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 第64章

第64章

书籍名:《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作者:空星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陈柔沛轻启红唇,第一次用甜腻腻的声音叫出“陈炎”的名字来,她的眼睛含笑含俏含娇,轻而易举就能蛊惑男人心。
        陈炎:“……”
        他却是直接打了个哆嗦。
        纵使陈柔沛披着这副顶好的皮囊,前凸后翘的热辣身材能令色欲熏心的男人趋之若鹜,但是她对于陈炎来说——真的毫无诱惑力。
        陈炎突然想起十四岁那年,全家搬入他们现在居住的小洋楼。
        陈柔沛当时就当着陈炎和曹艺卉的面,无理取闹地跟陈柏原要求道:不许陈炎走左侧的楼梯,不许陈炎越界经过她的卧房,除此之外还要在她的门口安装一个摄像头,防的不是外贼,而是害怕继哥心术不正。
        至于什么叫“心术不正”,陈柔沛还理直气壮地声明:就怕陈炎对她有非分之想。
        陈柔沛对陈炎的侮辱,如同一记耳光响亮地打在曹艺卉脸上。
        曹艺卉脸色难看地握紧陈炎的手,虽然都是刚刚踏上青春期的年纪,但陈炎清瘦的小个子也就和陈柔沛一般高,平时谁欺负谁更是一目了然……
        然而陈柏原对疏于管教的宝贝女儿没有半句责难,而是敷衍曹艺卉道:“柔沛她也没有恶意,就是说话太孩子气了点,你们不要往心里去。”
        最后,陈柏原没有依着陈柔沛给陈炎下禁令,更没有纵容陈柔沛的无理取闹去安装摄像头。饶是如此,陈炎对陈柔沛当日的嘴脸和说过的话都记得一清二楚,这几年来也从未主动踏足过陈柔沛限定的禁区。
        陈炎一直深信不疑:若他不是生而为gay,那绝对就是被陈柔沛“掰弯”的。
        这会儿,陈炎被陈柔沛笑盈盈的目光看得浑身不自在,他在旁人起哄的吵闹声中,委婉地拒绝陈柔沛道:“我,不会喝酒……”
        陈柔沛可不管,嗲着声音说:“可是你不帮我喝酒谁帮我呀?你可是我的——哥哥呢。”
        KTV里人声吵杂,音乐喧闹。
        陈炎却还是听清了陈柔沛结尾的称呼,即便是陈柔沛小时候被陈柏原哄着,她都不肯喊陈炎一声“哥”,现在倒是叫得极顺口,真真是令他浑身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陈柔沛的眼睛弯成月牙形,眼里却没有半点笑意,她勾着唇角淡淡地对陈炎说:“喝醉了也有人会送你的。”
        陈柔沛这句话说得意味深长又神神秘秘,陈炎的背后莫名就升起一股寒意……喝醉了谁来送他?
        在这偌大的一个总统套房里,扎堆而坐的男男女女都是陈柔沛的朋友。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在陈柔沛的朋友们当中,陈炎还真是没有半个眼熟的人,更别提熟人了。
        虽然陈炎一时没能理解陈柔沛说这句话的含意,可他能肯定的一点是:陈柔沛今晚怕是要故意整他的吧。
        陈炎的脑子里忽然就冒出一个十分合理的设想:说不定是陈柔沛邀请程溪参加生日party被拒,就想灌醉他再把程溪叫过来……
        这个设想倒也是有例可循,而令陈炎无法理解的是:就算陈柔沛真把程溪叫过来接他了,那又怎么样,难道陈柔沛的心愿就是多看男神一眼?
        想到这里,陈炎简直一个白眼翻上天。
        陈炎思绪纷飞的时候,陈柔沛已经和一桌子的人玩上了。
        骰子在骰盅摇晃得“噼里啪啦”响,每个人可以只看自己骰盅里的五个骰子点数,陈炎坐离陈柔沛近,在陈柔沛微微掀开骰盅的时候他也跟着瞄了一眼,只见五颗骰子分别为2个三、1个四、2个六。
        桌子旁不知是谁说了一声“柔沛你先喊数吧”,陈柔沛把骰盅放在桌子上,转过脸对陈炎隔壁的人说:“你先来呗,我第二个。”
        隔壁的男生应声“好”,随即出口喊道:“9个二。”
        陈柔沛不假思索地接着说:“10个三。”
        全桌八个人按照顺时针的顺序轮流报数——
        “12个一。”
        “13个三。”
        ……
        “16个一。”
        陈炎正在绞尽脑汁地想办法“尿遁”,忽然就听陈柔沛抢声道:“开。”
        报数“16个一”的人是刚刚撒娇让男朋友代喝罚酒的女生,她报数被陈柔沛打断,就笑眯眯地问:“确定吗?”
        陈柔沛信心十足地应道:“当然确定啊,就开你。”
        陈柔沛开口,现场八个骰盅便一起打开,四十个骰子当中,加起来总共有17个一,其中光是那名女生自己就已经摇出3个一来了。
        陈柔沛的小嘴一瘪,顿时有些不开心地说:“第一局就输了诶,真倒霉。”
        围观看热闹的其他人就是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心态,不用吩咐也有人热心肠地帮忙斟了杯酒,推到陈柔沛和陈炎的面前来。
        喧闹的人群起哄道:“干了,干了!”
        陈柔沛还想继续接着玩,她一边抓了几颗骰子丢进骰盅,一边转头催促陈炎道:“别浪费时间了,快喝!”
        陈炎看着那一小杯黄色透明的液体,内心的抗拒在众人的起哄声中越发强烈,却还是扛不住嚷嚷的吵杂人声和人群聚焦的炽烈目光……
        陈炎硬着头皮,端起那杯酒抿了一小口,刚入口还只觉得味道发涩,吞进肚里才体会到胃里一团火在烧。
        陈炎以前只尝过啤酒,再者就是和男神在酒吧“调情”那次抿过的一小口洋酒。他不会喝酒,也不爱喝酒,只觉得这股辛辣的酒味儿实在让他接受不了。
        等到将一小杯酒灌进肚子里去,陈炎整张脸都皱巴巴的,连强装轻巧的表面功夫都省了。
        那个被陈柔沛点名“开”她骰盅的女生一看见陈炎这副模样,挽着自己男朋友的手,巧笑连连地好心劝陈柔沛道:“柔沛呀,你哥哥是不是不会喝酒啊,感觉好可怜的,你还是别玩了吧。”
        陈柔沛听了,眉眼弯弯地笑道:“又不见得我会输,你还是担心担心你男朋友吧。”
        陈柔沛这话听进陈炎的耳朵里和“硬气”没有半毛钱关系,倒像是在“赌气”,若不是陈柔沛还对男神不死心,陈炎都要怀疑陈柔沛和那个女生有过“抢男人”的陈年旧事。
        陈炎还未来得及喘口气,又一局游戏在陈柔沛一句“20个一”的乱叫声中结束,而陈炎也生无可恋地看着又一杯酒推到他的面前。
        陈柔沛捻着两颗晶莹剔透的骰子,丢进骰盅里发出阵阵清脆的声响,毫无歉意地转头对陈炎说:“我这个玩的不太好,要不你自己来玩吧?”
        陈炎在心里骂M的时候又干了一杯酒,同时灌了几口白开水权当漱口,他皱着眉头接过陈柔沛的骰盅,忍不住先问:“这个……怎么玩?”
        陈炎被两杯酒冲昏了头,心里只有一个想法:真不知道陈柔沛是故意装菜,还是真的菜得抠脚,但是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要他坐在这里当陈柔沛的冤大头,还不如自己现学现卖,指不定都能少喝几杯。
        但是,这句话刚一问出口的时候,陈炎就已经后悔了,甚至还做好了被陈柔沛冷嘲热讽“没见识”的准备……
        结!果!
        陈柔沛非但没有取笑他,还跟她旁边的郝丹卞说:“你教教他呗。”
        郝丹卞就坐在陈柔沛的隔壁,陈柔沛起身让位,郝丹卞则是挪到陈炎的旁边来。
        郝丹卞给陈炎的感觉就是特别随和的一个人,他耐心地跟陈炎解释道:“我跟你说说基本规则吧,以两个人玩、一人5颗骰子为例。比如说你摇出的点数是12345,我摇出23456,我们互相之间只知道自己的点数。
        “我喊十个骰子加起来有3个1,你不信可以喊‘开’,那么你就赢了,因为实际上十颗骰子只有1个1。”
        郝丹卞说得简单明了,陈炎也听得连连点头,不过,游戏规则当然不只是三言两语这么简单。
        郝丹卞原本是看热闹的围观群众,现在就投身带着陈炎玩了几把,期间还输了两局,郝丹卞二话不说地端起酒来,干得一干二净。
        陈炎见郝丹卞连续干了两杯酒,他起初还不好意思地客套两句感谢语,顺带夸一夸郝丹卞这一杯酒下肚都能面不改色,酒量真是非常好,巴拉巴拉。
        因为有了人帮忙喝酒,陈炎更是放开手脚随便玩,也很快就摸清套路。
        虽然陈炎玩的不是顶好,但起码能够浑水摸鱼,平安无事地混过几局。
        陈炎又玩了几把,慢慢上道之后,甚至还能“开”别人赢两局。
        这会儿,新一局游戏才刚刚开始,陈炎跟着喊了一声“10个6”,就感觉到旁边有人挤着坐到他旁边来。
        陈炎下意识地往沙发的另一边挪位置,忽然就听到一个略微耳熟的声音响起:“朋友,你玩得还挺开心的哦。”
        陈炎一惊,往旁边看去——
        就见男神的室友吕喵喵冲他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