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 第66章

第66章

书籍名:《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作者:空星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陈炎刚醒过来,躺在床上一脸呆滞,大脑也跟生锈的机器一样运行迟钝,开机速度慢得可以媲美老人机。
        虽然他现在所处的是陌生的环境,昨晚的记忆也彻底断片想不起来,但是陈炎却一点儿都不担心。
        因为记忆缺失之前,他记得自己是和男神在一起的——光是这一点已经足够让他安心。
        陈炎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发着呆,过了好半天才动了一下,他心中羞赧地掀起被子,偷偷瞄了一眼自己的身子。
        陈炎暗戳戳地确认一遍:被子底下的身子白白嫩嫩,全身上下也不见半点红痕淤紫,小雏菊隔着内裤摸起来更是安然无恙……陈炎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隐约有些失望:诶,还以为昨晚有机会和男神酒后乱性一发呢,有!点!失!望!
        陈炎挠了挠屁股,重新盖好被子,然后就盯着天花板继续进入放空状态。
        过了一会儿,陈炎听到放轻的脚步声靠近,他眨了眨眼睛,视野转移像是无声电影里的慢镜头,慢悠悠地朝声源望去——就见男神一身清爽地往床边走了过来。
        程溪走到床前,居高临下地和小怂包茫然无辜的眼神对视了一眼。他预演了一早上的凶劲儿,打定主意要板着脸教训小怂包,结果他对着陈炎摆出冷脸不到一秒钟,就直接破功了。
        程溪无可奈何地在床边坐下,捏了捏这个小蠢货的脸解气,问:“头会晕吗?”
        陈炎摇了摇头,接着又点了点头,应道:“嗯,有点儿……”
        陈炎十几个小时滴水未进,声音有些沙哑,却也格外性感。
        程溪从床边的衣架上取下一件宽大的上衣,递给陈炎,说:“先穿我的衣服,你的衣服送去洗了。”
        陈炎拽着衣服,偷瞄了男神两眼,小心翼翼地问:“那个昨晚……我是不是喝醉了?我都想不起来是怎么睡在这里的了,没有吐在你的车上吧……”
        陈炎生怕麻烦到男神。
        程溪一听,当即没好气地说道:“你不是喝醉了,是喝了掺东西的酒睡死过去,不闹也不呕吐,特别省心。”
        陈炎一愣,不确定地重复道:“什,什么东西?”
        程溪“呵呵”两声,拧了一把小怂包的脸说:“想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吗?”
        陈炎被男神唬得心头一紧,没底气地应道:“嗯……”
        程溪臭着一张英俊得过分的脸,靠在床头漠然地说:“昨晚你一上车就睡得不省人事,不管怎么亲你摸你都没反应,乖得不行,不来一发车震都说不过去了,你觉得我忍得了吗?”
        陈炎:“什么鬼啊……”
        程溪冷冷地挑起嘴角,捏着小怂包的脸,说:“我当然不会委屈自己啊,不仅在车上和你发生关系,回到家又从门口做到床上,加起来得有五六次吧,反正你都睡死过去了也不会喊疼,由着我怎么折腾都行。”
        陈炎缩在被子里,听到男神说得煞有介事,他红着脸说:“我知道的,你肯定是骗我的……”
        程溪痞气十足地反问:“怎么,不相信我会做那种事吗?你被人灌得睡死过去,我直接捡了个现成的便宜,多好。”
        陈炎摇摇头,被子蒙住大半边脸,就露出一双乌黑明亮的眼睛,他只当男神是在开玩笑,什么被下草约也是男神气他喝醉酒才吓唬他的。
        他小声说:“你是……我男朋友,做什么都可以,才不是那什么……而且,如果真的做了……怎么我身上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程溪一听就绷不住黑脸了,问:“你还想要什么感觉?”
        陈炎小声说:“那至少……身上会有吻痕啥的吧……”
        陈炎的声音本就很小,又害羞地蒙在被子里,结果他的话刚一说完,就感觉床垫上下一震,程溪重新绷着脸起身,做足气势道:“哦,那就来补印记啊。”
        陈炎还没反应过来,就见男神俯下身在他颈部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
        陈炎浑身跟着一颤,脚趾也无意识地蜷缩起来,他抿紧薄唇闷哼一声,偏过脸闷声喘息,用喑哑的嗓音求饶道:“别……”
        好在程溪就此打住,着实让陈炎松了一口气。
        程溪缓缓直起身,没有再继续捉弄陈炎,而是用磁性的声线说:“这是惩罚。”
        陈炎满心羞耻,不敢应声。
        程溪居高临下地欣赏着陈炎目光躲闪的羞涩模样,诱使人越发想欺负他……
        但是——
        程溪脸上的痞笑忽然慢慢隐去,他转念又一想到若是昨晚出了半点意外,他的宝贝儿这副撩人的模样被那几个狗东西看了去……他怕是会发疯发狂。
        程溪不敢细想,被自家宝贝儿撩起的裕火也在顷刻冷却,他拉过旁边的被子把陈炎包裹得像粽子一样结实,又把陈炎抱坐起来,搂进自己怀里。
        陈炎反被男神撩得有点擦枪走火,这会儿被男神安安静静地抱在怀里反而有点不适应,隐隐期待男神能和他更亲热一点……
        可惜程溪此时的心思却不在情情爱爱,他一整颗心沉甸甸的,心里头装的全是怀里这个小蠢货。
        程溪作为一个局外人,也不清楚陈炎和陈柔沛之间的恩恩怨怨,只知道两人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妹”,之间的关系也相处得并不好。但是,恩怨也该讲究分寸,分清大小,小怂包对继妹的忍让,不该是毫无底线的忍气吞声,也绝不是陈柔沛变本加厉的理由。
        程溪深邃的眼眸越发幽暗,他压抑住内心的暴戾因子,从背后抱住陈炎,又把下巴搁在陈炎裸露在外的肩窝蹭了蹭。
        程溪没有直截了当地说出他的猜测,而是贴在陈炎耳畔,跟往常聊天一样慢慢引出话题:“宝贝儿,你昨晚去参加陈柔沛的生日趴,为什么不叫上我一起?”
        陈炎被男神下巴微微冒头的胡渣蹭得心头发痒,又对男神性感的低音炮百听不厌,他倚着男神的胸膛,低着头诚实地回答道:“我不想你去参加她的生日party……”
        从陈柔沛留他在KTV那一刻起,陈炎就下意识地认定陈柔沛是要拿他当借口,想要灌醉他再引男神过来,他自然不想让陈柔沛如意。
        要是男神出席陈柔沛的生日趴,只怕陈柔沛可以拿这事在她的朋友圈炫耀个三天三夜都不带停。
        程溪将陈炎抱得更紧,说:“你不想我去,我也不想你去她的生日趴啊,别跟她那一群人走太近。”
        陈炎没有权利要求男神跟他一起讨厌继妹,但私心还是希望男神能和他站在同一战线,这会儿一听到男神这句话里也不待见陈柔沛,他就忍不住高兴,嘟哝道:“我也一点儿都不想去的。是她把蛋糕订到家里去了,就让我给她拿到KTV,说是我回校顺路。
        “我当着我妈和送货员的面也不好拒绝……其实我,怀疑她是故意要让我跑腿的……”
        陈炎最后一句话说得越来越小声,生怕在男神面前留下一个“嚼舌根”的坏印象。
        程溪庆幸小怂包还没有他想象的那么蠢,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问:“你明知道她是故意的,为什么还要去呢?”
        对于男神这个问题,陈炎支支吾吾没有回答上来。
        毕竟这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忍气吞声,逆来顺受……毕竟跑个腿也不会掉块肉,他只想息事宁人。
        程溪见陈炎支吾半天也回答不上来,揉着小怂包的脑袋,说:“宝贝儿,你是不是以为我刚说你昨晚被下草约,是在说着玩儿的?”
        陈炎听了男神这句话,当即一愣,转过头去看男神,问:“难道不是……吗?”
        程溪沉声道:“我不是在吓唬你,是认真的。”
        陈炎表情呆滞,当场就愣住了。
        程溪靠在陈炎肩头,抱紧他,说:“昨天晚上的事情你还能记得多少?我接到喵喵的电话就赶了过去,从接你走出KTV到我取车回来才几分钟的时间,你一上车就睡得彻底不省人事了,你觉得这像是喝醉酒的样子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