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鬼灵殿下变弯了 > 第49章 告白

第49章 告白

书籍名:《鬼灵殿下变弯了》    作者:菊长大人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将装有鬼瞳眼泪的琉璃瓶交给阿枫,两人便知情识趣地离开了枫林。
        只要取一滴鬼瞳之泪滴入眼,即使是寻常人也能看到魑魅魍魉,傅成蹊唏嘘,没想到莫小公子的鬼眼还是有些用处的,也算做了件好事。
        至于以后阿枫公子与雪童该怎么办,人各有命,他也管不了那么许多。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着,细细白雪落在红枫上,夜色静谧无声,从枫林回客房的路并不远,却感觉走了很久。
        “大师兄——”身后的白简行突然开口。
        傅成蹊微微蹙眉,他现在对这小师弟有些心烦意乱,今天已经两次被他……被他吻了,虽说可以当做被咬了一口不介怀,可这毕竟不寻常,装糊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不是长久之计。
        比起白简行越来越亲近的举动,更令他不安的,是自己内心的动摇,那种强烈到让理智崩溃的愉悦……
        “大师兄,你生气了。”白简行与他保持着一步的距离,语气依旧淡淡的得出结论。
        傅成蹊停下脚步,白简行也停住。傅成蹊回头,四目相对,浅色的眸子目光灼灼,毫不闪避。
        是傅成蹊先垂下眼睛:“我不是生气——”用脚踩着一片枫叶,佯作漫不经心问道:“阿简,老实说,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开始有断袖这癖好的?”
        回想起白简行对女子的寡淡冷清,以及对自己越来越亲昵的举动,甚至超过寻常师兄弟的肉体接触,傅成蹊不得不往这方面上猜测。
        总不能因为自己一朝还魂,真就祸害别人家小师弟断袖了罢?抱着一丝对方立刻否定的期待,傅成蹊抬起眼,定定的看着白简行。
        “不清楚——”白简行回望傅成蹊,灼灼的视线似要把他的脸看穿。
        傅成蹊皱眉:“不清楚?!”
        白简行沉吟片刻,轻声道:“我,喜欢大师兄。”
        虽然早就有所知觉,听到对方亲口说出来,傅成蹊还是有些诧异,怔了怔,眼神闪烁道:“阿简,你还小,可能不清楚究竟是哪种——”
        白简行截了他的话:“师兄,我清楚得很,我对你是断袖那种喜欢。”
        傅成蹊无奈地笑了笑:“你晓得断袖是什么滋味了?”
        白简行灼灼的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一字一字道:“想抱你——”
        “……???”傅成蹊愣在原地,脑子似没转过弯来。
        白简行看他呆住了,云淡风轻补充道:“想上你”
        细雪变成纷纷扬扬的雪絮,傅成蹊抬头深吸了一口气,冰冷的空气让他渐渐冷静下来,半晌,他微微扬起嘴角似笑非笑道:“你倒是言简意赅。”
        说罢转过身朝客栈大步走去,白简行默默无言紧随其后。
        既然已经捅破窗户纸,再打太极就真没啥意思了,至于以后如何与这小师弟相处,还得容他再细细琢磨考量,现在尽管他面上从容,脑中却是一团浆糊。
        *
        客房里的暖炉烧得火热,傅成蹊草草洗漱完毕,和着中衣便躺在床上。
        白简行看他似要睡了,袖子一挥熄灭烛火,自个儿坐在凳子上入定,没有上床歇息的意思。
        傅成蹊在床上睁着一双眼,千思万绪剪不断理还乱,想今夜是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的。
        裹着被子辗转了一番,抬头忽见窗外天光明亮,疑惑难道已到天明的时辰了?用手半支起身朝窗外瞧了瞧,原来是漫天的雪光,纷纷扬扬,将夜色映得如同白昼。
        傅成蹊有些看呆了,以至于连身后站了个人也无知觉。
        白简行跪在床榻上,双手轻轻地揽过傅成蹊的腰,将头枕在他肩膀上,傅成蹊身子微微一颤,倒是没有闪避。
        两人就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彼此静默不言语,窗外的雪无声地飘着,沉寂得好像世间只有他们两人。
        半晌,傅成蹊微微叹了口气,闭上眼睛失了力般依靠在身后那片温存里,声音疲乏至极:“过来睡罢——”
        白简行淡淡地嗯了一声,依旧像往日一样从背后将傅成蹊抱住,心满意足地闭上眼睛。
        这样就够了么——
        傅成蹊在他的怀中慵懒散漫地想,自己是不是在可耻地期待着什么——
        其实他想问白简行一句,你说的喜欢,是对莫穹,还是我?
        当然,这话有可能一辈子他都不会问出口,自己就是这般卑鄙又无力呐……
        直到天将明时,傅成蹊才在白简行的怀中睡熟,一夜无梦。
        *
        醒来时白晃晃的雪光透进屋中,昨夜的一切在这强光下就似一场梦,悠悠袅袅的蒸发了,不真实,傅成蹊揉了揉眼睛,屋中只有他一人。
        暖炉烧得正旺,身上的被子也被掖得严严实实的,傅成蹊支起身子,瞧着摆在桌上的几色茶点发呆,那小子去哪儿了——
        他眉头微蹙,突然一阵没来由的心慌,气血上涌焦躁不安,白简行不会悄无声息地——
        从床榻上一跃而起,鞋也没来得及穿便跑到搁置行礼的架子旁,看白简行的包裹依旧好端端的放在那儿,顿时松了一大口气,才发觉额角早已渗透出了细细的汗。
        自己瞎着急什么鬼!
        傅成蹊觉得自己这惊慌失措的模样甚是可笑,简单的洗漱罢,就着冷茶吃掉桌上的点心,明明是自己喜欢的芋头糕,嚼在嘴里却尝不出什么滋味。
        擦了擦嘴,傅成蹊在屋中转了两圈,坐下随手拿起一本心法研读,一盏茶的功夫过去了还停留在第一行字,恍恍惚惚的,干什么都心不在焉。
        索性什么也不做,他用手撑起脸望着窗外纷纷扬扬的雪发呆,反复琢磨昨日馆子三郎提及的海之虚,如若找到了海之虚,说不定就能寻到海狸,纵然只有一线希望,也不妨一试。
        傅成蹊脑子不停地转,想海之虚、散发着腥气的大雾、传说中的海狸、顾筠的病、要带回去的特产……只要脑子忙碌起来,兴许就不会纠缠着昨夜那点儿破事了……
        可最终傅成蹊还是败了,一败涂地,白简行的那句“我,喜欢大师兄”在他脑中盘旋不休,更要命的还是那句“想抱你”、“想上你”……都什么跟什么啊!
        傅成蹊思及此再也无法佯装冷静,重重地拍了拍桌子,索性披上雪氅走出客栈,打算到外边转一圈散散心。
        踏出客栈大门的一瞬间,傅成蹊便有些后悔了,冷,透骨的冷!
        下了一天一夜的雪,完全没有要停下的迹象,街上白茫茫的一片,萧索寂寥半个人影都没有。独自从街头走到街尾,手脚早已冻得麻木,浮躁喧嚣的心境倒是稍稍平静了些,他叹了口气,心道真不容易。
        正在傅成蹊打算折返回客栈时,一家书画铺子引起了他的兴趣,铺面的帘子上绘有彩色风俗画,笔法精巧艳丽,透着一股子旖旎暧昧的味儿,凭傅成蹊的直觉,就能猜到这八成不是什么正经书画铺子。
        挑着帘子进了店,一股暧昧的暖香扑面而来,傅成蹊环顾四周,店铺的墙上挂满月莱女子肖像画,画中女子皆衣衫轻薄眼含秋波,瞧得入店的客人一阵心神荡漾。
        “这位公子,您想要什么样儿的呢?本店应有尽有!”掌柜满脸堆笑瞧着傅成蹊,满面的油光显得猥琐之极。
        傅成蹊皱眉,什么样儿的?寻思着春宫图还能画出什么花儿来不成?
        掌柜瞧他不言语,笑得通透:“公子是从海对岸来的罢?不是我吹,您那边的货色品类单调枯燥,不比我们月莱国的齐全~嘿嘿~”
        傅成蹊看他口气这般大,倒是来了点兴致,笑问道:“你倒说说,怎么个齐全法?”
        掌柜会意一笑:“公子什么口味儿?是喜欢淫而不伤,耐人寻味的,还是露骨些,风光无限的?”顿了顿,眼珠子贼溜溜一转,晦涩一笑继续道:“或是——猎奇独特的?”
        傅成蹊扬眉:“怎么个猎奇独特法?”
        掌柜嘿嘿一笑,道了声稍等,便打了帘子进里间,片刻,将一本蓝皮子画本放在傅成蹊眼前,用手支着脸笑道:“这可是我们月莱国独有的本子,您瞧瞧新不新奇?海对岸怕是不好找,毕竟你们官府管这事儿严着呢~”
        傅成蹊将画本拿在手里翻了翻,目瞪口呆,半个女子的身影也没有,这分明是——
        断袖春宫图!
        掌柜犹自笑嘻嘻道:“这本儿画工精巧风韵十足,绝对是压箱底的至宝,刚才有位公子就捎了一本回去,瞧样子也是海对岸来的,机会难得,公子也带一本回去呗~”
        傅成蹊心中莫名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冬日海上风大浪大,除了他们这种不管不顾的人,鲜少会有不要命的愿意渡海而来……
        掌柜口中的那位海对岸的公子,莫不就是阿简……
        可他要这断袖春宫做什么!?
        傅成蹊的脑中很不合时宜地响起白简行昨夜那句话——“我,喜欢大师兄”
        还有令人毛骨悚然的另一句——“想上你”
        他不会真的打算做那事罢?!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告白了……朝阳群众发来贺电!
      不过这个告白方式……会让对方掀桌吧喂!
      之后阿简还需努力一把才能哔——到师兄
      再努力一把才能过上幸福美满的夫夫生活~阿简加油→_→
      咳~春宫什么的……可以脑补岛国……
      日常告白小天使们~抱住不撒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