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鬼灵殿下变弯了 > 第68章 叶氏酒坊

第68章 叶氏酒坊

书籍名:《鬼灵殿下变弯了》    作者:菊长大人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将醉花泉的怨念净化完毕,傅成蹊已满头大汗.他抹了抹额角,重重地呼了一口气道:“我们寻家酒肆歇息片刻,说不定还能查出些线素,毕竟地方小,没有不透风的墙。”
        两人在一家生意清冷的酒肆落了座,老板看终于有客上门,一脸褶子笑得荡漾开来,殷勤地过来招呼,傅成蹊随意要了一坛黄酒几样小菜,末了漫不经心道:“老板,你家的酒,怎么比别家的要贵上许多? "
        老板闻言立刻敛了笑,做出一副委屈状.向前探了探身子道:“我家的酒都是正儿八经的醉花谷出产的酒,天地良心童叟无欺,不似别家浑水摸鱼拿些冒牌货充数。”
        傅成蹊听出了些端倪,奇道:“怎么在这醉花谷中,还有售卖冒牌酒的? "
        老板嘿然一笑:“公子有所不知,现在市面上那些所谓产自醉花谷的酒,九成九是唬人的,这醉花谷一年前便产不出酒了,我家售卖的,都是酒窖里藏了好几年的陈酒,绝对是压箱底的好货,怕是要绝版了 。”
        两人对望一眼,白简行道:“可是泉水有问题? "
        老板眼睛一亮,两手一拍道:“这位公子是明白人,俗话说水为酒之血、粮为酒之肉、曲为酒之骨,这水一旦不行了,酿酒也就无从谈起了,从去年开始,用那醉花泉水酿出的酒,散发着一股子腐尸味儿,哪里卖得出去,弄不好还砸了自家招牌,毁了醉花谷的名声。”
        傅成蹊来了兴致道.“可有查过原因? "
        老板叹了口气,眉毛拧作一团:“怎么查?这醉花泉是从地下冒上来的,我们,总不能遁地去查罢?而且平日里饮用也没啥问题,可一酿酒就出了岔子。”
        沉吟片刻,傅成蹊眼睛一转望向老板:“可曾怀疑过是魑魅魍魉作怪? "
        老板眼神一凛,用余光扫了眼四周,确认无人才低声道:“去年新搬来了一户人家,据说是京城官老爷的亲戚,靠山稳谁都不敢惹,夜里神神秘秘走动搬运货物,除了酒坛子还有一车车麻袋儿,从他家院子里路过,时常飘出阵阵腐尸臭味儿,他们来了不久,这泉水就出了问题,乡里人有猜测他家夜里干见不得人的勾当,因罪业太重触怒了酒灵,连累了整个酒乡的人。”
        傅成蹊此时心中明白了七八分,淡然一笑道:“实不相瞒,我与师弟对魑魅魍魉之事略通一二,可否告诉我们是哪户人家,我门去瞧一瞧,说不定能帮上些忙。”老板闻言将手拢进袖子里,迟疑道:“这 … … ”
        傅成蹊朝白简行递了个眼色,白简行会意,从钱袋掏出一锭银子推到桌上:“酒钱,不用找了。
        老板瞧见银子,立刻两眼放光神采奕奕,眼角眉梢满是笑意,伸手将银子揣进怀里:“沿着街市向东走到头,叶氏酒坊。”
        *
        行至叶氏酒坊门前,正好几个穿着方领黑布小衫的家丁从屋内走了出来,每人肩头都扛着一个黑布麻袋,往停在府门外的小推车上搬。
        “尸块——”白简行眉头微蹙笃定说道,他是见惯尸首白骨魑魅魍魉的人,即使隔着一段距离,也能嗅出他们扛在肩上为何物。
        傅成蹊会意点了点头,低低笑道:“阿简你先别出手,让我玩一会儿——”说着便将手负于身后大步走向前,吐掉嘴里的酒花闲闲一笑道:“各位兄弟辛苦了,需不需要在下搭把手? "
        家丁闻言齐刷刷地看向傅成蹊,面上又惊又怒:“哪儿来的闲人.滚一边去!”抬起脚作势便朝傅成蹊扫去,傅成蹊身形一闪,轻轻巧巧避开了,面上依旧是笑:“各位兄弟要将这尸块送到哪里去?夜路走多就不怕遇见鬼么? "
        家丁互相交换眼色,将扛在肩上的尸块卸下,纷纷掏出碗口粗的木棍朝傅成蹊挥去,傅成蹊身形躲闪几下,随手抬起一根树杈,与打向自己的木棍挥舞对击游刃有余。
        “大师兄,玩够了罢——”一阵凌厉的剑意从背后袭来,挟着一股劲风将持棍之人逼退三步。
        傅成蹊微微侧首,看白简行依旧在原地凝立不动,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傅澎奚漫不经心道.“阿简.你急什么——? "
        白简行面不改色:“解决了好回去睡觉——”话音未落知退已出鞘,凌空一挥白光如闪电般划过夜空,人未至剑意己到,还未等傅成蹊看清楚,家丁手中的木棒纷纷掉落在地。
        对白简行来说,与这些小喽啰过招就跟切白菜豆腐一样,没意思得很。
        傅成蹊望向倒在地上横七竖八的家丁,咧嘴道:“阿简,你好没趣。”正欲俯身仔细盘问,忽而听到一阵阴沉的笑声——
        “在下不知莫公子、白公子光临小店,有失远迎,还请见谅。”来人一身天青锦缎长袍,浅谈的笑意隐在夜色中,不过十七夕侈的年纪,细眉细眼,五官纤巧端正,标志中藏若一丝妖冶。
        这副模样傅成蹊瞧着倒是有几分熟悉,只是记不起在哪里见过。
        那人看傅成蹊一脸疑惑,旋即淡然一笑:“莫公子自然不认识我,在下叶随明,只是寻常的买卖人。”
        叶随明 … … 傅成蹊虽对这名字没什么印象,可提到叶字.又仔细瞧了眼此人,虽气质截然不同,相貌倒是和叶云灯有四五分相似,想必酒肆老板口中那位京城官老爷靠山,就是御史大夫叶云灯罢,倒也算是故人。
        只是他未想到,叶家一族竟也有修行之人,料想大概是些野路子,正经门派弟子大不会为了钱财干此等勾当。
        明水城一役后白简行名声大噪,去年自己又与白简行进宫净化湛元剑,叶随明认识他两也是情理之中。
        傅成蹊面上从从容容道:“叶公子,在下此番与师弟追查骨酒一事,如若打扰还请见谅。”
        叶随明闻言高深莫测地看着傅成蹊,片刻莞尔一笑道:“不必费心查了,私酿骨酒做鬼窑子买卖之人,便是在下。”
        傅成蹊没想到他承认得这般痛快,倒是怔了怔,旋即也淡然一笑:“叶公子当真是痛快之人。”
        叶随明笑着摇了摇头:“在下晓得瞒不过二位,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顿了顿,敛起笑容道:“我既没杀人,也没放火,所以,两位公子打算如何处置我? "
        傅成蹊莞尔道:“你若杀人放火,自然有官府来管,我们也管不着,但私酿骨酒引活人去鬼窑子一事,我与师弟今儿怕是要多管闲事了。”
        此言一出,叶随明身旁的侍从纷纷举刀相迎,一派剑拔弩张肃杀之意,白简行淡淡地扫了眼众人仍是一脸波澜不惊,他自然不将这些人瞧在眼里。
        叶随明微微垂下脸,朝身后扬了扬手,示意侍从们不要轻举妄动:“不得无礼,你们远不是白公子的对手,还想刀剑相向给我丢人现眼么?”
        侍从才一脸讪讪的收了刀,面上仍旧杀气凛凛,倒是叶随明一脸淡然:“生有生者道,死有死者路,我既然坏了规矩做了这阴间的买卖,赚了许多黑心钱,自然有所觉悟,莫公子,这事儿你打算如何管? "
        傅成蹊迎上他的视线,沉吟片刻,冷冷开口道:“劳烦叶公子带个路,我与师弟打算将这些无法往生的魂灵净化了。”言下之意,你的生意怕是要被我们砸定了。叶随明不怒反笑,坦然得令人不安:“好”
        通往酒窖的角道潮湿冗长,几盏小灯幽幽地点着,无风自晃,摇曳着阴惨惨的影子,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腐肉糜烂的味道,傅成蹊感觉腹腔一阵翻涌,庆幸晚上没怎么吃东西,不然定是受不住。
        侧脸看了眼白简行,依旧是那副泰然自若的模样,似乎这阴森恶臭的环境与他无甚影响,再斜眼瞧叶随明,只见他苍白的面上显出一抹不自然的红晕,沉冷的眸子也闪着光,一脸按捺不住的扭曲的喜悦。
        傅成蹊不禁打了个寒颤,感觉三人中似乎就他一个正常人,身侧这两人是黑白无常,将他押往地狱之门。
        “前方便是晾骨池了”
        顺着叶随明所指望去,小灯幽幽一照,七八副新扒了皮削了肉的人骨架正端端正正的堆在池子里,酒香与血腥气混杂交融,产生一种令人晕眩的芬芳。
        叶随明两眼放出妖冶的光,勾起唇角道:“这些骨头的主人都刚死不到三日,新鲜的很,剔干净了皮肉.用酒洗刷了骨头,风干一个月便可以入坛。”
        傅成蹊盛眉与他对视一眼.此刻他眼前这人面上的神情艳如鬼魅:“叶公子,你做这鬼窑子买卖是为了挣钱还是兴趣所在。”
        叶随明敛回视线望向白骨池,微微笑道:“两者皆有”
        丧心病狂——
        作击有话要说:
        沉迷变态人设无法自拔的废柴需要拉一把
        酒庄这事解决后,殿下就会得知阿简已经知通真相了~
        进度条的话——两章后 划重点
        日常表白我的天使们、感恩一直看到现在~~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