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 第63章

第63章

书籍名:《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作者:空星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听完陈柔沛在电话里说的第一句话,陈炎就诧异地发现——陈柔沛竟然对他说了“帮”这个字眼儿。
        陈柔沛原话说的是:“陈炎,帮我把蛋糕拿到静安路的Party World这家KTV来,不用赶时间,你十点前送到就行。”
        若是以前她只会说:“陈炎,你现在马上给我把蛋糕送到静安路的Party World这家KTV来,快一点,别让我等。”
        两句话表达的明明是同一个意思,第一句显然让陈炎心里舒坦得多。
        据曹艺卉说,陈柔沛订了蛋糕想送去聚餐那个地方,但是下单的时候没留意到地址选错了,结果就给送到家里来了。
        那家KTV和陈炎家是在完全相反的两个方向,让快递小哥白跑一趟总归有些不好意思。
        但是对于陈炎来说,静安中路这家Party World KTV所在的位置,恰好就在他回校的途中。
        于情于理,陈炎都没有理由拒绝陈柔沛的“委托”。
        陈炎拿着手机迟疑了一会儿,还是轻轻“嗯”了一声,应道:“好。”
        陈炎把手机还给快递小哥,接过包装精美的大蛋糕走进屋里。
        他回到饭桌前,心不在焉地吃完这顿饭,心中也已有了决断。
        吃过晚饭之后,陈炎给程溪打了个电话,跟程溪说一会儿不用过来接他了,他有事要先自己打车回学校。
        程溪:“很急吗?”
        陈炎:“嗯呢,我叫辆车回去就行啦,也很方便。”
        程溪:“那好吧,你自己先回去,到学校就跟我说一声,我现在还走不开。”
        陈炎:“嗯嗯,明天见~”
        陈炎私心作祟,不希望男神出现在陈柔沛面前,若是陈柔沛拉住男神一起去庆生怎么办?
        ——他讨厌这个假设,所以必须提前断绝一切可能。
        陈柔沛在电话里说了“不用赶时间”,所以陈炎先去洗了个澡,回房收拾好东西就提上大蛋糕,用手机软件叫了辆车去静安路的Party World。
        周末晚上的城市依旧十分热闹,仿佛是工作日到来之前的最后一场狂欢。
        享乐主义者更加淋漓尽致地肆意潇洒,似乎是要燃尽生命里的最后一点放纵和轻狂,只给明天留下一个神经麻痹,灵魂受缚的空壳。
        越夜越热闹的大城市,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就如同海市蜃楼:狂欢的摇滚乐声终会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周一清晨的闹铃声。
        陈炎坐在车内,满脑子都是胡思乱想,他微微蹙着眉头看着车窗外的流光,司机播放的DJ劲歌让他心头滋生烦躁。
        然而,从小养成的懦弱退缩的性格,又促使他养成逆来顺受的习惯,就像现在,连让司机关掉音乐都迟迟开不了口。
        陈炎还很擅长编理由安慰自己:不过是音乐吵了点,又不是多么不可忍受的事情,忍一忍就过去啦。
        当陈炎抵达Party World的时候,已是晚间21:06,他打了个电话给陈柔沛,对方接听的时候,手机里充斥着嘈杂的人声和同样嘈杂的动感旋律。
        陈柔沛:“来了?”
        伴随“咔嗒”一声,手机里的嘈杂声仿佛就被陈柔沛抛在身后,全世界忽然就清净了很多。
        陈炎望了眼Party World的巨大招牌灯,说:“嗯,我在门口了……”
        陈炎手里提着蛋糕盒子站在路边,他在软件上打车所选的目的地是学校,这会儿只等着陈柔沛出来拿走蛋糕,他就可以直接坐车回学校。
        陈炎事先和司机打好招呼,因为预计拖延的时间也就一会儿的事儿,司机就把车停在旁边等着陈炎。
        陈炎没有等多久,就见陈柔沛就从KTV那金光灿灿的大门走出来。
        陈柔沛披着长卷发,画着妖艳妆容,脚上bling bling的银色高跟鞋,和她身上一字露肩的紧身粉色纱裙十分相配。
        裙身点缀碎钻,还自带透视效果:从陈柔沛的脖颈处一路往下,开了一条三指宽的透视地带,隔着薄薄的一层纱,清晰可见丰满诱惑的沟线。
        陈柔沛这身装扮可谓性感十足,她对自己的身材也很自信:丰满美胸,臀部紧翘,一双修长笔直的美腿……别人渴望的一切,她却应有尽有。
        陈柔沛一眼看见陈炎,便朝他走过来,目光却是不经意地瞥向陈炎身后的黑色SUV。
        陈炎见陈柔沛走近了,便把手里的蛋糕盒子递过去,然而陈柔沛没有接手,而是问陈炎:“你是怎么过来的?”
        陈炎如实回答:“就,打车来的……”
        陈柔沛漫不经心地动动嘴唇,说:“哦,你跟我一起进去吧。”
        陈炎闻言,诧异地看着陈柔沛道:“我有事要先回学校了,车子还在等我……”
        陈柔沛淡淡地瞥了陈炎一眼,随即踩着细跟高跟鞋往前走了两步,对陈炎身后的车主柔声说:“叔叔,我朋友不走了,不好意思哦。”
        司机被大美女的一颦一笑迷得七荤八素,十分和善地表示“没关系没关系”,便直接结束了陈炎的行程订单。
        陈炎:“……”
        陈柔沛走到他身边,瞧也不瞧上一眼,只说一句“跟我来”,便走到前面去了。
        陈炎手里提着个蛋糕,身后背着个书包,颇为无奈地跟在陈柔沛身后,跟着走进KTV。
        陈炎向来不太喜欢娱乐场所,总觉得这种地方,一进门就有一股纸醉金迷的扑鼻气味儿,还有绚丽的灯光,吵闹的音乐,和金碧辉煌的浮夸装潢,这一切的一切都和他的生活理念格格不入——他宁愿窝在自己的小天地里宅到世界末日。
        陈柔沛推开一扇门,刹那间,房间里强劲震撼的电音就如同开闸的洪水猛兽,虎扑式地贯耳而入。
        陈炎只觉得小心脏都跟着颤了颤。
        陈柔沛包的包厢是总统套房,然而落进陈炎眼里就只剩两个关键词:“奢侈”和“XXXL”。
        套房非常大,分为上下两层,内部装修得如同童话里的黄金宫殿一般金碧辉煌——然而陈炎这个形容可不是在夸赞它,放眼望去都是强行堆砌出来的奢华感,设计和美感在这里都是不存在的。
        套房里扎堆坐着几桌男男女女,要么颜值高,要么打扮潮,要么颜值又高打扮又潮,乍一看还以为这是网红节的现场。
        陈炎只匆匆扫了一眼,粗略统计套房里也得五、六十人。其中大多数是陈柔沛在大学里认识的朋友,也有一桌是她的高中同学。
        一见陈柔沛回来,坐离门口最近的一桌有个戴着鸭舌帽的男生就吆喝道:“柔沛!嘿,我当你去接谁呢,直接让他把蛋糕送进来不就完事了,还得劳烦我们的寿星大美女出去带路啊?”
        鸭舌帽男一说完,就被同桌另外一个男生打断:“他不是蛋糕店的配送员,是柔沛的哥哥。”
        鸭舌帽男闻言,略微诧异地吐了吐舌头,也饶有兴趣地打量起陈炎来了。
        帮陈炎说话的那个男生站起来,他走到陈炎面前,接过陈炎手里的蛋糕,善意地微笑道:“嗨,还记得我吗?咱们在学校里也见过好几次了,一直没机会自我介绍,我的名字叫郝丹卞,大一数理系的。”
        陈炎抬头看了他一眼:面前的男生个头高大,还有单边的骚包耳钻也很抢眼,之前在麻辣烫店和学校的水吧里都遇见过他。
        陈炎对这个郝丹卞的印象还不错,也礼貌地回以微笑,说:“我叫陈炎……”
        郝丹卞笑了笑,十分自来熟地说:“你自己一个人来的吗?过来这边坐吧,柔沛也坐在这桌。”
        陈柔沛早已经落了座,在一边低头玩起手机,这副高冷傲慢的模样倒是正常,谁知在她听到郝丹卞的话后,竟是百忙抽空地抬起眼朝陈炎望过来,说:“过来坐。”
        陈炎:“……”
        陈炎虽然疑心陈柔沛不怀好意,但是他现在尴尬地杵在旁边,郝丹卞热心邀请,陈柔沛也出声“照顾”,他实在不好转身就走。
        他犹豫再三,脑子发热,最后就硬着头皮挪到陈柔沛指定的位置坐下。
        这一桌围坐着十来个人,在陈炎进门之前,他们当中有八个人各拿一个骰盅在玩大话骰的游戏,其余人便是围观看个热闹。
        陈炎傻呆呆地坐在陈柔沛旁边,完全看不明白大话骰的游戏规则,也get不到别人紧张得尖叫的点,只是一脸懵逼地跟着众人嬉笑怒骂地围观完一场赌局。
        输了这一场赌局的是一个女生,她面带哀怨,娇滴滴地嗲声道:“怎么这样啦……”
        游戏的惩罚是干了一小杯洋酒,然而输了比赛的那个女生却不用喝酒,而是扭着身子跟旁边的男朋友嘤嘤嘤地撒个娇,她的男朋友就在众人的起哄声中帮她干了那杯酒。
        虽然陈炎看不惯女生撒娇的样子,但是好歹人家是男女朋友的关系,这无异于当众秀波恩爱罢了,也无伤大雅。
        这时,陈柔沛拿走旁边男生的骰盅,出声道:“我也要玩。”
        同桌的男生一听就笑嘻嘻地调侃道:“柔沛你要是输了,找谁帮你喝酒啊?”
        陈柔沛掀开骰盅的盖子,修长的手指捏着里面五颗玲珑剔透的骰子,她的指甲修剪成好看的形状,昨天才刚新做了一套镶钻的美甲。
        她巧笑道:“我当然也有人帮忙喝呀。”
        男生们一听就跟着瞎起哄。
        陈柔沛转过脸来,懒洋洋地撩起眼妆精致的双眼看向陈炎,红唇轻翘,说:“陈炎,你帮我喝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