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 第03章

第03章

书籍名:《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作者:空星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陈炎打车从Evening Show酒吧回到家,已经过了十二点。
        一进家门,陈炎火急火燎地把继妹的大衣丢进衣篓里,冲进卫浴间拼命地冲洗双手。他这一路忍着呕吐的冲动,胃里翻江倒海,这会儿挤了一大坨洗手液猛搓手,搓到几乎要掉了一层皮才觉得干净了。
        陈炎回到自己房间,今晚家里就他一个人,眼看着已经十二点半,他却没有半点睡意。
        陈炎一坐下发呆,脑袋里就浮现出刚才在酒吧门口遇到的男神的身影,他几乎都能趁着热乎的记忆DIY一发,唯一败兴的是男神和继妹的关系不清不楚。
        陈炎起先是对男神没有甩开继妹的手而耿耿于怀,后来则是坐立难安地猜测着继妹和男神的关系。
        男神该不会是……陈柔沛的男朋友吧?!
        陈炎的心情顿时down到低谷,恨男神眼光不好,又替自己唏嘘一番,最后连趁热打一炮的兴奋感都消散了。
        陈炎内心有个小人在为男神抱不平,咆哮男神值得更好的;一会儿又蹦哒出另外一个小人安慰他自己:说不定男神是绣花枕头,身高颜好小豆芽,做起爱来就像绣花针掉进大米缸,还不如DIY来得有快感。
        陈炎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他这人有个毛病,就是想象力太丰富,一闭眼睛就脑补出男神压在继妹身上耕耘的场景,顿时像是嘴巴里被塞了一百只苍蝇一样恶心。
        最后他的自我安慰法宣布失败,毕竟男神的脸摆在那里,舔一舔都能让他上高潮。
        这也不能怪陈炎对男神太上心,没骨气。毕竟作为一个性欲强烈的纯男孩,至今还保持着完璧之身实在不易。而且性生活压抑得太久,他更是有如蓄势待发的弦上之箭,在遇到男神这种完全符合他审美的天菜,总难免会让小处男脸红心跳,情不自禁地意淫男神将他操得披头散发、五脚朝天的鸡裂场景。
        陈炎在床上辗转反侧,最终还是摸灯爬起,披着花棉被,摸到柜子里的直播装备,将自己打扮一番之后,唉声叹气地打开直播。
        陈炎有两个手机,就是专门为了直播而准备的。他打开没有SIM卡的手机,连上wifi,点开大晋江直播APP。陈炎看着熟悉的开播界面,想了想,十分不要脸地将直播的标题简介改为“恶毒继妹的男朋友要睡我怎么破?!”
        陈炎一登陆“火前留名”这个账号的直播间,观看人数当即以秒计爆增,不出一分钟就已经累积了三千人。
        陈炎特意搜出一个粉红色的大蝴蝶结,套在自己的头顶上,借以暗示自己此时活蹦乱跳的粉红少男心。
        “啊啊啊,第一次在午夜档看到一姐开播!!恭迎一姐驾到!!!”
        陈炎的直播人气真不是盖的,才刚开播,评论区里已经炸成烟花。虽然他的直播一向没有什么内涵可说,但是网友看直播就是图个痛快,他们就爱看陈炎日常骚浪贱地瞎逼逼。
        有网友刷道:“本来已经躺在床上昏昏欲睡,忽然听到手机‘噔’的一声,看到‘您关注的主播‘火前留名’已开播,快来抢沙发吧~’,我登时像被打了鸡血一样清醒!”
        在他下面有一大波人复制粘贴,默契地排着这段话。
        “垂死病中惊坐起,一姐开播胜良医!”
        “我看到了什么?!主播今晚的标题又是什么套路?猜不透,真心急,新粉表示好捉急,在座的大佬们,有没有哪个老资历的提前来一发科普!”
        经上面这位网友一提醒,绝大部分的人这才注意到主播今晚的新标题,毕竟他们一看到“火前留名”这个ID就突然兴奋,肾上腺素上涌,不管不顾地冲进直播间表白主播,根本没有时间去注意标题!
        陈炎直播间的标题一直都是老套路,几个烂熟的标题轮番换,粉丝们都深谙其道。不过今晚这个标题着实是新花样,粉了陈炎大半年的初代粉都吃不透,他们虽然知道主播有个不省事儿的妹妹,却也不明白这是什么新梗。
        陈炎脸上贴着类似于动物面膜的暴漫脸软皮面具,再加上他头顶的粉色蝴蝶结,神似如花小姐姐。
        陈炎整个人郁郁寡欢,看了一眼直播间轻松破万的观看人数,脸上写着“闷闷不乐有心事”七个大字,简直不要太明显!就等着善良天真的网友们来关心他!
        “一姐怎么了?不开心吗?”
        “主播不要不开心,砍谁一句话!!心疼地抱起一姐藏进被窝。”
        陈炎叹气道:“今晚就不跟你们撇了,我现在是真遇到事儿了,标题也是字面意思,真诚无套路。”
        网友评论区当即爆炸:“妹夫要操你???我靠,灯光师照这里,主播请说出你的故事!”
        陈炎恹恹地说:“我刚才临时下播,其实是因为我妹妹打电话让我给她送东西过去。我有某些把柄在她手里,所以对于她的任何要求都不敢拒绝,她也越发变本加厉地使唤我。这些都是真事儿,我得承认,我本身是对她有很大的怨气和恨意的。”
        陈炎十分有经验地交代了故事大背景,继续说:“今晚过节热闹,到哪儿都塞车,我打车过去酒吧门口迟到了,我妹妹正劈头盖脸地数落我,就在这时候,妹妹的男朋友出现了。”
        陈炎睁眼说瞎话地胡诌剧情,回忆起男神的样子,他的赞美之情滔滔不绝:“不得不说,妹妹男友是长得真帅啊!身高腿长,面部轮廓分明,眼睛更是深邃迷人,而且他的声音自带低音炮,光听声音就让我腿软了六七分!看到他的瞬间,他就登上我心目中的必睡男神排行榜。
        “男神和妹妹说了两句话,也看了我一眼,我当时并没在意。他是出来打电话的,妹妹就先进去了,我用手机叫了车,就站在门口等。今晚特别冷,我站在原地直跺脚,忽然冷冰冰的脸上被一股暖流接触到,我吓了一跳,才发现是男神走到我旁边,他用手指碰了碰我的脸。”
        陈炎意淫的感情很真挚,嘴巴像个小螺号,全程瞎几把吹:
        男神轻轻笑了一下,对“陈炎”说:“我看你一直在跺脚,很冷?”
        “陈炎”瑟缩着脖子,又紧张又局促地说:“还……还好。”
        “陈炎”没有想到男神会主动上来打招呼,而且见他这架势和举动……还有几分暧昧的情愫。他晃了晃脑袋保持清醒,为了打破两人之间的尴尬,他咳嗽一声,问:“你是柔沛的男朋友?”
        男神嗤笑一声,含糊其词地说:“目前是,不过,说不定很快就不是了呢?”
        “陈炎”的思绪被冻得转不过弯来,迷糊地眨巴着眼睛:“啊?”
        男神笑了笑,亲昵地伸出手指在“陈炎”脸上戳了戳,“陈炎”尴尬地闪避而过,男神没有在意,转移话题道:“我开车过来的,今晚真冷,去我车上坐坐?”
        “……”
        “陈炎”要是再听不出男神话里别有深意,那他就白瞎了“菊花江天仙”的称号。“陈炎”紧张地吞了口口水,结巴地婉拒道:“不不用了,我叫……叫了车了,马上就到了。”
        男神颇为可惜,还想再要“陈炎”留下联系方式,恰好“陈炎”的手机响起,他接起电话跟司机沟通,一边礼貌性地跟男神点头示意,匆匆忙忙地先行离开。
        ……
        陈炎讲述的故事到此为止,全程用化名和称谓代替,他今晚听到继妹叫男神的名字“chen/g xi”,具体是哪个Chen/g哪个Xi,陈炎连前后鼻音都分不清,光听到名字也猜不到。于是,为了增加一点戏剧性,他默认男神姓“陈”,听起来就觉得两人十分有缘分!
        评论区里早就炸了大半天。
        “我草草草草,主播,这妥妥是个劈叉的渣男啊!!”
        “给司机颁发最佳助攻奖!替一姐解围,否则一姐这贤身贵体今晚就得被渣男玷污了!”
        “一姐为什么不怼他!开启嘴炮MAX模式,分分钟怼得渣男怀疑人生!!”
        “全程的重点放在好奇渣男长得有多帅的,我是一个人吗???”
        “你不是一个人!!!!!”
        不过在这些留言当中,当属眼熟的野生土豪菌“djhgnwcf”发了一长排的微笑脸最为瞩目。
        djhgnwcf:[微笑][微笑][微笑][微笑][微笑][微笑][微笑][微笑][微笑][微笑][微笑][微笑][微笑][微笑][微笑][微笑]
        ……
        ——
        Evening Show酒吧。
        程溪独自坐在角落里,塞着耳机玩手机,期间他的朋友们多次招呼他过去玩,都被他拒绝了。
        今晚约到酒吧的男男女女,基本上都是同个大学里的同城学生,虽然表面没有明说,但实际上这就跟联谊会没有区别。聚会上好几个女生今晚就是冲着程溪这个大男神而来,奈何男神来了酒吧不喝酒,也对热辣表演没兴趣,他就坐在角落里看手机,两只耳朵都塞着耳机,害得她们都没有机会上前搭讪一句。
        陈柔沛今晚也是奔着“睡程溪”的目的而来,刚才在门口恰巧遇到男神,挽着他的手臂走进来的时候甭提有多得意了,然而男神对她的暗示不理不睬,坐到沙发上就没再和她说过话。
        陈柔沛不死心地咬咬娇艳动人的红唇,心下决定主动出击,便举着两杯洋酒,挤开男神旁边的男生,挨着男神坐了过去。
        陈柔沛从青春期萌动开始,就靠着美艳的外貌纵横情场多年,深谙撩拨男人的套路,她贴着男神而坐,可惜天冷男神身上的衣服厚,根本没有感觉到她的香肩酥胸摩擦手臂的柔软触感。
        直到陈柔沛咬牙巧笑,将酒杯递到程溪面前的时候,程溪才注意到她的存在。
        程溪摘下一边的耳机,酒吧里的重金属音乐有些吵闹,陈柔沛自然地凑到程溪耳边,轻轻吹着气儿说:“喝一杯嘛,你来了之后都没喝过酒呢。”
        程溪对陈柔沛如此赤|裸裸的示好并不感兴趣,倒是想到另外一个问题,他接过陈柔沛递来的酒杯,倾身靠近陈柔沛。
        陈柔沛屏息等待,心跳如擂鼓。
        在场另外几个垂涎程溪的女生看到这一幕,更是愤恨地咬牙切齿。
        程溪凑近陈柔沛耳边,在她的小心脏砰砰跳的期待中,问:“刚才在酒吧门口遇到的那个人,是你哥啊?”
        “……”
        陈柔沛万万没想到,程溪跟她聊天的话题竟是从陈炎说起。更何况,陈炎那个怂货和她长得一点都不像,男神居然会猜那是她哥?
        陈柔沛从来都不承认陈炎是她继哥。
        但是在男神面前,必须保持温柔体贴的形象,不能表现出一点点骄横乖张的性子,于是,陈柔沛微笑着回答:“算是吧,不过我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
        “这样啊。”
        程溪的唇角微微上扬,带着蛊惑人的笑意,让陈柔沛看得出神。
        但是,程溪并没有继续和她说话的意思,重新塞回耳机,对陈柔沛不理不睬的态度不言而喻。
        “……”
        陈柔沛的心情如同坐过山车般起起落落,她呆坐在男神身边,又不好继续打扰他,她忍不住好奇地想要看看男神的手机里究竟有什么好看的,然而男神似乎有意无意地用手挡着手机界面,不让任何人窥视他的隐私。
        陈柔沛扛不住男神的冷落,悻悻地举着酒杯离开了。
        坐在程溪另一边的一个黄头发男生碰了碰程溪的胳膊,等程溪摘下耳机,黄头发男生问道:“干嘛呢你?冷落女神就这么开心?”
        程溪看着手机的时候,嘴角几乎全程保持上扬,笑意压都压不住。
        被黄头发这么一问,程溪勾起唇角,轻轻地笑了一下,眨着眼睛说:“没什么,就是遇到一个欠操的小朋友,觉得很有趣。”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