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 第42章

第42章

书籍名:《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作者:空星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晶莹剔透的水珠沾到男神的发丝和脸庞上,又打湿了大半边肩膀。
        陈炎见状,忍住上前帮男神递浴巾的冲动,轻声提醒道:“我的毛巾在旁边……你快擦一擦……”
        男神背对着陈炎,伸出手漫无目的地抓空——陈炎立马就反应过来,哎!男神这是眼睛也进水了吧……
        陈炎当即就可心疼,咬着下唇迟疑不到两秒钟,僵硬地挪动脚步走过去。他摘下自己的毛巾递到男神手上,又连忙拾起自己刚换下的上衣临时充当遮羞布。
        陈炎不由自主地关心道:“你没事儿吧?”
        男神拿过陈炎的毛巾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睛转过头,目光炙热地看着距离他不足一臂之距的陈炎:
        小怂包裸着全身,白皙细腻的肌肤沾着剔透的小水珠,皮肤许是因为卫浴间湿热的空气而闷出一层浅浅的粉色……他局促不安地瑟缩着肩膀,害羞地单手拽着一件衣服挡住下身。
        程溪胶着的目光忽而越过陈炎,投落在小可爱斜后方的一面全身镜上——
        小怂包的背影毅丝不挂,窄腰翘臀,诱人的曲线勾勒出性感的裸体轮廓。
        全身镜上覆盖一层薄薄的水雾,如梦似幻,反倒是增添几分抓挠人心的情趣感,轻易就撩起程溪内心的裕火。
        程溪往前走了一步,在小怂包下意识地退缩之前就伸出手勾住他的腰身,触摸到的滑腻手感特别棒,裕火撩原的程溪不再压抑自己,宽大的手掌直接往下摸,沿着流畅的腰线一路摸到尾椎骨,修长的手指直接滑进臀瓣之间,单手抓住半边翘臀。
        陈炎身材清瘦,屁股倒是有肉,程溪一手抓得满满当当,恶劣地用力揉捏一番。
        陈炎猝不及防地瞪大眼睛,又羞又怕,不知所措,被男神突如其来的亲密接触吓得不轻。
        富有弹性的圆挺翘臀,轻易就被抓出浅红的爪痕,性感得足以撑起程溪的大帐篷。
        程溪的眼睛发红,也不知是裕望上涌的缘故,还是刚才揉了眼睛。
        他低头用鼻尖磨蹭着陈炎的脖颈,咬着陈炎的耳垂轻轻拉扯着,哑着磁性的低音炮,嗓音携带满满的情欲,低声哼道:“宝贝儿,你光遮前面没用,旁边立着这么大一面镜子呢,你是不是故意勾引我,嗯?”
        陈炎身体一僵,艰难地转过头去看,果真从镜子里看到全身赤裸的自己贴在男神怀里。
        他瞬间就害臊得脑袋发晕,前面顶着男神的大帐篷,身后又被色情地揉捏臀部,小处男心底里当即就被勾起的性欲席卷浑身神经,与此同时,更是紧张得全身发颤。
        虽然他是真的很想很想和男神啪啪啪,可他也是真的不想让男神体验一次毕生难忘的糟糕经历啊啊啊。
        陈炎又急又怕,结果竟然生生憋出眼泪来,颤着声儿推拒道:“我,我没有勾引你……我不想……真的不想……”
        陈炎说完,内心涌起一股浓浓的自我嫌弃:这台词真是和立牌坊的站街基如出一辙,下一秒又会以狗爬式的逃生方式对着金主撅屁股。
        听到小怂包带着哭腔的声音,程溪动作一滞。
        纵使是自信满溢的程溪,他现在的内心也有些懵:原本一直心心念念地想要看小怂包奶着声儿哭泣,却没想到小怂包被他捉弄得哭出来的原因,竟然是因为他的主动出击。
        陈炎见男神停下动作,却又迟迟没有出声,他缓过神来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话含有歧义……
        陈炎结结巴巴地连忙解释:“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只是现在……还没做好准备……”
        陈炎的声音混合着湿意的鼻音,可怜巴巴地委屈道。
        男神松开他,目光炙热地看着陈炎,平日里带笑意的嗓音,此时粗哑无比地沉声问道:“你要做什么准备?”
        小怂包怂到只想缩成团,小声道:“心,心理准备……”
        内心十分崩溃:当然是身体准备啊啊啊啊!!!
        程溪虽然不相信陈炎这话,但他却慢慢回味过来小怂包顾虑的问题所在:嗯,小怂包刚刚才闹肚子……
        程溪只觉得体内的裕火要蹿上天,恨得牙痒痒地在陈炎脖颈处咬了一口!
        陈炎疼得闷声哼唧。
        程溪放开陈炎,呼吸粗重地哑声说道:“好,今晚就先放过你。”
        陈炎缩着身子,如释重负却不敢吭声。
        男神一身戾气,已经顾不得装出平日里的绅士模样,他松开陈炎就转身走到玻璃墙边,“刷拉”一声拉开浴帘。
        玻璃墙上面的水汽一片朦胧,男神背对着陈炎,十分野蛮地直接将上衣扒下来——画面简单粗暴,陈炎都能听到衣服的扯裂声,还有衣扣胡蹦乱跳的响声了!
        哦哦哦买噶……
        简简简直男友力Max!
        啊啊啊好想跪舔男神!
        陈炎脸红心跳地擦掉眼泪,就见男神拿着上衣在玻璃墙上胡乱擦拭了几下,玻璃墙便又恢复成全透明的明亮光泽。
        男神裸着肌肉线条流畅的精瘦上身,转过身来,随意地将上衣丢掷在衣篓里,他抬头望向陈炎的目光炙热滚烫,邪气地挑起唇角,似笑非笑道:“宝贝儿,洗干净点儿,慢慢来,不着急。”
        陈炎被调侃得脸上通红,他原本还摸不清男神话里的意思,结果——
        男神走出卫浴间之后,解开裤头,将裤子半脱到大腿处,他坦荡荡地掏出裤裆里硬成铁的大棒槌,坐在正对卫浴间的床沿边上,隔着一片全透明的玻璃墙,目光焦灼地看着陈炎……撸。
        陈炎只听到脑袋里“嗡”的一声,然后有根弦就断掉了!
        男神的目光隔着玻璃墙和几米开外的距离,依旧让陈炎觉得目光所及之处,一片炙热滚烫。
        他裸着身子暴露在男神的目光之下,内心涌出来的羞耻心疯狂地厮磨着他的理智。酝酿了老半天,陈炎才总算重新蓄满勇气条,一边默念着“你还有一支足球队的情敌”给自己鼓气,一边慢吞吞地磨蹭到花洒底下,咬牙摘掉身上最后一块遮羞布。
        花洒喷洒出来的水温正合适,从陈炎的头顶浇淋到脚底,既温柔又温暖,仿佛男神的拥抱一样……
        脸上的红晕如同流水一样,悄无声息地蔓延到耳根处,又顺着脖颈往下爬,染红了背脊,一直爬到蜷缩的脚趾头。
        陈炎不敢去看男神,他的羞耻心已经满溢而出,就连站姿都觉得各种不对:正面朝向男神肯定不行!背对着男神又有撅屁股勾引的嫌疑!!现如今这样侧对着男神,岂不是最能看到臀部线条的站姿吗……
        陈炎晕晕乎乎地洗完人生中最羞耻的一次澡,换好衣服走出卫浴间。
        他的脸颊格外红润,双眼也被蒸起朦胧水雾,局促不安地磨蹭着走到男神面前。
        在男神赤裸裸的热辣目光注视下,陈炎根本就抬不起头来,他揪着衣角哆嗦着蹲下身,细若蚊蝇地小声说:“我,我……帮你……”
        程溪安静地看着小怂包脸红红的可怜模样,视死如归地蹲下来,颤着浓密的睫毛,微微张开嘴巴含住他硬挺之物的顶端。
        温热的口腔壁包裹着归头,柔软湿润的舌头颤颤巍巍地舌忝弄着——和小怂包本人一样怂。
        陈炎讨好又费劲地口了老半天,非但没能让男神满足地身寸,反而觉得这大家伙越舌忝越硬是怎么回事儿啊……
        善于打嘴炮的小怂包,第一次尝试了用嘴打炮,挫败感却是油然而生。
        男神若是再不身寸,小怂包都要急哭了好吗!
        实话实说,程溪觉得自己让小怂包帮他口,完全是一场用爱纵容的马拉松耐力赛。
        对他来说——这他妈完全就是折磨,根本就没有丁点儿享受!
        程溪深呼吸一口气,忍住将人揪上床强上的冲动,修长的手指撩进小怂包的额发间,轻轻推开小怂包,嘶哑难耐的嗓音压抑着开口:“宝贝儿,行了,我去洗澡。”
        听到男神这句话,陈炎简直如释重负!
        他连忙吐出男神的大家伙,舔断粘连的银丝,羞涩地抿抿嘴巴。
        他“费尽口舌”地奋斗到现在,嘴巴都口到酸胀了,终于……可以歇歇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