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 第50章

第50章

书籍名:《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作者:空星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陈炎和男神拿了三瓶维他奶,好不容易才在吵闹拥挤的堂食区找到三个空座位。
        这个座位距离吕淼排队的档口并不远,也就隔了四张连体餐桌的距离,因而吕淼不甘寂寞地回头扫视一眼,轻而易举就能看到正对着他的程溪和背对着他的陈炎。
        程溪叼着吸管,抬起头对上吕淼的视线便扬起唇角一笑。
        陈炎寻着男神的目光,刚回头就看到竖中指的吕淼,他忙起身跟男神道:“快排到他了,我去帮忙拿饭。”
        铁板鱿鱼饭外加一份配汤和一小碟酱料,每一份饭都由一个餐盘盛着,让吕淼一人端三份显然不可能,而且也太不厚道了。
        然而陈炎刚站起身,就被男神抓住手腕:“你坐下占位,我去就行。”
        陈炎本想说“没关系”,可这会儿男神捉着他的手不放,在公共场合拉拉扯扯未免也太难看,陈炎只能乖乖坐下来。
        陈炎坐下了,男神却也坐着不动。
        程溪无视隔壁俩姨母笑的女生,坦然自若地在餐桌上面捏着陈炎的小拇指,另一边低头刷着手机,漫不经心地说道:“不着急,等他点完餐我再过去帮忙拿,现在过去插队,估计得被后面排队的人骂。”
        程溪这话说的不无道理。
        然而陈炎被男神牵着手指,这会儿只顾着害羞和尴尬,压根儿就没心思再去思考这个问题。
        不过,程溪没去插队是躲过了一劫,但是这被后排男同学腹诽的命运,可就扣到一人点三份铁板鱿鱼的吕淼头上了。
        吕淼站在档口前说出“三份铁板鱿鱼”的时候,身后就有人爆了句粗口:“我擦!”
        吕淼低头摸着眉心,有点尴尬:妈的,老子还不如回去晾裤衩 :)
        程溪去端餐盘的时候,吕淼阴阳怪气地“啧啧”两声,龇着牙,挤眉弄眼地故意问道:“捡到宝了啊?还得这么宝贝着哦。”
        程溪嗤了一声,面对室友的试探也坦然应道:“对啊,捧在手心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
        吕淼原以为程溪会岔开这个话题,谁知他竟面不改色地接话茬。
        吕淼心里头诧异归诧异,面上却依旧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他满嘴骚话,笑嘻嘻地说:“要我说啊,‘捧在手心’和‘含在嘴里’不都一样吗?没差啦。”
        程溪:“嗯?”
        吕淼:“嘿嘿,可不都一样,会——”
        吕淼为了留下悬念,把这一口气拖得老长,甚至中途还得停下来喘口气,这才能吐出最后一个字:
        “硬。”
        两人这时已经端着餐盘回到座位,所以陈炎也听到了吕淼说“硬”,他茫然不解地抬起头来,吕淼回他一个露出八颗牙齿的标准笑容。
        程溪不想当着小怂包的面多提,只是瞥了吕淼一眼,便没再去接话题。
        午饭过后。
        陈炎和男神告别,心情愉快地回到宿舍,就被黄小明调侃道:“诶呀,火火啊,复习得怎么样了?”
        陈炎把双肩书包从肩头卸下来,放在椅子上,笑眯眯地回他:“不怎么样。再说了,我就去了两节课的时间而已,你当我是去给牛顿和爱因斯坦上香求附体啊?”
        黄小明也就习惯性地话痨一句,因着这会赵双林也在宿舍里玩电脑,所以黄小明砸了砸嘴,也就没有继续话痨下去。
        黄小明觉得,陈炎说要“复习大物”也肯定只是口头上说说而已,毕竟这种三分钟热度的激励口号,都是随口放过的屁,黄小明和何书生二人这一年放过的“屁”还不少。
        比如刚入学那会儿,黄小明说“英语要过四六级”!何书生说“我要拿奖学金!大学四年决不挂科”!
        然后,黄小明没过,何书生挂了 :)
        黄小明挠着头,费劲脑汁也没想到陈炎当时立下的目标。
        他不禁感慨道:还是火火聪明啊,没有给自己立下flag!
        不过,黄小明很快就惊悚地意识到——陈炎那一句“复习物理”似乎不是学渣宣泄情绪的垃圾话,而是真的变成每日打卡的学习日常了!
        黄小明和何书生简直是被日渐勤奋的陈炎吓得目瞪口呆!
        而陈炎之所以学习动力十足,学习热情空前高涨,其中当然有两个直男小室友不知道的背后故事,那是因为陈炎和程溪有个约定:陈炎自己每天做习题的过程中,一遇到不懂的题目就标记下来,每日一小结,将难题一次性拍照传给程溪,程溪就会开视讯给他讲解,或者约他出去校内的休闲饮吧给他讲题。
        陈炎特别迷恋男神无死角的神颜,也贪恋男神性感撩人的低音炮,即便从男神口中听到的是平日里痛恨的物理,陈炎却仿佛听到了天堂响钟传来的天籁之音。
        不过,程溪基本上就只用在线视讯讲题的方式讲过一次,之后就跟陈炎说还是每天晚上八点多约出去讲解一两个小时题目,顺便再约个夜宵。
        陈炎心虚地归结为,取消在线答疑是因为男神发觉他听讲不够认真,对此陈炎也很惭愧。
        因为和男神约在视讯里讲解题目的时候,陈炎有时只顾着截图保存男神的照片,压根就没把题思路听进去,全靠过后再把录屏拿出来从头到尾撸两遍,直到弄懂全部题目为止。
        至于这“为止”的意思,是指撸完题之后,他就可以对着男神的录屏再撸一把了……
        陈炎对于在线讲题这种劳逸结合的方式,可以说是十分满意。
        现如今,录屏福利没有了,陈炎也没敢抱怨,反倒是更加努力地每日抽时间写大物习题,非得揪出几道错题难题发给程溪,确保夜宵福利如期有约才行。
        陈炎写习题简直写到跟嗑药一样有瘾!
        周四下午的形体课上,艾良月和陈炎室友露出同款惊悚表情:课间休息时间两人都坐在边上玩儿手机,艾朗刷的是网红圈各种路边八卦,陈炎却是坐在他旁边查物理题。
        艾朗张了张嘴巴,感慨道:“你还真是……努力。”
        陈炎“嗯哼”应了一声,目光粘在屏幕上看得极其认真。
        他现在真可谓努力得像只鸡,区别在于公鸡打鸣,他是起早贪黑看物理。
        陈炎为了不在男神面前留下一个“智商捉急”的蠢印象,他每次把错题难题发给男神之前,都会先在网上自己查答案和解题过程,确保听男神讲解的时候两不误——又能花痴,又能迅速跟上思路。
        艾朗颇有些惭愧地清清嗓子,看到小伙伴这副认真学习的模样,他也不好意思揪着人家分享八卦。
        两人背靠着镜子墙而坐,安安静静地各自看手机,等到陈炎查完两道物理题,抬起头扭扭脖子。
        艾朗瞥了他一眼,立刻不甘寂寞地出声道:“看完啦?”
        陈炎收起手机,捶着肩膀转头看艾朗,应道:“嗯,你在看什么?”
        艾朗巴不得小伙伴和他一起八卦,他这会儿正刷到一则热乎乎的路边爆料,连忙把手机递到陈炎面前,说:“哎呀,上次被李恩鸡消费的那个主播,昨晚又被爆丑闻。”
        陈炎原本只是随口一问,结果从艾朗口中听到“李恩基”三个字,他心里当即下沉,不由得咯噔一声!
        他接过艾朗的手机,一看,瞬间就黑了脸,脱口而出一句:“我操!”
        显示在手机屏幕上的热门头条尤为抓眼球,几万评论吵得不可开交——
        @野鸡街道办事处V:【晋江直播APP的主播一姐“火前留名”,被爆天价操粉!】据匿名网友私信爆料,晋江直播的流量一姐“火前留名”开出天价与土豪榜粉丝进行PY交易,两人当晚入住超五星级的酒店情侣套房,不过土豪粉丝似乎对于这一发天价炮不大满意emmmm……
        这一则八卦消息晒出四张配图,图一是陈炎入住星空情侣套房当晚更新的动态;图二则是“土豪粉丝”的朋友圈截图:发圈人的人名和头像都被厚码,只剩下两张配图和一句文字:“今晚睡了一个高级婊,分享一下体验感——西街的大保健,挺好。呵呵。”
        另外两张图是“土豪粉丝”朋友圈配图的高清版,图三是铺着爱心玫瑰的情侣大床,和“火前留名”晒出的图只有角度差距;图四隐约可见一个赤条条的人影儿,是隔着卫浴房起了水雾的玻璃墙所拍的浴照。
        “火前留名”晒出的床照和所谓的土豪粉丝po的床照上面,均被报料人用醒目的荧光笔刷圈出一模一样的床单私家定制Logo。
        “火前留名”更新动态时间是当晚21:06,“土豪粉丝”更新朋友圈的时间则是当晚零点过后01:47。
        陈炎坐在地上倚着镜子墙,看完这条八卦消息全身冰凉。
        艾朗并没有觉察出陈炎的不对劲,探头看到陈炎还停留在晋江一姐那条消息的界面,他抻着腰,懒洋洋地说了一句:“这个主播肯定是得罪人了,三天两头上热搜,不过这也说明他是真的红了,这不,红到发紫,紫到发黑。”
        陈炎没有回答他。
        艾朗揉着后颈,抬头刚好就瞧见走到走廊外的程溪男神。
        只见男神站定在玻璃墙外面,一身简约大方的运动装穿出十足的阳光帅气,他单手插兜,漫不经心地望着形体课室的教室内,当即引起一群无知少女假装不经意的热切回望。
        艾朗舍不得从程溪身上挪开视线,便抬起胳膊肘碰了碰旁边的陈炎,提醒道:“诶朋友,快醒醒,你老公来找你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