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睡睡有今朝 > 1.噩梦般的相亲大会

1.噩梦般的相亲大会

书籍名:《睡睡有今朝》    作者:水尧儿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秦睡睡以一名祖国花朵的灵魂启蒙师的职责担任了幼师这个职业三年之久,因性格乖巧,倍受园长大人喜爱,近年除了屡屡开大会公开表扬之余,还开始大张旗鼓的帮着手下的这些个单身老师们安排相亲大会。
     
      第一次联谊,是园长大人与其即将退休的某公立医院院长大人老伴儿联合操办的,对象则是该医院的单身大夫。
     
      某医院的专属食堂内,张灯结彩小旗飘扬,园长大人迈着小脚与其夫君院长大人肩并肩站在台上,慷慨激昂的陈词着:“啊!同志们!为了幸福,为了美好的新生活,联谊大会现在开始!”
     
      第一次联谊第一次相亲的秦睡睡不免有些紧张,握着同事、好友兼职损友的慧慧童鞋的手,看了一圈以后疑惑的问,“我说慧慧,这十几号男的,怎么都长一个样啊?”
     
      隐形眼镜到期了,戴着不舒服,出家门前老妈按住她摘掉了她的粗框黑纹眼镜,还挤眉弄眼的说,“医生女婿,可以召一个回来。”
     
      面前的十来个男的,个个都是短发眼镜兄,衣着大体都是休闲风,秦睡睡一眼望去,还真就没看出来有什么个别差异。
     
      文慧慧看了一圈,眼神一亮,犹如狼见到肉一般的送开秦睡睡的手去饿狼扑食之,秦睡睡抖了抖,找个位置坐下。
     
      “你好,我可以坐下吗?”秦睡睡抬眼,是一位短发眼镜兄。
     
      微笑着示意他可以坐下,两人平淡无奇的聊着。
     
      聊着聊着,秦睡睡的手心冒汗,话题变得惊悚起来。
     
      “你知道么,当我每天晚上在实验室解剖尸体的时候,看着那些尸体开膛破肚的样子,真的觉得很满足……有时候我看着尸体的脸,都觉得他们在对着我善意的微笑……”
     
      看着面前的短发眼镜兄以如此陶醉的表情跟她聊尸体解剖以及他和尸体们那诡异的感情,秦睡睡头皮发麻,两股战战。
     
      “我对你一见钟情,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我可以带着你去解剖室,让你分享我的快乐。”短发眼镜兄含情脉脉的看着她。
     
      秦睡睡牙齿打颤,“我……我觉得我不适合你……”这孩子从小就不敢看恐怖片,更别说什么死人尸体和血淋淋的器官了。
     
      她苦笑着起身说着抱歉,赶紧拿着皮包逃之夭夭。
     
      联谊大会已失败告终。
     
      园长大人第二天得知秦睡睡没有成功,便私下热心的把自己表姑妈的小叔子的外甥女的儿子介绍给她,并拍拍她的肩膀说,“秦睡睡同志,我看好你哦!”
     
      第二次的相亲她特意戴了副新买的水润季抛型隐形眼镜,一进咖啡厅门口就看到那传说中的园长表姑妈的小叔子的外甥女的儿子正朝着自己招手。
     
      第一印象,男的,活的。
     
      第二印象,话多,话忒多,话真特么的多……
     
      就秦睡睡坐下的那一刻起,那男子就张着嘴如滔滔江水般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泛滥的一发不可收拾。
     
      整个下午,秦睡睡耷拉着眼皮,看话痨男子谈古论今,纵横股市金融,八卦明星秘闻。
     
      直到天色渐黑,话痨男才喝光杯中的最后一口咖啡,喘口气抬头对着睡睡笑笑,然后张开嘴说,“不如我们一起吃个晚饭,再好好聊聊?”
     
      秦睡睡声称晚上家里有事,先回去了,出门第一件事就是删掉话痨男的电话再加入黑名单。
     
      翌日,园长大人叹口气拍拍秦睡睡的肩膀,“小同志,眼光不要太高哦。”
     
      秦睡睡囧,我的眼光哪里高啊啊啊!
     
      所谓事不过三,秦睡睡硬着头皮答应了园长大人最后一次的做媒,在下班后被相亲对象的司机接到市内一座比较大的茶楼,在萦绕着嫋嫋茶香的雅间里看到了那个所谓“青年企业家”。
     
      黝黑粗胖矮的男人穿着一身与之极为不符的阿玛尼特体西装,手上带着板砖般的金戒指,脖子上还挂着小手指粗的白金链子。
     
      企业家见到秦睡睡,目光肆无忌惮的上下打量一圈,“嗯,丰乳肥臀,是个好生养的。”
     
      秦睡睡觉得此时真想挖地三尺把自己给埋上。
     
      企业家叫了一壶西湖龙井,拍了拍自己胸膛,“钱,我不差,你好好跟我过,争取三年抱两,日子不会亏待你的。”
     
      秦睡睡睁着眼睛不解的疑问,“什么三年抱两?”
     
      “哦,就是咱们结了婚,三年你争取给我生两个娃,最好都是小子,当然一男一女也行,都是丫头就再生,直到生出小子来。生小子一个五十万,咱不怕挨罚。当然,生丫头也不白生,一个十万。”
     
      一头冷汗砸在地面,秦睡睡腹诽,“你当我是母猪还是卖孩子的啊……”而后站起身深吸一口气,“对不起,我先失陪了。”
     
      “哎哎,别走啊,一个小子一百万,一百万!!”秦睡睡关上门,快速逃离。
     
      不禁暗自纠结,自己遇见的这都是什么人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