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 第51章

第51章

书籍名:《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作者:空星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陈炎愣了一下,抬头望向窗外,正好与程溪的目光相遇。
        两人目光相交,男神英俊却漠然的脸庞忽就勾带出一抹淡淡的笑意,连带着他的眼神都温柔起来。
        艾朗将男神的变化看进眼里,他看得垂涎三尺,好生羡慕,恨不得飞身扑向走廊外的男神,因而就特别不待见陈炎面对男神还磨磨蹭蹭的态度!
        艾朗硬生生地将自己的目光从男神身上撕下来,改投向身旁的陈炎,催促并数落道:“干嘛呢你,怎么好意思让男神在外面等?你看不出来这一屋子的人都想跑去和男神说Please have my children??你能不能有点危机感?”
        陈炎的身子被艾朗推得往旁边晃了晃,他单手撑住地板,眼神哀怨地瞅了艾朗一眼,这才温吞吞地爬起身,走向教室门口。
        陈炎走出去的时候没敢多看男神,却能感觉到男神投向他的炙热目光,这份热度往日只令他害羞不已,今天却令他无所适从。
        陈炎蹲在门口换鞋,眼看着男神一双大长腿走到他面前,他一时之间却是连抬头看男神一眼的勇气也没有。
        陈炎的大脑里一片空白,他下意识地扯散鞋带重新系,只想拖延时间等待上课响铃,这样就有理由可以回避男神了……
        谁知道——
        男神直接就在陈炎面前蹲下身来,甚至还自然而然地从陈炎手里拉过两条鞋带,开始帮他系成结。
        “我,我自己来就好……”
        陈炎说话的声音小得如同蚊蚋扑翅,他一嗅到男神靠近的荷尔蒙气息就已经快要晕厥了,哪还敢享受男神帮他绑鞋带的高级待遇,这简直是要羡慕死一屋子的少男少女哦!
        程溪帮陈炎打的鞋带结并不好看,连他自己也看笑了,撩人的低音炮隐隐带着笑意,说:“第一次帮别人绑鞋带,没经验,以后你的鞋带都由我来绑吧,我能慢慢练手感。”
        陈炎嗫嚅道:“……绑鞋带哪里需要练手的。”而且练了手感又怎样,谁还能有资格要求你帮忙绑鞋带的吗?
        程溪笑了笑,一把扯开陈炎的鞋带结,低着头又重新绑了一次,说:“我绑的鞋带一直挺丑的,帮你绑一辈子都不知道能不能绑好。”
        陈炎抬起头看了男神一眼:“……”
        陈炎不知道男神这些信口拈来的情话是从哪儿学来的,他心情既复杂又很害羞,小声道:“能的……”
        程溪绑好了,用干净的手背蹭了蹭陈炎的脸颊,轻笑道:“这么快就给好评了?一辈子还很长,不着急。”
        陈炎低垂着头,欲言又止。
        程溪只觉得今天的小怂包有点奇怪,他和小怂包每天都黏得很紧,昨晚也才一起吃过夜宵,这会儿却也说不上来是哪儿不对劲。
        程溪找话题问道:“今天没有写物理吗?”
        陈炎看了男神一眼就又低下头,说:“写了……”
        程溪问:“那是今天没遇到什么问题吗?到这个点儿了,也没见你发题给我。”
        陈炎今天的题目其实早就准备好了,听男神问起,他原本是想回答男神“我现在就去发给你”,可是突然之间,他却又鬼使神差地说:“嗯……今天没遇到什么问题……课后题都能看得懂了。”
        程溪略微诧异,看着面前低着头的小怂包,说:“真厉害,那我遇到不懂的题也可以问你了?”
        陈炎顿时一脸为难:“呃……”
        程溪仿佛看到一个撒谎说作业落家里的小学生,忍俊不禁道:“你是没写题对吧?偷一下懒也没关系,作业没写我不打你手心,但是撒谎要打屁屁。”
        陈炎窘迫得脸颊微红,一时无言以对,忽然就见程溪又毫无预兆地将他的鞋带拉扯开来。
        陈炎根本来不及制止,忙问:“为什么又……”
        程溪指了指陈炎身后不远处的形体课老师,在陈炎转头去看的时候,顺势刮了一下陈炎的鼻尖,说:“你们该上课了,等下了课我再来找你。”
        陈炎摸着自己的鼻子,轻轻点了点头。
        男神离开了,陈炎归队站到艾朗旁边。
        艾朗扯了扯嘴角,羡慕嫉妒恨地问道:“你们这样旁若无人地秀恩爱真的好吗?”
        陈炎微微蹙着眉头,道:“哪有?”
        艾朗一脸嫌弃到极点:“这还没有?大宝贝儿,你以为你为啥会成为全班焦点?靠你这张欲求不满的脸吗?”
        陈炎听到艾朗这句话,抬头看了一眼队伍面前的镜子墙,这才发现,班里不少人的目光视线都在镜子里和他交叠了,当即吓得他赶忙低下头。
        虽然陈炎和男神在一起的时候也经常成为人群焦点,可或许是因为有男神在身边的缘故,他从来不会觉得太尴尬,可他现在却是被别人好奇的目光盯得浑身不自在。
        陈炎小声跟艾朗抱怨:“哔了狗了!我和男神刚才有做什么出格的举动吗?”
        艾朗一脸冷漠地回答:“呵呵,你俩就差直接在门口来一炮了,现场观众现在想要找你派发狗粮。”
        陈炎心情复杂,艾朗却还忍不住调侃他:“我没记错的话,你是自称深柜的吧?为什么现在看起来你和你家那位比我这透明柜还透明?这是要公开的节奏吗?”
        陈炎一听,毫不犹豫就否认道:“想也知道不可能啊!”
        若是男神愿意陪他一起出柜……陈炎可以扛下所有冷眼和嘲笑,可以舍下所有顾虑和牵挂。
        但!是!
        怎么可能……
        陈炎不是想做深柜,只是以前没有遇到值得他出柜的人。
        他一个人躲在柜子里哭嚎,一个人躲在柜子里崩溃,一个人在网络上挂着假面具分饰多角。
        他渴望有人陪。
        可是,不论过去现在,陈炎从来不敢妄想程溪会陪他走多远,或许明天后天,或许在校门口遇到第一个红灯就分手。
        他或许只是男神生命里无聊解闷的过客,在男神心目中的地位微乎其微,可他还是期盼着,自己在男神眼里不是一个不堪的存在。
        陈炎现在满脑子都是“火前留名”天价操粉的那条路边八卦,床照和卫浴照都没有做假,的的确确就是那间星空情侣套房。
        至于那张自动开启高斯模糊的卫浴裸照,陈炎也分辨不出照片上是不是自己,可他潜意识地害怕。
        上一次被李恩基冒名顶替“火前留名”这个ID被炒作的时候,陈炎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上晋江直播APP撕起来,可是这一次,陈炎却犹豫了……甚至从得知消息到现在,他都不敢登陆晋江APP。
        陈炎忽然想到,入住星空情侣套房那晚,他趁着男神洗澡的空档更新了晋江动态的时候,就看到男神的手机弹出主播更新的消息提示……
        如果……如果男神早就认出他是“火前留名”,不说他前前后后在直播上意淫男神的那些事情,单凭他直播时的那副骚浪样儿,那可真的是“婊”穿地心,任谁都会认为他是坐地起价的高级婊吧……
        陈炎越想越难受,下课后整个人蔫了吧唧地站在跆拳道教室外,就连两个小室友经过和他打招呼都没有反应。
        程溪出来的时候,就看见陈炎这副招人心疼的模样,尽管陈炎在看到他的时候强迫自己打起精神,依旧笑出两个甜腻的小梨涡和他打招呼。
        程溪走近了些,抬起手揉了揉小怂包的头发,关心地问道:“你怎么了,不开心吗?”
        闻言,陈炎嘴角的弧度微僵,他目光闪躲地轻轻摇了摇头,小声道:“没有呀……可能是昨晚睡的不太好。”
        程溪摸摸陈炎的脑袋,试探他额头的温度,说:“我今晚不约你出来吃夜宵了,你早点睡觉。”
        陈炎没有吃夜宵的习惯,平时就是给程溪做个伴而已。
        听到男神这么说,陈炎点了点头应好。
        两人去了校内一家西餐厅吃晚餐。
        陈炎点了一份海鲜焗饭,他心不在焉地扒拉出饭里的虾和龙利鱼来吃,又把蛤蜊和蟹柳拨弄到一边。
        程溪一直在看着陈炎,就连他吃了几口饭,饭里有几条虾都数下来了。
        这顿饭吃得格外安静,气氛诡异得程溪要是真的相信陈炎说的那句“没事”,那就真是见了鬼了。
        程溪看陈炎已经把饭里的虾都扒出来吃完了,这会儿又把剩下的焗饭翻得像耕地一样,却也没翻出虾来,程溪适时地用叉勺把自己饭里的虾舀起来,直接就喂到陈炎嘴边。
        程溪温柔道:“张嘴。”
        “…… ……”
        陈炎被男神的举动吓得有点懵。
        这会儿店里还有不少人在吃饭,虽说这里的餐桌间距颇远,也没有人会一刻不停地盯着陈炎他们这一桌,但是被男神外貌吸引而来的目光不在少数,店里还是有人时不时就往这边望上一眼。
        陈炎实在无法想象,要是别人看到男神给他喂食的场景,那些人会是什么表情?
        陈炎不敢想,身子后倾避开一些,用勺子来接男神递过来的虾。
        程溪没有为难小怂包,只是借着这稍微活跃了一点的气氛,问道:“你真的没有什么话想跟我说的吗,宝贝儿?”
        陈炎条件反射地说:“没有……”
        程溪抿着薄唇。
        餐桌上突然就又安静下来了。
        陈炎嘴里含着男神给的虾,慢吞吞地细嚼慢咽,他吃的也不是滋味,忍不住偷偷瞄了男神一眼,就见男神微微蹙着眉头。
        陈炎看到男神不高兴的模样,当即就怂得心头发颤,他坐立难安地反过来哄男神道:“你,你不要生气……”
        程溪颇为无奈,想笑又觉得不合时宜。
        程溪觉得自己和小怂包真是绝配,他见到小怂包软声讨好就彻底没脾气,而小怂包见到他蹙下眉头都在意得不行。
        程溪把左手伸到桌面上,对陈炎说:“手给我。”
        陈炎不敢不答应,忙放下手里的叉勺,又拿餐巾纸把手擦干净,这才战战兢兢地搭在男神的掌心里。
        程溪牵住陈炎的手,微不可察地叹了一口气,放柔了声音道:“我说了你可能也不信,在你之前……我从来没有正经地谈过一场恋爱。”
        男神这一句突如其来的开场白,令陈炎惊讶得睁大眼睛,他的脸上正如男神所说的写着难以置信,语无伦次地问道:“那,那你……我……”
        陈炎结巴半天,却也不知道自己想要问什么。
        程溪摩挲着陈炎的手背,认真地对他说:“我知道你在感情方面也没有经验,所以不管遇到什么问题,我们都敞开了说出来好吗?我不想浪费时间在猜测和误解上面。
        “如果你烦恼的是你的私人问题,即便是‘与我无关’的事情,我也想知道,想要替你分担。”
        停顿了一会儿。
        程溪又捏了捏陈炎的手指,轻声说:“我不想要误会,一秒钟也不行,我不想你不开心。”
        陈炎听了男神这些话,耳根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泛红,小心脏也扑通扑通乱跳。
        男神现在是在跟他告白吗!?
        他心里又害羞又兴奋又激动,一会咬着下唇,一会又微微张开嘴,他迫切地想要回应男神,却是半天都没能说出一句话来。
        最终。
        陈炎红着脸回握住男神的手。
        陈炎脸红心跳,在公共场合和男神光明正大地牵着手,这特么四舍五入都等于一次户外野战了吧,好赤鸡嘤嘤嘤!
        他心花怒放地拉着男神的手,一边担心被别人看到,一边又期待被别人发现——他突然坏心肠地期待着男神和他一起“被出柜”。
        陈炎觉得自己真是贪得无厌。
        程溪见小怂包一扫刚才奄奄一息的模样,现在开心得整个人恨不得下场子蹦迪,他也被感染了笑意,微笑着问道:“开心了是吧?现在可以和我说说为什么不开心了吗?”
        陈炎“嗯……”了半天,眼神乱飘,偷偷瞄了男神一眼,紧张得另一只手在桌子底下揪着自己的裤子。
        他不自在地支支吾吾道:“我想问问……你偶尔在晋江上面看直播,有没有……听说过‘火前留名’这个主播?”
        作者有话要说:  男神:有什么问题,我们敞开了说好吗?
        吕喵喵:好啊 :)
        女调酒师:好啊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