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鬼灵殿下变弯了 > 第42章 鲛明珠

第42章 鲛明珠

书籍名:《鬼灵殿下变弯了》    作者:菊长大人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游之回来了,身上弥漫月莱国海风潮湿的味道。
        当晚也没来得及与众人寒暄,便急急的去了东厢房看望卢小公子,一待就待了一整夜,第二日一大早与卢小公子相携而出,在晨雾弥漫的花园里散步。
        正去饭厅路上的傅成蹊白简行迎面撞见十指相扣的两人,彼此愣了愣,白简行淡淡扫了眼他们紧紧缠着的手,又瞧了眼傅成蹊的手,敛回目光,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傅成蹊回过神来,化解尴尬咧嘴一笑:“二位当真小别胜新婚,羡煞旁人。”
        后来,白简行随口与傅成蹊说道:“游之公子对大师兄的态度,和以前大不同了。”
        傅成蹊笑:“那是自然,毕竟我们将他媳妇儿养得如此好,就算有再大的愁再深的怨,也该一笔勾销了。”
        白简行设身处地想了想,淡漠的脸上掠过一丝恍然的神情。
        *
        游之此番从月莱国归来,除了带回一位能行剖腹之术的产婆外,还捎了一颗能发出浅淡蓝光的珠子,游之说,这是月莱国的鲛明珠,生于东莱海鲛人腹中百年,夜色有光明如烛,昼视之如星,夜望之如月。
        果然,将鲛明珠放在暗室里,光照一室,有如晨曦。
        傅成蹊望着那幽幽浮着蓝光的珠子想,这鲛明珠是个稀罕物,也有些小情小趣,美则美矣,但除了省些烛火灯油钱,也没多大用处了。
        一旁的白简行瞧着这流光莹莹的珠子,也一脸寡淡兴趣缺缺,很不以为然。
        只有顾笙瞧着鲛明珠的眼睛放着光,一副十分欢喜的样子道:“过几日便是中秋,宴席上摆了它倒是添了许多情趣。”
        游之道:“这鲛明珠除了发光照明外,另有大用途,只要以灵力灌之,明珠便能映出躯体内的魂灵。”
        闻言傅成蹊心中一凉,只觉血往头上涌,额角冒出密密麻麻的汗珠子。
        化作少年人样子的连昭似来了兴致,走到鲛明珠前将灵力汇于指尖,轻轻朝那珠子一点,原本幽蓝的珠子立刻变得澄澈如明镜,映出一只兔子的形容。
        连昭笑道:“还真是这么回事,莫哥哥笙哥哥也来瞧瞧罢?”
        傅成蹊觉得连呼吸都困难了起来,又怕众人瞧出端倪,任额间的汗珠子往外冒没敢去擦。
        顾笙瞧了眼乱了阵脚的傅成蹊,拉开连昭潋潋一笑道:“连昭别闹,这珠子是游之公子为了瞧卢公子肚里宝宝捎来的,你毛手毛脚地别动坏了。”
        连昭十分委屈地垂下嘴角。
        卢小公子也脸色微红低眉垂眼,游之则坦然一笑:“无妨,连昭公子若是喜欢就拿去玩罢。”
        听了这话连昭立刻眉花眼笑,刚想伸手去取珠子,就被顾笙拉住了衣袖,那双平日里春光潋滟的桃花眼突然沉冷下来,幽幽朝他望了一眼,似一簇裹着寒霜抹了剧毒的冷箭,连昭立刻背脊一凉,不敢妄动。
        顾笙让白二将珠子送去卢小公子的房里,游之与众人说了些月莱国见闻,众人喝了几口茶,游之觉察卢小公子面色有些勉强,就携着他的手回房去了。
        看着他二人恩爱相携的背影出了门,众人都露出一副一言难尽的神色,沉默了。
        只有傅成蹊仍心有余悸,无暇唏嘘这羡煞旁人的背影,恍恍惚惚地端起茶杯,才发觉自己的手有些抖。
        傅成蹊为自己如此强烈的反应感到诧异,最开始的时候他虽也害怕被识破,可若被瞧出端倪来倒也坦然,既来之则安之。
        怎么如今反而放不下了……
        这是他一直逃避的内心的真实感受——做这莫穹上了瘾了。
        明明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还奢求,那就是无耻了,而如今的傅成蹊,正心安理得地无耻着。
        他收回心神默默地叹了一口气,抬起眼皮,忽而看到顾笙立于他的身侧,正掏出手巾往他额上抹,佯作担心状道:“大师兄不是热症复发了?还是赶紧回房歇息罢。”
        傅成蹊感激地看了顾笙一眼,淡淡的点了点头便回房去了。
        躺在床榻上定了定神,心绪平静下来,惆怅迷茫的滋味弥漫在心头,傅成蹊深知,这样下去总不是办法,总有穿的一天,夜路走多了总要碰见鬼……
        说到鬼——门咯吱一声响,白简行回来了,他轻手轻脚走到床边,看傅成蹊仍睁着眼,皱了皱眉,伸手在他额上探了探,不烫手,松了一口气,眉间也舒展开了。
        傅成蹊定定地看了他片刻,忽然嘴角微微扬起。
        白简行的眉头又皱了起来,看傅成蹊笑得越发欢喜,狐疑地抹了一把脸问道:“我脸上有东西么?”
        傅成蹊笑着摇头:“看你生得好看。”
        白简行寡淡的脸刷地一下红透了,眼神闪烁地避开傅成蹊视线。
        傅成蹊瞧他不知所措的模样,不忍心再逗他,温言道:“说笑的,瞧你又长高了不少。”这话说得完全就是一副兄长的派头。
        现在这小子的身高,怕是要赶上我这副壳子了罢,哈~莫小公子得加把劲咯~
        说来也奇怪,他作为鬼灵殿下理应最害怕白简行的,可每次能一扫他内心阴霾的,也正是这小子,真是冤家。
        末了,傅成蹊做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问道:“阿简,若我不是你大师兄,你还会这般待我不?”
        白简行微微抬起眼皮:“哪般?”
        傅成蹊沉吟片刻,道:“肯与我任性,待我好。”
        白简行淡淡地扫了他一眼,不言语。
        傅成蹊笑:“那换一个问题,如果哪天我做出什么对不住你的事,或是骗了你,你要怎样杀我?”
        闻言白简行沉默了半晌,方才郑重地开口道:“做一个大师兄模样的纸人偶,砍成碎片。”
        傅成蹊万没想到竟是这样的答案,诧异道:“就这般?”
        白简行肯定地点了点头:“嗯”
        言简意赅,眼神却是极坚定的。
        *
        中秋之夜,院子里摆了一桌酒菜,月饼点心时令水果摆得齐全。
        连昭化成少年模样,穿了身簇新的月白长袍,打扮得极俊俏风流,看傅成蹊走了来,挪了挪身边的凳子艳艳一笑道:“莫哥哥坐我身旁。”
        傅成蹊嘴角含笑依言坐下,还习惯性的揉了揉连昭的脑袋,坐在傅成蹊另一侧的白简行瞧着就有些变了脸色。
        菜上了桌,傅成蹊看白简行不怎么动筷,温言道:“菜不合口味么?阿简想吃什么?”
        白简行顿了顿道:“葱爆兔肉。”
        连昭脸色一变,手中的筷子落了地,一副战战兢兢的模样挨到了月上中天。
        看月色清朗人也齐全,顾笙端了一坛子葡萄酒出来,莞尔一笑道:“今儿除了卢公子与老三,人人都得喝上几杯。”
        说着便将五个琉璃盏依次排开,一一斟满,月色下澄澈剔透的一汪儿红色,散发着清冽果香,十分诱人。
        傅成蹊瞧着很是动心,却晓得莫小公子是个三杯倒的命,正欲推辞,顾笙朝他潋潋一笑道:“大师兄,这西域的葡萄酒是极淡的,不醉人,你放心喝罢。”
        傅成蹊像得了大赦般欢喜的接过酒盏,迫不及待地尝了一口,淡淡的果香,回味绵长,不禁赞了声好酒。一旁的白简行默默的喝了一口,空了大半杯,也是极喜欢的。
        游之看顾筠滴酒不沾,问道:“顾筠公子喝不得酒么?”
        顾笙便把顾筠旧疾之事说了一番,听得游之眉头紧蹙,末了喝了杯酒唏嘘道:“我在月莱国的时候,听当地人说有种名唤海狸的异兽,隐匿在海之虚,火烧不死,刀砍不入,菖莆塞其鼻方可杀之,取其脑以酒浸服,能治百病,甚至使人长生不老,不过都是传说罢了,真假未可知”
        顾笙听罢若有所思不言语,一双水光潋潋的眸子此刻似隐匿着惊涛骇浪,嘴唇动了动,却没说出一句话来,与其让希望燃起再覆灭,还不如一开始就不抱希望来得自在。
        傅成蹊闻言眼睛一亮,与白简行交换了眼神,彼此会意,傅成蹊道:“阿笙,我觉得可以一试。”
        顾笙垂下眼,月色下看不清他的神情,只见他纤细的手指晃了晃杯中的酒,泛起凛凛水光:“月莱国远在千里之外,老三这边离不开我……”
        傅成蹊截了他的话道:“这简单,我与阿简去就成,你留下,就这么定了罢。”
        一旁的白简行也肯定地点了点头。
        游之道:“海狸没人真正见过,况且海之虚入口缥缈不定,凶险万分,我只是一时想起说说而已,莫公子还需三思。”
        顾筠莞尔一笑道:“这虚无缥缈的事,真假难辨,大师兄可别白跑一趟了,况且我这病也习惯了,无大碍的。”
        傅成蹊咧嘴道:“哪里有病习惯的道理,我早听说月莱国海产丰富,此番去就当游历修行,在一饱口福之余顺带打听打听海狸,阿筠你别往心里去,没那么复杂。”
        顾筠怔了证,知大师兄是在诚心宽慰自己,也不愿再推脱对方的好意,只温雅一笑道:“既然如此,大师兄一定要万般小心才是。”
        卢小公子道:“只是时近冬日,路途遥远艰辛,二位还是明年开春再考虑罢?”
        傅成蹊沉吟片刻,望向白简行,白简行道:“无妨,这两日我与师兄便启程前去,冬天来临前可抵达月莱国。”
        顾笙摇摇头道:“不成,你大师兄可是最怕冷的,这天气让他上路,可别送了他的命。”
        白简行毫不迟疑道:“没事,有我在大师兄不会冷。”
        众人闻言皆是一怔,无人敢应。
        忽而听到哐当一声,众人循声望去,只见连昭不知何时已将半坛子葡萄酒喝下了肚,此刻面红耳赤目光迷离,手中的琉璃盏落了地。
        连昭在众人的注视下怔了证,嘴角抽了抽,随即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白哥哥他说要吃我!葱爆兔肉!”
        “……”
        “……”
        “……”
        傅成蹊嗤的一声笑了,转头对白简行道:“你也别老吓唬他,兔儿胆子小,还记仇,哈哈~”
      作者有话要说:  白醋坛翻了个彻底~被醋淹没不知所措→_→
      好了准备开启二人世界模式……
      阿简你别老羡慕人家十指相扣,以后有你扣的
      蠢作者在沙发上睡着了。。。所以发晚了ORZ
      表白看文天使们~~一个个抱走~~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