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鬼灵殿下变弯了 > 第14章 如意算盘

第14章 如意算盘

书籍名:《鬼灵殿下变弯了》    作者:菊长大人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卢泊卿离开的时候,杯中茶已经凉透了。
        傅成蹊抬头看了一眼阴沉沉的天色,今日怕是还有雪。心中叹了一口气,这卢老爷当初为卢少爷起名字的时候,倒是有些先见之明,泊卿,泊卿,可不就是薄情么?但天不遂人愿,泊卿一点儿都不薄情。
        傅成蹊转身对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闭目潜心修行的白简行问道:“阿简,你说这事儿怎么办才周到?”
        白简行道:“无解——”语气不咸不淡的。
        傅成蹊沉吟片刻,道:“我想把卢少爷带回无稽派。”
        白简行缓缓睁开眼睛,定定的看着傅成蹊,似等他下一步解释。
        “一方面,阿筠可以压制些他腹中胎儿的妖气,让他没这么辛苦;另一方面,卢少爷肚子一天天大起来,纸包不住火,这事儿传出去卢家在沧北县就混不下去了,倒不如对外界说卢少爷去玄门闭关进修来得体面;最重要的一点是,卢少爷在无稽派,这卢老爷定然源源不断地送银钱来,这一年,无稽派吃穿用度都不用愁,你就可以毫无顾虑去追踪鬼灵殿下的残魂了,哈哈。”傅成蹊说道,心里的如意算盘打得忒响亮,并很违心地说下了最后那句话。
        片刻,白简行道:“八个月后,卢少爷死在无稽派,又很体面么?”
        傅成蹊道:“《莫氏搜妖录》关于羽衣人那段我记得清清楚楚,也没说怀了羽衣人孩子的男子必死无疑,据说极东的月莱国,难产女子剖腹的疗法十分寻常,我若每日再给卢少爷灌点灵力,八成能保住他的性命。”
        半晌,白简行淡淡道:“一切凭大师兄定夺罢——”顿了顿又道:“带人回去这件事,我劝大师兄还是先与二师兄商量为妙。”
        傅成蹊习惯性地点了点头,片刻才恍悟过来,这种师兄你开心就好,不过也得先过了嫂子那一关的语气是怎么回事?!扶额道:“阿简!我与二师兄当真是清白的!”
        白简行不言语。
        这小子,真是一根筋得很。
        *
        不多时,仆人端上了七八样清粥小点,傅成蹊把隔壁厢房的顾筠也叫了来,三人一道用早饭。说起来,自还魂那日后,傅成蹊与白简行一道同桌吃饭,这还是第二次,真是怪难得的。
        白简行喝了几口清粥,便放下碗筷不动了,端端正正地垂手坐在桌旁,道了声:“慢用。”
        傅成蹊皱了皱眉,道:“怎的,是卢府的饭菜不合口味?“说着把一块芋头糕放入嘴里,软糯鲜香,味道相当不错。
        白简行淡淡摇了摇头,也没继续做解释。
        傅成蹊似笑非笑道:“再吃一些罢,你现在长身体,这么吃法怕是会长不高。”
        白简行闻言,嘴角微不可查地抽了抽,他这三位师兄身量都高挑挺拔,唯独他比相对较矮的顾筠还矮半个头这点,是扎在他心中的一根刺。
        像是下了什么巨大决心般,白简行又默默地拿起筷子,夹了一只烧麦放入嘴里,眉头微皱,嚼得极慢。
        傅成蹊看出了端倪,没说破,将一碗鸡蛋羹推到白简行面前道:“这个不费牙口,对长身子还大有益处,吃罢。”
        白简行怔了证,疑惑地看了一眼傅成蹊,收回目光,道:“谢谢师兄。”声音极轻,却半点不含糊。
        傅成蹊笑,这一声谢谢听得他分外受用。
        *
        饭罢,上茶,傅成蹊把自己的考量计划与顾筠说了,顾筠沉吟半晌,觉得可行。三人今儿继续留在卢府,等夜里羽衣人再寻来,与其心平气和再做商议。
        谈完正事,傅成蹊犹豫了番,十分艰难地开口道:“阿筠,昨夜情急之下,我……我捂你耳朵那件事,是我唐突了。”
        本来傅成蹊觉得此事可以默默翻篇,毕竟两个大男人又什么好计较,但思及这莫小公子的壳子是个断袖,昨夜白简行又那般说,傅成蹊怕顾筠心里有芥蒂,遂决定还是说开了通透。
        顾筠怔了证,随即莞尔一笑:“师兄多虑了,我怎会放在心上。”说着喝了一口茶,一派云淡风轻的样子,傅成蹊相信这话决不虚,心中默默松了一口气,喝口茶舒坦舒坦。
        顾筠又极温和地道:“我知道,纵然大师兄有那个癖好,也不会对我们下手的。”
        傅成蹊一口茶差点喷了出来……
        顾筠说这句话的神情,仿佛被顾笙附了体,果然双生子就是双生子,虽然平日里是截然不同的两种风骨,某些时候还是一致得可怕。
        白简行端坐在桌案前,充耳不闻。
        *
        待顾筠回了隔壁厢房,傅成蹊端了张凳子坐到白简行身边,温言道:“阿简,你的牙怎么了?”他这些时日观察知晓,白简行这人面上冷淡,沉静自制,心里却极是要强的,有病有痛绝不愿意在人前表露分毫,所以故意挑了顾筠不在的时候问。
        白简行如他所料摇了摇头,不咸不淡地说了句没什么。
        傅成蹊不屈不挠死皮赖脸道:“来,张开嘴让师兄瞧一瞧。”
        “……”
        傅成蹊看他不为所动,打算晓之以理:“牙病可拖不得,以前我就是……我的一个朋友就是牙疼拖着没治,结果误了病情,夜夜不得好睡,最后御……大夫只得把那颗牙拔了。”
        “……”
        看晓之以理没用,傅成蹊只得再退一步道:“这样吧,回去我让阿筠配些缓解牙疼的药,你留在身上,不舒服的时候可以用用。”
        白简行这才微微颔首道了声有劳大师兄了。
        傅成蹊心中不住感叹,这小子怎能要强到这地步,以后非把自己逼到绝境不可。
        *
        在屋中虚晃了一阵,想通各处关键点,傅成蹊便踱到隔壁厢房,与顾筠一起找卢老爷商量把少爷接到无稽派之事。
        明面上说静养,以无稽派的仙灵之气为卢公子驱除体内妖气,水到渠成妖胎自然落掉;暗地里就是安胎待产,呵呵,当然这如意算盘不能让卢老爷知晓。
        卢老爷一点即通,如今他没人可指望,昨儿听到说顾筠有救他儿子的法子,就如同抓住救命稻草,无论顾筠说什么法子,他都一百个愿意,而且考虑到卢少爷的肚子一天天明显,再瞒下去怕是十分困难,这等家丑传出去有损卢家颜面,去避一避有百利而无一害。
        “这卢老爷不愧是生意人,通透。”傅成蹊对顾筠笑道,如今卢老爷这一关打通了,就看今夜如何说服羽衣人。
        羽衣人身负长翼,有日行千里的本事,去一趟传说中的月莱国不过十天半个月的事儿,且那个游之对卢少爷这般上心,自然不会看他破腹而死坐视不管,十之八*九是说得通的。
        顾筠温雅一笑,道:“师兄,我们自己可不也是生意人么?”
        傅成蹊闻言一想,呵,可不是么。这一桩事儿,简直就是倒买倒卖的无本净赚生意,卢老爷出钱,羽衣人出力,把卢少爷接去无稽派,不就是加个床位,添双碗筷的事儿,还能大赚一笔,真是造孽、奸猾得很。
        *
        与卢老爷一番谈话耗费了傅成蹊不少心力,打算午歇到传晚饭再起来,吃罢饭洗个澡就坐等羽衣人,此桩生意算是谈成。
        哈,妙极妙极。
        傅成蹊悠悠地踱到厢房,推开门扇,却不见白简行身影。微微皱眉,这小子去哪了,进了屋,帐幔半掩,白简行很罕见地侧躺在床榻上,安安稳稳地闭着眼睛。
        傅成蹊看到他这副样子心中暗暗吃惊,这小子怕是真困了罢,竟大白天倒头就睡,一点儿不符合他的作风,想着想着不禁嘴角微微扬起摇了摇头。细细思付又觉得不对劲,于是蹑手蹑脚地靠近床榻,只见白简行双颊微红,呼吸深重,眉头微锁,一副很难受的形容。
        傅成蹊心下一惊,微觉不妙,俯下身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啧,糟糕,烫手得很。
        *
        “阿筠,你说阿简好端端的,怎的突然这般,是不是昨夜着凉了?”发觉白简行发热后,傅成蹊就急急唤了顾筠来替他看病。
        “尺肤热甚,脉盛躁,六气化火,小师弟这是患了热症了。”顾筠替白简行诊了脉,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检查了一番,望着白简行微微肿胀的左脸颊道:“不是着凉,是长真牙闹的。”
        傅成蹊心中一片明了,原来白简行到了长真牙的年纪了。
        白简行被傅成蹊一阵闹腾,早转醒了过来,也不言语,静静地躺着任顾筠折腾,在他看来,生病就是一种软弱的表现,十分可耻,更不会哼哼唧唧地喊难受要人伺候了。
        顾筠说没甚大碍,去抓了一副祛热凉血的药,说发汗就能退烧了,但是长真牙的疼痛只能硬抗了去,兴许还会反复发热。
        待顾筠出门抓药,傅成蹊找来一块手巾湿了水,坐在床榻上正欲给白简行擦脸降温。白简行兴许是猜到他要做的事,微微睁大眼睛瞪视过来,傅成蹊面上苦笑,完全不理会他反抗的视线,小心翼翼地将湿毛巾贴在他面上,一点儿一点儿地抹。
        白简行身子明显一僵,傅成蹊笑道:“阿简,放松些罢。”
        “……”
        指尖与肌肤轻触的所带来的稍纵即逝的酥麻感,白简行的身子微不可查地颤了颤。傅成蹊心下感叹,这小子就这样讨厌莫小公子?碰到就觉得恶心么……
        好在手巾上沾的是冰水,滚烫灼热的脸获得片刻凉意,嗡嗡乱叫的脑袋也消停了些,一团烧得他燥热难耐的火灭了,神志又渐渐清明了起来,白简行不知不觉放松了身体。
        觉察到他的变化,心中又是无奈又是好笑。
      作者有话要说:  白傲娇以后身高会高高高高高过太子殿下~放心吧~好好养
      长真牙就是长智齿~~年初刚拔了智齿的倒霉家伙路过……
      日常表白天使们~感谢看文!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