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 第52章

第52章

书籍名:《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作者:空星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程溪微微挑了下眉头,唇角噙着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饶有兴趣地盯着小怂包紧张到僵硬的表情,应道:“看过他的直播。”
        陈炎:“!!!”
        陈炎问的是“有没有听说过‘火前留名’这个主播”,也是好不容易才做足心理准备,想要硬着头皮来迎接男神回答一句“听说过”。
        谁!知!道!
        男神不仅知道“火前留名”,竟然还看过“火前留名”的直播!!!
        陈炎努力平复自己过度急促的呼吸,重新管理好自己生无可恋的表情,然而他现在一心想去操场跑个十来圈冷静冷静。
        程溪看到小怂包这副欲哭无泪的模样,忍笑问道:“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陈炎咬着下唇,偷看男神的目光闪闪躲躲,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开了口,哆哆嗦嗦地问:“你,你……觉得‘火前留名’这个主播,怎,怎么样……”
        说完,陈炎无法克制自己地在桌子底下抖起腿来!抖腿的旋律仿佛是踩着心脏扑通狂跳的节拍,任他怎么按住自己的膝盖都没能停下来。
        陈炎紧张得不得了,眼睛紧紧地瞅准男神性感的薄唇,一见男神微微张开嘴巴,他立即竖起耳朵来听——
        在陈炎的忐忑等待中,男神轻轻笑道:“挺可爱的。”
        听到男神对“另一个自己”的评价,简简单单的四个字,陈炎却仿佛得到最高肯定的殊荣,他差点就没忍住“膝跳反应”一样跳起来欢呼尬舞。
        陈炎咳了一声清清嗓子,软声追问:“可爱……是啥形容啊?”
        程溪勾起唇角回答:“不是贬义词,‘他’和你一样可爱。”
        陈炎闻言,当即心头窃喜!
        见到陈炎抑制不住的小得意,程溪的唇角慢慢勾勒成一个坏笑的弧度,使坏地接着说道:“听说他拍拖过十七任高富帅,前男友集邮了十几个国家,也不知道他的现任有什么感想,感觉他这人,真是蛮厉害的。”
        陈炎刚刚扬起的嘴角忽然发僵:“…… ……”
        男神对于“火前留名”的评价可以说是十分中肯,没有半点夸大或是主观臆测的恶意攻击。
        可偏偏就是这几句话,听得陈炎羞耻心爆棚,恨不得立刻变成土拨鼠精钻进地洞里去!
        可惜建国以后动物不许成精!
        陈炎心里头才刚冒出想和男神坦白一切的念头,结果在听到男神这几句话之后,他就像打地鼠游戏中挨打的地鼠一样,“刺溜”一声缩进洞里瑟瑟发抖。
        陈炎撇撇嘴,闷声“哼唧”了一声,说:“为什么说我和他一样可爱?我才没有他那么……我,我就只有你一个……”
        陈炎表现出不高兴的样子,强调他清纯到只有初恋,真是恨不得赶紧和“火前留名”那个妖艳贱货撇清关系!
        男神忍俊不禁,眉眼带笑地问:“为什么突然提到那个主播,这跟你不开心有什么关系吗?”
        陈炎在桌子底下绞着衣角,硬着头皮抬头看着男神,说:“我,我今天看到那个主播被爆丑闻……网上说他天价草粉,然,然后,爆料人po出来的土豪粉丝截图,发的照片跟我们上周入住的星空情侣套房一样……还有一张……卫浴间洗澡的裸照……现在网上随便盗用图片的现象挺多的……”
        陈炎努力说得简明扼要,他看到男神的脸色迅速变得黑沉沉的,吓得他后头一句“你说巧不巧……”也不敢再说下去,连忙低下头去翻手机,搜索到下午在艾朗手机里看到的那条路边八卦,诚惶诚恐地用双手把手机递给男神。
        程溪从陈炎口中听到“天价草粉”四个字开始,就已经开始黑脸了,再接过陈炎的手机看完那条热度持续火爆的八卦消息,他内心盛怒之下,表面上反倒只是露出一个令人寒颤的冷笑。
        程溪没有被愤怒冲散理智,他略一回味过来,也就想通了小怂包今儿闷闷不乐和泫然欲泣的可怜模样的缘由。
        他听到小怂包说“盗用图片”就又气又想笑,单刀直入地问:“所以呢?你想说‘火前留名’是被黑,而那两张照片是我发出去的,碰巧被别人盗用了,嗯?”
        男神脸上的表情不复往日温柔,冷峻的脸庞上仿佛寒流来袭,他这副模样摆明了就是说“给你感受一下,这才是我生气的样子”,和刚才蹙蹙眉头完全不能相提并论!
        陈炎真的是第一次见到男神黑脸,吓得他噤声不敢应话,却又不合时宜地被勾出灵魂深处的抖m体质,特别想要跪舔黑沉着脸却也帅出新高度的男神。
        程溪朝陈炎勾勾食指,以前时而温柔时而撩人的低音炮,此时却是带着不容抗拒的压迫感,道:“宝贝儿,过来一点。”
        陈炎一听命令,当即乖乖地朝前倾着身子——方便男神伸手捏得到他的脸颊。
        登时,陈炎毫无准备地被男神掐得生疼,咧嘴“嘶”了一声,有些幽怨又委屈巴巴地看了男神一眼。
        程溪冷着声音“呵”道:“疼吗?”
        陈炎瘪着嘴,垂着浓密的睫毛点点头。
        真是可怜见的!
        程溪在小怂包面前绷着脸超不过十秒,不自觉地放柔声音,用指腹轻而柔地摩挲着小怂包被捏红的脸颊,哭笑不得道:“知道疼就该长长记性,冤枉我不说,你是不是还自己偷偷哭过?”
        陈炎没什么底气地反驳:“我才没有哭……”
        其实是他还没来得及回去蒙被子里哭,他甚至还脑补出和男神以后的虐恋之路,心肝儿抽得可疼了……
        程溪把陈炎的手机还回去,说:“这两张照片不是我传出去的,那张卫浴裸照也不是你。”
        程溪叹了一口气,揉了揉小怂包的脑袋:“小傻瓜,你脑子里整天都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还是你自己来说吧,你需要的安全感我该怎么给?”
        程溪深谙套路,被自己家宝贝儿误会了气一气也就算了,因为这种问题,最终都会被“0权主义者”归咎于——你自己给不了他安全感,这能怪谁 :)
        思及此,程溪又倾尽温柔地承诺道:“你说要什么,我就给什么。”
        陈炎听到男神这么问他,心里头既高兴又感激,沉默半响,更加握紧了男神的手,轻声说:“不,不用,是你给的太多了……我反而会更害怕……”
        若是艾朗在旁边,他一定会看热闹不嫌事大地起哄道:“那肯定是要你陪他一起出柜啊!”
        实际上,出不出柜并不是说非要张扬自己的性向,非得把自己的性向宣告全世界,非得对自己的性取向引以为豪。
        仅仅只是——
        在你认可的好朋友们面前,我希望我也是被认可的存在。
        说白了,就是希望自己能够走进对方的生活里,而不是一个来去不留痕迹的匆匆过客。
        但是陈炎不敢奢求这些,他自卑到骨子里,也从来不敢把自己和男神放在同等地位,若是男神从一开始就表明419的态度,陈炎反而能松一口气,因为他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啊,他哪有资格要求男神和他主谈感情副谈性……
        可是,偏偏男神不按套路出牌,对陈炎温柔又体贴,时不时给他带点小惊喜,几乎要把他宠得飘飘然。
        像男神这样的高富帅,可以说是直女和弯男的天菜,只要男神勾勾手指头,一大堆人前仆后继,哪儿轮得上他呢?
        陈炎脑补了一出心酸得一逼的虐恋大戏,好在最后结局强制性HE!
        没错!
        男神就是喜欢他啊!别人又能拿他怎么样!哼!
        陈炎抿紧嘴唇,强压住上翘的嘴角,他觉得自己真是做梦都要被自己给笑醒!
        程溪不知道小怂包脑袋里走过的剧情已经九转十八弯,颇为无奈道:“这就觉得太多了?那你以后怎么办才好。”
        程溪挑了挑眉。
        就听小怂包低着头,十分迁就地小声道:“只要……还能和你在一起,就好。”
        恰好在这时,店里的服务员带着到店的客人经过,陈炎慌忙松开男神的手,藏到桌子底下。
        陈炎声如蚊蚋,好在这一句动人的情话却还是被程溪听到了。
        只要……还能和你在一起,就好。
        程溪又心疼又无奈,小怂包真的是怂到不行,即便他直言予取予求,小怂包也不敢伸手跟他要一分一毫。
        程溪深邃的眼睛里,看向陈炎的目光越发炽烈,他心头发痒,忍不住想要和小怂包更亲密一点,便起身对小怂包说:“走吧,去结账。”
        陈炎仰着小脸,对上男神炙热的视线忽就灼红了脸,他眨了眨眼睛,反应慢半拍地站起来。
        陈炎跟在男神身后去柜台结完账,男神虚揽着他的肩膀出了餐厅门,走到楼梯口,却是搂着他往上走。
        陈炎茫然问道:“咦,为什么……不,不回去吗……”
        陈炎他们吃饭的西餐厅是在二楼,三楼是一间小型的健身房,楼顶上还有一个未完工的简陋天台。
        程溪带着陈炎走到通往天台紧锁的铁门前,没有来由地脱下白色的运动外套,披在陈炎肩上。
        陈炎一脸迷茫地眨巴眼睛,不解地看着男神,说:“我不冷啊……”
        程溪回望着陈炎的眼睛,轻轻勾起唇角,单手垫在陈炎的后脑勺,另一只手按着他的肩膀往墙上一推,单膝顶进他的两腿之间。
        程溪动作熟练得不行,抬起陈炎的下巴就俯身吻了下去。
        陈炎惊讶得睁大眼睛,又忙不迭地紧紧闭上眼!
        男神捏着陈炎的下巴,吻住他微张的嘴唇,格外热切地吮吻着两片薄唇。
        陈炎觉得男神的亲吻相当温柔,他意乱情迷地仰着脸,羞涩又笨拙地回应着男神的亲吻,双手也不自觉地环着男神精瘦的腰身。
        楼梯间的回声有点儿大,陈炎本就羞耻得不行,又担心被楼下经过的路人发现,只觉得唇舌相贴的吮吻声被无限扩大,赤鸡又害怕。
        实际上,陈炎这完全是被男神亲得昏了头,三楼的健身房从下午两点开始营业就播放着欧美热单,动感十足的韵律完全压住所有杂音,根本不会有人发现顶楼的楼梯间正在上演一场热辣吻戏。
        程溪一次性亲个够本,松开小怂包之前还得连嘬了好几口才舍得放开,他舔着水润的薄唇,轻轻刮了下小怂包的鼻尖,哑声失笑:“我知道你和‘火前留名’不一样,吻技这么差劲,怎么可能会和拍拖过十七任男朋友的‘火前留名’一样呢。”
        陈炎被男神亲吻得面红耳赤,拉耸的眼皮底下的眼睛乌黑水亮,他轻轻抿着薄唇,只是对男神的话无言以对,站在男神的角度看起来,小怂包却像是在回味刚才的亲吻。
        程溪捏了捏小怂包的脸颊,只觉得手感超好。
        他用手指头戳了戳陈炎的嘴角,哄道:“宝贝儿,笑一个,我要看你的梨涡。”
        陈炎羞得不行,但还是乖乖听话地牵动唇角,勾起一个……十分僵硬的笑容。
        他垂着眼睛不敢看男神,觉得自己真是太丢脸了,便稍稍偏过头去。
        陈炎的笑容虽然难看,但是他只要笑一笑,就会露出两个若隐若现的小梨涡来。
        程溪低下头,伸出小半寸舌尖舔了舔陈炎嘴角边的梨涡,薄唇离开他的脸颊不到两厘米,轻笑道:“好甜。”
        男神的鼻息喷洒在陈炎脸上,吹倒了脸上微不可察的绒毛,也放悬浮半天的小心脏稳稳地落了地。
        两人黏在一起的气氛暧昧又甜腻,男神脱下运动外套之后,里面只剩一件短袖上衣,衬托出精壮的好身材。
        陈炎安静了好一会儿,舔舔嘴唇,说:“你的身材好好……经常去健身房吗?”
        楼下的健身房有人在喊口令,陈炎纯粹就是听到了,在这和男神没话找话呢。
        程溪玩味儿十足地弯起嘴角,说:“以前常去,不过,以后不用去了。”
        陈炎好奇道:“啊,那是为啥?”
        他不是常听人说,即便练出好身材也不能懈怠吗?
        程溪又俯身亲了亲陈炎的嘴唇,说:“听没听说过一句广告语,‘你的身体就是我的健身房’。”
        陈炎:“……”
        他瞬间就害羞得无地自容,却又在这电光石火的一瞬间,脑子里一下子就蹦出健身房的广告语——
        每天运动一小时,解锁更多新姿势。
        由你做主,为你所动,从“我”做起!
        陈炎觉得,以后别人嚷嚷着要给男神生孩子的时候,他可以高喊着为男神开一个私人专属健身房了,嘻嘻。
        程溪不知道小怂包的脑子里又脑补了什么奇奇怪怪的画面,总之他的宝贝儿高兴就行。他笑了笑,将陈炎肩头披着的外套摘下来,把沾了脏灰的那一面包在里边,团成团。
        陈炎回过神来,忙去拿男神的外套,乖巧道:“我帮你洗衣服!”
        程溪没有推辞,爽快地把衣服让陈炎拿了去。
        陈炎抱着男神的外套,美滋滋地和男神一起走在回宿舍的路上。
        程溪不经意地提到:“那间星空情侣套房还真火,怎么那么多人撞照片,‘火前留名’和那个匿名黑,可能都和我们同城?”
        陈炎一听男神提到这个话题,有点儿紧张兮兮地回答道:“嗯……不知道呢,不过星空套房是真的很漂亮,我上次发个朋友圈也有很多人询问地址,慕名而去的人应该很多。”
        程溪轻轻笑了笑,眯着眼睛似是回味,故意说:“不过,我刚看‘火前留名’po的照片,发现他的脚挺好看的。”
        陈炎:“……”
        虽然陈炎很想跟男神说“我的脚和那双脚一样巨好看的啊!快看我看我”,然而,陈炎害怕男神从他的脚对比出猫腻,只能一脸遗憾地闭紧嘴巴不敢说。
        程溪捏着陈炎的下巴晃了晃,调戏道:“听到我夸别人,你怎么不生气?”
        陈炎心说“生自己的气才是有毛病”,表面上傲娇地哼唧一声,以示小小的不满,演技真是十分自然!
        陈炎一回到宿舍,就屁颠屁颠地跑去阳台拿盆子和洗衣粉,哼着小曲儿给男神洗外套。
        宿舍里这会儿就剩黄小明一人,何书生今晚社团有约,在宿舍吃完外卖就急急忙忙地跑去开会去了。
        黄小明捧着杯白开水,倚在门框边上,调侃陈炎道:“唉哟,你这是咋的啦?平时洗件短袖都得开机洗,今儿居然自己手洗外套?你这是……姨妈侧漏啦?”
        陈炎只懒洋洋地瞥了黄小明一眼,他心情倍儿好,也就不跟黄小明一般见识,说道:“滚滚滚,我现在闲得慌不行哦,搓一搓再进洗衣机脱个水,省电!”
        黄小明习惯嘴贱,倒也没有多想。
        只是——
        等到黄小明看见陈炎把脱了水的衣服晾在阳台,黄小明顿时就傻了眼!
        黄小明轻咳一声,故作贱兮兮的模样问陈炎道:“火火,你的衣服被你搓了这么一下,怎么就直接从L码松垮成加大码了!”
        陈炎此时已经坐到桌子上玩儿手机,头也不回地应道:“那是程溪的衣服,不是我的。”
        黄小明一听,当即就完全不能淡定,他心里头的八卦警报响个不停:就说这件衣服怎么这么眼熟!可不就是一起上跆拳道的那个程大帅比今天穿的外套吗!
        黄小明之所以对程溪观察的如此仔细,就是从他看见自己的小室友从大帅比的跑车下来的那天起,日复一日,习以为常地暗中观察,带着审视的目光替陈炎把关,恨不能捉到大帅比的把柄,仿佛借此良机就能把小室友掰直一样。
        没错!
        黄小明没有任何依据,但他就是天生自配敏锐的Gay达!
        单是看到阳台上挂着的这一件外套,黄小明已经充分发挥20年来阅片130个G的脑补功力,心惊胆战地在脑袋里模拟出一场完整的野战H!
        陈炎没有搭理黄小明,晾着黄小明自己一人在旁边纠结得面部表情都变了形。
        陈炎打开手机,手机界面还停留在“火前留名”天价草粉的热门八卦消息页面,他抿了抿嘴唇,刷掉消息页面,转头就点开晋江直播APP软件。
        陈炎起先从艾朗那里看到热搜之后,还怂得不敢正面开肛,只是因为他误以为这事和男神有关:不管男神是不是匿名的“土豪粉丝”,照片之所以会泄漏,起因肯定是直接或者间接分享给另外的人。
        陈炎思想天真又傻白甜,即便是全世界都误解他欺骗他嘲笑他,他也可以踉跄前行,唯独在程溪面前,他就不堪一击。
        初遇时一见钟情的那个人,他给你的伤害也会是一击必杀。
        陈炎也分不清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程溪的,只知道,现在这个人的一举一动都能牵动他的小心肝儿。
        其实这事也不能全怪陈炎爱胡思乱想,越在乎就越惶恐不安,好在男神今天和他说开了。
        陈炎沉思的空档,晋江直播APP已经打开了。他登陆“火前留名”的账号,动态后台如同往日一样显示着999+的新消息。
        陈炎打开新消息提示页面,刷着一连串的评论,其中催播的消息占据半壁江山,自然也有不少人在议论争吵“火前留名”天价草粉这件事情。
        评论区里向来都是有粉有黑,还有混杂在其中的搅屎棍,更是不缺围观看戏的路人。
        “火前留名”操粉的丑闻是昨晚被爆出来的,一脸懵逼的粉丝们也互帮互助地科普了这个事件的全过程。
        和外界看路边八卦的吃瓜群众不同,“火前留名”天价操粉这件事情,在晋江直播APP内部受关注的重点,不在于“天价”一词,而在于“草粉”二字。
        因为就网络上爆料的消息来看,若是操粉一事属实,那么男神这个人是不存在,存在的只是天价买炮的金主。而“火前留名”先前发布动态秀的恩爱,顷刻之间就变成一坨坨大便,朝着真爱粉们糊了一嘴屎。
        粉丝们担心的事情,陈炎自然心知肚明。
        因而,在“火前留名”没有任何表态的情况下,那些义无反顾地站出来选择相信陈炎,并在评论区里维护“火前留名”的真爱粉,陈炎看了只觉得心里暖乎乎的。
        “火前留名”这个不走寻常路的妖艳贱货Gay主播,从开播伊始至今,随着他的人气提高,遭受的争议也不断扩大。
        黑粉们致力于将他妖魔化,从他辣眼睛的装扮,婊气冲天的行为言论,到从未在网络上公开自己的真实样貌,无一不是黑粉们大作文章的黑点。
        而真爱粉则自发自觉地组成后援团,花费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制作表情包和宣传图,将陈炎的形象乃至一言一行都美化成天仙,净化黑粉撒泼的据点。
        陈炎退出评论的提示页面,点开发布新动态的空白页,他略一沉思,随即输入几句纯文字,也一如既往的婊气冲天——
        “近几日我和男神如胶似漆地沉迷学习,今天一觉睡醒,突然发现我‘被操粉’了??这则热搜头条还被男神看到了,他气得把我压在墙角抱操一小时,黑粉们,你们真是太过分惹!哼!
        PS:本天仙的裸体美得金光灿灿,连腿毛都像一根根迷你荧光棒,尔等凡人终其一生,只配舔上条动态的脚照 ^_^
        以上。
        接下来我把舞台交给黑粉们,请让它们继续自我睾潮,嘻嘻嘻~”
        陈炎编辑完这段文字,为了给阅读者们一个良好的阅读体验感,他还花了心思排下版,这才按下“确定”键发布出去。
        坦白来说,陈炎现在是真的一点儿都不care黑粉会怎么攻击他发布的声明,要有这个刷评论气自己的时间,他觉得还不如翻出课本多做两道物理题。
        发布完晋江的动态消息,陈炎把手机随手丢到一边,果真拿出物理书和习题册来了。
        陈炎打开书页,拿了支笔在手上,翻看课本看例题的时候,一边漫不经心地用笔盖一头戳着自己的脸颊。
        陈炎还没看完几行字,忽然就听到手机“噔噔”两声,他伸手摸到手机,目光扫完课本上的一整个段落,这才舍得移开目光去看手机消息。
        陈炎摁开手机屏幕,拇指划下消息提示页面,就看到男神给他发来两张图片。
        他好奇地解锁手机,毫无预警地点开男神的消息……
        结!果!
        男神发给他的是两张高清无码的卫浴裸照!照片中的主角虽然只看得到侧脸,但是面部轮廓清晰,一看就知道是他自己!
        陈炎几乎是脱口而出一句“我靠”!
        问:还有什么事情是比收到别人发来的裸照返图更羞耻的吗?
        答:有!还有一种叫做床照返图。
        陈炎在脑袋里自问自答,他忽然之间就有点害怕,说不定男神可能真的有拍床照、录视频的癖好……
        同在宿舍里的黄小明听到陈炎的“惨叫”,好奇地后仰着身子,探头望向陈炎这一边,问道:“你咋了?”
        陈炎强颜欢笑地应他:“没事没事……”
        手机的提示音还在“噔噔噔”地响个不停,陈炎满脸羞耻,聊天界面已经被男神发来的卫浴间裸照刷了屏。
        他羞得满脸通红地在九宫格上飞快打字。
        陈炎:“不要再发了!!!!!!!!!”
        程溪:“前面几张忘记点原图发送了,你保存后面那几张原图的,更高清。”
        陈炎咬着嘴唇,憋红了脸,拇指长按照片勾选了所有卫浴裸照,再选择一键删除聊天记录。
        他按着九宫拼音,回复男神:“我每天洗澡都看得到,干嘛要保存原图啦……”
        程溪:“哎,真羡慕你啊,我每天就只能看看这些照片了。”
        陈炎:“……”
        程溪:“骗你的。”
        陈炎:“……”
        程溪:“其实我还录了视频 :) ”
        陈炎:“…… ……”
        接下来,陈炎还就真的收到男神传过来的一个10秒小视频,他都不用点开视频,就能看到视频上面的模糊版本的卫浴裸照预览图。
        陈炎连点开视频的欲望都没有,就想直接长按删除视频,结果他的手指刚刚按在手机屏幕上,视频就被男神新发来的一条消息给顶了上去。
        程溪:“看完视频,现在知道我有多稀罕你了吧?”
        陈炎眨着眼睛,他被男神这句话勾起好奇心,也就没了删视频的心思,他连忙站起身,踩着椅子从床头上摸索到耳机线,插上手机之后就迫不及待地点开视频。
        视频只有短短的十秒,陈炎忍住内心爆棚的羞耻感,看完前八秒的自己在卫浴间里洗澡,插了耳机其实没什么卵子用,全程除了窸窸窣窣的沙沙声,连卫浴间的哗哗水声都听不见。
        正当陈炎觉得自己是被男神耍了,他忽然就看到,视频的最后两秒,镜头往下一摇,画面里一闪而过男神握在掌心里撸得翘立的……
        大宝贝。
        陈炎当时就只觉得脑袋里“嗡”的一声响!
        他目光有些呆滞地看着男神的聊天界面,迟钝地回了男神一句:“什么啊……”
        然后——
        小处男偷偷摸摸地又点开视频,直接拉到视频的最后两秒,脸红心跳地看了又看,重复循环地播了又播,最后他把视频下载到手机里,还不忘长按保存到微信收藏里面备份。
        程溪:“这还看不出来我有多稀罕你吗?”
        陈炎:“看不出来……”
        程溪:“不含而立 :) ”
        陈炎:“…… ……”
        他怎么觉得,自从今儿下午和男神说开之后……男神的温柔人设越来越崩,直接就进化成流氓了呢!?
        陈炎招架不住这样的男神,主要是他必须得保持矜持。
        他思来想去,赶紧把手机里今儿中午就提前拍好的物理题发给男神,强行把话题掰回正道。
        陈炎:“我刚刚在写物理题,这两道题不会做……”
        程溪:“今天开始没有免费补习了,亲嘴换一道选择题,舌吻换一道大题,成交吗?”
        陈炎:“……”
        程溪:“当然还有终身受用的VIP套餐,来我家补习就可以省很多事情了。”
        陈炎:“我先自己看看课后答案的解析吧……”
        陈炎把这句违心的话发出去之后,就后悔得想给自己两巴掌!
        他内心已经焦虑得快要扒光自己的头发了,搜肠刮肚地想着怎么挽留男神:他其实很乐意亲亲摸摸么么啪的啊啊啊!
        陈炎心态略崩!
        好在这时候,男神直接发来一条语音,跟陈炎说:“我现在走去你宿舍楼下,你带着物理课本下来吧,要是今晚没你陪我吃夜宵,估计我都没胃口了。”
        男神紧接着又发了句语音,磁性的嗓音带着笑,说:“不要担心,今晚还是免费辅导,至于刚说的报酬……你就看心情给点呗,行吧?”
        陈炎被男神逗笑,按着语音回复他:“好。”
        陈炎刚才重复看视频,就没把耳机摘下来,这会儿也是戴着耳机听了男神的语音的,因而同在宿舍里的黄小明也没能留意到什么八卦。
        黄小明正盘坐在椅子上玩儿手机,抬起头就看到陈炎站起身在翻找东西,他随口问道:“要出去啊?”
        陈炎带上草稿本和物理课本,又拿了两支笔别在草稿本上,心情愉快地点头说:“去复习大物,嘻嘻。”
        黄小明:“…… ……”
        全国有哪个大学生说起“复习大物”是这副春心荡漾的表情的!?
        这特么说是没奸情,谁信哦?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