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 第48章

第48章

书籍名:《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作者:空星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陈炎收拾好书包,也没理会黄小明和何书生见了鬼的表情,他说了声“bye”就径自先行,步调轻快地从二楼爬上四楼。
        男神所在的教室F408是大课室,大一同系的必修课基本都是三、四个班级一起上课。程溪说他还在路上,一会儿就到,让陈炎先上来占位子等他。
        陈炎赶到F408的时候,距离上课时间还有十来二十分钟,因而阶梯大教室也只是零零星星地坐着几个积极分子,目测都是学霸。
        教室里的空位子还很多,前排后座应有尽有,这可让一向没主意的陈炎更加为难了。
        陈炎拿不定主意,忍不住发语音询问男神:“程溪……你是想坐前排还是后排,现在教室里的空位子还特别多呢。”
        大概是男神手机拿在手上的缘故,陈炎的消息刚一发出去,很快就“噔”的一声收到回复。
        然而,男神并没有直接给答案,而是意味深长地用文字回复道:“那就找个方便我碰你的位子。”
        陈炎:“…… ……”
        方……方便碰他?
        陈炎握着手机的掌心略微发热,而这份温热更像是燎原般烧烫他的脸颊,他甚至能脑补出男神说这话时蛊惑人心的嗓音,和唇角边邪气的笑意。
        男神真是不消停,隔着手机屏幕也得撩他过过瘾!
        陈炎心里美滋滋地“抱怨”,双手后背托着书包底部,走到最后一排座位的角落里,他在靠窗的第二个位置坐了下来,又拿书包占了旁边的座位。
        陈炎在最后排坐定之后,拿出大学物理课本漫不经心地翻着书页,目光却是一直飘晃在讲台上面左右两边的课室门。
        随着上课时间迫近,学生们这会儿才如同鱼贯般陆陆续续地来到课室。
        四个班级统共两百多人,男女比例一比一,教室里的位子几乎满座,晚到的人站在阶梯过道张望着找空位。
        陈炎托着下巴发呆,手里的圆珠笔绕着拇指转了一圈又一圈,当圆珠笔“啪嗒”一声掉在桌子上的时候,陈炎刚好就见男神从门外走进来。
        看到男神的瞬间,陈炎的眼睛当即就变得锃亮,他正寻思着该不该站起来跟男神招手,竟是在这瞬间,就奇迹般地和男神对上视线!
        天天呐!
        难道他和男神已经建立起传说中的心有灵犀?
        当然不!
        这纯粹只是“方便我碰你的位子”太好找而已!
        陈炎的内心活动十分丰富,一惊一乍地自问自答之后,又迅速给自己泼了一壶冷水。不过他表面上依旧维持着乖巧无辜的形象,目光也一路追随着渐行渐近的男神。
        陈炎望着程溪的眼神可以说是非常收敛了,却是如何也压不住眼底缱绻缠绵的情意。
        程溪看得心痒痒,长腿迈大步伐,走到陈炎身边,将手里卷成筒状的书随手一放,就俯身对陈炎说道:“往里边挪个位,宝——贝——儿——”
        最后三个音,程溪仅仅只是动了动嘴型,并没有念出声。
        “儿”的口型最终也化成一个唇角上翘的微笑。
        陈炎软绵绵地哼着鼻音,轻声应了声:“嗯……”
        他挪进靠窗的位子,把自己刚才坐的位子让给男神。
        程溪坐下之后,转头去跟旁边一起坐下的人拿早餐。
        也是等到这会儿,陈炎才注意到男神身后还跟着他的室友。
        这人身材也高大,和男神站在一起竟是不相上下。他身上穿着潮牌,挑染了一头栗棕色的大背头,发型梳得一丝不苟,脸也干净帅气,一双月牙眼笑眯眯的挂着笑意。
        这若是在以前,陈炎免不得得多瞅这人几眼,但是现在,他的眼里除了男神,可再也看不见其他人了。
        陈炎原本还想感慨一句“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但是转念又一想到黄小明和何书生二人,他就硬生生把这个念头从脑海里剔除掉。
        男神和室友一人一份蒸饺,用餐盒装得满满当当,男神用筷子夹起第一个饺子就送到陈炎嘴边。
        虽然陈炎平时不大爱吃蒸饺,但他这会儿可拒绝不了男神。
        碍着此时是在教室里,陈炎的一举一动都十分收敛,他张嘴从筷子间小心地咬下饺子,这才含进嘴里细嚼慢咽。
        皮薄馅厚的饺子淋了喷香的芝麻酱,唇齿间都是芝麻香味儿。
        男神的筷子刚一夹也沾了些酱汁,这会儿见陈炎碰都没碰到筷子,男神就不乐意了。
        他又将筷子伸到陈炎面前,直接说:“舔干净。”
        “……”
        陈炎的目光心虚地飘向男神的室友,见他自顾自地吃着饺子,这才稍稍安心地微张嘴巴,含住筷子头舔净。
        陈炎掀起低垂的眼皮,偷偷地瞄了男神一眼,看到男神正勾着唇角一脸愉悦地“欣赏”他的蠢样儿,他更是羞得抬不起头来。
        过后,陈炎一冷静下来就又忍不住生闷气,他在心里狠狠地唾弃自己:不争气的蠢东西!连男神的几把都舔过咯,这会儿不过是舔下筷子而已,扭扭捏捏!装模作样!恶不恶心?
        陈炎暗暗叹气,天知道他有多厌弃自己这副怂到从心的鬼样子。
        明明每天见面都恨不得扑上去抱住男神亲到嘴抽筋,明明每次分开都想和男神保持24小时视,呃……裸讯更赤鸡……
        小处男脑补得只想捂嘴嘻嘻笑,却是再借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把这些话当着男神的面说出口的。
        陈炎暗搓搓地收起脑袋里的黄色小黄片,正儿八经地拿起课本翻开目录,转头去问男神:“你们学到哪一课啦?”
        程溪正想坦然应道“我也不知道”,就被旁边的室友抢答道:“我知道!就电磁场那一章!”
        说完,室友甩了个wink给男神,显然十分自豪!
        实际上,室友这种迷样骄傲的现象并不少见。
        在学渣这个大群体当中,对于他们而言,有时候仅仅只是回答出类似于“上节课讲到哪里”这种非学术交流的问题,也是一件让人惊讶、又让本人值得引以为傲的事情。
        这简直太病态了!
        程溪嗤笑一声,转头跟陈炎介绍道:“我室友的物理理论知识特别扎实,一套接着一套的,你要有哪儿不懂的地方可以问他。”
        陈炎刚在心里给男神室友佩戴“学渣”的标签,这会儿听男神这么一说,他诧异地“咦”了一声,身子向前倾,隔着男神瞅了他室友一眼,眼里满是好奇。
        男神却在这时候俯身靠近陈炎,重新挡住他的视线,贴近他耳边说:“你自己学理论知识,至于实践经验……我回去再教你。”
        陈炎听着男神的话,不自觉地伸手捂住耳朵,只觉得耳朵里痒得厉害,甚至痒到心里。
        他缩了缩脖子,小声地支支吾吾道:“大物哪儿需要实践……”
        程溪扑哧笑道:“你听过这两句话吗?伟大的物理学家大多都是数学家,但是伟大的数学家却不一定是物理学家。毕竟物理之于数学,就像做爱之于自慰。”
        陈炎听得云里雾里,虽然他知道男神提起这几句话一定没个正经,但还是忍不住问道:“什么意思?”
        两人这边的气氛正腻歪着,旁边的男神室友咽下最后一个饺子,不甘寂寞地强行插话道:“很简单呀,程溪这话的意思就是说,研究理论的人费纸,应用实践的人费力,嗝——”
        他整个人瘫挂在椅背上,摸了摸饱腹的肚子,形象全无。
        但这一句话简单明了。
        可谓是一语道破天机。
        陈炎若是再说听不懂,可就有装蠢萌的嫌疑了。
        男神的室友撑起身来,伸直双手拉着前面一张空椅子的椅背,扭头看向陈炎,笑眯眯地说:“物理挺好学的,首先你要在自己脑子里建立一套物理学专用的思维逻辑,再将课本里干巴巴的知识点融合到现实生活的方方面面,活学活用,举一反三,有助于知识的消化吸收,懂不?”
        陈炎一脸懵逼地摇摇头。
        男神室友看到陈炎摇头,他反倒是开心地露出一口大白牙,热心肠地接着说道:“比如说刚才提到的‘应用实践的人费力’,为什么费力?套用做爱的类比,在活塞运动过程中,就涉及到动能、势能和热量之间的转换。
        “再者,基于各种体位不同,相应的能量转换也会有所改变,脐橙式为啥进入得更深?这就可以引申出重力势能的知识点了。”
        男神室友可以说是非常乐于助人,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就连上课铃声打响也停不下来。
        只见他的手往前一指,锁定某个同学的背影,便滔滔不绝地说道:“看到倒数第五排那个胖哥了吗?我们可以形容这人非常有潜力,为啥?因为他势能很大,嘿,没毛病!”
        男神室友设问自答,全程自嗨,根本就没有陈炎插嘴的份儿,陈炎基本就只剩点头附和。
        这会儿已经开始上课了,讲台上的女讲师身材也很肥胖,她正打开课件开始念天书,男神室友则是在角落里给陈炎开小灶,说:“你看,讲台上老师上课的情形,正好可以理解为波恩奥本海默近似的悖论。它的定义是怎么说来着?”
        陈炎假装听得很认真,却是被突如其来的提问吓到了,茫然地摇摇头。
        男神室友完全不介意自问自答,道:“简言之,由于原子核的质量比电子的质量大得多,它的运动又相对慢很多,因而可以假设原子核不动,只有电子在动——这定义则和现场相反:(胖的)老师站在上面唾沫横飞,(瘦的)我们坐在下面昏昏欲睡。听我这么说,你应该都能理解吧?”
        陈炎简直哭笑不得,虽然很想实话实说回答“不理解”三个字,但是害怕男神室友“哎呀”一声,就又热情高涨地从头到尾给他再讲一遍,因而他也不敢摇头。
        男神室友贴心地反问道:“真能啊?不理解就要问,不要客气啊朋友。”
        陈炎硬着头皮说“能”,谁知道男神室友强行授课还带随堂提问看反馈的,陈炎一下子就被问得哑口无言!
        真的是非常丢脸!
        然而男神还在笑!
        陈炎有点儿委屈地瞥了男神一眼。
        程溪忍俊不禁地伸长手去搂陈炎的腰,暧昧地笑着安慰道:“听不懂也没关系,课下我教你。”
        至于怎么教,程溪单手支着下巴,另一只手意味深长地捏了捏陈炎的腰侧,紧接着还往下摸……
        陈炎只觉得浑身一个激灵,忙不迭地抓住男神的手。
        也不知道他抓住男神的手是多用力,反正憋得脸都涨红了。
        男神室友完全没有觉察到隔壁两人的小动作,他拿盒牛奶咬着吸管喝两口,摇摇头,语重心长地跟陈炎道:“朋友,不懂你就直接问,怎么还得等我来问你呢,你这就跟楞次定律一样傲娇啦!”
        陈炎脸上的尴尬还未消退,扯扯嘴角道:“……啥?”
        男神室友眉飞色舞地解释道:“高中学的楞次定律还记得吗?八字金句,‘来拒去留,增缩减扩’,So easy!通俗点来说,就是‘插的时候不让插,拔的时候不让拔’,真是个欲迎还拒的傲娇小妖精!
        “再者说,楞次定律又为什么是用右手来判断?这个,大概是楞次他跟我一样惯用右手撸吧,啊哈!”
        男神室友语速飞快,就跟一挺机关枪似的“突突突”个没完没了,简直6到翻成999,三言两语之间已经有辆快车呼啸而去。
        陈炎:“……”
        程溪的手被陈炎抓着,他笑着又捏了捏陈炎的手心肉,轻声笑道:“你就是个小线圈。”
        上周白浪费了一个周末,进都不让进,下一次……大概出的时候也不让出了 :)
        陈炎:“……”
        小线圈……
        陈炎咋一听还以为是男神在夸他紧呢,害他小心脏扑通扑通乱跳了一把,结果缓过神来才反应过来——男神这是在接他室友的话茬吧,线圈和楞次定律可不就是配套的玩意儿吗!
        对于陈炎这种理工瞎来说,这可以说是史上最无意义的一节物理课,也可以说是史上最烧脑的情话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