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鬼灵殿下变弯了 > 第33章 雪庐

第33章 雪庐

书籍名:《鬼灵殿下变弯了》    作者:菊长大人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彼此也没多言,傅成蹊向石案上望去,湛元剑正封印在血龙木盒里,两坛醉月凉,两只永明盏。
        傅宁远注意到他的视线,道:“莫公子,可是这两样?”
        傅成蹊收回视线望向傅宁远,淡然道:“正是”
        叶云灯眉目间隐约有些担忧之色:“皇上,这湛元封印仪式不知会出现什么状况,臣下认为还是多派些人手——”
        傅宁远淡然一笑截了他的话:“明止,难道朕还惧怕兄长的念灵不成?”旋即摇了摇头继续说道:“况且,有莫公子、白公子在,出不了差池,他们能护朕周全——”
        说着似笑非笑地转向傅成蹊道:“莫公子,是罢?”
        傅成蹊垂下眼皮,淡淡道:“我与师弟定会尽力保护皇上。”
        一旁的叶云灯也不便再说什么,苍白着一张脸,眉间的朱砂痣更显鲜艳如血。
        众人一时无言,傅宁远淡淡一笑道:“距子时约莫还有大半个时辰,也不着急,明止,你带白公子在这御花园逛逛罢。”
        叶云灯睁大了眼:“皇上,这……”
        傅宁远毫不含糊道:“去罢,朕想单独与莫公子说几句话。”
        “是!”叶云灯无奈,片刻后垂下头应答道,额角的青筋突突的跳。
        “多谢皇上,不必了。”一旁的白简行冷声道,一双浅色的眼睛满是肃杀,直直地盯着傅宁远。
        傅宁远迎上白简行的视线,笑道:“不会耽误白公子太多时间。”
        白简行波澜不惊道:“我与师兄此次进宫只为净化妖剑怨念,不是来逛花园的。”这话说得毫不客气,也只有这个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白简行敢如此同皇上说话了。
        “阿简……”傅成蹊走到白简行身侧,微微低头嘴唇贴到他耳边低声道:“我知道你瞧不上朝廷中人,不过他好歹是皇上,总归要留几分薄面是不是。”
        白简行不言语,傅成蹊看他依旧冷着一张脸,继续说道:“那你就当给师兄留几分薄面,我倒是想听听他会与我说什么,乖,这样,你先与叶御史在园里逛着,回头我带你去琉璃厂信荣斋喝乌梅汤?”
        白简行冷冷地瞧了他一眼,一脸你别把我当小孩子看待的淡漠。
        傅成蹊嘻嘻笑道:“就当给师兄我留个面子,以后你与我提要求我都答应。”
        白简行浅色的眸子动了动,傅成蹊知道他是答应了,笑眯眯道:“多谢阿简。”
        *
        白简行与叶云灯穿过左右回廊,渐渐行远了,傅成蹊收回目光,迎上傅宁远的视线。
        傅宁远朝他莞尔一笑,举起石案上的酒坛子道:“朕多备了一坛子醉月凉,莫公子可愿与朕先饮几杯?”
        傅成蹊也笑:“这酒十分难得,多谢皇上美意,只可惜草民不胜酒力,恕不能奉陪了。”
        傅宁远垂下眼皮,浅浅的笑意还挂在脸上:“只一杯,如何?”
        傅成蹊无奈,朗声一笑:“好罢,皇上如此盛情,草民恭敬不如从命。”
        两人在石案相对而坐,一如十七八年前那般,只是那年满眼白晃晃的雪,今夜满地白茫茫的月光。
        傅宁远为他斟了满满一杯酒,望着永明盏中晶莹剔透的一汪儿,道:“这醉月凉,是兄长生前最爱喝的酒。”
        傅成蹊嘴角微不可查地抽了抽,不置可否。
        “不知莫公子可曾喝过否?”傅宁远抬起眼皮,静静的望着他。
        傅成蹊淡然一笑,摇头:“此乃酒中之仙,今日托皇上的福,才有幸一尝。”
        傅宁远道:“希望此酒不要辜负了莫公子的期待罢。”
        傅成蹊不表态,转而说道:“不知皇上留下草民,可是有什么要事交代?”
        沉吟片刻,傅宁远用扇子敲着手心道:“也无大事,只是朕与莫公子待在一处,就觉得欢喜些。”
        傅成蹊不知此时是该笑还是不笑,有些不自在道:“皇上这句话,草民消受不起。”
        傅宁远展眉一笑:“朕说笑的,莫公子别在意——”顿了顿继续说道:“莫公子让我想起一位故人罢了。”
        傅成蹊瞧了瞧傅宁远,气定神闲道:“可是鬼灵殿下?”
        傅宁远含笑:“正是兄长。”
        傅成蹊敛了笑:“草民不敢。”
        傅宁远不言语,半晌,喝了口酒道:“朕甚至怀疑过,莫公子是不是被兄长附体了。”
        “如若皇上真那般想,草民此刻便不会在此与皇上饮酒了。”傅成蹊也拿起永明盏,喝了一小口,清泠醇厚,尾净余长。
        傅宁远笑:“若真是兄长还了魂来,朕也不害怕他来报复,或者说,来了更好。”
        傅成蹊道:“皇上说笑了,已赴黄泉之人,再无可能重返人世。”这话说得极云淡风轻,颇有几分仙风道骨,傅成蹊赞叹自己当真是连说谎都这般淡定自若了。
        傅宁远怔了证,旋即笑道:“或许罢,谁晓得呢。”
        他思索道,也许真的只有等自己下了黄泉那一天,才能再见兄长罢,或许也根本见不着,这么多年,都不知道投胎投到哪里去了,倒是希望他对自己恨之入骨,即使投了胎也消弭不掉的恨意,生生世世纠缠不休才好。
        两人又相对无言片刻,傅宁远道:“莫公子与白公子师兄弟情谊深厚,当真羡煞旁人。”
        傅成蹊苦笑,这句话不知从多少人口中说出过,他不知听了多少遍了,嘴角微微扬起道:“小师弟与我一道儿长大,日日相处,我又长他四岁,自然会多疼爱他些。”说这话的时候傅成蹊的眼神温柔得似可滴出水来,他自己完全没察觉。
        虽然话是杜撰的,可情是真真切切的。
        看他这般模样,傅宁远万万觉察不出一丝端倪,目光望向远方,若有所思地笑了笑,半晌才道:“也正是因为莫公子与白公子情谊深厚,才让朕打消了你被兄长附体的念头。”
        傅成蹊不言语,默默地又喝了一口酒,别说傅宁远了,他自己也万没想到,能和白简行亲厚到如此地步,这大概就是徐伯口中所说的‘太子殿下与白简行他们的缘分,会更深的’。
        时间差不多了,遥遥看到白简行与叶云灯朝雪庐走来。
        傅宁远放下手中杯盏,淡然一笑道:“此次封印结束后,莫公子可否在宫里多留几日?”
        傅成蹊道:“多谢皇上,无稽派还有些事务要处理,恕草民不能从命了。”
        傅宁远无奈地笑了笑:“莫公子当真不愿给朕几分薄面?”
        傅成蹊瞧了眼不远处的叶云灯,旋即一笑:“皇上说笑了,草民是真有要事在身,况且——若草民常在皇上跟前乱晃,叶御使也会不欢喜罢。”
        皇上闻言眉头微蹙,叹了口气道:“罢了,朕就不勉强莫公子了。”
        傅成蹊淡淡一笑,他怎会看不清叶云灯与傅宁远那点关系?这句话的心机阴狠之极,一来挡了傅宁远的挽留,二来也够让傅宁远与叶云灯闹几天变扭了,啧啧,这一点小小的报复,还是无伤大雅的。
        傅成蹊饶有兴味地想,这叶云灯的脾气,敏感纤细又要强,跟了傅宁远怕是要吃亏的,总归也不关他事,看热闹罢了。
        *
        子时,月上中天,南明湖泛起阵阵浓雾。
        白简行解开血龙木盒的封印,盒中的湛元剑立刻变得不安分,发出咯咯咯的声响。
        叶云灯面有忧色对傅成蹊道:“当真只能皇上亲自动手?”
        傅成蹊肯定道:“解铃还须系铃人,皇上,请——”
        傅宁远微微颔首,将傅成蹊刚用过的杯子斟了满满一杯醉月凉,走到血龙木盒旁,垂着眼皮定定地瞧着湛元剑,半晌,唇角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
        十八年前,他也是这般,把醉月凉永明盏送到兄长手上,兄长眉花眼笑,与他在这雪庐醉了一日,那日特别冷,大雪漫天,兄长褪下狐氅裹在他身上,淡淡的体温传来,他蜷在那似有若无的温存里,半醉半醒,欢喜到骨子里去。
        那一日的梦,都是白茫茫软绵绵的。
        傅宁远举着酒盏,并不急着往下浇:“兄长,这醉月凉当真能消了你的怨念么?”
        “你既然有怨念,为何不当面来找朕报复,朕就坐在那张原本属于你的龙椅上等着呢,你不敢来么——”
        闻言,傅成蹊的心突突狂跳,情绪的暗流开始汹涌,傅宁远为何偏偏在此时说这话……傅成蹊手指有些微颤抖,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
        傅宁远转而冷冷一笑:“兄长,你喜欢醉月凉是罢?朕还就偏偏不遂了你的愿——”
        话音刚落,永明盏咣当一声被他狠狠摔在了地上,醉月凉洒了一地!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三人同时瞪大眼睛望向傅宁远,为了引出鬼灵殿下,傅宁远竟做到如此地步!
        只见血龙木盒内顷刻爆满红光,如血光四溢,映得傅宁远阴鸷冷厉的脸越发扭曲。盒身开始剧烈颤动,一声巨响,血龙木盒腾空而起炸裂开来,四溅的木块竟全都自发燃烧起来,雪庐内立刻火光冲天。
        “皇上——!”叶云灯也顾不上这许多危险,急急朝傅宁远奔去。
        湛元剑冲破束缚,红光缭绕凌空而立,似生了眼睛般朝傅宁远刺去!
      作者有话要说:  小皇上日常作死系列。。。。
      废柴作者已经放飞自我~糖什么的会一直撒~~
      反正也是自产粮食嘛~~
      日常表白看到这里的小天使~~肥肠感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