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 第69章

第69章

书籍名:《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作者:空星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陈炎大脑放空地在校园里走走逛逛,路过图书馆便进去找了个位置坐着歇歇脚。
        图书馆只在期末临近的考试周一座难求,现在距离学期末还早得很,又是周一下午,因而图书馆里只零零散散地坐着十几个人,放眼望去都是空位子。
        陈炎坐在隐蔽的角落里,他把书包撂在桌上,整个人前趴着把下巴搁在书包上,掏出手机蹭上图书馆里6到飞起的WiFi。
        陈炎托着下巴,面无表情地划动手机里的微信通讯录,一个个人名飞快地“咻咻咻”向上滑,手指忽然按停页面,暂停在“陈柔沛”的备注名上。
        陈炎犹豫了片刻,点出陈柔沛微信的详细资料,陈柔沛的朋友圈长年将陈炎屏蔽在外,陈炎对此并不感到奇怪。
        陈炎看着“陈柔沛”这个名字发呆,这个名字在他的生命里狠狠地贯穿了十二年,就连宿舍两个小怂蛋也看不起陈炎在继妹面前的态度。
        可是——
        你在陆上的水里游泳。
        我在海里的路上浮沉。
        你体会不到我的绝望。
        我不敢尝试你的勇敢。
        陈炎在这么多年的挣扎中,看清一个事实:溺水之人放弃浮木,也是一种解脱。
        陈炎以前对陈柔沛的微信和电话等等通讯账号避之不及,而这一次,是他第一次点开陈柔沛的微信聊天框,迟疑了一会儿,主动发消息道:“我想跟你谈谈。”
        将消息发送出去之后,陈炎内心无波无澜,他也没有傻坐着等继妹回复,而是闲来无事地刷刷朋友圈,随即又点出艾朗的微信账号。
        陈炎给艾朗发条消息:“亲爱的,干嘛呢?”
        艾朗倒是回复得飞快:“上课呢,亲爱的。”
        两人画风一致,存心要恶心死对方!
        陈炎都没敢称呼程溪“亲爱的”或是“宝贝儿”,在艾朗面前却是喊得极顺口。
        陈炎问起:“对了,你之后有自己上去开过直播吗?”
        陈炎周六晚拿艾朗的账号上了一次直播,直接给艾朗的账号带了一大波粉丝,但由于粉丝们都是冲着“火前留名”去的,艾朗能不能圈粉还得靠他自己的本事。
        艾朗回道:“最近一周会比较忙,我都要愁死了,等下周缓一缓,火火大佬来带我直播呀!”
        艾朗从周日开始的行程都安排得特别满,这两天上课逃课拍写真,晚上回去还要兼顾兼职店铺的生意,简直整个人都要累成傻比了!
        艾朗哀叹连连,抱怨道:像他这样娇弱的人儿,一点都不适合在外辛苦劳作,他人生最大的梦想就是能被一个人帅钱多活好的高富帅包养,每天躺在床上负责“嘤嘤嘤”,他保证自己可以叫得专业又动听。
        陈炎“哦哦嗯嗯”地敷衍了两句,这才假装不经意地切入正题,问:“话说,亲爱的,你是从什么时候变成透明柜的?”
        大概是艾朗现在上的课特别无聊,又或者是艾朗谨记他的直播事业还要仰仗火火大佬,因而他没有烦陈炎半句,而是手速飞快地回复道:“就高考结束之后呀!当时和要好的几个同学出去聚会,我就顺便当众公开了~之后上了大学,也没有再刻意隐瞒过。”
        陈炎:“你不怕……被家里人知道吗?”
        艾朗:“顺其自然呗,早晚都是要出柜的,要不然我迟早得闷死在柜子里,那简直是人间一大悲剧!再说了,你没看我这么拼命地赚钱嘛,可不就准备着——赶紧存钱去买间姑婆屋,咱们姐姐妹妹欢聚一堂。”
        陈炎:“辛苦了,我要预约入住姑婆屋 :)”
        艾朗:“滚滚滚,你是不是以为我会问你‘哎呀呀是不是和你家男神吵架啦’,然后你就可以趁机说‘没有啦嘻嘻嘻’,接着巴拉巴拉甩我一脸狗粮?我告诉你,我是不会上当的 :)”
        陈炎:“……”
        谁像你一样戏这么多呀!
        艾朗:“不是我说,你也该早做打算,给自己的人生多备一个计划B吧。”
        陈炎:“啥叫多备一个?”
        艾朗:“就比如说,plan A是有男神参与;plan B是,只有你自己……”
        陈炎看着艾朗这一句消息,忽然就沉默了。
        艾朗没有收到陈炎的回复,赶忙补充说道:“我也没别的意思哈,伴侣是可以互相依靠没错啦,但有些事情,还是只有你自己才能解决,需要你自己去面对的……你说是吧?”
        艾朗小心翼翼地反问着,陈炎回复他:“嗯,是吧。”
        陈炎抠着手机的软壳边沿继续沉默。
        有些事情的确只能靠他自己去应对。
        艾朗话题一转,突然就又唉声叹气道:“虽然我早就做好了孤独终老的准备,但是一想到自己雏菊犹在,我就悲从中来 :( ”
        陈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赞同道:“难得来人世间走一遭,就算征服不了星辰大海,起码也要勇于追求圣光几把。”
        艾朗:“……”
        说得好有道理。
        等到这时,陈炎的手机响起新消息的提示音,他退回微信的主页面,就看到陈柔沛回复他:“呵,我跟你有什么好说的?”
        语气一如既往的傲慢无礼。
        陈炎耐着性子回复她:“你现在在学校吗?我去16栋对面的休闲餐吧等你,咱们见面说吧。”
        陈柔沛:“真是稀奇,你还会主动约见我。”
        陈炎之前遇见陈柔沛都恨不得躲得远远的,这会儿主动约陈柔沛出来的确是件稀奇事,稀奇到陈柔沛因为新鲜感而答应了他的约见。
        陈炎和陈柔沛约好五点钟整在学校内的休闲餐吧碰面,这会儿已经四点十二分了,陈炎在图书馆也是闲着无事,索性就提前去休闲餐吧等着陈柔沛。
        陈炎在餐吧里等得无聊,正好就接到男神的电话,一听到男神磁性的嗓音,陈炎只觉得身心都舒坦了不少——
        程溪:“宝贝儿,你一会儿要去哪儿吃饭?”
        陈炎:“我今晚社团有约,你先去吃吧……”
        程溪:“到几点结束?我先和朋友去打球,等你回来陪我吃。”
        陈炎:“我……也不清楚,等结束的时候我给你电话?要是太晚了,你就自己先去吃饭。”
        程溪轻笑道:“我等你,你肯定舍不得饿着我的。”
        陈炎小声道:“嗯……舍不得……”
        程溪:“我先去球场,来,给老公说声加油。”
        陈炎:“加,加油……”
        程溪这才满意了:“真乖。”
        等到结束通话,陈炎握着手机,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他又对男神撒了谎。
        只希望——
        待到他归来时,他能有所不同。
        若是翅膀已被折断了,那就披上一身铠甲吧。
        陈炎坐在靠窗的位置,心不在焉地看着玻璃窗外来来往往的行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跟艾朗闲聊着。
        陈炎瞅了一眼现在的时间,已经是17:07。
        距离约定的时间过去七分钟,陈炎没有见到陈柔沛的人,却是等来陈柔沛的电话。
        陈炎接起电话。
        陈柔沛:“出来,去校外吃。”
        陈炎:“……”
        陈炎听到外面响起“叭叭”声,隔着店内的窗玻璃望出去,正好就看到店外停了一辆黑色大鼻孔SUV,紧接着,他看到驾驶座的窗玻璃摇下来,露出一个眼熟的身影——
        陈柔沛。
        手机被挂断,陈柔沛也正漠然地望着他。
        陈炎略略蹙了下眉头,起身离开店里,走到陈柔沛的车子旁边。
        他确认了一眼:陈柔沛开车,车上只她一人。
        陈炎敛了敛眼眸,眼里的眸光暗了暗。他忽略了副驾驶座,打开车后座坐进去,陈柔沛对此也毫不在意,缓缓启动车子驶出校外。
        车内陷入沉默。
        陈炎低头摆弄着手机,他先开了口,但是因为他的声音依旧软糯,似乎怎么也强硬不起来,听起来就依旧是个受气包的怂样。
        他问道:“其实……不用找饭店吃饭的,我只是想问你一个问题。如果……我是说如果,昨晚程溪没有去接我,我现在会在哪里?”
        陈柔沛从后视镜里瞥了陈炎一眼,不屑地“呵呵”笑道:“你这是什么问题?我怎么知道你会在哪里?”
        陈炎掀起眼皮看了陈柔沛一眼,他并不打算跟陈柔沛绕弯子,轻轻皱起眉头说:“虽,虽然你下药迷晕我没有得逞……但是你原本,肯定已经计划好了的吧。”
        陈柔沛一听,瞪大眼睛说:“你疯了吧?凭什么污蔑我下药,你有什么证据?”
        陈炎低头嗫嚅道:“这不是我说的,是程溪说的哦……”
        陈柔沛:“……”
        陈柔沛一听到是“程溪说的”,心情就有点复杂了。
        陈炎轻声地问道:“那你想不想知道……我昨晚离开KTV之后发生了什么?”
        陈柔沛沉着脸道:“不想。”
        陈炎没有理会陈柔沛的拒绝,自顾自地说:“真的谢谢你的助攻哦,我追了程溪那么久……都没什么进展,昨晚因为‘醉’过去了,我还去他家里和他睡一起了。”
        陈柔沛一听,当即难以置信地睁大双眼,仿佛要透过后视镜里在陈炎脸上瞪出俩窟窿来——陈炎居然当面承认他自己“追了程溪那么久”!?
        在陈柔沛看来,陈炎绝对是疯了,或者是还没醒酒?也就只有这两个理由,可以解释他现在满口的疯言疯语……
        陈炎的声音依旧软软糯糯,和平时在陈柔沛面前的说话语气一模一样,但是他说出口的话却一直在刷新陈柔沛的震惊底限:“程溪好厉害的,人帅钱多,那活儿还很壮观……我好喜欢他。”
        陈柔沛面目有些扭曲地冷笑道:“呵呵,那还真是挺好的啊,像你这种没出息的男人,省得还要我爸掏钱给你买车买房娶媳妇,你靠卖py过活,下半生也算有着落了。”
        陈炎软着声儿说:“我才不是为了钱……”
        陈柔沛一听就奚落道:“贱人就别装清高了,你妈嫁进我家可不就是为了钱吗?吃我家用我家的,多潇洒多快活,你看你去卖py多合适啊,子承母业,多向你妈学点手段,只要攀上我爸这样的冤大头,你就一辈子不愁吃喝了!”
        陈炎一听到陈柔沛诋毁他妈妈的这些话,积郁的怒火犹如洪水猛兽想要冲破胸腔,然而他没有反驳一字半句,所有反驳的声音都被他重新咽回去。
        他很清楚:和陈柔沛理论顶个屁用。
        陈炎停顿了片刻,等到一颗狂乱躁动的心脏慢慢地冷静下来。
        只听他轻轻笑出声,一如既往地用软软糯糯的声音说:
        “好啊,我如你所愿。”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