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 第13章

第13章

书籍名:《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作者:空星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程溪是打车过来的,抵达陈炎家门口的时候,陈炎早已经等得瑟瑟发抖。
        陈炎打开车门坐进车里,狠狠地吸了一口暖气,搓着手说:“好冷啊今晚。”
        陈炎双手握拳,往手心里呵气,眼睛贼兮兮地转来转去,想要找个角度可以偷看男神一眼,忽然就被手背上传递过来的温热烫到心头一颤。
        程溪伸手握住陈炎冰凉的小拳头,皱着眉头问:“你是出来等了多久?手怎么冷成这样。”
        陈炎心虚地说:“没有等很久呀……我刚出来的。”
        实际上他在家里等男神的时候,已经兴奋得旋转跳跃闭着眼地尬起舞来,体内奔涌的肾上腺素也在兴奋地叫嚣,感觉浑身都是使不完的劲儿,所以,他才想跑出来吹吹夜风冷静一下……
        陈炎的拳头还被男神握在掌心里,男神手心的温度炙红了陈炎的耳垂。
        他不自在地瞄了男神一眼,男神今天换了一身黑白相间的休闲棒球服,平日肆意凌乱的头发也打理得富有层次感。和一身军装的禁欲气息不同,身着休闲服的男神更显清爽,整个人都充满年轻活力的阳光男神气息。
        特迷人特帅气!
        陈炎默默地用目光舔完男神全身上下,满足地在心里咂咂嘴。
        虽然陈炎觊觎男神的美好肉体,但是他淫心十足却又胆小如鼠。
        陈炎对自己的自控能力非常没有信心,十分害怕男神和他的肢体接触会触动他身体第三条腿的开关,于是,他假意要拿手机,不动声色地躲开男神的手。
        司机大叔目光幽幽地瞥了眼后视镜里的两个年轻人,粗声咳嗽道:“靓仔,琴扪你要去边度啊?”
        程溪应道:“去莲花中路。”
        程溪侧过脸,就看到陈炎十分拘束地窝在车窗边,他两腿并拢,双手搭在双膝上,坐姿十分乖巧。
        而两人中间留出来的空隙之大,可以说是车内的最远距离了。
        程溪忍不住要逗陈炎:“怎么坐那么远?”
        陈炎正努力地缩成团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结果却被男神一语戳破,顿时身子一僵。
        他紧张地嚅声道:“没,没有啊……”
        程溪翘起嘴角,故意问:“你是不是不乐意陪我出来吃夜宵啊?”
        陈炎一听就急忙解释道:“不是的,我很乐意呀,我也刚好饿肚子呢……”
        他怎么可能不乐意,和男神在一起,简直兴奋得可以一路翘唧唧了好吗 :)
        程溪带陈炎去的是一家有名的粥档,距离陈炎家也就二十多分钟的路程。程溪拿着菜单问陈炎:“这里的干贝海鲜砂锅粥很好吃,要不要试试?”
        陈炎对于男神推荐的菜品当然是无条件接受,点点头应好。
        程溪叫了一锅大份的干贝海鲜砂锅粥,又点了一盘蚝仔烙。
        陈炎惊讶于男神的饭量,也正好趁机问出心中瘀堵的问题:“你今晚和我妹妹去吃了什么呀?你没吃饱吗?”
        程溪把菜单交还给服务员,就见陈炎双眼亮晶晶地盯着他,抿着薄唇欲言又止的模样,显然是在极力克制自己越线的查岗行为。
        程溪忍俊不禁,应道:“和她去参加一个朋友的生日酒会了,我刚是中途溜出来的。”
        陈炎一听,当即脑补出继妹挽着男神的手臂出席宴会的画面,可想而知继妹今晚得是有多得意,生日宴这进场待遇跟走红毯似的!简直就是走上人生巅峰,继妹的狐狸尾巴肯定都要翘上天了!
        陈炎羡慕得心痛不已,更加后悔自己没有死皮赖脸地粘着一起去,嘴角也不自觉地拉下来,有点委屈!
        程溪被陈炎的小表情逗乐了,故意使坏地说:“我跑出来约你吃宵夜这事,可不能让你妹妹知道了,要不然她生气了,我又得去哄她。”
        陈炎听完男神这话,委屈巴巴地看向男神。
        他突然觉得自己就像个扶不上正位的小三,男神连约他吃顿宵夜都得偷偷摸摸的,还不能让继妹知道!
        心里没来由地涌出心酸,陈炎瘪着嘴轻轻地点了点头,闷声应道:“嗯。”
        尽管心里委屈得不行,他却依旧乖乖听话,可以说是体现出一名敬业合格的小三的职业素养了。
        程溪实在是憋不住了,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伸手肆意地揉乱陈炎的头发,还觉得不过瘾似的捏了捏陈炎的脸颊,说:“我刚说的话都是逗你玩呢,真信了?陈柔沛生气关我什么事,我就想约你出来吃夜宵,换做其他人陪我,我也没胃口啊。”
        陈炎又被男神这几句话说懵圈了,呆愣愣地嗫嚅道:“什么……”
        程溪翘起一边嘴角,笑得有点痞气,暧昧不明地说:“也不知道为什么,看见你就觉得特别有食欲。”
        “……!”
        陈炎被男神这句话撩得措手不及,心里的小鹿瞬间奔放地扭起秧歌舞,直撞得他心口砰砰乱跳!
        陈炎羞涩又期待地瞅了男神一眼,内心的小人儿热情咆哮“康忙北鼻!请尽情享用我的身体!!”,他联想到某些不可描述的激爽画面,白净的脸皮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泛红。
        程溪意味深长地看着他。
        陈炎单方面的害羞和尴尬持续了好一会儿,直到店家上菜,这才打断了他继续闷声羞答答的行为。
        上菜的时候,店家把整锅砂锅粥端上来,腾腾热气飘散出诱人的鲜味,勾得馋虫蠢蠢欲动。
        程溪给陈炎盛了一碗,晶莹的珍珠米颗颗分明,粥里的鲜虾和海蟹都是真材实料,撒入姜丝去腥调味。
        陈炎一口气连吃了两碗,海鲜加干贝,料足味佳,鲜上加鲜,美味得唇齿留香。他满足地感叹道:“超好吃!”
        程溪笑着说:“再试试这个蚝仔烙,也是这里的招牌菜,很好吃。”
        陈炎再看到男神推荐的这一道菜,有些犹豫地说:“我不吃生蚝……”
        程溪意外道:“你们本地人不是什么都吃的吗?”
        蚝仔烙是粤东地区的菜式,程溪这个外地人倒是觉得挺合胃口。
        陈炎知道网上黑自家的言论满天飞,生怕男神对自己有什么误解,忙解释道:“才不是,我有很多东西都不吃的……”
        程溪眼里闪过一丝玩味,说:“我在朋友圈看到一篇很火的推送说,和Y省人谈恋爱……就会被吃掉!”
        陈炎哭笑不得地说:“你居然还相信这种话?明显是开玩笑的呀。”
        程溪斜勾起唇角,意味深长地笑道:“也不是不可能,谈恋爱一谈到床上去,可不瞬间就变成吃人的小妖精了吗。”
        “……”
        陈炎在男神面前总是反应慢半拍,这才悟出男神是在开黄腔,他抬起头看了一眼笑得格外撩人的男神,垂下眼帘小声嘀咕:“那你可要小心点了哦,一定有很多人觉得你超美味的……”
        程溪的眼眸渐深,用开玩笑的口吻问陈炎:“不至于吧,难道连你也觉得我很好吃吗?”
        陈炎被男神问得一噎。
        此时他的内心有个裸奔的小人儿,手里高举着小叉叉兴奋地尬舞,还唱起当红广告的唧唧之歌:“唧唧吃掉!吃掉!通通吃掉!吃掉!”
        过瘾的味道让你尖叫,这种感觉劲爽美妙 :D
        陈炎在心里狂欢了一场,表面上淡定得十分乖巧。他没有回避男神的问题,而是含糊带过地说:“就算你再好吃……肯定也没有这粥好吃呀,这顿宵夜我来请客吧,就当是为我今晚爽约的事赔罪啦,好不好?”
        陈炎自以为话题转移得很巧妙,程溪看破不说破,微笑着拒绝道:“那可不行,这顿宵夜才值几个钱,不能就这么便宜你了。先欠着,下次再让你请。”
        陈炎一听,当即吹鼓两颊,小鹿般湿漉漉的大眼睛朝程溪看了一眼,鼓鼓的脸颊也在瞬间突然泄了气,他勉为其难地妥协道:“那……好吧。”
        实际上,陈炎鼓起脸颊只是在掩饰上翘得太明显的嘴角,他心里已经美上天:居然还有下一次和男神一起吃饭的机会?!OMG真是太棒啦!
        程溪将陈炎偷着乐的小表情尽收眼里,不动声色地舔了下嘴角,眼神愈发幽深。
        吃完宵夜,男神先送陈炎回家,陈炎到家时已经十一点多了。
        陈炎刚从车上下来,恰好就碰见陈柔沛从后边一辆黑色大奔出来。
        陈柔沛冷漠地瞥了陈炎一眼,很快就别开视线,踩着一双八厘米细跟短靴,高傲地从陈炎旁边经过。
        偏偏在这时候,自带低音炮的声音从车内传来:“陈炎,你等下。”
        男神开口说这一句话,不仅叫住陈炎,也让目不斜视的继妹屈尊降贵地回过头。
        “程溪?你怎么会在这里……”
        继妹惊喜地柔声叫道,刚才面对陈炎时的冷傲神色,此时已经荡然无存。
        男神按下车窗,敷衍地应了陈柔沛一声,然后跟陈炎说:“我还没有你的手机号,发给我。”
        陈柔沛面有古怪地斜睨了陈炎一眼。
        陈炎忙点头说:“嗯嗯,好的。”
        陈柔沛抓紧机会,笑盈盈地盛情邀请程溪:“都到我家门口了,进去坐坐吧?”
        陈柔沛心里打着好算盘,虽然爸爸今晚也在家,留程溪过夜不切实际,但是如果能有一张程溪做客她家的合照po朋友圈,也足够让虚伪的姐妹团咬牙切齿的了!
        程溪说:“不了。”
        然后他又忍不住逗陈炎:“同样到了你家门口,你怎么连一句进去坐坐的客套话都不说,不欢迎我是吧?”
        陈炎在继妹面前就会自动减弱存在感,被男神这一说,有些尴尬地垂下眼睛说:“欢迎的,我就是嘴笨……”
        程溪只是喜欢逗他而已,并没有真的怪陈炎的意思。
        等程溪离开之后,陈柔沛冷不丁地问起陈炎:“你一晚上都和程溪在一起?”
        陈炎心头警铃大作,摇摇头说:“没有啊,就刚才碰到了……”
        陈柔沛淡淡地瞥了陈炎一眼,问:“你什么时候和程溪这么熟了?”
        陈炎小声说:“也算不上熟吧,我和他才认识了几天而已……”
        陈柔沛冷哼一声,转身先进家门。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