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 第24章

第24章

书籍名:《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作者:空星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赵双林今晚真的是糟心透了,碍着程溪这个“外人”在场,他原本就琢磨着该如何找个借口和女友说“今晚不做”,结果他还没开口,女朋友就直白地抢了他的台词说“今晚不想”。
        为啥不想?
        女友来了之后,得知三个室友在场也说不介意,却在程溪之后就说“不想”。
        呵呵。
        女友这句话无疑是打击到赵双林的自尊心,也揭开了赵双林内心的阴暗面。
        赵双林不容拒绝地压着女友强行来了一发,结果因为心乱如麻,一不留神就……早射了。
        赵双林在听到程溪的嘲讽时,特别想驳回一句“我TM平时都有十分钟的!”,幸好他理智尚存,忍气吞声总比继续丢人现眼强得多!
        程溪和陈炎挨着肩躺在一块儿,本就心猿意马,又被赵双林那边儿的床震运动撩得心痒痒,恨不得现在就压着小怂包一口吃掉,然而这个想法显然不现实。
        程溪“欲”壑难填,实在是憋得慌,原本是打定主意要找赵双林的麻烦出出气,结果对方被他这么羞辱还能不吭声,怂得缩进女友温暖潮湿的里面去了。
        真是名副其实的怂逼!
        陈炎完全没有意识到同床共枕的男神对他垂涎三尺,只是感觉到男神有些烦躁地翻来覆去睡不好。
        陈炎小声地问道:“……睡不着吗?”
        男神翻过身来,睁开眼看着陈炎,低声应道:“嗯。”
        陈炎当即心疼道:“宿舍的床实在是太挤了,翻个身都不自在……”
        陈炎没有多想,结果就听到男神诱人的低音炮带着丝丝沙哑道:“硬了。”
        陈炎:“……”
        硬!了!
        男神躺在他的床上硬了!
        虽然现在高兴得手舞足蹈很不地道,但是陈炎还是在心里小小地狂欢了一把,这事儿都够吹好一阵子了!
        至于男神“硬了”的原因,陈炎理所当然地归结为赵双林那昙花一现的五分钟预告片。
        毕竟男神是血气方刚的男人,现场听到女人的睾潮口申口今,礼貌性地硬一硬还是很正常的!
        陈炎面红耳热了一番,有些局促地问道:“那,那怎么办……”
        陈炎恨不能毛遂自荐帮男神灭火,给男神提供的服务自然最周到!
        黑暗中看不清男神的表情,却能听到男神停顿了一会儿,轻声吐息道:“帮我。”
        陈炎当时就震惊了!
        他难以置信地结巴道:“怎,怎么帮……”
        陈炎没有得到男神的回答,老老实实贴在身侧的手腕却突然被抓住。
        男神靠近过来,贴着陈炎的耳边轻轻说道:“帮我弄出来。”
        男神说话时温热的吐息,混合着加重的呼吸喷洒在陈炎的耳朵脖子处,痒到心头,如同轻柔的羽毛挠着心尖上。
        陈炎虽然思想黄暴,但本质上就是个完“逼”之身的小处男。
        阅片几十个G,也比不上别人实实在在地打上一炮。
        陈炎左手掌心滚烫,得尝所愿地零距离接触,可他就又开始怂了……
        陈炎僵着手臂不敢动弹,他却是想摸不敢摸,想撸不敢撸,只觉得热度顺着他的掌心传递,直接引燃他的全身。
        陈炎悲催地发现,他瞬间秒立!
        男神见陈炎迟迟没有动作,一把掀开被子,手把手地带着陈炎……
        陈炎在男神的引导下,还没能让男神感觉到爽,他自己倒是满足得想哼唧。
        男神侧着身睡,贴近陈炎咬耳朵:“大吗?”
        陈炎脸红得浑身一颤,声若蚊蝇:“嗯……”
        男神轻轻地哧笑出声。
        陈炎的内心远没有表面上这么淡定,男神贴近他说话的时候呵出热气,挠得他的心尖瘙痒难耐,迫切地想要再做点更亲密的事情来。
        陈炎偷偷摸摸地安抚着自己的小宝贝,心想男神可以坦荡荡地要他帮忙撸管,自己当然也有资格让男神帮他互撸……
        可是陈炎他不敢!
        所以他活该自摸!
        不过一手自摸,一手摸男神,这样的待遇对于小处男来说,也是史无前例最爽的了。
        宿舍里没有人说话,但是此起彼伏的粗重喘息,又让所有人默契地没有说破。
        陈炎除了害羞之外,原本也很担心他和男神的举动会引起室友嘘声,但是现在宿舍里的人各忙各活儿,谁还能顾上陈炎这边的耳鬓厮磨和窃窃私语。
        陈炎自己挠搔几把,忽然就感觉到一只手摸上他的腰间,直接将他的裤头往下拉扯。
        陈炎有些慌乱,心脏狂跳地护住自己的内裤。
        陈炎结结巴巴道:“做,做,做什么……”
        男神嗓音带着蛊惑人的诱惑:“我帮你吧。”
        热乎乎的气息喷洒在陈炎脖颈上。
        陈炎想都没想就拒绝道:“不,不用!”
        男神性感的嗓音带着笑:“互相帮助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你是害羞了吗?”
        陈炎被男神一句话噎住。
        现在直男之间的相处模式都这么开放了吗??他作为一个渴望男人的gay反而做gay心虚,束手束脚了??
        就在陈炎震惊于直男世界太难懂的时候,男神拦住他的后腰托起来,另一只手动作迅速地扒掉陈炎的内裤。
        陈炎被刺激得闷哼一声。
        男神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褪下自己的贴身内裤,陈炎继和男神挨肩同床之后,大小宝贝也亲密地见面碰头。
        陈炎晕晕乎乎地体验了一把“大棒槌棒打小牙签”的快感,真是分分钟爽上天!
        可惜男神和陈炎的战斗力真可谓天差地别,陈炎自惭形秽,小牙签一吐为快,大棒槌还硬似钢铁。
        不过陈炎惭愧归惭愧,却半点不羞愧,毕竟自己就是个天然纯0,几把不长不硬没关系,反正也用不着。
        同时他特别羡慕和男神有过sex的伴侣,这真是“有缘修成妻,无缘操回逼”,左右都不算亏,真是让人羡慕得不要不要的……
        陈炎撸得手腕发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昏昏欲睡的时候,男神这才射了出来。
        床头就有纸巾,程溪坐起身,借助手机的屏幕光照亮,把两人小腹上的浊液擦拭干净。
        屏幕光打落在陈炎平坦的小腹上,白皙的肌肤透露出一层泛粉的光泽,程溪不动声色地擦拭掉白色的浊液,好不容易才压制住心底滋生的邪念,躺下盖好被子,翻身背对着陈炎睡觉。
        陈炎这一觉睡得格外舒坦,一觉睡到六点五十分的闹钟响起来,才迷迷糊糊地摸手机。
        结果陈炎没摸到手机,闹铃却是被人摁掉了。
        程溪关掉陈炎的手机铃声,手肘支撑着侧翻身,肆无忌惮地贴近陈炎的耳边,用鼻尖蹭了蹭陈炎的脸颊,薄唇磨蹭着他的头发,轻声说:“宝贝儿,起床了。”
        陈炎半醒半睡的时候特别迷糊,压根就没听到男神说的话,只是觉得心尖上麻酥酥的,哼哼一声就又睡着了。
        程溪换好裤子撩开床帘准备下床,就见何书生这个胖子手里抓着一大把纸团,轻手轻脚地爬下楼梯。
        程溪也下了床,何书生回身见到男神,面上一窘,红着脸儿,条件反射地把纸巾藏到身后。
        程溪低头穿着鞋,目不斜视地说:“你们有早课是吧?十五分钟后再叫陈炎起床,让他再睡一会儿。”
        何书生傻愣愣地点头:“诶,好的好的!”
        等陈炎迷迷糊糊地被黄小明叫醒的时候,已经七点十五分了。
        他抓挠着头发坐起身,掀开被子换好衣服起来,一掀床帘,就被对面床两个人头四双脚给吓清醒了!
        陈炎这才想起昨晚发生了什么事,脸上腾的一下涨红了!
        但是……男男男神呢?
        陈炎爬下床,何书生回过头小声说:“嘿,火火,你朋友刚七点起来先走了,让我跟你说一声。”
        陈炎遗憾地“哦”了一声,脸上还是红红的。
        昨晚他似乎跟男神做了某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男神提前离开,难道是觉得睡醒见面会尴尬?
        陈炎今天上课的时候一直在发呆,他的手指间转着笔杆,心不在焉地盯着大屏幕上的PPT。
        “诶。”
        陈炎心头的疑虑和担心并驾齐驱,忍不住碰了碰隔壁座位上的黄小明的胳膊,等黄小明凑近过来,陈炎小声地问:“我问你啊,你会跟何书生一起DIY吗?”
        黄小明听完,一脸茫然地反问道:“啥玩意儿?比比谁先射吗?”
        陈炎支支吾吾地强调道:“是一起DIY!一起!就是……就是……贴在一起……”
        黄小明越听陈炎解释越迷糊,干脆打断道:“没听懂你在说啥啊。”
        陈炎涨红脸小声道:“就是……唧唧贴在一起……然后双飞……”
        事实上,男神飞一趟,足够他飞个三四五六七八次了!
        陈炎并不觉得羞愧,只想感慨男神好棒!
        闻言,黄小明龇牙咧嘴的表情嫌弃到变形:“我靠!为啥要贴在一起啊……比大小?可这姿势也太gay里gay气了吧!”
        陈炎连忙反驳道:“你想啥呢,像我们这样的直男都不在乎这些的好吗!你这就是心虚!”
        陈炎说出自己的心声:他不能心虚!心虚就意味着自己太gay气!
        黄小明欲言又止,扭头看了眼旁边黑黑壮壮的何书生,心里的排斥感和恶心愈发强烈了。
        这他妈……能不虚吗!
        一想到要和何书生亲密地贴在一起,能硬得起来才奇怪吧!
        何书生感觉到黄小明带刺儿的视线,抬起头就看到黄小明嫌弃到极点的表情,当即蹙眉道:“干嘛?”
        黄小明龇着牙说“不干嘛”,随即把视线挪到讲台上的课件PPT。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