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鬼灵殿下变弯了 > 第51章 海之归人

第51章 海之归人

书籍名:《鬼灵殿下变弯了》    作者:菊长大人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老船夫纷纷说,这两日海面上怕是又要起雾了。
        将行囊留在客栈交与阿枫看管,只随身携带一些仙器食物,出海了。
        冬日的大海阴沉沉的,码头上只得他们一艘船,越发显得海阔云低,苍凉寂寥。
        船不大,三人在船舱里都显得局促,四处透风,也无暖炉,船尾处用绳索连着一只小船,以备真遇上海之虚让阿良逃生用。
        正当船准备离港时,一个裹着红色斗篷的娇小女子急急朝他们跑来,如玉的面上被冻得微微泛红,发髻已被海风吹得散乱。
        “请问……您是莫公子么……?”因为赶得太急女子不住地喘息,娥眉紧蹙,如小鹿般明澈的眼睛急切地望着傅成蹊。
        “正是在下——”傅成蹊微微皱眉,觉得这娥眉凤眼的女子面目非常熟悉,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倒是白简行第一眼便看出来了,正是那日在馆子里遇到的歌女,如今卸了厚重的妆容,越发显得眉目清秀。
        阿良啊地叫了一声:“阿鸢姐姐,你怎么来了?”
        阿鸢拍了拍胸口顺气道:“我听说两位公子要出海寻海怪,所以想拜托两位公子一件事,不知可不可以……”
        傅成蹊一向自诩最懂怜香惜玉之人,此刻一张脸笑得风流倜傥:“姑娘请讲,在下一定尽力为之。”
        一旁的白简行将师兄这副眉花眼笑的面目瞧在眼里,脸色比这冬日的大海更沉冷。
        阿鸢蹙眉,微微垂下眼帘:“我夫君阿哲十年前出海,至今未归,若如二位公子在海上遇见他,可否托二位给他捎句话——院子里的鸢尾花已经开了十载了,夫君何时归来与我同看?”
        傅成蹊怔了怔,随即莞尔一笑:“好,若是遇到,在下必定将此话带到。”
        “谢谢公子——”说着阿鸢从衣襟中掏出一个系有护身符的香囊,双手恭恭敬敬地递与傅成蹊道:“夫君上次出海,把一直系在身上的护身符忘了,此番还劳烦公子交与他。”
        一旁的阿良道:“阿鸢姐姐,我们此番出海也不一定就会遇到阿哲哥哥。”其实众人心里都明白,已经过去十年了,她夫君阿哲的生还可能性已经很渺小。
        阿鸢凄凄一笑:“我晓得,若如遇不上,莫公子就帮我将护身符扔到海里罢,说不定阿哲能看到呢。”
        傅成蹊接过护身符与香囊,温言道:“夫人放心罢。”
        “谢谢你——”
        *
        冬日海上风大,傅成蹊恨不能整个人都缩在狐氅里,只露出两个鼻孔一双眼睛,遥遥一望码头渐渐消失在海平线上,手中的香囊上绣着一朵迎风摇曳的鸢尾花,默默叹了口气,将香囊小心翼翼塞进衣襟里。
        此番能不能寻到海之虚,还得靠运气,即使寻到了,也不一定就能找到海狸的踪迹,只是赌一把罢了。
        能将被困的幸存者救出来也好……
        他将心思转了一遍,此番凶险之极,危难关头他定全力护住白简行,哪怕拼了性命也是应该的,毕竟白白使了人家师兄的壳子这么久,自己本事不大,觉悟倒是有一些。
        将视线从海平线上收回,微微侧首,不料迎上白简行灼灼的目光,怔了怔,傅成蹊佯作漫不经心状又将目光移向海面,心中有些发虚有些躁动,这小子自从那夜说了一番混账话后,怎么连看自己的眼神都变了?
        傅成蹊扶额,白简行那股子千年古刹禁欲老僧的风范哪里去了?难不成以前清冷淡漠的样子都是做出来的……?
        白简行默默地看着一会儿扶额一会儿叹气的傅成蹊,嘴角微微扬了扬,也将目光移向阴冷的海面。他自小对万事万物没太多执念,可但凡是动了心思的,他誓必要得到。
        船在海上漂了一日,风平浪静并无异象,小船不比大船,一路颠簸晃荡,莫小公子的壳子有些熬不住,傅成蹊怕白简行察觉到自己的不适,死撑着不说,脸色铁青强颜欢笑。
        为了熬过寒冷冗长的时光,阿良时不时与他们搭话,渐渐熟络起来,这孩子便打开了话匣子,一路噼里啪啦说个不停,傅成蹊只是勉强着应答几声,只有说到海怪吞人事件时,才稍稍打起一点儿精神。
        阿良道:“阿鸢姐姐自小十分照顾我,娘说当年阿鸢姐姐与阿哲哥刚成亲不久,阿哲哥便在海上失踪了,她为此一直等了十年,是我把此番出海的事与她说,希望没给莫公子、白公子添麻烦。”
        傅成蹊温和一笑道:“举手之劳,无妨~阿良,这么多年,有没有从海上回来的幸存者?”
        阿良思索片刻答道:“具体没听过,倒是有个海之归人的传说,说是几百年前,在一个起雾涨潮的日子,从海上来了一群神秘的人,周身弥漫着浓重的海腥气,皆是须发花白的老者,身上还穿着破破烂烂的过时的衣裳。”
        傅成蹊急切道:“他们可说过什么关于海上的事儿?”
        阿良摇了摇头道:“听说那人些神志不大清了,口中时常念叨着说海上有一座岛,叫什么须臾岛的,这些也是小时候阿爹当故事与我说的。”
        须臾岛?傅成蹊若有所思,与白简行对视了一眼。
        “阿爹一个月前被海怪带了去,家里只剩下我与阿姐阿娘,阿娘有旧疾干不了活儿,阿姐要照顾阿娘,现在家里只得我一个劳力,若不是莫公子、白公子此次肯雇我,我们全家怕是都要挨饿了。”
        傅成蹊闻言有些心酸,揉了揉阿良的脑袋道:“阿良,此番说不定真能寻回你阿爹——”迟疑片刻柔和地笑道:“你还是别唤我们公子了罢,怪生分的。”
        阿良机灵,咧开嘴笑道:“谢谢莫大哥、白大哥!”
        天色渐暗,要是在平日,傅成蹊早厚着脸皮枕在白简行腿上呼呼大睡去了,可如今思及白简行对自己的心思,也不敢这般不要脸了,况且不知海之虚会何时出现,还是谨慎为妙。
        白简行漫不经心的扫了眼瑟缩在狐裘里的傅成蹊,淡淡道:“大师兄,你睡罢,我守着。”
        “无妨,昨儿睡多了现在不困——”话还未说完,傅成蹊便打了个大哈哈,忙捂着嘴,水雾蒙了一眼。
        白简行瞧在眼里,不言语。
        傅成蹊挠了挠头,讪笑:“那我先眯一会儿,我们轮换着守。”
        白简行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出了舱,傅成蹊摸了个垫子枕着,隔着薄薄暮色朝那负手而立的背影遥遥一望——
        一头银白发松松散在脑后,只在发尾系了根蓝色发带,清影素衣,欣长挺拔,向晚的余晖落在他的侧脸上,阴影错落间勾勒出一副精致的面容。
        这模样真好看啊,嘴角不自觉地微微扬起,傅成蹊吸着鼻子,在透骨的寒冷中沉入黑甜。
        身子是冷的,梦也是冷的,如睡在冰窖里,傅成蹊将身子缩作一团睡不踏实。过了不久,忽而感觉被一阵柔和的暖意托了起来,可靠又舒服,冰冻的四肢渐渐活络,终于睡踏实了。
        傅成蹊是在白简行的怀里醒来的,揉了揉眼睛,清冷的月色落下,迎上一双光华流转的浅色眸子。傅成蹊一怔,心头微微有些荡漾,刚想开口,忽觉船身剧烈一晃,两人惊觉不对,同时皱了眉头,站起身朝舱外走去。
        船身随着大浪剧烈晃动,傅成蹊一下没站稳,险些一个跟头栽入海里,幸而白简行将他稳稳的接住:“大师兄仔细些,可别喂了鱼。”
        “莫大哥,起浓雾了!”阿良双目圆睁,惊慌地看着傅成蹊。
        海面瞬息间被大雾覆盖,原本清朗的月光也被浓雾吞噬了去,放眼望去,目之所及白茫茫一片,像一块白纱布遮了人的眼睛,只得勉强看清半米内的事物。
        浓雾中隐隐透出一股令人作呕的腥臭味,似腐烂的尸块堆积发酵散发的恶臭,两人对视一眼,料想这回可真让他们撞上了。
        傅成蹊下意识地抓住白简行的手腕,沉声道:“雾这般大,可别落到海里去了。”
        白简行倒是被这举动惊得一怔,被握着的手似颤了颤,动了动嘴唇,迟疑片刻才道:“大师兄可不许松开手。”
        傅成蹊笑:“放心,死也不松!”片刻又沉下脸,拽了一把阿良将他往小船上拖。
        “莫大哥,我不走!”阿良的声音有些颤抖,眼神却十分坚定。
        傅成蹊咧嘴道:“阿良乖,我和师弟会将你爹给你带回来,你阿娘阿姐还在家里等着你。”说着便将一个包裹朝阿良扔去,包裹里塞满防身的咒符、食物与沉甸甸的银两,够他们一家三口使好几年了。
        白简行拔出知退剑向两船相连的绳索挥去,催动灵念,小船上泛起清冽的白光,急急向后驶去。他事先已在小船上刻下密密麻麻的引路符,此刻贯通灵力,小船便会依原路返回,将阿良安全送回码头。
        阿良愣愣地抱着沉甸甸的包裹,半晌方才回过神来,双膝一软,忽而朝两人的方向跪下磕头,即使浓雾遮了视线,彼此已经看不见,他依旧祈祷般边磕头便默念:“莫大哥、白大哥你们一定要平安回来啊!”
      作者有话要说:  阿良不担心,这两人有主角光环呢,死不掉,去海之虚度蜜月来着~
      下一章大概有篝火脱衣play~
      不要误会不是车……
      昨天貌似阴差阳错赶上一波玄学?非洲人表示还想再试试~所以又发晚了……
      日常表白看文小天使~~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