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我遇见杨绛之前,从没想过结婚。”丨纪念杨绛逝世2周年 > 第二章

第二章

书籍名:《“我遇见杨绛之前,从没想过结婚。”丨纪念杨绛逝世2周年》    作者:李梦霁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因为懂得,所以疼惜
     
      许多女人抱怨家务多,干活累,大都是因为丈夫不知体谅。
     
      杨绛做起“灶下婢”,钟书知她辛苦,懂得疼惜她的付出,写一首《赠绛》:
     
      “卷袖围裙为口忙,朝朝洗手作羹汤。忧卿烟火熏颜色,欲觅仙人辟谷方。”
     
      大意是说,夫人为饮食起居,操持不易,想寻一个仙方,不吃饭,不让烟火熏染她的容颜。
     
      钟书绝不是说说而已,而是尽己所能分担家务。
     
      杨绛在《我们仨》里写:
     
      “我入睡晚,早上还不肯醒,早饭总是拙手笨脚的钟书做。我们吃牛奶红茶,他烧开水,泡上浓香的红茶,热了牛奶,煮好老嫩合适的鸡蛋,用烤面包机烤好面包,从冰箱里拿出黄油、果酱放在桌上。我才起床,和他一起吃。”
     
      为妻子做一顿饭不难,但钟书一坚持就是50多年,直到身体抱恙,做不动了,才停下。
     
      70年代的北京,家家户户开始用煤气罐,早晨钟书照例端上早饭,杨绛问:“谁给你点的火呀?”
     
      钟书像个等待表扬的小孩,得意地说:“我会划火柴了。”
     
      杨绛忆及此事,不禁热泪盈眶:“他生平第一次划火柴,为的是给我做早饭。”
     
      爱情久了,不再是天雷地火的激情四溢,终究要变成一蔬一饭的细水长流。
     
      这些疼惜、体谅与感恩,才抵得过时光。
     
      吵架
     
      没有哪对夫妻不吵架,钱钟书和杨绛也不例外。
     
      他们曾为一个法文读音大动干戈,杨绛说钟书带乡音,钟书不服。
     
      越亲密的人,越知道彼此的软肋,各自说了许多伤感情的话。又邀请法国夫人公断,事实证明杨绛对。
     
      钟书输了,自不开心,杨绛赢了,却觉无趣。
     
      两人平静下来后商定:“以后遇事各持异议,不必求同,没有争吵和彼此伤害的必要。”
     
      此后几十年,他们再也没有吵过架。遇事两人商量着解决,也不全依钟书,也不全依杨绛。
     
      相爱总是简单,相处太难。
     
      年轻时,我们对最亲密的人歇斯底里,以为撕扯的、纠缠的、疼痛的才是爱。
     
      但真正的爱,是好好说话,是能在愤怒时,忍住脱口而出的伤人的话。
     
      爱是忍让,是妥协,是舍不得。
     
      余生那么长,你放心把自己交给我,我怎么忍心伤害你。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