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鬼灵殿下变弯了 > 第12章 同屋而眠

第12章 同屋而眠

书籍名:《鬼灵殿下变弯了》    作者:菊长大人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傅成蹊顿时心下雪亮,原来这卢老爷早就猜测知晓了事情原委,此次留宿他们,只怕是为了寻个证据罢了。
        毕竟知子莫若父,况且卢老爷是十足精明的生意人。
        卢老爷朝三人恭谦地拱了拱手,颤声问道:“三位先生,怎样才能彻底将我儿……我儿肚中那秽物清理掉。”
        卢泊卿听到清理一次,身子微微颤了颤,面色苍白,嘴唇动了动,似想说什么,终究没说。
        顾筠道:“卢老爷,卢公子现在的情况,恐怕只得一种办法——”
        “咳咳咳——”傅成蹊朝顾筠使了个眼色,顾筠会意,不再多言。
        傅成蹊道:“卢老爷不必担心,我三师弟医术了得,活死人、肉白骨都不在话下,救治卢公子这病,自然简单得很。”
        卢老爷眼睛一亮,眼泛泪光,朝顾筠俯身跪下颤声道:“还请顾公子救我那不孝子一命,顾公子想要什么,老夫一定尽全力满足——”
        顾筠一把捞起卢老爷道:“不敢不敢,救人本是我无稽派分内事,我定当尽全力。”
        各人又说了几句话,卢老爷边抹眼泪边对顾筠千恩万谢,看得人唏嘘,而卢泊卿则在一旁苍白着脸,不言语。
        因害怕羽衣人再寻来,三人只得继续留宿卢府。
        大半夜的,凭空多了一个白简行,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看卢老爷神色为难,傅成蹊道:“大晚上的,卢老爷也别让下人收拾厢房了罢,怪折腾的,我这小师弟,自小与我一道儿睡,没我在身边他睡不着,哈哈。”
        卢老爷如释重负,道:“那就暂时委屈白公子了。”
        白简行微微颔首,偷偷剜了一眼傅成蹊,惊得傅成蹊身子猛地一颤。
        *
        三人走在回西北面厢房的路上,顾筠问:“大师兄,你为何要与卢老爷那般说?”顾筠指的,自然是让卢小少爷落胎的办法。要知道,羽衣人埋下的胎儿,纵然母体已经死亡,胎儿还是可以吸食母体腐肉骨血长大,直到孕期足十个月,方能自己破肚而出,何况普通的堕胎药,根本没办法。
        除非——
        “你若告诉卢老爷,只有杀了羽衣人,取其妖丹,喂卢公子服下,方能落胎这种话,卢公子怕是要恨你入骨,他也怪可怜的。”
        顾筠眉头微蹙,觉得此话很有道理,却又有哪里不对。
        傅成蹊又道:“阿筠,你看的书多,真没有其他法子可以让卢小少爷落胎?”
        顾筠面色阴郁地摇了摇头,傅成蹊望向白简行,白简行只冷冷重复那句:“人妖殊途,没办法。”
        傅成蹊啧了一声,叹气道:“你年纪尚小,还不通晓情字滋味,那真是——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说着感慨地摇了摇头,他自己也是一知半解,不过是把戏文里的词说了罢。
        白简行斜了他一眼,淡淡道:“断袖的滋味也很好罢?”
        “……”
        “……”
        傅成蹊腹诽:白简行这小子越发没大没小了!但是有什么办法呢?门派里挣钱全指着他,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谁敢说什么。
        *
        推开门扇,暖融融的,傅成蹊荡进屋中,果然这天气还是在房间里捂着被子睡大觉来得舒畅。
        白简行犹豫了片刻,也跟着进了屋,傅成蹊看在眼里,笑道:“我都说了,兔子不吃窝边草,我虽然……虽然断袖,也不会对阿简你下手——”瞟了眼足有六尺来宽的床,道:”今晚我睡地上,你睡床上罢。”说着便动手将一床被子铺在暖炉旁,卷成个筒行钻了进去,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白简行立在一旁,半晌才道:“师兄,你既然已经对二师兄那般,今晚就不该那样对三师兄。”
        诶?我对顾笙怎样了?今晚我又对顾筠怎样了?傅成蹊一时参不透白简行这番话的意思,片刻,回过味来,微微汗颜——
        咳咳咳……原来这小子一直以为我和顾笙之间有点啥,然后又误会了今晚我与顾筠……等等,难道是刚才我替顾筠捂耳朵被他瞧见了?这小子够狠!原来那时候就在院子里看着了,却迟迟不肯出来相助,非等到最危急关头才出手,真是……
        傅成蹊从被子里探出脑袋,摇了摇头语重心长道:“阿简,我和阿笙阿筠当真都清清白白,你怀疑我倒无所谓,别误会了他们。”
        兴许是他这番话说得极真诚,白简行没再说什么,收回目光,径自朝床走去,片刻又进入打坐入定的状态。
        “阿简,帮我把烛火灭了罢。”傅成蹊继续将头埋在被子里。
        烛火闪了闪,灭了,月光透过窗纸漫了进来,
        夜已深沉。无梦。
        *
        醒来时天未亮透,暖炉的火灭了,地上寒气重,傅成蹊是被冻醒的。
        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床的方向,原本打坐入定的白简行,此刻仍然是坐着的模样,头却微微垂下,呼吸匀长。
        傅成蹊嘴角微微扬起,哈,这小子果然还是个孩子,明明很困了,每天还这般倔强,这样坐着睡着凉不说,对脊椎怕是不好。
        傅成蹊从被子里钻了出来,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本想让他躺下,却又担心动作太大惊醒了他,犹豫片刻,只拿起一旁的绸被裹了裹他的身子。
        白简行的睫毛似动了动,银白的头发松松的垂在肩膀上,傅成蹊心中好笑,难得见到这个小师弟如此无防备的样子,被冷醒也值了。
        *
        轻轻踱到桌案旁,摸了把椅子坐下,看着渐渐透亮的晨光发呆,喝了一口冷茶。
        应该是许多年前的事,那时候阿远也这般大,十五六岁,阿远阿远,二皇子傅宁远,两人自小亲厚,人人称赞皇家难得如此兄弟和睦。也是这般冷的天,大雪初霁,太子傅成蹊十八岁生辰,往东宫送礼的人如河里的鲫鱼,络绎不绝,各种金银珠宝古玩字画,热闹是热闹,名贵是名贵,却没有一样让傅成蹊想多看两眼。
        独独是傅宁远亲自送来的两样东西,让傅成蹊乐了一整天,一坛醉月凉,两只永明盏。
        醉月凉是酒中仙品,酿酒的水,收的是每年八月十五日子时吟游花上的露珠儿,作麴、浸麴、炊、酿的过程中汇入仙家灵力,待七七四十九个月圆之夜,酒初成,再浸入百花百草精魂,又待七七四十九个月圆夜,酒成。
        永明盏是杯中仙器,取昆仑雪玉为质,以灵咒加持,晶莹剔透,暗夜流光,酒入盏,似一汪浩浩乾坤。
        傅成蹊好酒,傅远宁赠好酒,傅成蹊好仙器,傅远宁赠仙盏,最了解太子的人,非二皇子莫属。
        傅成蹊心知,阿远对仙器道术之流从来看不上眼,却因自己欢喜,他愿意花费大力气求得。
        那日,他两人费了好些气力,避开宫人的视线,偷偷摸摸跑到雪庐相对而坐,你一杯我一杯,快活似神仙,不多时,一坛仙酒见了底。傅宁远不甚酒力,卧在雪庐的石榻上,傅成蹊怕他冷,褪下狐氅紧紧裹在他身上,傅宁远也是这般,睫毛微微颤动,傅成蹊自己则身着单薄的衣衫坐在一旁,微眯着半醉的眼,看白的雪黄的瓦红的墙,直到掌灯时分,宫人寻了来。
        少年人不畏冷,其实只是强撑着,那日后,太子二皇子都染了风寒,太医急急两头跑,累得山羊胡子乱颤。
        傅成蹊叹了一口气,不知道如今那两只永明盏,是否还安安稳稳地躺在东宫?随后又摇摇头,连东宫的太子都完蛋了,何况那两只杯子?不知道这两件宝贝早已落在谁的手上了罢,当真便宜了那人,啧。
        事到如今,傅远宁这个名字,在他心里却已经惊不起一丝风浪了,不知多少世的缘分才能做兄弟一场,原来这份情谊,只是我一厢情愿,是是非非也只是前尘往事罢了,只望那些被我连累的人,如今已经好好投胎了罢。
        *
        傅成蹊一手支腮,误入回忆深处,竟渐渐又有些乏了,迷糊了一阵,一阵敲门声把他惊醒。
        来人竟是卢泊卿。
        这小少爷有和他爹一样的毛病,猝不及防的,噗通一声,在傅成蹊面前跪下了,吓得傅成蹊连忙把他捞了起来,心道,平日里这样一个不卑不亢面若春风之人,此刻竟也做到这种地步。
        卢泊卿的来意很明显,求他们放过羽衣人,放过他和羽衣人的骨肉。
        事到如今,傅成蹊听到一个男人说他与另一个男人的骨肉这种话,还是会下意识地倒吸一口凉气,头皮发麻。
        傅成蹊用灵力温了一杯茶,摆到卢泊卿的面前,又把其中利害关系与他说了一遍,卢泊卿依旧不为所动,这些话羽衣人当然都告诉过他。
        这么看来,羽衣人倒真不算坏,十足的诚实。
        白简行早已醒了过来,仍是那张无波无澜的脸,衣衫整整齐齐,微微颔首道了声:“卢公子 ”算是打招呼,便又自个儿入定去了。
        此刻天已大亮,卢泊卿面无血色眼圈微乌,定是一夜无眠。
        “卢小少爷,既然你这般说,给我和小师弟一个不伤羽衣人的理由罢。”
        卢泊卿点点头,一双眼睛定定地看着手里的茶杯,将事情原委缓缓道来。
      作者有话要说:  白傲娇你装睡,告发你→_→
      日常表白天使~~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