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 第02章

第02章

书籍名:《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作者:空星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陈柔沛是陈炎异父异母的妹妹,她和陈炎同岁,比陈炎晚出生了两个月。
        陈炎七岁那年,生父欠下几十万的债务跑路。陈炎的母亲曹艺卉,嫁过去当了七年的全职主妇,一无经济收入,二无法律常识,只懂得带着儿子东躲西藏,每天都担心高利贷公司上门催债,过着心惊胆战的日子。
        这几十万的巨款如同塌陷的半边天,足以压垮曹艺卉纤弱的肩膀。最后还是依靠自家兄弟帮衬出主意,才懂得去法院起诉离婚。
        法院走程序,拖来拖去也折腾了小半年,陈炎母亲最终拿到离婚证,也得到陈炎的抚养权,可是丈夫欠下的债务,她也得承担一半。
        曹艺卉当时不过二十九岁的年纪,尚且年轻,容貌娇丽,家里兄弟劝她撇下儿子再嫁,还能寻个条件较好的人家,她却抱着儿子坚决不肯答应。曹艺卉思想单纯,她可以为了儿子的未来再婚,却绝对不会抛弃儿子再嫁。
        就在这个时候,陈柔沛的父亲陈柏原出现了。陈柏原也是离异家庭,三十三岁,开着一家装修公司,身边带着一个女儿。经人介绍,他希望能和陈炎母亲二婚,并且替陈母还清前夫欠下的债务。
        在当时的情况下,这是最好的安排。
        即便曹艺卉对陈柏原没有感情,但是好在他年轻有钱,最重要的是愿意接纳陈炎为继子。单单是为了儿子,曹艺卉就没有理由拒绝。
        陈柏原和曹艺卉两人接触了一个月就结婚了,陈炎也有了一个同岁的继妹,就是陈柔沛。
        本以为生活重现光明,现实却不遂人愿。
        陈柏原当时正处于事业上升期,根本无心顾家,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家中的宝贝女儿。
        这个家庭缺了一个顾家的女主人,他又不喜欢雇佣保姆。说白了,他娶了曹艺卉为妻,不过是因为这个家缺一个可以充当保姆的女主人。
        陈柏原工作忙,不着家,唯独对女儿是百依百顺。自小被父亲宠出公主病的陈柔沛,从不认同陈炎母亲,对她的称谓一直都是“喂”,连一句“阿姨”都吝于出口。
        陈柔沛认为陈炎母子不过是自己爸爸买进门的保姆和小帮佣,所以她理所当然地使唤陈母,心安理得地欺负陈炎。
        陈柔沛的认知,于伦理道德角度而言,自然是错得离谱的,可摆放在现实面前和陈柏原的态度上来看,陈炎母子又有苦说不出。
        陈炎母子也是可怜,陈母为了陈炎的未来忍气吞声,而陈炎为了不让妈妈担心,小小年纪就学会把委屈往肚子里咽。
        一晃过了十三年,长年累月活在骄横继妹的阴影之下,陈炎在人前的性子变得越发怯弱,甚至对异性产生心理上的排斥反应,反倒是对称兄道弟的男孩子有了感觉。
        他是同性恋。
        这个秘密让陈炎如屡薄冰,无恃有恐,更害怕被继妹发现自己的小秘密。
        陈炎至今在继妹面前都抬不起头来,就好比今儿元宵节,大冷的天,继妹一个电话过来,陈炎也只敢在背后骂“槽”,都没有勇气拒绝继妹的要求。
        陈炎收起手机,回到直播屏幕前重新打开直播界面的声音。
        看到屏幕上戴着面具和圣诞老公公大胡须,遮得严严实实的自己,他才算找回“菊花江一姐”那股怼天怼地的自信。
        “小婊贝们,本宝宝临时有事要出门厚,现在必须得下播。回来也说不准还开不开播了,没有关注本宝宝的婊贝们记得关注一下,宝宝开播的时候会有通知消息,你们也不用守在直播里耗尽青春,好了,大家都散了吧。”
        陈炎一说这话,直播界面的评论区就炸了,一大波人哀嚎着“一姐别走”,一波人含泪挥手“我们等你回来”,还有另一波人奔走相告:“一姐今晚后|庭重开张??”
        陈炎嗔道:“妹妹们真是爱说笑,本天仙可是贤身贵体的可人儿,不像你们这些可怜儿,后门惨淡,长年无人问津,因而荒草丛生,便开始鸡不择食了。”
        网友们被怼也无怨言,只求能多看主播一眼。
        陈炎看了眼时间,蹙眉道:“诶,不说了不说了,我真得下播了。”
        陈炎不敢耽误继妹的时间,正想要退出直播界面,就看到右下角倒计时的小框框,提醒他15分钟后登上头条小电视。
        陈炎蹙了下眉头。
        “哎呀呀,刚才送我置顶卡的金主你在哪里?不好意思啊,白白浪费你一张金卡,等下次开播我跟你连线吧?就当作补偿。”
        虽然陈炎没把金卡当回事,但毕竟刚才是他怂恿土豪送的置顶卡。结果人家送了,却是白送了。
        陈炎直播间里的粉丝被调|教得素质极高,当主播和某个粉丝对话的时候,其他人都保持沉默,腾出地方来,没再把评论区刷翻天。
        那个ID“djhgnwcf”的土豪果然还在线,他在评论区回了一句:“不用了,没事。”
        土豪不在意白瞎了299,陈炎当然也不用过意不去,爽快地下了播。
        下播之后,陈炎将脸上的面具和胡须一并摘下来,露出一张极为清秀的脸庞。
        眉清目秀,鼻挺唇薄,唇角隐约可见两个小梨涡,只是唇色稍显素淡,脸色也略显苍白。
        陈炎长得像他妈妈,生得好看,尽管耳边还别着那朵艳俗的大红花,却对他的颜值没有半分影响,反倒是额外增添了几分艳色,十分合衬。
        陈炎将身上披着的花棉被丢回床上,面具和大红花之类的道具则锁进柜子里。匆匆收拾一番,陈炎换了件防风的外套,跑去继妹的房间拿大衣。
        陈炎现住的家是独栋小洋楼,他的房间在走廊的最右边,而继妹的房间在走廊的最左边,挨着小书房。两人的卧室中间隔着陈柏原和曹艺卉的主卧。
        继妹的房间平时是陈炎的禁区,走廊的左右两边都有通往一楼的楼梯,陈炎一出房门就能走到楼梯口,根本不用踏足到走廊另一边去。
        陈炎经过中间的主卧,他妈妈和继父今晚都不在家。
        陈炎打开继妹的房门,一推门就有一股甜甜的香水味儿扑面而来,他打开灯,粉红色的公主房差点闪瞎他的眼睛。继妹的衣橱里光是黑色大衣就有八、九件,陈炎犯愁了,挑挑拣拣也挑不出个所以然,最后随手给她拿了件长款的黑色大衣。
        拿好衣服,陈炎用手机软件叫了车,一出大门就感觉到冷飕飕的夜风如同抢食的鱼群,争着抢着往他领口里鱼贯而入。
        陈炎把衣领拉得老高,特后悔出门没有围围巾。南方的冬天是间歇性的,前几天还穿着薄外套,这两天伴随着寒流来袭,空气阴冷潮湿,夜里的寒风夹带冰刀,刮得脸疼。
        陈炎抱着继妹的大衣,等车一到就急忙钻进车里汲取温暖。
        从家出发去到银田路的Evening Show酒吧,少说也得半个小时车程,这还是在大路通畅的前提下。今晚是元宵节,城市里越夜越热闹,陈炎一路塞车,心也跟着塞了一路,好在司机风趣,一路跟陈炎侃大山解闷。最后,半个小时的路程,他们硬生生地塞了一个多小时才到。
        陈炎到了Evening Show酒吧附近下车,酒吧门口的停车场停满各种豪车超跑,比车展还精彩。
        陈炎摸出手机给继妹打电话时,一看时间已经十一点二十几分。
        继妹接起电话:“来了吗?”
        陈炎声音很软:“我到门口了。”
        Evening Show酒吧的招牌亮着紫色衬托的白色光,颜色搭配煞是好看。陈炎站在酒吧门口的台阶上,哈着气搓小手。
        等了几分钟,陈炎冻得直跺脚,继妹这才出现。
        陈柔沛绝对算得上是九分白富美,肤白貌美,身高腿长。及腰的长卷发撩拨到一边,露出白皙优美的脖子曲线。她本就是一美人坯子,又大把大把地在自己身上砸钱,化妆品要用贵妇级别的,衣服要穿时装周走秀的大牌。除此之外,近些年流行的嫁接睫毛、纹眼线、半永久一字眉、冷光牙齿美白、注射玻尿酸等,陈柔沛一个不落地赶上潮流。
        陈炎对陈柔沛是服气的,在这么冷的天里,她依旧穿着齐逼短裙配长筒靴,端的是美丽冻人,女神包袱极重。
        陈柔沛手里提着一件大衣,身上带着轻微的酒气。她走出来看到陈炎,秀眉一皱,没好脸色地说道:“磨磨蹭蹭的,现在才到!”
        陈炎很无辜,但是以往的经验告诉他,和继妹争辩没有任何意义。他把大衣递给陈柔沛,没有多想就接过陈柔沛甩过来的大衣。
        陈柔沛将外套批在肩上,风轻云淡地说:“那件大衣被我朋友吐了一身,你带回去,让你妈明天给我送去干洗。”
        “……”
        陈柔沛还没说完,陈炎接过衣服的左手已经摸到了黏糊糊的触感,随即闻到了一股令人作呕的酸臭味。
        陈炎脸色一白,右手捏着衣服干净的领子提起来——左手果然沾到了衣服上的流质呕吐物,夹带几撮幽绿的条状物,左袖也浸湿了一块。
        陈柔沛嫌恶地后退一步,“你怎么这么恶心!”
        陈炎胃里一阵翻腾,他也觉得好恶心啊啊啊!
        陈炎欲哭无泪,恨不得剁掉自己的左手,他委屈得几乎都要憋出眼泪,傻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陈柔沛脸色不悦地正要转身进去,忽然看到陈炎身后走来一个颀长的身影。她脸色一变,眼尖手快地拉住陈炎提着衣服的右手,强行将衣服重新搭回左手上。
        继妹咬牙小声道:“赶紧回去,你还想站在这儿丢人现眼呢?!”
        陈炎茫然无措,就见继妹一脸不耐烦的态度瞬间消失,嘴角噙着笑意,柔情似水的目光越过陈炎——
        “程溪,你可算来了,大家都等着你呢。”
        继妹的声音温柔得能够掐出水来,陈炎愣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陈炎顺着继妹的目光方向转头看去,在那一瞬间,他的眼睛像被拉开电闸,蓦然一亮!当即明白继妹的声音为何能够瞬间变软了。
        朝他们走来的是一个超级大男神,身高腿长,浑然天成的衣架子,英俊的脸部五官完全符合陈炎对自己“十六任混血前男友”的意淫。他整个人就跟行走的画报似的,帅到能让人的下身软出一滩水的那一种!
        男神一走近,陈柔沛就自然而然地上前挽住他的手臂,净身高173几乎和陈炎齐平的陈柔沛,倚靠在男神身旁都能展现出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
        陈炎的目光盯住继妹的手,恨不能在剁了自己左手的同时,把继妹的双手也给剁了!
        男神没有甩开陈柔沛的手,漫不经心地瞥了陈炎一眼,又问陈柔沛:“外面这么冷,怎么不进去?”
        陈柔沛裹了裹大衣,更是借机整个人贴到男神身上,丰腴的胸部隔着薄薄的针织棉料,蹭着男神的手臂,她柔声道:“是啊,这两天突然降温,可冷了。我们一起进去吧。”
        男神应好,被继妹搂着走了两步,经过陈炎的时候,他侧过脸来问道:“你不进去?”
        男神的侧脸轮廓分明,声音十分磁性,自带低音炮,光这一句话都能让陈炎脑补出一床大戏,恨不得大张双腿求男神进来。
        “我……”
        “他还有急事儿呢!”
        陈柔沛打断陈炎的话,朝陈炎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赶紧离开。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