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鬼灵殿下变弯了 > 第45章 荆宁

第45章 荆宁

书籍名:《鬼灵殿下变弯了》    作者:菊长大人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阻止的话语还未来得及说出口,傅成蹊石化在当场,五感似从他身上消失,看不见听不到,心中反复默念一句话——
        阿简就是荆宁的转世啊!
        这句话就如同诅咒一般让傅成蹊动弹不得——
        “大师兄!”
        隔着遥遥众人白简行一眼就瞧见了傅成蹊,嘴角似微不可察地扬了扬,手持知退剑,无视众狐妖径自朝傅成蹊走去。
        等走近了,白简行注意到傅成蹊苍白如纸的面色,微微蹙眉,眼中掠过一丝担忧。
        傅成蹊仍沉浸在骇人的真相中无法自拔,直到白简行站在他面前,一双浅色的眼睛灼灼地盯着他,反复唤了他几次,他才略微回过神来,恍惚道:“啊……阿简你来啦……”
        白简行面色沉了沉:“大师兄,他们把你怎么了?”
        傅成蹊垂下眼帘,尽力克制身体的颤抖,勉强咧开嘴道:“我好得很,刚与五先生饮酒赏月来着,喝了点酒有些发懵——”顿了顿,做出一副很为难的模样:“你倒好,把人家墙给拆了。”
        白简行蹙眉:“你自愿的?”
        傅成蹊笑道:“是,我与五先生一见如故相聊甚欢,便随他到叶府坐坐,所以就让阿承去与你说一声,是你误会啦~”
        似要让白简行放心般,傅成蹊欲在他银白的脑袋上揉一揉,刚伸出手,才发觉眼前的阿简不知何时已经比他高出一小截儿,长成一副青年人的个头了,若再这般揉他脑袋,怕是不大合适……
        伸出的手只得讪讪收回……
        白简行瞧在眼里,浅色的眸子似闪过一抹失落。
        一旁的阿承听了傅成蹊这番话,知他有心护着自己,便越发得意了,哇的一声哭道:“阿宁哥哥,我说了你偏不信,我与五先生只是邀请莫公子来吃顿饭,你却用剑追了我一路,阿宁哥哥好凶~呜呜呜~”
        白简行冷冷地看了一眼哭成泪人儿的阿承,并不理会,转而对傅成蹊道:“师兄本打算什么时候回客栈?”
        傅成蹊飞快答道:“明儿一早。”
        白简行敛回目光,淡淡道:“好,明儿一早我来此等你。”
        傅成蹊有些发懵:“好……恩?在此?等我?”
        白简行肯定道:“对,来接你回去。”
        “……?”
        一旁的五先生上前一步,声音微微发颤道:“阿宁,现下天也晚了,你便在我府上将就一晚,别下山了罢?”
        白简行朝他微微颔首:“不必了,我破坏了五先生的院子,实在无脸久留,抱歉——”顿了顿又道:“先生认错人了,在下沧北无稽派白简行,并非先生口中的阿宁。”
        五先生怔了怔,面色由白转青,沉吟片刻,竟莞尔一笑:“原是我认错人了,白公子,幸会幸会。”
        白简行朝他颇为恭敬地点了点头。
        傅成蹊心下顿时雪亮,这五先生原也是极温柔周到之人,前世的荆宁早已化为一抔黄土,只活在故人的记忆力,而眼前的白简行是活生生的,有自己的人生,没必要被‘荆宁’这个过去之人束缚。
        五先生继续道:“白公子不必介怀,我正有意拆了这堵墙重建,白公子此番倒是帮了大忙。”
        阿承却不乐意了,嚷嚷道:“白公子他就是荆宁哥哥啊,五先生你分明晓得为什么要说谎?”转而对白简行道:“你前世就是五先生的侄儿荆宁,绝对没错,五先生找了你十七年了,你化成灰他都认得——”
        “阿承,没规矩!”五先生截了他的话斥责道。
        白简行听到荆宁二字,身子微微颤了颤,一种熟悉又恐惧的情绪在胸中翻涌,他与某段不属于他的记忆之间只隔了一层薄薄的窗纸,可他不想捅破,更不想往里看,一点儿都不想!
        阿承不理会五先生的斥责,继续急道:“你转世为白公子没了前生记忆,但是——但是你这张脸分明生得和五先生极相似!这样你总该信了罢!”
        “荆宁哥哥一世为傅家鞠躬尽瘁,却落得个反贼的骂名,含恨而终死不瞑目,所以连转世后也是这副银发浅瞳的容貌,这是前世荆宁哥哥的诅咒啊……!”
        白简行面色苍白沉冷之极,额角浸出细细密密的汗珠,握成拳头的手不住地颤抖,指甲几乎嵌进肉里……
        阿承之言句句如刀,傅成蹊胸口一阵绞痛,原来如此……荆宁含恨而终魂魄不得安宁,将恨意与诅咒刻入灵魂里,故而转世也是前世的模样么……
        傅成蹊当然清楚,这副异于常人的模样给白简行的童年带来多大痛苦!
        他上前一步,温和地揽过白简行的肩膀,轻轻将他拉入怀里,在他耳边轻声道:“无事,别听他胡说八道——”
        怀中的身子闻言猛地一颤,傅成蹊的话语似有一种奇异的力量,温和地安抚着他焦躁动摇的心绪……
        白简行微微闭上眼睛,十分信任地将身子向后一靠,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感受到怀中的重量与温度,傅成蹊嘴角微扬,温和又郑重道:“你就是大师兄的阿简,不是别人,不是任何人——”
        白简行点了点头,缓缓抬起手臂,似要确认这句话的分量般,紧紧拽住揽在他肩膀上的手。
        焦躁敢与恐惧感渐渐退去,内心又恢复了安宁。
        阿承还欲继续说下去,张了张嘴却发现无论如何也发不出声音——禁言术,他委屈地望向五先生,五先生只淡淡地摇了摇头,阿承急得直跺脚。
        五先生敛起情绪,朝白简行拱了拱手:“在下管教无方,还请白先生不要往心里去,这青玄山夜间山精鬼怪出没频频,白公子今夜还是住下罢,明儿一早再走不迟。”
        白简行此刻的面色已稍有缓和,正欲一口回绝,傅成蹊在他耳边低语道:“阿简,就当给五先生一个面子,今夜陪我在此住下罢?”
        不知是哪句话打动了白简行,迟疑片刻,他终于勉强点了点头。
        五先生看白简行答应住下了,面露欣喜之色道:“我这就命人收拾一间厢房——”
        “不必——!”傅成蹊与白简行几乎同时喊出口,两人对视一眼,片刻,彼此又窘迫的移开视线。
        将一切看在眼里的五先生怔了怔,不明所以地瞧了眼傅成蹊,又瞧了眼白简行,气氛诡异至极,自己莫名其妙地竟也有些脸红——莫名其妙!
        “不必麻烦了,我与阿简睡一间屋子就好……”傅成蹊讪讪地将话接下去。
        五先生似回过味儿来,似笑非笑道:“既然如此,那就委屈二位将就一晚了。”
        傅成蹊道:“叨扰了。”
        末了,五先生莞尔一笑道:“莫公子与白公子情谊深厚,当真羡煞旁人。”
        又是这句话……
        *
        天莹草的幽光透过窗纸漫进屋中,两人躺在床榻上,背靠着背,彼此怀着心事皆无睡意,眼看时间一点点流逝,思绪纷纷扰扰片刻不消停,十分煎熬。
        “大师兄——”
        “嗯?”
        “没事”
        “我在——”
        “嗯——”白简行翻过身子,像是要确认般揽过傅成蹊的腰,将他拉入怀里,紧紧贴住。
        傅成蹊也安抚般握住他的手,声音轻得不能再轻:“我在——”
        “那就好——”白简行终于心满意足地闭上眼睛,不知过了多久,呼吸渐渐匀长,似睡深了。
        傅成蹊怕惊醒了他,动也不敢动,直到身体发麻才渐渐有了睡意。
        半梦半醒之际,恍恍惚惚听到身后那人在梦中反反复复呼唤他——
        不是莫穹,也不是大师兄——
        “太子殿下……”
        大概是关于前世的梦罢——
        不是白简行的梦,是荆宁的梦。破晓之时,梦散了。
        *
        在五先生的盛情挽留下,二人用罢早饭才启程下山。
        五先生又将他们送到山下,一路上傅成蹊与他闲闲地聊着各地风物人情,倒再没提及关于荆宁的事。
        白简行本就是寡淡少言的性子,只有偶尔问及他才言简意赅应答几句,五先生看他这副样子,不自觉地扬起嘴角,寻思这孩子的性子随了谁呢?即不像他爹也不像他娘……思及此又摇了摇头,当然不像,此刻眼前这人到底不是他侄儿荆宁,而是沧北无稽派白简行。
        五先生得知他们此番要去大海彼岸的月莱国,念及冬日海上风浪大雾霭重,又送了他们一颗避水珠。
        这避水珠能在滔天大浪中辟开旱路,使人在水中行走如履平地,乃道行深厚的水族内丹、龙鱼之目所化,名贵至极,傅成蹊知晓这是舅舅对于侄儿的一份心意,也不作推托,收下了。
        “谢谢你——”
        傅成蹊明白他的意思,微微颔首:“放心罢。”
        五先生负手立于山下,直到两人的背影消失在他的视线,晨雾散尽,日光一点点落在脸上,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他知道,现在的白简行是欢喜的,这就够了。
        *
        两人行了几里路,白简行似想起什么不愉快的事,忽而沉下脸,迟疑道:“大师兄,昨夜我说梦话了罢?”
        梦里他似乎遇到了一个很熟悉,又十分重要的人,但是现在彻底想不起来了——是谁呢?
        傅成蹊怔了证,旋即咧嘴笑道:“恩,说了,你说——人家做噩梦了好怕怕要大师兄抱抱~哈哈哈。”
        白简行微微睁大眼睛,原本沉冷的脸渐渐有些泛红,嘴角抽了抽:“唬我。”
        傅成蹊笑嘻嘻道:“谁让你是我师弟,不唬你我唬谁去?”
        浅色的眸子掠过一抹微不可察的欢喜,半晌,白简行淡淡肯定道:“这倒是。”
        两人并肩而行,山间秋光甚好,一方细水浮红叶。
      作者有话要说:  犹豫了好久这章标题要不要叫「荆宁」毕竟他没在故事里真正登场过嘛~
      最后还是用了……因为……懒……
      舅舅也好惨,无缘无故吃了把外甥转世狗粮~摔!
      猜中真相的小天使举个手(没错厚颜无耻骗评论你萌可以忽略掉orz
      日常蹭蹭抱抱小天使~爱你萌到无法自拔!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