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 第67章

第67章

书籍名:《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作者:空星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这像是喝醉酒的样子吗?
        听到男神这一句问句,陈炎的呼吸瞬间跟着一滞。
        陈炎张了张嘴,声音沙哑道:“我……”
        他只记得昨晚实在困得不行,因为身边的人是程溪,所以他就放心地直接睡过去,完全没有考虑过前因和后果。
        程溪:“如果昨晚不是我接到你,你觉得会发生什么事情?”
        陈炎:“你,你想太多了……”
        陈炎抿紧薄唇,微微颤抖的嘴唇却泄露了他内心的恐惧和不安。
        虽然他下意识地否定男神的猜测,但是他心里已经开始感到后怕,他的潜意识十分抗拒男神所说的假设:如果昨晚不是男神及时接到他,如果郝丹卞真的在他的酒里做了手脚,如果陈柔沛想要毁了他……
        陈炎从小受压迫养成软弱的性格,是因为他发现反抗的过程中,不仅没能争取到丁点儿有利于他的好处,反而还会令事情变得更加糟糕。
        所以在“糟糕”和“更糟糕”之间,他毫无疑问地选择前者。
        陈炎被陈柔沛使唤了十几年,也仅局限于“容忍她的坏脾气”这一层面:他除了给陈柔沛当苦力跑跑腿,就是忍受她的冷嘲热讽和坏脾气。
        不知是幸或不幸——陈炎这十几年来所承受的痛苦并未随着时间推移而加重,渐渐地竟已形成一个病态的平衡。
        陈炎一直觉得陈柔沛不屑于正眼看他,哪知道,他竟然还会成为陈柔沛的眼中钉。
        用什么方式能够迅速且彻底地毁掉一个人?
        陈炎想象不到。
        他没有陈柔沛那份蛇蝎心肠。
        程溪感觉到怀里的人浑身都在颤抖,他不由得更加抱紧陈炎,轻声哄道:“现在已经都没事了,别怕,就算我昨天没有赶到,吕淼也一直守在那里,你不会出事的。”
        陈炎知道男神是好意安慰他,可他并没有因为男神这句话而获得一丝丝安慰。
        就算男神不在,还有吕淼。
        要是吕淼不在,他还有谁?
        陈炎咬紧下唇,没有出声。
        程溪叹了口气,看到陈炎这副样子他也很心疼。
        实际上,吕淼昨晚又重新回去一趟KTV,据说昨晚是因为有人带了断片酒过去助兴,现场还有其他人也醉得不省人事。
        但是,不管这是一场预谋还是一个意外,程溪觉得正好借机让陈炎提高警惕性,也就没有把这一茬告诉他。
        程溪不带情裕地亲吻陈炎发白的脸颊,说:“不管这一次是不是我想多了,你多留个心眼准不会错。只是我不明白,宝贝儿,你为什么要对陈柔沛百依百顺呢?”
        陈炎摇了摇头,轻轻地挣开男神的怀抱,将手里宽大的衣服套在身上,他背对着男神,语气淡淡地说:“不提这个了……”
        程溪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也没有强迫陈炎,而是起身道:“我去给你把粥加热。”
        陈炎闷声不响地点点头。
        程溪揉了揉陈炎的脑袋,说:“卫浴间里给你准备好牙刷和毛巾了,先去洗漱吧。”
        陈炎强作欢颜地抬起头,冲男神笑了笑,乖巧地应道:“嗯,好……”
        等男神离开房间之后,陈炎在男神的衣架上拿了条肥大的及膝球裤穿上,独自去了卫浴间。
        站在偌大一面半身镜子面前,陈炎看着镜中脸色苍白,目光呆滞的自己,只觉得镜中人让他感到无比陌生。
        陈炎不想跟男神多说家里的情况,只是害怕说完之后,男神会更加觉得他矫情。
        就好比陈炎感慨“活着好累”的时候,绝大多数人都断定他是在无病呻吟。可实际上,陈炎不止一次有过轻生的念头。
        他的生命里,只有妈妈是他活下去的唯一动力。
        然而曹艺卉也不容易。
        曹艺卉是为了还清陈炎生父欠下的负债而嫁入陈家的,之后吃苦受累都得自己咬紧牙关含血吞,在父母面前报喜不报忧也是不想老人家再为她操心。
        结果,在娘家那个小镇子里,人人都觉得曹艺卉嫁入金银窝,人人都想沾亲带故蹭点好处——二哥瞒着她去问陈柏原借钱建房子,大嫂托陈柏原找关系把她家女儿塞进重点学校,表亲戚三番两次麻烦陈柏原找工作……
        曹艺卉回娘家哭闹过,三姑六婆就在人前人后数落她:嫁进金银窝,就忘了自己生在土炕上,忘了生她养她的老父母,忘了和她一起成长的亲手足。
        曹艺卉再喊苦也没人会信了。在他们的眼里,有钱人家的苦对他们来说都是齁甜如蜜的滋味,曹艺卉真是不知好歹……
        可以这么说——
        妈妈为了陈炎在勉力强撑,陈炎为了妈妈而努力活着。
        可更多时候,陈炎觉得他和妈妈反倒像是各自的拖累。
        陈炎洗漱之后,若无其事地吃完男神给他加热的排骨粥,他在饭桌上还能若无其事地笑得很甜,夸赞男神热的粥很好吃。
        程溪把小怂包的样子看进眼里,心疼却又无可奈何,他对小怂包的关心无法用言语传递,只能在小怂包主动去刷碗的时候,从背后搂住小怂包的腰,问:“哎,我怎么就这么稀罕你呢?”
        陈炎手上的动作一顿,轻声回答道:“我也是……”
        程溪把下巴抵在陈炎肩头,追问道:“你也是什么?”
        陈炎有些害羞地嗫嚅出声:“就……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喜欢你。”
        程溪笑了笑,温热的鼻息喷洒在陈炎脖颈,他回答道:“你的问题我知道啊,你不是对我一见钟情吗?那可不就是只看脸而已。”
        陈炎缩了缩脖子,红着脸没有回答。
        实际上——
        陈炎刚才说的“我也是……”,是他也不明白男神为什么会喜欢他。
        陈炎自卑心理作祟,打从心底里觉得自己从头到脚都配不上男神。他更是万万没有想到,男神从一开始就知道他在现实中和直播上的巨大落差,男神非但没有觉得恶心也没有嫌弃他,还处处关心他,照顾他。
        面对这样完美无缺又体贴入微的男神,知道你所有不堪却还会夸你“可爱”的男神,试问,谁会不喜欢?
        陈炎不只是对男神的外表一见钟情,准确来说,他是沦陷在男神的温柔漩涡里,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遇见程溪——仿佛是陈炎黯淡无光的生命里最大的一个意外,如同他生命里迎来晨曦的曙光。
        可是。
        对于一个习惯在黑暗里摸爬打滚的人而言,他们肖想光明,渴望光明,却忘了晨曦的第一缕阳光,对他们而言也过于刺眼……
        陈炎一觉睡过四节课不说,今天下午还有两节专业课,上课的教室是小教室,任课教师又十分严厉,课前点名不是数人头,也不是举手喊“到”,而是一个个对照全班的入学新生表,那表册上面还贴着他们全班每个人的两寸证件照。
        因而,陈炎也没敢缩在男神的屋子里继续腻歪,他换上送洗回来的自己的衣服,就让男神赶在两点上课之前,开车送他回学校。
        程溪去车库里取了车出来,还打趣地问陈炎:“你不定个位吗?”
        陈炎坐进副驾驶座里,一边系上安全带,一边茫然地看向男神:“定啥位?”
        程溪看着后视镜,勾起唇角笑了笑,说:“我是怕你下次会忘记回家的路。”
        陈炎:“……”
        程溪见陈炎脸上没有露出多大反应,以为是自己失手尬撩了一句,有些没面子地轻咳一声,便专心致志地倒着车。
        车内难得安静。
        陈炎虽然没有表露出情绪,但是男神脱口而出的这一句情话,却是实实在在地撩到他了。
        “怕你下次会忘记回家的路。”
        这是他今天听到的最温暖的话。
        陈炎抿了抿嘴唇,拿出手机打开男神的微信聊天框,输入并发送消息——
        “噔!噔!”
        程溪的手机亮起屏幕来,提示接受到两条新消息。
        程溪一眼看到是“陈炎”给他发来消息,但没来得及看清消息详情,他的唇角不受控制地轻轻上扬,看了一眼副驾驶座的陈炎,问:“发了什么给我?”
        陈炎已经把手机收了起来,他坐直身子,一脸无辜地说:“没什么……只是借你的微信测测网络,刚才好像连不上4g。”
        程溪忍俊不禁地说:“哦,这样啊……那我自己看看。”
        陈炎连忙制止住他:“别……你开车要好好看前面……”
        陈炎伸长手捂住男神的手机屏幕。
        程溪轻轻笑了笑,没有去争手机,而是目视前方,说:“放心,我最贵重的物品就在我车上,我一定不敢冒险。”
        陈炎已经渐渐习惯了男神各种肉麻的情话,他没有接茬,而是转过头望向窗外。
        程溪稳稳当当地开车将陈炎送到教学楼楼下,陈炎背起书包匆忙下车,说了声“拜拜”就赶时间奔向教室。
        目送陈炎消失在楼道的转角处,程溪这才打开陈炎发给他的微信消息——
        两个男生牵手的表情。
        和程溪家的定位信息。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