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 第46章

第46章

书籍名:《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作者:空星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离开麻辣烫店又走了一小段路程,陈炎见男神一直没出声,忍不住开口打破沉默道:“你……是不是生气了?”
        程溪低下头来,对陈炎微微一笑道:“没有生气。”
        陈炎“唔”了一声,轻声应道:“……那就好。”
        实际上,他可巴不得男神更生气,气得都不想再多看陈柔沛一眼才好!
        陈炎打开话题之后,程溪便顺势问道:“你和陈柔沛,是不是关系不大好?”
        陈炎听了,有点儿尴尬地冲程溪一笑,应道:“嗯……你应该有听柔沛提起过吧,我和她是异父异母。在我七岁那年,我妈带着我这个小拖油瓶嫁过去的。”
        陈炎的性子之所以如此软弱,就是从七岁那年慢慢转变的。
        亲生父亲欠债跑路,留下陈炎和妈妈迫不得已地躲到舅舅家里,虽然亲舅舅没有见死不救,但舅母到底是嫌弃这对吃白饭又惹事的母子,呵斥起人来更是理所当然;再之后,为了赌住债务的缺口,曹艺卉改嫁给陈柏原,在陈家,不仅性格骄横的陈柔沛爱欺负陈炎,陈家有些知道底细的亲戚也是看不起陈炎母子的,说难听点,他们甚至恶意猜测曹艺卉“骗”到钱之后就会弃娃跑路。
        刚住进陈家的时候,陈炎尚且还是孩子心性,起先遭到继妹欺负,他也绝不是任由继妹捏踩的软包子。
        继妹抢他的玩具,他会抢回来;继妹打他一巴掌,他也要讨回这一掌……可是,陈炎慢慢意识到,抢回来的玩具最终也会到继妹手里,讨回来的打骂也会变本加厉地还给他。
        在陈炎的童年记忆里,除了曹艺卉是鲜活的彩色调之外,其他人都是阴沉的灰黑色。
        小小少年刚踏上“人生”这条起跑线,收获的不是善意的微笑和鼓励,而是周遭人的冷眼和不屑。尽管还有曹艺卉站在赛道外拼命地为陈炎加油鼓劲,同时却也让陈炎对远方的终点失去了所有期待——
        他只有曹艺卉。
        在这世上唯一一个会为他加油的人就站在起跑线这边,又有谁会站在终点迎接他呢?
        答案显而易见:没有人。
        陈炎这十二年来不断地在“失望”里摸爬打滚,又不断地跌落谷底。过度的磨难并不能让每个人都历练出一副钢筋铁骨的身躯,更多人只是剩下一颗支离破碎且麻木不仁的心。
        陈炎在人生长河中摸索,也提前获得一份预成年礼:挂上乐观的假面具,悲观地过生活。
        从小学到升上初高中那段时光,陈炎还特别害怕别人知道他和陈柏原是继父子的身份,更怕别人得知他妈妈嫁给陈柏原是因为家里欠债的缘故。
        而他现在却可以轻飘飘地在男神面前提起,只是因为他苦中作乐悟出个道理来:以当事人的第一人称口吻来揭示自己的伤疤,比起别人从第三人的嘴巴里道听途说而言,前者这个展示伤疤的仪式可以尽可能的体面很多。
        ……
        陈炎正发着呆,忽被程溪捏了捏脸颊,他这才回过神来,茫然地看向并肩同行的程溪。
        程溪深邃迷人的眼睛里含着笑意,清晰无比地将陈炎映进瞳仁里,他笑着又捏捏摸摸陈炎的脸蛋,说:“什么小拖油瓶,明明就是个小糖罐儿,你里边装的可都是蜜糖。”
        陈炎只淡淡地笑了笑,说:“我哪是什么糖罐啊……”
        空瓶破罐还差不多。
        不过,他若是个破罐倒还好,逼不得已的时候可以“破罐子破摔”。
        程溪不理陈炎的自嘲,兀自说道:“我原本是不爱吃甜食的,你说,怎么偏偏就对你上了瘾呢?”
        陈炎耳朵一热,嗫嚅道:“什,什么上了瘾……”
        程溪侧过脸来,邪气地挑起嘴角,凑近陈炎的耳朵用温柔蛊惑的嗓音说:“每次亲你几下都觉得不过瘾,就惦记着什么时候得吻遍你的全身才行。”
        被程溪这么当街口头调戏,陈炎一时之间也顾不得伤感和尴尬了,白净的脸颊染上羞赧的红晕,生怕男神这些话被前后左右相隔两三米的行人听了去。
        他有些着急地小声道:“你快别再说了……”
        程溪见小怂包被逗得面红耳赤,小脸上浮现出来的淡淡忧伤也无影无踪,这才满意了。
        不过,他还是痞气十足地翘起嘴角,摸摸陈炎泛红的耳垂,又没遮没拦地笑道:“还不让说啊?那你直接来堵住我的嘴吧,记得每天都要喂饱我才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