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 第65章

第65章

书籍名:《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作者:空星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陈炎突然看到吕淼出现在他面前,一时半会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傻愣愣地眨巴眨巴眼睛。
        吕淼在陈炎面前晃晃手,笑道:“嗨,这就不记得我了?”
        陈炎回过神来,摇摇头说:“记得的,你是……喵喵。”
        吕淼完全不介意被陈炎喊小名儿,他仰躺进沙发里,双手摊成一字型架在沙发的靠背上,翘着二郎腿嘻嘻笑道:“你自己来的啊?程溪呢?”
        陈炎一听吕淼提起程溪,就记起男神跟他说“到学校说一声”,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大半个小时,按照回校的路程来算也差不多要到校了。
        陈炎正想回答吕淼,忽然就被旁边的人催到“亲,就等着你了,快摇骰子啊”,陈炎匆匆应了一声,又忍不住跟吕淼交代一句:“你先等我一下哈。”
        结果,陈炎这三心二意的下场,就是摇着骰盅的时候,一不留神就失手把盅里的骰子给抛了出来!
        同桌的人当即拍手起哄道:“来来来,先罚一杯,嘻嘻!”
        陈炎无奈,摇盅的时候掉骰子就要自罚一杯,这是游戏规则,他只能自认倒霉。
        吕淼好奇地问陈炎:“你喝了几杯了,看不出来你居然酒量不错,一次能喝多少?”
        陈炎尴尬地回答道:“我都不会喝酒……”
        吕淼诧异地打量陈炎两眼,当即把二郎腿放下来,他前倾身子将桌子上那杯酒抢过来,朝陈炎甩了个wink道:“来,哥哥帮你喝一杯。”
        看见吕淼这一举动,同桌就有个女生阴阳怪气地娇声笑道:“柔沛的哥哥待遇可真好呀,同是男生,还一个个都抢着帮他喝酒呢。”
        陈炎:“……”
        吕淼忽略了女生挖苦的语气,而是倍感新奇地扭头去问陈炎:“哦豁,还有谁也抢着帮你喝酒呀?”
        吕淼替陈炎喝酒是为了到程溪面前吹,别人帮陈炎喝酒能是为了什么,难道是看上陈柔沛?
        那这殷勤献得可真是有点瞎。
        陈炎有些尴尬地冲吕淼笑笑,指着隔壁的郝丹卞说:“因为知道我不会喝酒……郝丹卞他刚刚也帮我喝了两杯。”
        郝丹卞和吕淼没有过多交情,因而只是点头微笑。
        然而,面对郝丹卞的示好,吕淼却是翘起唇角,上扬的弧度带着一丝不屑,一看就是个十分不好相处的个性boy!
        郝丹卞:“……”
        陈炎见吕淼也在这,不由得有点小庆幸,觉得开口离开KTV也有了底气。
        虽然他和吕淼交情极浅,但好歹吕淼是男神的朋友,单凭这一层所属关系,吕淼在陈炎眼里就等同于可以信赖的人。
        陈炎已经迫不及待想走,转头去问郝丹卞:“我的位子让给你玩吧?我不想玩了……”
        郝丹卞直接岔开话题道:“那你再玩一把等柔沛回来吧,快仔细听,要到你了。”
        陈炎被一提醒,注意力就自然而然地转移到游戏当中去,这一局大家都玩得十分谨慎,每次叠加报数都贴得很紧,没有人冒险玩大。
        陈炎怕输了又得喝酒,一玩起游戏就很投入,连期间吕淼出去接个电话,半天没回来也全然不知。
        郝丹卞抬头看看四周,和不远处的陈柔沛视线相交,他微微一笑,回过头便突兀地打断陈炎的思绪道:“柔沛在那边,要叫她过来吗?”
        陈炎“啊”了一声,出于礼貌地跟着郝丹卞朝身后望了一眼,心不在焉地应道:“等等哈。”
        陈炎经郝丹卞这么一打岔,逻辑思维已经有点混乱。
        郝丹卞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没再询问陈炎意见就直接把陈柔沛喊了过来。
        陈炎这一局输得有点冤。
        作为“罪魁祸首”的郝丹卞帮陈炎倒了一小杯酒,他没有像别人一样幸灾乐祸地倒满杯,甚至还低于杯子的三分之二水平线,可以说是很照顾陈炎了。
        郝丹卞把酒杯递到陈炎面前,轻声说:“喝完这杯就不玩了吧。”
        陈炎:“嗯……”
        他原本还在庆幸郝丹卞要再帮他喝一杯,结果人家都把酒递到面前来了,陈炎只能苦哈哈地一口闷下去。
        郝丹卞看着陈炎把酒喝下去,面上带着笑容,问道:“你要回学校了吗,一起拼车回去?”
        陈炎还没开口,陈柔沛从后面走过来,问:“你们要走了?”
        郝丹卞抬头看了陈柔沛一眼,微微笑道:“嗯,我跟陈炎先回校。”
        陈柔沛善解人意地回以微笑:“那行吧,你们要是有事儿就先回去吧。”
        陈柔沛今晚的态度好得令陈炎害怕,原本陈炎是以为陈柔沛是要拿他当“人质”引男神过来,结果陈柔沛现在却又轻易放他离开。
        陈炎捉摸不透陈柔沛的想法,又觉得自己怕是有被害妄想症,习惯了陈柔沛对他恶言相向,现在见到这么和善的“陈柔沛”反而心里头不踏实。
        他抿着嘴唇朝宽敞的包厢里四处张望,想要找到吕淼的身影,却望了一圈也没有看见人。
        郝丹卞的目光跟着陈炎一起转了一周,他温声问陈炎:“怎么了?”
        陈炎摇了摇头:“没……”
        郝丹卞跟陈炎同校,两人顺路拼车回去学校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陈炎就是心里有点犹豫……甚至连郝丹卞被陈柔沛收买,一场R级的“抛尸荒野”恐怖片即将上映这种剧情,都被他脑补出来了!
        陈炎一边被自己吓得瑟瑟发抖,一边又忍不住唾弃自己,由衷地觉得自己未免太矫情!
        郝丹卞先站起身,用手机软件叫了车,低下头温柔地催促陈炎:“咱们先出去吧,车子快到了。”
        陈炎弱弱地应声:“哦哦,好……”
        就在这时。
        陈炎刚想站起身,忽然就听到嬉笑吵闹的套房内,突然激起小范围沸腾的人声——
        “程溪,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尽管房间里七嘴八舌,人声嘈杂,偏偏陈炎就听见这一句。
        陈炎觉得自己脑袋里肯定植入一套男神专属的声音识别系统,能够自动屏蔽套房里的所有杂音,精确且敏锐地捕捉到与男神相关的所有关键词句。
        陈炎惊喜地循声望去,心里的不安和忐忑,在看见程溪的顷刻间便烟消云散。
        程溪的出现不仅让其他人惊讶,就连今日的party主角陈柔沛也十分震惊。
        她的脸蛋挂着精致的妆容,美艳的笑容却僵在脸上,甚至难掩慌乱的神情……陈柔沛多花了几秒钟进行表情管理,这才连忙朝程溪迎上去。
        程溪今天依旧一身简约风格的黑白灰穿着,和时尚潮流并不搭边,然而他站在这一屋子“准网红”圈中,却依旧是人群中最亮眼的一个。
        程溪周身散发出拒人千里的冷气,一脸漠然,他甚至看都不看陈柔沛一眼,径直就走向玩儿大话骰的那一桌。
        然后——
        陈柔沛就发现:尽管程溪不屑于多看别人一眼,可他的目光却像是被强力胶粘在陈炎身上一样,只怕用力撕扯都撕不下来。
        陈柔沛抿紧红唇,内心已然嫉妒得发疯。
        陈炎仰着头呆呆地看着走近到他面前的程溪,喃喃自语一般轻声唤道:“程,程溪……”
        程溪进门之前就一直冷着脸,直到现在看见陈炎,这才稍微缓和了脸色。
        他摸了摸陈炎的后脑勺,矮下身说:“我来接你了,走吧。”
        陈炎不假思索地应了声“嗯”,立即扶着沙发站起身,可能是坐久了起身太急,他刚一站起来就感觉有点头晕。
        程溪稳稳地扶住陈炎,冷声说道:“出息了,还会喝酒了,嗯?”
        程溪的语气满是不悦。
        当男神那磁性嗓音透着彻骨的冷意,便也让人意淫不起来了。
        这会儿,包厢里的其他人也没人敢再上前和程溪搭话,生怕被这股冷空气殃及——程溪这副说话的口吻和表情,就跟在教训自家小孩一样,谁还敢插嘴?
        事实上还真有人敢插嘴。
        只见吕淼双手抱着后脑勺,凑过来说:“程溪男神,还走不走喔,顺便搭我一程呗。”
        程溪言简意赅:“走。”
        程溪揽着陈炎离开,陈柔沛面色难看地站在原地发着呆。
        她已经听不进去别人小声叽喳“程溪和柔沛哥哥关系那么好,那柔沛岂不是有机会了……”之类的话,此刻她的内心无比焦虑,不安地咬着嘴唇。
        程溪一走,人群的关注焦点也再次分散开来,郝丹卞走到陈柔沛旁边,拍了拍她的肩膀。
        陈柔沛抬起头来,眼里难掩惊慌,哑声道:“怎么办?”
        郝丹卞扬起唇角笑了笑,眼里却没有半点笑意,他颇为遗憾地啧声说道:“慌什么,只要别让他成为个例就行了。”
        ——
        程溪带着陈炎走出KTV,因为有吕淼跟着,程溪这才放心让陈炎站在路边等,他自己一人去地下停车场取车。
        陈炎站在路旁犯困地一个劲儿眨着眼睛,最后实在是困得不行,还得扶着吕淼才能站稳。
        起初吕淼也没在意,但是他慢慢地发现陈炎这副样子……似乎不太对劲。
        程溪取车去了好一会儿,因为地下车场有车主在吵架,就多耽搁了几分钟。当他开着车出来的时候,只见陈炎几乎是整个人都靠在吕淼怀里……
        程溪只觉得这画面好他妈扎眼,若不是吕淼板着脸,脸上的表情也是少有的严肃,程溪都要质疑自己的好友是不是要挖他墙脚了。
        程溪把车子开到吕淼旁边,吕淼打开副驾驶座让陈炎坐进去,陈炎已经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
        看到陈炎这副样子,程溪和吕淼瞬间达成共识:陈炎怕不是单纯的醉酒那么简单。
        吕淼跟程溪说:“你带他去开个房吧,我再回KTV一趟。”
        程溪只觉得胸口一团火气乱窜,英气的眉头也打成死结,周身怒气值飙升。
        他一门心思系在陈炎身上,把陈炎安顿在副驾驶座里,系好安全带,又将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来给陈炎披上。
        陈炎勉力撑开沉重的眼皮,迷迷糊糊地喃喃低语:“我是不是……喝醉了……”
        程溪黑着脸打方向盘,暴戾地应道:“醉个屁!”
        “……”
        陈炎被男神凶得稍稍清醒了一点点,他当即噤声,连呼吸也不敢大口喘气,就跟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摆出一副安静乖巧的态度承认错误。
        程溪没有带陈炎去酒店开房,而是就近带他回了自己家里,开车五分钟就到了。
        陈炎若是知道自己有幸去到男神家里,一定会感到又紧张又惊喜,一路上就浮想联翩开始意淫,然而,他此时已经睡得不省人事。
        陈炎这一觉睡得特别沉。
        他雷打不动地睡到第二天中午,醒来的时候还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就连脑子里的记忆也有点断片。
        他只记得昨晚和男神一起离开KTV,之后发生的事情就跟delete键清空了大脑的缓存记忆一样,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包括他为什么会脱光光躺在这张陌生的大床上,身上还只穿着一条松松垮垮、不合身的内裤……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