关系好一段时间,但是他每次见到男神还是忍不住心头小鹿boom boom跳,装盛新鲜感和崇拜感的情感瓶罐,就仿佛两口活泉眼,永远保持溢满的状态。
        陈炎一上车就忍不住多看男神几眼,毕竟距离他们昨天分开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二十个小时。
        二!十!个!小!时!
        分开的时候陈炎还没觉得怎么着,现在一见到男神,陈炎只觉得心里的想念如同猝然侵袭的大海狂潮,铺天盖地,来势凶猛地将他淹没其间。
        陈炎隔三(秒)差五(秒)就瞄男神一眼:程溪的外形本就无可挑剔,再加上陈炎看他的时候本身自带的“程溪专属”粉丝滤镜,美颜指数高达100%,男神在他眼里简直就像一个无比耀眼的发光体。
        然后,陈炎有点害羞地发现,男神今天停留在他身上的视线也比平时要久。
        “宝贝儿。”
        男神的低音炮一如既往地蛊惑人心,撩得要命。
        陈炎坐得端正,双手搭在双膝上,乖巧地转过头看向男神:“嗯……”
        就见男神的手指抚上他的肩颈处,拇指落在脖颈细细摩挲,男神炙热的目光混杂着不知名的情愫萦绕其间。
        虽然是不知名的情愫,但陈炎起码分辨得出来,男神此时可不太高兴。
        程溪微微眯着眼睛,轻声问道:“这是什么?”
        陈炎茫然地眨巴眼睛,直到他打开手机的前置摄像头,这才看清了:他的脖颈上赫然冒出一个暧昧不明的吻!痕!
        陈炎脑子里闪过艾朗刚才的举动,忙不迭地解释道:“这是艾朗跟我开玩笑的……”
        所以艾朗刚才溜得贼快!
        男神眼神幽深,淡淡地“哦”了一声,双手打着方向盘稳稳当当地倒车,漫不经心地说:“回去趴着。”
        陈炎茫然不解地“啊”了一声,没有得到男神的解释,他自个儿愣了半响忽然开窍了,顿时就红着脸不敢吭声。
        他低着头默默地给艾朗发消息,谴责艾朗的恶作剧:“你真是太过分了!男神怕是要拿长鞭‘家暴’我喔!人家好害怕!”
        艾朗:“……”
        艾朗:“嫉妒使我发疯,嫉妒使我面目可憎,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 ”
        陈炎收起手机,他此时非但没有半点“害怕”的样子,甚至还隐隐期待地又偷看男神两眼,感慨男神真是怎么看怎么帅。
        车子内的安静持续不到一分钟,在遇到第一个红绿灯的时候,程溪就开口打破沉寂:“昨天拍了什么照片?”
        要陈炎凭空描述他也说不上来,只能说:“艾朗说等今天修完图,明天就能传几张照片给我了,到时再给你看~”
        程溪问:“拍得好看吗?”
        陈炎说:“……一般吧。”
        其实陈炎也没看过原片,镜头里到底拍成什么鬼样子,他自己心里也没底。
        程溪:“我等着更换聊天背景。”
        陈炎:“……啊?”
        程溪按指纹解锁手机,把手机递给陈炎说:“微信聊天框,你自己看。”
        陈炎有点小激动地接过男神的手机,点出微信页面,一眼就看到自己的聊天框被置顶。
        他暗戳戳地瞄了一眼男神首页的聊天记录,确定没有任何可疑留言,然后才点出自己的聊天框。只见聊天背景图片是他和男神在情侣路拍的照片——虽然当时是两人合照,但是男神只截取了陈炎的单人镜头作为聊天背景图。
        陈炎看着背景图里笑得阳光灿烂的“自己”,心里涌起一股无法言说的暖流。
        他打开自己的手机,也点出男神的聊天框,把两个手机拼在一起,对男神说:“你看~”
        程溪转头只看了一眼,唇角当即自然上扬——
        陈炎设置的聊天背景图片,则是同一张照片里面程溪的单人截图。
        两个手机拼在一起,正好还原了合照的原图。
        到了学校,陈炎就先回宿舍里洗漱换了身干净的衣服,他刚把换洗下来的脏衣服拿到阳台机洗,黄小明和何书生这对万年汪汪搭档恰好就下课回来了。
        “哎呀呀,这是谁呀。”
        黄小明抱着胳膊走到阳台,语气依旧贱兮兮的,但是难掩他对陈炎的担心:“火火啊,你这样怕是不行吧,白天逃课,夜不归宿,你要完蛋惹!”
        陈炎从昨天下午到今早已经逃了六节课,全靠黄小明和何书生冒名答“到”混过来的。
        黄小明啧啧摇头:大一就如此猖狂,简直不得了啦。
        陈炎双手合十地讨好道:“辛苦你们啦,回头请你们吃饭!”
        何书生一听当即举手道:“生猛海鲜自助餐,麻辣龙虾来一套!”
        陈炎小手一挥,不假思索地答应道:“好好好。”
        黄小明把陈炎的慷慨豪爽归功于“睡到高富帅”,感慨完毕他就忍不住提醒陈炎:“火火啊,你平时最好还是低调一点吧,不要在宿舍里露出一点蛛丝马迹,万一让赵双林发现你的性取向那可就完蛋了,他一定会把你的事情宣扬得人尽皆知的。毕竟不是人人都像我和书生这样,怀揣一颗至善至美的包容心。”
        陈炎经黄小明这么一提醒,折叠衣服的动作也顿了顿。
        他倒不是怕赵双林把他是同性恋的事情说出去,如果赵双林是恐同者,就怕会做出什么偏激的事情伤害到他……
        陈炎当晚躺在宿舍的床上胡思乱想,连睡觉都睡得不踏实,第二天睡醒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决定提前搬出去住。
        下午三四节是体育课,陈炎跟黄小明互换体育课,他和何书生提前去到跆拳道的教室,准备跟男神商量一下搬宿舍的事情。
        这会儿距离上课还有十来分钟,跆拳道教室里的学生三三两两聚成小团体,嬉笑吵闹地聊着天。
        陈炎就缩在肥壮的何书生身后,另外还有一男一女两个同班同学,和他们站在一起悠闲说着笑。
        陈炎刚给艾朗发了条微信问“工作室给你发照片了吗”,就被何书生用手肘推了推。
        何书生扭过头来小声提醒道:“来了来了。”
        陈炎一听就匆忙收起手机,他小心翼翼地探头看去,只见男神和男男女女五个人站在一起聊天。
        其中一个女生目光殷切地不时看向男神,而男神心不在焉地低头玩儿手机,只是偶尔应上一两句。
        陈炎躲在何书生身后,暗中观察了好一会儿,觉得男神对待别人不冷不热的样子更加迷死人惹。
        然而,那个女生非但毫不介意男神的冷落,她还不动声色地挪个位换到男神旁边。
        眼瞅着那女生就差挨着男神搂胳膊,陈炎实在看不下去了,就朝男神那边走过去。
        男神背对着陈炎的方向,陈炎悄无声息地靠近之后,本想拍男神的肩膀say hi,结果他脑子一热,不知怎的就鬼使神差地抬起双臂,从背后用双手捂住男神的眼睛:“猜猜我是谁~”
        说完这句话,陈炎自己都冷得打了个哆嗦!
        待到冲动退却之后,他满心的羞耻在旁人嫌弃的目光中急剧攀升!
        陈炎心情沉痛地后知后觉,自己此刻在旁人眼里,就宛如一个大傻缺!
        好!尴!尬!
        陈炎扯了扯僵硬的嘴角,企图用尬笑蒙混过关,他正想撤回双手,谁知却被男神握住双手手腕,随即,男神弯腰一顶,又借助手部的力量将陈炎往前一拉,陈炎整个人都向前趴倒在男神结实的后背上。
        陈炎毫无防备地被吓了一跳,匆忙慌乱之间,他双手下意识地搂住男神的脖子,两条腿蹬来蹬去地企图踩到地面。
        程溪转过脸来,正好和趴在他肩头的小脑袋额头相抵——只这轻轻的碰触,热度仿佛由陈炎的额头传递过来,即便是程溪眉宇间的冰川也慢慢消融。
        程溪轻声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磁性低沉的低音炮带笑意。
        程溪温柔起来简直要人命。
        陈炎从男神身上被放下来,他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和我室友换了一节课啦,想来体验一下跆拳道……”
        程溪搂着陈炎的脖子,把他按在自己胸口揉脑袋,唇角微扬道:“我已经黑带二段了,我教你。”
        程溪这句话一说出口,旁边那个女生脸色可就不大好看了。想她刚才变着法儿磨了程溪好一会儿,也提起让程溪教她怎么踢脚靶。
        结!果!
        程溪玩着手机头都不抬一下,就说:“问老师吧,我也不会。”
        黑带二段不会踢脚靶?Excuse me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