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 第10章

第10章

书籍名:《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作者:空星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军训汇演圆满结束,最后一声“解散”的哨声响起时,伴随着浪潮般涌起的阵阵欢呼,全场新生摘下自己的迷彩帽抛向半空。
        新生的笑脸定格成一张张照片,记录着学生时代的青葱岁月。
        军训结束之后,北操场上的人潮迟迟不退。各班合拍班照,宿舍合拍舍照,还有三两好友合照,倒也十分热闹。
        陈炎他们班也要拍集体合照,组织委员让大家到升旗台旁边集合,排队等着别班先拍。陈炎就和班里同学扎堆聚在一起,闲来无事吹吹水,比比谁晒得更黑。虽然学校安排的是冬训,但是暴露在紫外线下大半个月,大部分人还是黑了好几个度。
        唯独陈炎肤白晒不黑,班上的女同学十分羡慕,黄小明趁机揩油,摸了陈炎的脸一把,坏笑道:“瞧这小脸水嫩的~”
        陈炎怒而骂之:“你滚!”
        当艾朗一身简约的黑白灰时尚look,挽着国旗班统一一身松枝绿军装的邢璐出现在陈炎面前时,陈炎的男女同学都要看直了眼。
        混在清一色的迷彩服新生当中,身穿潮服的艾朗就像个小王子一样bling bling超闪亮,他笑嘻嘻地冲陈炎挤眉弄眼,凑近道:“我已经悄咪咪地弄到男神的微信号了!”
        艾朗朝陈炎抛了个wink。
        邢璐和男神同在国旗班,要拿到男神的微信号轻而易举,难的是男神会不会同意添加他为好友……
        陈炎心里恨道艾朗真是淫心不死,表面上只是不屑地扬起小下巴,哼唧道:“这有什么好炫耀的,我早加上男神的微信了好吗。”
        艾朗不信,他只当陈炎是吹牛皮吹上瘾,嘻嘻笑道:“得了吧你,你咋不吹男神是你前任呢!”
        陈炎一噎。
        虽然他没吹男神是前任,但他吹男神是他的现任十七房姨太太啊……
        想到这里,他便没再吭声,真是超心虚der!
        很快就轮到陈炎他们班上去升旗台合照,全班几十个人闹哄哄地挤在一起,班委在下面扯着大嗓门调整位置。
        等陈炎晕晕乎乎地拍完合照走下来,他也没有注意到升旗台旁边分散站着三三两两的国旗班成员,直到听见有人喊他的名字:“陈炎?”
        陈炎迷糊地回过头,就看到一身军装英俊指数爆表的男神朝他走过来。
        陈炎当即心头一紧,混沌的脑袋也瞬间清醒,磕磕巴巴地打招呼道:“嗨~”
        男神走近,勾起嘴角问他:“怎么了,看到我就这么紧张?是怕我催你请吃饭吗?”
        陈炎腼腆地缩着脖子笑道:“没有呀……”
        心里却在咆哮:对的对的超紧张!这是荷尔蒙作祟的性冲动啊啊啊!男神请你吃我好不好!!
        男神盯着陈炎唇角的梨涡,若有所思地舔了下薄唇,提议道:“要不要和我合照?”
        陈炎登时眼睛发亮地看向男神!
        他兴奋得想要原地转圈圈,表面上却又十分矜持地故作镇定,努力压住上翘的唇角,说:“好啊。”
        男神被陈炎的小表情逗乐,忍笑道:“拿你的手机拍吧,我的手机快没电了。”
        陈炎没多想,十分乖巧地掏出自己的手机就解锁递给男神。
        男神接过手机,动作自然地将另一只手搭在陈炎肩上,把浑身僵硬的陈炎揽进自己怀里。陈炎挨到男神下巴,根本不敢动弹。
        男神忽然问:“你多高?”
        陈炎感觉到男神说话时喷洒在他耳廓的气息,红晕悄悄地爬上他的耳朵,声音小到几乎没能从嗓子眼发出去:“173到174吧……”
        男神勾起嘴角,拢了拢怀里的陈炎,意味深长地说:“抱起来刚刚好。”
        陈炎猜男神说这话极有可能是在取笑他长得矮,但他仍被这句话撩得七孔生烟,此时他的脑袋上就像火车头的大烟囱一样,突突突地喷出滚滚浓烟!
        男神就着两人一前一后这个亲昵的姿势,用陈炎的手机咔擦咔擦地拍了几张照片,拍完拿到陈炎面前一起看。
        男神滑过两张照片,抬起头对比陈炎的脸色,伸手戳了一下陈炎水嫩红润的脸颊,明知故问地笑道:“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陈炎磕磕巴巴地解释道:“军训……军训晒伤的……”
        男神轻轻笑了笑,没有继续追问,又滑过几张照片,再往右边滑时忽然出现男神升旗的侧脸照。男神的鼻音哼出闷笑声,揶揄地问陈炎:“这是哪儿来的?”
        陈炎已经脸红到极限,难为情地扯谎道:“就是……刚一个学姐发来问我认不认识你……”
        男神掀起嘴角,玩味儿地笑道:“哦,这样啊。”
        陈炎的心情跟扫雷一样忐忑,生怕男神接下来又问“那你保存我的照片到手机里干嘛啊 你是不是暗恋我啊 你是不是小变态啊bla bla”。
        正在这时候,继妹那往常令陈炎深恶痛绝的声音插了进来——
        “程溪,没想到你们居然认识呀?”
        陈柔沛笑盈盈地迎面走来,陈炎顿时觉得自己真是瞎了Gay眼,脑袋里整天只有男神和男人,居然到现在才发现继妹也在国旗班!
        陈柔沛一身合身的松枝绿军装,修长笔直的双腿收于黑色马靴内,平时披散的长发也松松散散地扎起矮马尾,整个人看起来干干净净的,特显精神气儿。
        男神把手机还给陈炎,顺势揉了揉陈炎的脑袋,对继妹说:“认识啊,他还欠我一顿饭呢。”
        陈柔沛眼睛一亮,不着痕迹地瞥了陈炎一眼,又若无其事地跟男神说:“过去吧,轮到我们拍照啦。”
        男神:“好。”
        男神和继妹一起走了,陈炎这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可惜陈炎这一口气还没彻底喘上来,刚回到宿舍就收到继妹发来的微信消息:“晚上约程溪出来吃饭。”
        陈炎顿时眉心打结,斟酌着回复道:“我今晚要回家……”
        陈柔沛:“我管你回不回家,你把程溪给我约出来就行。”
        “……”
        陈炎心里发苦,心情顿时down到极限,约男神吃饭原本是他这段日子以来最期待的事情,现在却成了陈柔沛勾搭男神的捷径。
        #苦命小gay gay费尽心思却为恶毒继妹做嫁衣#
        陈炎从来不敢拒绝继妹的要求,他内心挣扎了好一会儿,明白继妹这是盯上他了,就算延期也不是办法,最终妥协道:“好吧……我去问问他有没有空。”
        陈炎蔫蔫地给男神发了句微信消息,问:“程溪男神,你今晚有没有空呢?”
        男神:“要请我吃饭?”
        陈炎:“嗯……”
        男神:“有空。”
        陈炎:“那下午五点整,我打车过去你宿舍楼下接你,可以吗?”
        男神:“可以,不过你知道我住几栋?”
        陈炎当即面露窘迫,回复道:“…………我不知道呀,正准备问你呢。”
        男神:“我在14栋,我知道你在32栋。”
        陈炎惊喜地问:“你怎么会知道的?”
        男神故作神秘地回答:“算出来的。”
        陈炎:“……”
        陈炎和男神敲定时间之后,不情不愿地再回头给继妹汇报时间。
        难得军训结束,陈炎他们得以回归坐在宿舍里翘着二郎腿追剧吃外卖的糜烂生活,陈炎却食不知味。
        陈炎的微信在桌上响个不停,艾朗从邢璐那里得知陈炎和男神的亲密关系之后,就连哭带闹地在微信上嚎叫着追问陈炎:“天啦噜!你和男神是什么关系?知‘根’知‘底’了吗???说好的姐妹深情!有福同享,有diao同吸呢??本可人儿腿都还没来得及张开,男神居然已经被你吸干抹净了!!![泪奔]”
        陈炎心里正烦,没好气地回道:“走开走开,就你爱逼逼!”
        艾朗:“我不爱逼逼,人家只爱大唧唧![泪奔]”
        陈炎没再回复,他这会儿实在没有心情陪艾朗瞎折腾。
        下午五点钟,陈炎哀哀怨怨地搭上回家的10路公车,却在微信上帮陈柔沛把车牌号发给男神。他心酸得胃痉挛,唯有在朋友圈po军训合照伤感一番。
        陈炎集齐了九张图,其中包括和男神、艾朗和邢璐、室友、同学的各种集邮照,发出去的时候附上表情:“[玫瑰][枯萎]”
        陈炎的动态得到几十个赞,还有各种“哇噻,好多男神女神”的赞美,宿舍的黄小明和何书生酸溜溜地回复道:“火火啊,本来吧,你po合照也是哥俩的荣幸,可我俩怎么就感觉受到了成吨的伤害呢?”
        和男神女神凑成九宫格,才发现自己真TM是丑到变形。
        没有上镜的同班同学幸灾乐祸地回复何书生和黄小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艾朗也在下面评论道:“我和男神之间的距离,只隔着一个你,然而——菊深不知归处 :-(”
        陈炎回复道:“谢谢夸奖 :-)”
        艾朗难以抒发内心的嫉妒之情,自怨自艾地吟湿作赋,聊以自慰——
        “男神开你门户,菊深不知归路。
        兴尽炮几发,误入菊花深处。
        好大!好粗!精起一滩湿漉漉。”
        艾朗的回复,绝壁称得上是评论里最有深度内涵的一股泥石流了!
        陈炎:“ :-) ”
        中途换乘,陈炎坐了近两个小时的公车才到家。这一路上,陈炎不安地把手机握在手上,时不时就瞅一眼,却没有收到男神的任何消息。
        陈炎郁闷到不行,最后颓然地躺倒在自己床上,难受地想着:说不定男神非但不介意他爽约,还很享受和继妹约会的二人世界。两人吃完晚饭,解决温饱问题就思淫欲,开房进门就啪啪啪,到了浴室又啪啪啪,回到床上继续啪啪啪,这一轮下来,男神估计得明天下午才能醒,清醒了可能还会来感谢他。
        陈炎被自己脑补的全过程虐得心肝疼,把脸埋进枕头里“啊啊呜呜”地胡乱蹭。
        作者有话要说:  男神:我在14栋,我知道你在32栋。
        陈炎:你怎么知道的???
        男神:因为32-14=18,等于我的唧唧长度 :)
        #
        ps 害怕误导小朋友,附原湿一首温习功课_(:з」∠)_
        如梦令(李清照.宋)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
        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