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 第37章

第37章

书籍名:《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作者:空星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陈炎因男神这句“有点小了”而羞红脸,脑袋瓜里情不自禁地浮现出那一晚和男神又又飞的情景:滚烫的热度仿佛还留在掌心,粗硬的触感也还记忆犹新……
        其实他想跟男神说,如果男神不介意的话,无套内啥也是可以的……但是这话实在难以启齿。
        陈炎扭过头去看车窗外面,心底的小害羞静悄悄地蔓延全身,他偷偷吞着口水,尴尬地咳出一丝软绵绵的小奶音。
        男神稳稳当当地打着方向盘,出声问道:“你吃过东西了吗?”
        陈炎转过头去,小心翼翼地瞄了一眼男神英俊的侧脸,立马就又低下头去,他想扯谎又很心虚,最后还是支支吾吾地坦诚道:“没,还没……”
        男神伸过手来捏捏陈炎的脸颊,道:“不乖。”
        陈炎微微低着头接受“惩罚”,没有出声,半点反抗的意识都没有。
        他虽然被批评“不乖”,但这会儿却是十分乖巧地任由男神捏个痛快,承认错误的态度十分好!
        甚至,好得有点让人按耐不住了:)
        看着眼前这个任亲任摸任蹂躏的小怂包,程溪眼眸深处涌起赤裸裸的占有欲,内心一阵搔痒。
        程溪忍住把车开往偏僻地方来一发的邪念,却没忍住占点便宜来弥补自己。
        陈炎有些不自在地挪动坐姿,隐隐感觉这“惩罚”有些不对劲儿。
        男神捏他脸蛋儿的手,已经慢慢地摸向他的后颈,隔着初春的薄外套,手掌沿着陈炎后背的脊椎骨往下抚摸……带着点儿情色的味道。
        陈炎情不自禁地闷哼一声,有些不知所措地咬着下唇。
        他不敢去看男神,只是让身子往前稍稍倾身,尽量让后背和椅背之间保持一点镂空的距离,用意自然是方便男神摸下去。
        男神邪气地舔着唇角,直白地说道:“让我摸一下。”
        陈炎羞红了小脸儿,飞快地抬头看了男神一眼,又匆匆地低下头去,支支吾吾地问道:“摸,摸哪里……”
        陈炎害羞得思绪一片混乱,理智已经荡然无存了。
        男神当即“扑哧”一笑,压低磁性的嗓音,玩味儿十足地反问小怂包:“哪儿是不许我摸的?”
        听到男神问的这句话,陈炎“轰”的一下就炸红了脸,手指局促不安地绞着衣角。
        良久。
        陈炎顶着一张红得要滴血的小脸蛋,小声地嗫嚅道:“都,都可以……”
        程溪的嘴角情不自禁地扬起,偏偏还要逗弄陈炎,使坏地追问道:“都可以什么?”
        小怂包这下子更是怂得都要当场融化了,他羞耻心爆表地咬着牙,软绵绵的小奶音还带着丝丝哭腔,回答道:“都,都可以……摸……”
        陈炎是真的好!想!哭!
        在男神面前他完全招架不住,分分钟就两腿发软,想要“扑通”一声跪下喊爸爸。
        结!果!
        因为陈炎这句话,从后颈一路摸到尾椎骨,势有撩开衣服钻进去的手,却是突然——停住了。
        霎时之间,陈炎心中一窒,浑身像被冰冻一样僵硬。
        他眼看着男神的手缩回去重新搭在方向盘上,内心当即疯狂地滋生出“被男神嫌弃了”的想法。
        陈炎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却不是因为羞涩而颤栗,而是因为害怕而颤抖。
        方才还全身发烫的热度也在瞬间退却,水亮亮的小鹿眼也像是起了雾的窗玻璃,可怜兮兮地眼泛水光。
        车内的沉寂只持续了两三秒,陈炎却感觉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
        程溪收回手之后,手掌搭在方向盘上收紧五指。
        他深呼吸一口气,撩人的低音炮带着几分沙哑,目视前方,隐忍地咬牙切齿道:“宝贝儿,你就可劲儿撩我吧,等你哭着求饶的时候也不管用了。”
        陈炎呆呆地抬起头,看向侧脸轮廓堪称完美的男神,讷讷地小声道:“我没有……”他哪里有撩男神……全程都是男神在撩他好吗……
        陈炎满脸傻愣愣的疑惑和不解,在缓过神来以后就又腾的一下涨红脸,心情如同过山车,转瞬又回血。
        男男男男神竟然说了要让他哭!
        但陈炎却是脸红红地特别期待!
        因着这会儿是下班高峰期,车子行驶上马路之后,男神就专心开车,也没再逗陈炎了。
        陈炎窝在副驾驶座位上,美滋滋地玩儿手机,迫不及待地强行和艾朗分享他的约会进行时。
        虽然陈炎在男神面前很怂,却不妨碍他在艾朗面前骚又浪。
        陈炎:“男神对我说‘以后哭着求饶也不管用’,嘤嘤嘤,好喜欢!好期待!好想要!”
        艾朗:“心疼你家男神,他万万没想到你是个可口可吞的小妖精 :) ”
        陈炎:“干嘛啦,人家是‘吃得了苦又受得了累’好不好!”
        艾朗:“吃得了精液的苦,受得了床上的累 :) ”
        陈炎:“嘻嘻嘻~”
        艾朗:“婊里婊气的,我要拉黑你了 :) ”
        陈炎:“别!啊!除了你我都不知道跟谁炫耀去啦!”
        艾朗:“朋友,我敬你一杯古老神秘恒河水 :) ”
        从学校开车到男神推荐的那家酒吧,足足要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到达酒吧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将近八点。
        陈炎从未进去过酒吧,但是拖陈柔沛的福,他倒是去过很多酒吧门口,也能分得清“静吧”和“动吧”的区别。
        男神带他来的这家酒吧,论选址和门面建设都没有陈柔沛常去的酒吧有排场,酒吧的内部装潢走的是欧美风格,分上下两层,一楼是灯光绚丽、重音乐噪起的舞池,二楼是环形设计的架空层,可以看见一楼的全景,整体装修设计说是富丽堂皇也不为过。
        然而,陈炎还是没能get到男神推荐这家酒吧的原因。
        男神向酒吧的安保出示会员卡,带着陈炎乘坐VIP专用的升降电梯直接去到二楼,显然这一层楼都是酒吧的VIP会员。
        二楼的格局布置类似于包间,既是独立空间,又可以观看楼下的表演,甚至于每个包间都可以点一名调酒师全程陪同。
        陈炎和男神坐在一起,他的手臂搭在防护栏上,下巴搁在小臂上,眨着亮晶晶的小鹿眼,好奇地望着一楼热闹的舞池和中央打碟的DJ和热场子的MC喊麦。
        男神一坐下就摁下调酒师的点单铃,侧转过身子看旁边的陈炎,他抬起手肘架在防护栏上,唇角微微上扬,自然而然地用食指和中指指节夹住小怂包的脸蛋儿,又摸了两把。
        陈炎侧过脸来,有些害羞地低眉垂眼,像只小奶猫一样亲昵地贴着男神的手指蹭了蹭。
        程溪使坏道:“亲一亲我的手?”
        陈炎心头颤了一下,却也依言照做,他微微张开柔软水润的薄唇,贴着男神的指节印上一个轻柔的吻。
        程溪眼神幽深,用沙哑的磁性嗓音说道:“乖,真听话。”
        程溪的目光仿佛带着热度,灼烫了陈炎的脸颊。
        程溪提前两三天预约了今晚的调酒师,所以他们并没有等很久,调酒师很快就到位。
        出乎陈炎意料之外的是,调酒师是个身着黑白西装的帅气女人,画着精致的妆容,扎着利落的高马尾,踩着10厘米高的高跟鞋。约莫二十六、七岁,看着年纪不大,却是气场十足。
        女调酒师一进来就熟络地跟男神打招呼,显然二人已经熟识了:“嗨,来了。”
        她的目光随即落在陈炎身上,微微讶异地挑了挑眉,好奇地问道:“这……是?”
        程溪笑了笑,揽过陈炎的肩膀将人往怀里带,坦然道:“我家宝贝儿。”
        陈炎只觉得心脏猛跳。
        我!家!宝!贝!儿!
        简单的五个字,让陈炎一颗悬在半空的心骤然砸进心湖中,溅起巨大的水花,也荡起层层叠叠、经久不散的涟漪。
        虽然男神口头上喊他“宝贝儿”已经不是稀奇事儿,可是当着别人的面说他是“我家宝贝儿”,却是第!一!次!
        女调酒师吹了声流里流气的口哨,目光投向程溪怀里面红耳赤的小少年,啧啧调侃道:“你是怎么把这么可爱的小男孩骗到手的?”
        程溪笑了笑,实话实说道:“大概是靠我这张脸吧。”
        女调酒师挑起唇角,笑眯眯地俯身对程溪怀里的陈炎说:“小家伙,和程大帅比谈恋爱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棒?”
        陈炎眨着水亮清透的小鹿眼,害羞得说不出话来,支吾半天也只是发出小奶猫一样挠人心尖尖的声音。
        程溪感觉得到怀里的小怂包全身都在升温,体温热得几乎都要融化了一般,小怂包整个儿都软趴趴的,却又完全不敢动弹。
        程溪主动松开小怂包,生怕他自己憋到透不过气儿来。
        小怂包轻易就害羞得要原地爆炸一样,这真有点愁人。
        程溪见小怂包在旁边偷偷喘着气儿,无奈又好笑,觉得自己应该循序渐进——慢慢来。
        他瞥了一眼面前的女调酒师,忽然弯起嘴角,问道:“店里还有wiasting的活动吗?”
        女调酒师和程溪互换一个眼色,勾带起唇角,坏坏地笑道:“当然,要试试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