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鬼灵殿下变弯了 > 第22章 伤人妖剑

第22章 伤人妖剑

书籍名:《鬼灵殿下变弯了》    作者:菊长大人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傅成蹊寻了笔墨纸砚来,挽袖研墨,锁魂匣放置在砚旁。
        敛神提笔,注入灵气,傅成蹊正欲在特制的宣纸上肆意挥洒一番,笔尖还未染纸,忽而听得一阵敲门声。
        同在书房的白简行抬起眼,目光向紧闭的门射去。
        书房的门平日都是敞着的,今儿傅成蹊想要一试移魂入画之术,白简行怕这不成器的大师兄途中被扰岔了灵气,所以才闭着。
        平日里师兄弟几个也不讲究许多,怎偏今儿这般拘礼?
        “大师兄,我进来方便不?”门外的顾笙问道。
        “不碍事,进来罢。”傅成蹊搁了笔,心道顾笙这话问得有些奇怪,有什么不方便的?
        咯吱一声门被推开了,顾笙如水的眸子潋潋一转,嘴角含笑道:“没打扰大师兄小师弟罢?”
        这话问得傅成蹊有点窘迫,干干一笑道:“没事,还没落笔呢。”
        一旁的白简行难得开口,声音冷冷道:“二师兄有什么要紧事么?”
        顾笙敛去面上的笑容,声音一沉,道:“大师兄,有客找你。”
        傅成蹊微微皱眉,这段时日,来找他的除了媒人还是媒人,平日里都直接让顾筠顾笙打发了去,今天怎么还特意通报,于是奇道:“直接打发了罢。”
        顾笙瞟了眼一旁的白简行,看他一副淡淡的样子,收回目光沉声道:“是宫里的人。”
        傅成蹊的身子颤了颤,感受到白简行的视线,定了定神,故作从容一笑道:“那可不敢开罪,我这就与你去。”
        白简行闻言眉头微蹙,侠不犯官,官不涉侠,这已经是约定俗成的事儿,他们无稽派从不参与朝廷之事,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这一出恐怕不简单。
        本来白简行极讨厌为官者那些龌蹉事,能不掺和就不掺和,今日却隐隐有些放不下心,也跟着傅成蹊顾笙来到大厅。
        *
        厅中那人身量高挑纤细,一身月白色织锦长袍,白净的面孔上有一粒血红的朱砂痣,越发衬得那人如珠若玉。
        御史大夫叶云灯,傅成蹊再熟悉不过了,以前叶云灯还是二皇子侍读的时候,常常被连累着替他这个混太子抄书。本来在傅成蹊印象中,叶云灯是极清淡温和的一个人物,却不想明水城之变那夜,下手最是狠厉无情,提着一把长剑染红了半个明水殿。
        这世上的恨意,来得总是这般莫名其妙,猝不及防。
        叶云灯暗暗打量了一番傅成蹊与白简行,一双漆黑的眼睛幽幽地转,嘴角噙笑道:“久仰莫公子白公子大名,今日有幸一见,当真名不虚传。”
        傅成蹊也将叶云灯打量了一番,这人倒是比印象中瘦了许多,面上也没了从前那般光彩夺目,形容倒是平添了几分憔悴苍白。
        若说全然放下不计较,傅成蹊自己也不信,但终究也是过往之事,如今他是莫穹而非傅成蹊,虽然这个身份也是阴差阳错偷来的。
        个人恩怨暂且放一边,且听宫中生了什么事端,竟寻来他无稽派。叶云灯常侍傅宁远身侧,他亲自来,定是十分要紧的事。
        “不知大人到来,一时怠慢,失敬失敬。”傅成蹊敷衍地行了礼,白简行依旧不为所动,完全不把对方放眼里。
        叶云灯倒也不介意,屏退左右,片刻,淡然一笑:“阁下是痛快人,我也不绕弯子了,近日有妖物为祸京城,扰了皇上安宁,想请二位同我进宫一趟。”
        傅成蹊闻言,心下忍不住好笑,天道好轮回,恶鬼饶过谁?
        面上却摆出一副得道高人的模样,云淡风轻地问道:“究竟是何妖物,这样大胆?”
        叶云灯眼里似有一簇幽火,冷声道:“伤人的妖剑。”
        闻言,傅成蹊与白简行对视一眼,彼此明白,能附在剑上的邪物,十有八*九是‘患‘没错了,只是这妖剑能伤人,说明当时化成‘患’的怨念极其强大,这类‘患’寻常的浇酒之法恐怕不顶用,而且很有可能已经化成‘忧’,要彻底抹杀,除非——
        *
        “——强行净化,或化解怨念。”白简行眉头微蹙淡淡道,鸟鸣婉转,暮色渐浓,此刻他与傅成蹊正走在去饭厅的游廊上。
        比起化解怨念,强行净化要省事许多。
        所谓化解怨念,就是要让那些没有七情六欲,一心一意只凭本能行动的怨气得到救赎,心平气和烟消云散。说是这般说,可从古至今真正成功的寥寥无几。
        “阿简,你若如此感兴趣,进宫一趟倒是无妨。”傅成蹊道,刚才叶云灯极力想邀请白简行进宫一趟制服妖剑,傅成蹊却推说容他们考虑一晚上,明儿给答复。
        叶云灯也是个极明白事理之人,倒也不急着强求他们答应,等一晚上的耐心还是有的。
        同时傅成蹊心下疑惑,虽然傅宁远那人对捉鬼抓妖之事极看不上,但作为九五之尊,想要制服一把妖剑理应不是难事,难道那些一心想依附朝廷的修仙门派都这般不顶用?
        傅成蹊思来想去,唯一的解释就是白简行是打败鬼灵殿下之人,所以朝廷首选了他。
        白简行没有应答,两人默默走进了饭厅。
        *
        用罢晚饭,师兄弟四人围坐喝茶。
        “所以,大师兄如何打算,这一趟京城去不去得?”顾笙拨了拨茶水上的浮叶,漫不经心道。
        “阿简若是感兴趣,就让他去罢,你若愿意,倒可以一起去,还能助阿简一臂之力。”傅成蹊心知这般凶狠强烈的‘患’,确实难得一见,白简行一定十分感兴趣,而顾笙在净化恶灵方面也很有两下子,为人又极精明,宫里是非多人心复杂,有他在白简行身边,也放心些。
        顾笙一双桃花眼悠悠一转,含笑道:“我可不去,一来放心不下老三,二来也怪折腾的,累~”
        “……”傅成蹊扶额,这顾笙是蛇妖化的么,怎么可以懒到这个地步。
        “我自己去便好,顺带查一查鬼灵殿下的残魂。”白简行波澜不兴道。
        傅成蹊微微汗颜,他早该料到,这小子就是打定去寻他这个鬼灵殿下残魂的主意……年纪小小执念就这般重,以后可还了得?若是让他知道鬼灵殿下日日与他同屋而寝,怕是要恨疯了罢……
        “小师弟,你带大师兄去罢,我看大师兄也挺想去的。”顾笙挑了挑眉尖,意味深长地瞧着傅成蹊。
        闻言,白简行无波无澜的浅色眼眸似略过一抹不同寻常的光彩,稍纵即逝。
        “……我就算了罢。”傅成蹊抹了抹额角并不存在的冷汗,这顾笙明知内情,却还将他往悬崖推,当真是看热闹的不嫌事大。
        傅成蹊无法想象,自己会以何种心绪何种表情,去面对那些想将他挫骨扬灰的故人,自己到底会不会失了理智,真不好说。
        毕竟情感不似窗户,可以开关随意受人控制。
        却看白简行微微侧头瞧了他一眼,眼里竟略过一丝……似有若无的……遗憾?看得傅成蹊心下不是滋味,于是问道:“阿简,你希望我陪你去不?”
        沉默半晌,白简行道:“随你——”顿了顿,喝了口茶,又道:“跟来也行。”语气冷冷的,却听得傅成蹊心头一热。
        “……”
        好一个跟来也行,想让师兄去就直说也无妨,这小子都没有一点作为师弟的自觉么……
        好罢,那就舍命陪君子,去就去罢。
        “所以这事是应下了,明日我便答复那御使大夫——”勾起嘴角继续说道:“我与阿简一道儿去。”
        白简行淡淡的哦了一声,垂下眼默默喝茶。
        傅成蹊微微侧头,看了眼白简行云淡风轻的侧颜,心道,有这家伙在问题应该不大,他那一脸寡淡的表情,简直有清心镇定的神奇功效,失了理智的时候瞧上一眼,什么愁什么怨都可以平复。
        众人坐了一会儿,顾筠先退下去了账房,顾笙瞟了一眼正襟危坐的白简行,柔柔一笑道:“小师弟,我有些话要单独与大师兄说。”话里的意思再明白不过。
        白简行怔了怔,看了一眼傅成蹊,浅色的眸子一派肃杀之意,片刻敛了目光,淡淡点了点头,站起身大步往外走。
        顾笙微微挑眉道:“咦,小师弟好像生气了。”
        傅成蹊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后,皱眉问道:“阿简有什么好生气的?”
        顾笙莞尔一笑,噙着茶悠悠道:“有呐,毕竟我霸占了大师兄嘛。”
        傅成蹊闻言,差点将口中的茶水喷了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  笙美人总是用这种恶趣味的法子助攻QAQ
      既然大家都说很甜,那我把标签改成甜文啦~~
      把好运分给所有要考试的小天使们~~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