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 第58章

第58章

书籍名:《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作者:空星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一杆烟枪穿菊过”这会逮住“火前留名”说话自相矛盾的点儿,自然是紧抓着不放,也将“千里送炮”提供的爆音证据给搪塞回去。
        可事实就是如此,即便“一杆烟枪穿菊过”与男神之前在直播“事故”当中意外曝出的声音不相符,那又怎么样?
        隔着网络这堵墙,又有匿名的黑粉和水军这些搅屎棍在公众视野里混淆视听,真相与谎言的界线越来越模糊,受害人一口难敌众舌,最后的下场,往往就是被黑酸带走主节奏,谎言穿着真相的外衣逍遥自在,其中的真真假假谁也分不清。
        真爱粉有心维护,然而无力反驳;
        路人粉抽身撤退,选择隔岸观火。
        陈炎只觉得脑袋发热,心里一着急就情绪急躁,甚至组织不出任何反驳的话来。
        人在气极的情况下就容易失去理智,陈炎忍住一句句在胃里翻腾的mmp,只能努力不让自己被黑粉逮住言语之间的更多漏洞来大做文章。
        “火前留名”被堵得哑口无言。
        “一杆烟枪穿菊过”就越嚣张。
        “一杆烟枪穿菊过”内心得意,咄咄逼人地追问道:“‘火前留名’大大,怎么不说话了啊?”
        这时。
        “千里送炮”在评论区里回复道:“楼上的,你唧唧歪歪泼了这么一大盆脏水,你所发的这些不负责的骂名,都是基于主播‘天价约炮’成立的前提下——开骂之前,请先拿出示许可证好吗?
        “还有,麻烦不要偷换概念,房间里6w3的观众当中肯定还有不少小学生,你别想带节奏模糊重点。综第一句话所述的前提成立之前,你都没有资格开喷,ok?”
        “一杆烟枪穿菊过”回道:“约炮当晚我不仅拍了卫浴照,连正脸床照也有,主播难道想要我都曝出来吗?这不太好吧,呵呵。”
        “一杆烟枪穿菊过”摆出一副底气十足的高傲模样,然而他的威胁完全不起作用,“千里送炮”直接发评论怼他:“火前留名从来没有当众露脸,就算你曝出正脸床照,要怎么向我们证明‘他’就是火前留名?就怕是你在‘西街’找到的大保健,回头那位被你爆照黑一波的正主跳出来找你讨公道,你是不是也可以说成是‘火前留名’急得跳墙,垂死挣扎啊?”
        “一杆烟枪穿菊过”:“……”
        “千里送炮”没有给他喘气思考的余地,紧接着分析道:“根据主播之前被人冒名顶替蹭热度的事例来看,你今天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先假设一下你不是单纯的无脑黑,而是有目的的心机婊。我猜测这个事件的背后,极有可能是你提前和这次‘艳照门’的正主商量好了,想要蹭‘火前留名’的热度来炒作一波吧?
        “你先是一口咬定约炮丑闻的主角是‘火前留名’,接着曝出正脸床照,逼‘火前留名’公开自己的长相洗脱罪名。但是不管‘火前留名’有没有出来正名,也不管他什么时候正名,你们炒作的目的都已经达到了,你说,这个方案是不是完全可行?”
        由于评论区限制了发言的权限,房间当前就“一杆烟枪穿菊过”和“千里送炮”两个人在房间里有发言权限。
        因而“千里送炮”这一大段假设的言论,这会儿就这么坦坦荡荡地挂在评论区里,房间里6w多观众一目了然,引人深思。
        “一杆烟枪穿菊过”被“千里送炮”这么毫无根据地乱喷一顿,简直怒火攻心,他气急败坏地当众爆粗口道:“操,你他妈别胡说八道,不要转移话题!”
        “千里送炮”回复道:“呵呵,你对主播肆意泼脏水都不用负责,我回敬一下你就狗急跳墙了?”
        评论区里经由“千里送炮”这么一搅和,陈炎顿时就缓过神来,他冷静下来稍作分析:“天价草粉”这一事件的确影响恶劣,若是“一杆烟枪穿菊过”真的曝出卫浴照的正主照片,那他要自证清白的话就简单得多了,只需要在直播里公开露脸……
        可是,陈炎没有这勇气。
        其实陈炎心中已经有了决定——大不了以后不再用“火前留名”的账号上线。
        他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晋江直播平台有义务保密他的个人信息,“火前留名”的账号作废也罢,对他的现实生活又没有任何影响。
        再说了,“火前留名”本来就是不存在的,是他在网络上创造的一个虚拟形象,也是他躲在现实生活背后的避风港。
        这学期开播以来,从他心血来潮地意淫男神开始,瞎编的桥段完全不带逻辑,若是有心人翻他旧账,“火前留名”吹嘘过的经历压根就经不起推敲。
        只是,无缘无故被喷得狗血淋头,这一口怨气着实让人噎不下去。
        陈炎从刚才就一直在忍气吞声,打定主意在理清头绪之前都不能随便开口。
        可现在,他已经有了“大不了就弃号”的念头,若是还束手束脚地任由“一杆烟枪穿菊过”喷口水,那就真见了鬼了!
        陈炎对着屏幕捻着手指比心,笑嘻嘻地发声道:“感谢‘千里送炮’的土豪菌帮我说话,比心。实际上,我一直以为‘一杆烟枪穿菊过’挂上网络的那张朋友圈截图,是‘西街大保健’的硬广呢。”
        毕竟“一杆烟枪穿菊过”在朋友圈里说:“今晚睡了一个高级婊,分享一下体验感——西街的大保健,挺好。呵呵。”
        没有配图混淆视听的情况下,乍一看,这句话可不就是夸奖大保健里的“高级婊”?
        “千里送炮”跟评道:“哈哈哈哈,我也有同感。”
        面对陈炎的调侃,“一杆烟枪穿菊过”没有正面回应这个问题,而是开始转移话题道:“千里送炮,我看你在‘火前留名’的房间里投了这么多钱,也是真的心疼你,等某天你像我一样粉转黑,也被新粉逮着怼的时候,今天你怼的我,就是以后你自己。”
        “千里送炮”回答道:“原来你也知道我投的钱比你多啊?我坐在土豪榜上第一位还没说话,你一个垫底的也敢黑主播操粉?”
        “一杆烟枪穿菊过”:“可能是主播喜欢放长线钓大鱼呗。”
        “千里送炮”不屑道:“呵呵,你想知道为什么我不像其他人一样明哲保身,保持沉默吗?”
        “一杆烟枪穿菊过”:“脑残粉维护自家主子,就跟狗改不了吃屎一样,是本能吧。”
        “千里送炮”回复道:“原来在你粉转黑之前,你把主播当主子一样跪舔啊?啧啧,你是BDSM爱好者吗?”
        “一杆烟枪穿菊过”:“……操,你特么能别扭曲事实吗!?”
        陈炎以前对“千里送炮”的印象是钱多话少真土豪,没想到今天看他现场力挽狂澜,怼人怼得这么起劲。
        然!而!
        陈炎还没来得及夸一夸“千里送炮”,就看到“千里送炮”突然在评论区里给他投了一颗重磅炸弹——
        “千里送炮”说:“因为上个周五,主播一整晚都和我在一起啊。”
        若不是评论区被禁言,“千里送炮”这句话一定能激起网友们的一腔八卦和万丈口沫!
        “一杆烟枪穿菊过”:“…… ……”
        陈炎也是无fuck说:“!!!!”
        “千里送炮”这句话,虽然出发点可能是好的,但是对于陈炎来说,这无异于撕逼现场出现重!大!事!故!
        不管是“一杆烟枪穿菊过”还是“千里送炮”,不管约了当中的哪一个,“火前留名”都是坐实操粉的罪名!
        陈炎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试问“千里送炮”能怎么维护他?反驳“一杆烟枪穿菊过”说主播没有天价操粉?而是免费的?
        科科。
        陈炎现在只想摔了“千里送炮”的手机让他闭嘴!
        “千里送炮”继续说:“黑粉们从头到尾就说对了一件事情,周五和主播开房的人是土豪榜上的粉丝。我是我家宝贝儿的头号粉丝,有问题吗?”
        “一杆烟枪穿菊过”:“哈哈,别人满嘴跑火车,你是张嘴开大炮,你要怎么证明自己?”
        对于“千里送炮”这些话,“一杆烟枪穿菊过”一个字也不信!
        他今天敢当着直播房间里7w粉丝的面抹黑“火前留名”,就是料定“火前留名”不敢公开真面目,而“火前留名”的男神不管存不存在,至少从未出现在直播里。
        “一杆烟枪穿菊过”想得很美,在他的计划里,“火前留名”完全就只能吃哑巴亏。
        可是,如果“千里送炮”是货真价实的男神……
        “一杆烟枪穿菊过”光是这么一假设,就觉得脑壳可疼!
        这会儿不仅“一杆烟枪穿菊过”一人头大,陈炎一时之间也分不清“千里送炮”是友盟还是敌军。
        他忙不跌地出声道:“我必须声明,或许‘千里送炮’是出于好意才给我出头,但是我要跟直播间里的所有网友解释,不管是‘千里送炮’还是‘一杆烟枪穿菊过’,我在线下没有见过任何‘粉丝’,至于要怎么自证清白,我……”
        陈炎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千里送炮”在评论区里回复道:“宝贝儿,我给你打个电话吧,开免提。”
        陈炎:“……”
        主播哑然无声,评论区也仿佛被冻结,最新评论就暂停在“千里送炮”的这句留言。
        尽管房间里开启了评论权限,但是房间里的7w粉丝非但没有一怒之下退出房间,反而呼朋引伴地进来凑热闹,直播间的观看人数一直在持续增加。
        陈炎忽然心跳加速,脑袋里一片空白,只觉得握在手心里的手机“嗡”的一声颤动了一下,他的身子也跟着打了个颤。
        随即,手机就响起欢快的铃声:“叭叭叭,嘎嘎嘎嘎嘎~”
        在陈炎睁大眼睛,看清手机上显示“程溪”来电的时候,他仿佛听到脑袋里有根弦“嘣”的一声,当场就断掉了!
        陈炎手抖得像是得了帕金森综合症,无意识地咬着薄唇,颤巍巍的手指头按在屏幕中间,笨拙地划了两三次,总算是拨到接听键。
        电话接通了,陈炎深呼吸一口气,鼓足勇气才按下免提——
        程溪那性感得光靠声音就能让人来一发phone sex的磁性嗓音,从电话里慢悠悠地传出来:“宝贝儿,在外面被人欺负了,要记得找老公。”
        作者有话要说:  表姐:你走开!等我怼完人你再去秀恩爱!
        男神:快一点。
        男神:行了没?
        男神:倒计时一分钟啊。
        男神:妈的,手机还给我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