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鬼灵殿下变弯了 > 第79章 沐灯会

第79章 沐灯会

书籍名:《鬼灵殿下变弯了》    作者:菊长大人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连续半个月秋雨绵绵, 潺潺雨声从天黑滴到天明,抵达寻州后,雨水好不容易收住了,天气晴好,空气里有初秋的燥, 人的心情也自然清爽了起来。
        寻州是个颇为富庶的地方, 城池内河港交错, 湖荡密布水运便利, 盛产鱼虾海产,汇集了南北客商, 自古丰饶。
        当然, 寻州最出名之处, 还属此地盛产水灵灵的美人儿,据说如今名动京城的花魁潇芜姑娘, 就是寻州人士。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傅成蹊对此还是有点感兴趣的, 寻思着此行定要瞧一瞧这些美人儿比他的阿简差了多少, 比出个落差来自个儿欢喜欢喜, 也不枉此生了。
        心中打着如意算盘, 便笑嘻嘻地与一旁的白简行道:“虽距沐灯会还有一天时间, 趁着这天儿好, 今天我们就先在城里逛逛罢?”
        见白简行答应得干脆,傅成蹊更欢喜了,可等两人住进客栈后, 傅成蹊才恍悟是自己太天真。
        在客房中刚安顿下来,屁股还未坐热茶还没来得及喝一口,傅成蹊就被白简行折腾到了床上去,又是天昏地暗的一场大战,将羁旅的疲劳都释放了个彻底。
        不知是因为这些天确实憋坏了,还是念着时日无多,或是身处陌生之地别有一番情调,傅成蹊这日也颇有些情动的意思,稍微拨弄一番便双颊泛红,整个身子都软了下来。
        两人肌肤一接触,就似在干柴上添了把火,顷刻便燃得透透的。
        这一番狂风暴雨般的折腾,便折腾到了次日午后,客栈窗外已渐渐传来嘈杂的人声,想着沐灯会怕是快要开始了,两人才恋恋不舍的起身沐浴,将彼此整理洁净打扮利索。
        白简行瞧傅成蹊虽脚步有些虚,面上却白里透红染了春*色,想定是这一日一夜伺候好了,心中更是欢喜难抑。
        感受到对方灼灼的视线,傅成蹊怎不知这混小子在想什么,也不害臊道:“我说阿简,看你平日一派云淡风轻的模样,原来人不可貌相,做起那事儿来这么不知足。”
        白简行斜了他一眼:“对你自然不一样。”
        明明是很寻常的一句话,傅成蹊却很是受用,似为了掩盖内心的甜意,挠着头笑咧咧道:“那可真是荣幸。”
        白简行不置可否,面上淡淡的,却毫不迟疑地抓住了傅成蹊的手,傅成蹊也不推却,坦坦荡荡的在人山人海中十指相扣。
        街上的小商小贩陆陆续续都摆起摊儿来,挤得道路水泄不通,吆喝声不绝于耳,食物的香气弥漫在空气里,一派丰饶热闹的光景。
        两人左拐右拐进了一条小食街,从街头吃到街尾,也随心所欲地买了一堆小物件,从手工拙劣的泥塑小玩意,到今夏新酿成的莲酒,没什么稀奇事物,却也满是市井烟火气。
        夜色渐浓,傅成蹊拉着白行简的手一路脚步飘飘然的,打从心底里欢欢喜喜,他晓得这份欢喜来之不易,就更懂珍惜更想挽留,最好这街市永走不到尽头,这夜晚永迎不来白昼,身边这人心里只想着他念着他,彼此间再容不下别人。
        一条街市走到底,便是星火点点燃着荷灯的寻河,此时夜色已浓,涟涟灯火熙熙攘攘地从上游浮了下来,流光莹莹,映得这夜色如梦,一个热闹又光怪陆离的梦。
        放荷灯祈福,才是沐灯节的正经事儿,将心愿写入绢帛,再把绢帛系在荷灯上,燃灯,让它顺流而下,这样河神就能看到人类的心愿,兴许河神哪天心情畅快了,便顺手将这愿望实现了,抱着这样的期许,年年沐灯会都吸引来许多男男女女,熙熙攘攘的灯,熙熙攘攘的人,满是烟火味儿的热闹。
        傅成蹊拽着白简行的手:“阿简,我晓得你不信这些,不过好歹来都来了,也去放个荷灯玩玩罢?”
        白简行哪里会不依他,一手提着杂七杂八的小玩意儿,一手任他拉扯着走向河畔,傅成蹊一路走还一路说个不停——
        “待会儿放了荷灯,我们去那庙里算个卦求个签罢?”
        “求什么?”
        “傻阿简,自然是姻缘啊~”
        “不是有了么,还求什么?”
        “就是有了,才求个长久啊!”
        “不用求,也长久”
        傅成蹊哭笑不得直跺脚:“入乡随俗,玩儿一会儿罢,你这般认真多无趣呐~”
        白简行嘴角动了动,话语咽在喉咙里始终没说出口,他本想说,万一求了个不好的签怎么办,可转念一想,这一片竹签能奈他何?他要待眼前这人好,要与他长长久久,什么神佛鬼怪能阻止他?除非——
        除非是对方自己逃开,不对,即使他真的逃开,自己也会不依不挠抓他回来,无论用什么法子,他已经认定这是属于自己的东西,就绝无放手的道理。
        还未走到河畔,两人的视线被一处排着长队的小摊儿吸引,等候的人男女老少皆有,越过众人遥遥一望,也瞧不出个所以然来,傅成蹊心生好奇,探着脑袋去瞧,隐隐约约瞧见一个颇有些仙风道骨的白发老翁坐在小摊儿正中间,身侧是两个白衣翩翩,模样斯文端正的少年,一看这仙气凌然的气度便是玄门大家出身。
        傅成蹊来了兴致,细细琢磨了番对白简行道:“这玄门修行之人喜好清净,怎的会混在人山人海的灯会里摆起了摊儿?也是奇观呐~”
        白简行不言语,只困惑地瞧了他一眼,心道你我不也是修行之人,此刻不也正混迹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乐不思蜀么?
        一旁的老妇人听了傅成蹊的话,煞有介事道:“公子不知,这位老先生是扶风派的归元君,医术了得,能活死人肉白骨,每年沐灯会这日便下山免费替百姓诊脉瞧病开方子,神着哩!”
        傅成蹊谢过老妇人,兴致更浓了,心道既然这归元君被传得如此神乎其神,又是正经仙门出身,定是有两把刷子,今日在此一见也算有缘,索性与他问问顾筠的病可还有别的法子治,万一真让他瞎猫撞上死耗子,寻了个可以救治顾筠的方子,岂不是皆大欢喜。
        这般打算着,傅成蹊便拉着白简行的手排在老妇人身后,白简行也不多问,心中自有几分明白他这是为了顾筠的病。
        队伍长,排了小半个时辰,傅成蹊便手软脚软地挨在白简行身上,一脸恹恹的有气无力。
        白简行面上不动声色,手却暗悄悄的握在对方腰上,掌心的温度透过薄薄的衣料渗入肌肤,傅成蹊身子一凛,低低笑骂道:“不老实!”
        白简行端着一张云淡风轻禁欲寡淡的脸,目不斜视语调平稳地嗯了一声,听得傅成蹊直想狠狠踩他一脚。
        约莫排了大半个时辰的队,傅成蹊终于端端正正的坐在归元君对面,还未来得及开口,对方就一派从容笑道:“原来这副躯壳里,如今住的是殿下。”
        傅成蹊惊讶得瞪大双眼,愣愣地瞧着眼前这位笑得高深莫测的归元君,白简行则眼神一凛,右手已紧紧按在知退剑鞘上,不知对方是敌是友,一派肃杀之意。
        定了定神,傅成蹊和缓了神色,知晓对方能力远在自己与白简行之上,恭敬道:“在下正是明水城鬼灵傅成蹊,今日想与前辈讨个救命的方子。”
        归元君问道:“可是无稽派出了什么事儿?”
        傅成蹊便将顾筠一事简略与他道来,末了,归元君只无奈摇了摇头:“无解,除非炼制魂元补齐魂魄,但那是禁术,太过阴毒伤人伤己,况且要寻到适合炼制魂元的一魂一魄,就更难了。”说着神色莫测地瞧了眼傅成蹊,心中一派了然,事情的来龙去脉便摸了个大概,暗自唏嘘,这重生还魂之人,虽为人身却属鬼灵,向来只得一魂一魄,那一魂一魄散了,也就灰飞烟灭了……
        一旁白简行默默听着,眉头越拧越紧,也不知他在寻思些什么。
        傅成蹊担心他再说下去,阿简会往自己身上怀疑,遂十足诚恳地与归元君道了谢,将要起身离开,归元君却将他叫住了,一脸慈祥道:“殿下无需对占着这身体的事儿感到自责,莫穹本不该出生在这世上,一切因果命数早已写定——”
        瞧傅成蹊瞠目结舌,归元君继续缓缓道来:“当年莫明诚那混小子上山求我,拖着我足足唠叨了两日两夜,声泪俱下十足动人,我一时心软,遂给了他一贴‘药’,能保他夫人顺利诞下婴孩,便是这副身体原先的主人莫穹,其实莫明诚心中也明白,这贴所谓的‘药’,不过是与鬼神结下了契约,为他妻儿借了几年阳寿,都是要还的——”
        莫夫人当时怀胎十月无法临盆,眼瞧着渐渐熬不过去了,莫掌门亲自寻一位仙门师兄求药这事儿,傅成蹊倒是听顾笙轻描淡写提起过,只是未曾想到还有这缘由,震惊的同时微微松了一口气,暗暗将渗出汗的手心往衣角蹭了蹭。
        “有借就有还,前些年我算到,莫穹这孩子会在十九岁那年以肉身向鬼神献祭,但是以何种方式何种缘由献祭,这些我便参不破了。”
        万没想到,这献祭的缘由,竟是同门师弟顾笙——
        当然,这一点归元君没有说破,只暗暗唏嘘人世的无常,末了,只轻描淡写地叮嘱了一句:“殿下作何决定,只遵从本心便可,无需挂碍太多。”
        傅成蹊谢过归元君,心中的雾气渐渐散去,内心分明,他要救顾筠,也想陪着白简行,可好事儿怎能让他一个人占尽?一路神思飘忽被白简行牵着穿过人山人海,恍恍惚惚也不晓得走了多久,白简行突然停下脚步站在他跟前,傅成蹊怔怔的没反应过来,还继续向前迈着步子,稀里糊涂便撞进了白简行怀里。
        白简行搂住他,也不言语,傅成蹊稍稍回过神来:“怎么了?”
        白简行在他耳边柔声道:“你说了,要放荷灯。”
        傅成蹊这才从他肩膀上抬起头,遥遥一望,水面上流光点点,千万盏荷灯沉浮明灭,照得一河光影幽幽,繁华又萧索。
      作者有话要说:  阿简:出门在外忍不住偷吃怎么办,在线等,还是挺急的╮(╯▽╰)╭
      殿下:献祭偏偏选了我,论主角光环的重要性←_←
      阿笙:感觉我是个看过剧本的男人⊙_⊙
      诶感觉阿简已经被养成宠妻狂魔沉溺殿下无法自拔了呢~
      日常表白我的天使们~咦貌似鬼节要到了~不要方抱紧你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