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 第39章

第39章

书籍名:《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作者:空星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女调酒师的建议听起来不无道理,对于觊觎男神美色多时的陈炎来说,此时更是绝佳时机。
        奈何小处男有色心没色胆,他为难地咬着下唇,磕磕巴巴地狡辩道:“我,我没有喝过酒,怕一沾就醉……”
        女调酒师压弯唇角,轻柔的嗓音听起来让人心里格外舒坦,她意味深长地对陈炎说:“小可爱,别怕,程溪会让你……对酒上瘾的。”
        “……”
        陈炎被女调酒师这句话逗得面红耳赤,总觉得话里有歧义:男神让他……上瘾,是指的什么鬼啦?上到他有瘾吗……
        陈炎被自己脑补出来的引申义羞得不行!
        程溪听了女调酒师的话,勾起唇角扑哧一笑,他摸索着握住陈炎的手,拉到唇边温柔地亲了亲,说:“宝贝儿,喝醉了也不怕,有我在呢。”
        陈炎的手指被拉过去触碰到男神柔软湿润的嘴唇,他的身体感官还清清楚楚地记得刚才被男神舔手指的酥麻感,不由自主地打着颤儿,连心尖尖都在跳跃颤栗一般。
        陈炎只觉得脑袋里一片空白,浑身涌出酥软的点点快感,令他害羞得不知所措,却又本能地贪恋着这份感觉,想要和男神再做点亲密的事情……
        陈炎本就是愿意和男神亲近的,只是因为太过于害羞,所以才会如此扭捏作态。
        若是现在男神主动带着他,哪怕男神不对他倾尽温柔,直接就带他上床啪啪啪,他也只会满心欢喜,不存在一丁点儿抗拒心理。
        女调酒师见面前这个小可爱明显已经是被劝动了,当即又斟上小半杯酒,换下陈炎沾过手指的那一杯。
        她笑意盈盈地将光泽透亮的玻璃酒杯推到陈炎面前,绕过调酒台靠近陈炎,贴在他耳边轻声呢喃着说悄悄话,柔声哄道:“小家伙,再不给你的程大帅比尝点儿甜头可不行哦,你难道真看不出,他是真的憋得慌么?”
        女调酒师的嗓音轻而舒缓,带着淡淡的笑意,轻易就能蛊惑人心。
        再加上她一贴近,摄人心魂的淡淡香水味儿萦绕着陈炎周身,仿佛连陈炎内心的贪欲也被勾起一丝一缕。
        陈炎红着脸,吞了口口水,羞怯的目光再度飘向男神的时候,内心也跟着冒出一个念头:若是他主动亲吻男神,男神是不是……会高兴?
        这个念头令小怂包尤为害羞。
        这是他先前从未有过的想法。
        作为一个内心极度缺乏自信和安全感的小怂包,又是打从母胎solo到现在十九年的小处男,陈炎在和男神相处的时候,一直都是抱着仰望神祗的卑微姿态。
        没错,男神对他极好,好到陈炎不得不在内心替男神编造各种借口和说辞,才有勇气接受男神的好意。比如说:男神本来就是直男,尝遍了直女圈的莺莺燕燕,和他在一起只是贪图一时新鲜,单纯觉得逗他好玩儿罢了……可能要不了几天,男神就会觉得玩儿腻了。
        可是——
        尽管如此,陈炎依旧觉得自己超幸运,内心也不免的有点儿沾沾自喜,毕竟能够引起男神对他有兴趣,他也是很牛逼的了!
        不!是!吗?
        陈炎此时心里就如同一口“咕噜咕噜”冒泡的泉眼,涌出一大堆自言自语的心里话,等做好这些心理建设之后,他心里也有了决定。
        陈炎在女调酒师笑眯眯的目光中,手指有些颤抖地端起台面上的玻璃酒杯。
        陈炎深呼吸一口气,内心极度不淡定地咆哮着给自己打气:
        要和男神接吻了啊啊啊!
        他书包里特意带了一盒清新口气的口香糖啊啊啊!!
        可是现在已经来不及去厕所嚼口香糖了啊啊啊!!!
        陈炎的心态有点崩,觉得自己还没做好准备,也无端生出一种悲壮的心情来,完全无法拿出他在直播上面“e on babe! My body is ready!!”的骚浪样儿。
        陈炎好不容易才哆哆嗦嗦地端起酒杯,结果因为太过紧张,他没能含住酒水,“咕咚”一声直接将一大口酒咽进肚子里去了!
        霎时之间,咽喉处的热辣感觉上蹿下跳,呛得他眼泪都要流出来!
        蒙着眼睛的程溪只能靠听动静来猜测,只听到陈炎略痛苦地咽呜了一声,他拉着陈炎的手关心地问道:“怎么了?”
        陈炎紧张地哑声道:“没……”
        站在一旁的女调酒师细心地接过陈炎手里拿不稳的杯子,颇有些无奈地笑道:“你家小可爱实在太紧张了,手一抖就给自己灌了一大口酒。”
        “……”
        陈炎一双小鹿眼都蒙上水雾,有点委屈地看了女调酒师一眼,用眼神无声控诉她,怎么能把这么蠢的事情告诉男神呢!
        女调酒师莫名地被小家伙又软又委屈的眼神会心一击,非但没感到半点愧疚,反倒是萌得心肝儿打颤。
        程溪听了女调酒师的话,轻轻地笑了笑,拉着陈炎手腕的手将人往怀里带,另一只手也搭到陈炎的后背。
        小怂包软乎乎的站在跟前,根本就不懂得抗拒,任由程溪这一拉一拽,等他自己回过神来,已经分开双腿跨坐在程溪的大腿上。
        小怂包瞬间就涨红脸,拘谨不安得有些不知所措,他只觉得和男神腿部接触的部位滚起一团热火,生怕自己分分钟就翘起唧唧现原形!
        小怂包本就害羞,这会儿还有外人在场,他更是觉得心头的羞耻感翻倍地噌噌涨!
        程溪靠近陈炎的肩窝蹭了蹭,鼻尖摩挲着陈炎白净的脖颈,嗅着小怂包身上淡淡的清香。
        男神呼吸的热气撩人地钻进他的衣领里。
        陈炎浑身僵硬,几乎不敢动弹。
        程溪一手搂着陈炎的后背,一手摸索着抚摸上陈炎的脸颊,因为蒙着眼睛的缘故,他的动作越发温柔,也越发带着撩人的意味。
        只见他单手抚摸着陈炎发烫的脸颊,拇指轻而缓地挪移到唇边,温柔地用指腹轻轻摩挲着陈炎柔软的嘴唇。
        大约是刚才喝过酒的缘故,陈炎的嘴唇显得格外殷红水润。
        程溪遗憾蒙着眼睛看不到,但是指腹传来细腻柔软的触感,同样令他心旌荡漾。
        程溪稍稍侧过头,微凉的薄唇贴着陈炎的脖颈,唇间探出小半截舌尖,似有若无地轻轻舔舐着唇下的肌肤……
        陈炎当即闷哼一声,浑身都克制不住地打着颤儿,小奶猫的低吟也抑制不住地从紧抿的唇间倾泻而出!
        他害羞地瑟缩着脖子,两眼蒙着水雾,无意识地微微张开嘴唇,饥渴难耐地等着男神堵住他的嘴,吞没他急促燥热的呼吸。
        然而——
        男神的舔吻缓慢地往上滑,所到之处仿佛在陈炎身上点了火,热烫的亲吻沿着白净修长的脖颈往上爬,轻轻地啃咬着陈炎的下巴。
        陈炎被男神撩得欲火焚身,他微微张着嘴巴,甚至连低吟的小奶音也含带着欲求不满的求欢意味。
        陈炎迷蒙地睁着眼睛,第一次在打嘴炮之余,生出如此真实羞耻的念头:好想要……
        身体里疯长出来的酥爽感,几乎麻醉了他的理性,他迫不及待地想被男神咬住嘴唇狠狠地蹂躏,可男神却只顾着四处点火。
        陈炎只觉得身体里不断膨胀的快感寻不到一个泄洪的闸口,全都淤堵在一处似的,使得他浑身不得劲。
        他难耐地蹙着眉头,本能地动了动腰身,讨好地蹭着男神的大腿,软软绵绵的鼻音轻轻哼了哼,双手已经不自觉地勾住男神的脖子——
        完全就是一副欠操的求欢样!
        程溪轻轻地笑了出声,带着点儿热度的鼻息洒落在陈炎脖颈处,又是引得小家伙敏感地一颤。
        程溪意犹未尽地伸出舌头舔了舔陈炎的下巴,在小怂包张嘴喘息的空档,准确无误地直接咬住他的嘴唇。
        程溪毫不客气地轻咬着陈炎的唇瓣。
        小怂包的嘴唇尝起来格外柔软又鲜嫩,紧咬打颤的齿贝也被轻而易举地撬开,程溪伸出湿滑的舌头探入其中,灵活的舌头勾带着陈炎不断退缩的舌尖,粗野地吸吮着小怂包口中的律液……
        陈炎喝下的那一口酒,辛辣的酒味儿已经逐渐淡化了,余留丝丝甘甜。
        陈炎被亲吻得天旋地转,脑袋里缺氧得一片空白,直到男神放开他还没缓过劲儿来。
        程溪满足地舔舔嘴唇,深知自己第一个吻就把人给欺负得狠了,饶是如此,他却是没有半点羞愧的意思,只是搂在陈炎后腰的手,此时不忘体贴地轻拍后背帮陈炎顺顺气儿。
        倚在调酒台旁边的女调酒师似笑非笑,揶揄地问程溪:“程大帅比,这游戏还能玩得下去吗?”
        程溪挑起唇角邪气一笑,不答反问道:“刚才那一杯,是不是龙舌兰?”
        女调酒师轻哼一声,起身走回自己的调酒台面前,吹了声口哨道:“bingo。”
        程溪又笑道:“居然蒙中了啊。这酒平时喝起来带一点咸味,我刚才偏偏在我宝贝儿嘴里尝出一点甜味儿来,真是奇怪。”
        说罢,程溪亲昵地靠近陈炎的肩窝蹭了蹭,舔着陈炎的耳垂,用性感的低音炮轻声说道:“宝贝儿,你好甜。”
        陈炎本就全身发烫,脸红心跳地喘着气,这会儿又听到男神这句话,脸颊更是映上半边天的晚霞余晖。
        啊啊啊男神求你不要再撩我了好不好!
        我我我可以自己脱衣服乖乖上床躺平!
        陈炎羞涩得抬不起头来,虽然内心咆哮得十分骚气和硬气,但是他在男神面前就是个战斗力负穿地心的小渣渣,几乎被男神一撩就全身脱力。
        女调酒师又倒了另一杯酒,她慢条斯理地晃着酒杯,端到陈炎面前道:“小可爱,这是第二杯。”
        陈炎脸上红得发烫,眼睛都蒸出水汽来了,看起来格外可怜。
        女调酒师在心里“啧啧”两声,感叹程溪实在太禽兽,下套占人小朋友便宜就算了,还欺负得这么来劲儿!
        真是……让人羡慕啊……
        女调酒师感慨了一番,忍住内心翻腾着要看陈炎被蹂躏得彻底哭出来的邪恶心思,她仿佛良心发现地对程溪说了一句:“程大帅比,这还剩四杯酒呢,悠着点儿,要克制住你自己啊。”
        女调酒师这句话显然是替陈炎着想而说的,结果这话落进陈炎耳朵里,却也跟调侃似的不大正经。
        还!剩!四!杯!酒!
        还!有!四!个!吻!
        陈炎混乱的脑袋里一经浮现出这道对等的公式,顿时就觉得胸口一闷要窒息,好想当场昏古七啊啊啊!
        程溪扑哧一声笑,抬起头朝向女调酒师说话的方向,磁性嘶哑的嗓音带着浓浓的情欲,缓缓说道:“我已经很克制了啊,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程溪这话倒是说的真不假。
        女调酒师嗤了一声,再看坐在程溪腿上的小可爱,明明就纯情得亲一亲都羞红脸,却又软乎乎地任亲任摸任调教。
        连她都忍不住想上了这位小家伙了,也难怪程溪这么宝贝他。
        女调酒师和男神两人的对话说得轻巧自在,却是憋得陈炎一人脸红心跳。
        程溪摸了摸陈炎的脸颊,顺手又捏了捏,轻轻勾起唇角道:“宝贝儿,不用紧张,你直接喂酒给我,我就不用吻你吻得那么深入了。”
        程溪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越来越有长进。
        陈炎轻轻地“嗯”了一声,还真信了。
        陈炎颤巍巍地接过女调酒师递过来的酒杯,心有余悸地停顿了一下,生怕重蹈覆辙,等他缓了一口气,做好心理准备,这才举起酒杯凑近唇边抿了一小口。
        这一杯酒不像第一杯那么辛辣呛鼻,入口还带着一丝甘甜。
        含酒之前,陈炎内心已经权衡再三,觉得嘴对嘴给男神喂酒,比起再来一次深喉热吻……他更能接受一些。
        陈炎含着酒开不了口,同时也担心自己再深呼吸一口气就又是一口闷,于是,这一次陈炎含了酒就十分干脆地硬着头皮朝男神凑过去,颤抖的嘴唇贴上男神的薄唇,难得顺利地将口中的酒渡给男神。
        陈炎一哺完酒就赶紧离开男神的嘴唇,生怕被指责占男神便宜一样!
        陈炎舔舔嘴里残留的酒水,觉得这酒难喝到吐舌头,好在他顺利地哺了酒,内心松了一口气,水雾迷蒙的眼睛也渐渐退去湿意,隐隐有些期待地等着男神能猜中酒名。
        男神将一小口酒含在嘴里,慢慢地吞下去,略一回味,道:“有点像甘蔗的甜味,是朗姆酒吗?”
        陈炎一听男神给出答案,连忙转过头去看女调酒师,颇有点儿紧张地等着她公布结果。
        女调酒师勾起唇角一笑,忍不住伸出手摸摸小可爱的脑袋,笑眯眯地对陈炎说:“你家男朋友真厉害,又猜对了。”
        陈炎一双小鹿眼霎时亮晶晶的,毫不掩饰他对男神的崇拜!
        紧接着,男神又毫无意外地接连猜中“白兰地”和“威士忌”这两种酒,陈炎一颗少男心扑通扑通跳,简直难以抑制内心对男神的崇拜之情,甚至还暂时盖过了和男神接二连三亲吻的小害羞!
        女调酒师斟上最后一杯酒,递给一脸兴奋、双眼发亮的陈炎,忍俊不禁道:“小朋友,这是最后一杯酒了,猜中了你们就可以领取情侣房当奖励了。”
        陈炎开心地“嗯”了一声,压住自觉上翘的唇角,却忍不住要夸奖一番自家男神:“程……程溪,真的特别厉害!”
        程溪弯起唇角,伸手摸到陈炎的脸颊捏了捏,笑着附和道:“对,你男朋友最厉害了。”
        陈炎刚刚接过女调酒师给他拿过来的最后一杯酒,骤然被男神以男朋友的身份自居这句话吓得浑身一颤,手指头颠得,手上的半杯酒水都差点洒出去了!
        男男男神……居然承认是他的男朋友了!??
        陈炎内心涌出一阵狂喜,愉悦感铺天盖地而来,席卷了他全身的感觉神经,整个人轻飘飘的仿佛能上天!
        陈炎这边只顾着害羞,程溪微仰起脸朝向女调酒师的方向,他启唇问道:“我能先把领带摘下来吧?”
        陈炎一听,第一反应就是连忙先关心男神,他软著声儿问道:“是不是眼睛蒙太久,有点不舒服了?”
        程溪扯起唇角笑了笑,温声应道:“嗯,有点。”
        得到男神的回答,陈炎当即就可心疼了,也跟着转头看向女调酒师,眨着单纯无辜的小鹿眼轻声道:“拜托啦,就先把领带摘了吧?”
        女调酒师看着小可爱毫不设防地帮程溪说话,当时就有点痛心小家伙实在太纯情!
        她内心复杂地叹息道:小可爱啊小可爱!程溪这哪是眼睛不舒服,这分明是几把胀得厉害啊!
        女调酒师吐槽归吐槽,也只是心疼小可爱被套牢,人家你情我愿她也不好乱插入,最后,她还是秉着和程溪之间的交易为原则,“公事公办”地说道:“游戏还没结束,现在就摘下领带的话,看到酒体的颜色也能从中得到一些辅助信息,按照wiasting的活动规则来说是不允许的。
        “不过——最后一杯酒已经在小朋友你的手上了,只要你先含一口,然后我把酒杯收走,再让程溪摘下领带,这样就不算违反规则了。”
        女调酒师绕了小半圈的话,陈炎蹙着眉头听到最后一句重点,当即就毫不犹豫地答应道:“好的!”
        说完,他就微微仰头含了一小口酒,又将酒杯递还给女调酒师收走。
        程溪低头自己解开后脑勺的结,并没有立即摘下领带来,而是十分守规矩地询问道:“可以取下来了吗?”
        女调酒师扯扯嘴角,说:“你摘下来吧。”
        程溪微不可查地勾起嘴角,将质感丝滑的领带摘了下来,他低着头捏了捏自己的山根,按压几下睛明穴。
        等到男神缓解眼部的疲劳,重新适应了光亮,抬起头睁开深邃迷人的双眼时,陈炎蓦然就刷红了脸!
        虽然陈炎方才前前后后也和男神亲吻过四次,其中还包括第一次的深喉舌吻……
        但!是!
        刚才喂酒的过程中,男神的眼睛全程都是被领带蒙上的,这会儿摘下领带,陈炎一靠近就得和男神的眼睛对视上……陈炎一想到要迎着男神含带笑意的眼睛去吻他,陈炎就感觉好宇宙超级无敌害羞啊啊啊!
        陈炎含着这最后一口酒,吞也不是,喂又不敢,跨坐在男神腿上又重新涌出满心羞耻感。
        陈炎一秒变成小怂包,怂得不行!
        程溪眼含笑意,温柔的目光深处隐含不可言说的情欲,无比贪婪地看着“阔别”二十来分钟的小怂包,只见小怂包脸蛋通红,害羞地低着头不敢抬起眼睛,尤其是他那含着酒水、紧抿着的薄唇,一片殷红水润,还泛着玻璃般透亮的光泽。
        程溪伸出修长的手指,挠了挠陈炎的下巴,勾起他的脸儿来,轻笑道:“宝贝儿,你得把酒喂给我,这是在替我暖酒吗?”
        陈炎害羞得不行,又觉得自己这么含着酒也不是个事儿啊,他紧张得手心发凉地握住男神搔他下巴的手。抓住男神温热修长的手指之后,他鼓足勇气,低垂着眼眸凑近过去,嘴唇贴在男神的薄唇上,闭上眼睛渡了一口酒过去。
        男神单手搂着陈炎的腰部,心猿意马地吸吮着陈炎口中渡过来的“温酒”。
        忽然,他使坏地用齿贝轻轻地啃咬着陈炎的下唇,陈炎猝不及防,渡到一半的酒水当即顺着唇角往外流……
        陈炎闷哼一声,男神不以为意地离开他的唇,伸出温热的舌头,细细地将陈炎的唇角和下巴舔舐干净。
        末了,男神卷着舌尖舔了舔嘴角,又曲起食指擦了擦陈炎的下唇,笑道:“真甜。”
        陈炎羞得低垂着头,憋了半天都开不了口。
        女调酒师忍不住打破尴尬的沉默,略有些不耐烦地怼了程溪一句:“行了行了,同样的情话说过一次就得了,什么酒你都能尝出甜味儿来!”
        程溪嗤笑道:“我这次又没有瞎说,冰酒还不够甜吗?”
        陈炎听到男神说出最终答案,纵使他此时再害羞,也抑制不住紧张的心情等着女调酒师公布最后的结果!
        女调酒师迎着陈炎小可爱期待的目光,不忍心拖着小家伙的小惊喜,勉为其难地收起怒怼程溪的心思,宣布道:“好吧,恭喜你们全部猜中了,今晚在酒吧内的消费全场可打5.5折,还可额外获赠旗下酒店的浪漫情侣大床房。”
        听到女调酒师公布完最后的结果,陈炎又兴奋又期待又崇拜地转过头去看男神,他磕磕巴巴地对男神说:“你真的好厉害……”
        女调酒师站在一旁,抽了抽嘴角,她不知道该不该跟小家伙坦白:他眼里牛逼哄哄的程大帅比,实际上除了最后一个作为送分题的“冰酒”答对了之外,其他前四个酒名,全都是瞎几把乱吹的 :)
        而程溪的厚脸皮程度显然出乎女调酒师的意料之外,只见他无比坦然地接受小怂包的夸赞,从一旁抽了张湿纸巾,细致体贴地帮陈炎擦干净每一根手指头,邪气地笑道:“我还能更厉害的,想试试吗?”
        陈炎当然听得出男神的言外之意,他脸红红地看了男神一眼,又急忙垂下头去,长而密的睫毛颤了又颤。
        男神早已经习惯了小怂包被他逗得面红耳赤不吭声,他便收起逗弄人的坏心思,轻轻捏了捏小怂包的耳垂。
        哪知道,小怂包低垂着头半天不是光顾着害羞,他憋了好半天,这才再次蓄满勇气条,羞涩地又抬起头瞥了男神一眼,声若蚊蝇地轻声呢喃道:“想……”
        程溪被陈炎这反应逗乐了,坏坏地斜挑起唇角,贴近陈炎耳朵边吹气,用低哑的嗓音咬耳朵道:“那我们现在就去登记入住酒店吧?”
        陈炎被男神温热的气息吹红了耳根,颤着小奶音“嗯……”了一声,完了又怕自己的声音太小了,男神可能会听不到,他又紧跟着轻轻地点了点头。
        程溪揽着陈炎的腰肢,撑着陈炎站起身,他面带得意的笑容跟女调酒师说:“走吧,带我们去领取奖励,登记入住你们的情侣房。”
        “好的。”
        女调酒师在小家伙没注意看的空档,十分嫌弃地对程溪龇了龇牙。
        程溪不以为意地笑了笑,虚虚地揽着陈炎的后腰,走出包厢门的时候还假装不经意地顺带摸了一把小怂包的屁股。
        嗯,宝贝儿的屁股可真翘 :)
        女调酒师走在前头带路,她带着程溪和陈炎乘坐VIP特殊通道下到负一层,又转乘另一台升降梯直达酒吧隔壁的同名酒店。
        这家酒吧的选址相对来说较为偏僻,但却远近扬名,虽不在繁华市区,却又有不少人慕名自驾而来,因而这里的酒店入住率倒是极高的。
        女调酒师跟程溪要了证件,她和酒店的前台沟通一番,顺利地帮程溪和陈炎开了间情侣房。
        陈炎恰好听到酒店前台和顾客通电话说:“先生,对不起,酒店今晚的所有套房和情侣房都已住满……是的,就只剩下三间普通单人房。”
        陈炎当即就又忍不住崇拜起男神来了,他偷偷瞟了男神好几眼,直到男神注意到他的目光侧过脸来,陈炎就翘起嘴角,露出两个甜甜的小梨涡,软声说道:“你真厉害!要不是刚才猜酒赢到奖励,我们也订不到房间啦。”
        作者有话要说:  女调酒师:猜酒全程瞎几把蒙,我都要骗不下去了 :)
        程溪:爸爸赢得的情侣房也是我自己订的,你闭嘴 :)
        *
        所以说十全十美的男神是不存在的!都是套路啊套路!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