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首辅养成手册 > 第191章

第191章

书籍名:《首辅养成手册》    作者:闻檀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罗宜宁从来没有想过罗慎远会发现。
     
      混乱的声音如同耳鸣一般鼓动着,也许那真的就是在耳鸣。她还逞强着问:“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看到罗宜宁苍白的脸色,罗慎远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他垂下眼睛,坐姿稳如山,拿过茶壶为自己倒茶。“你知道这府里有多少暗哨吗?”
     
      “每一个夹道、每一个院子。每日谁说了什么话,做了什么事,我都会知道。”
     
      他说完之后振手一挥,刚才她让婆子找的那串珠子从他袖中扔到了小几上,滑到了她面前,啪落在了地上。落地声好像在打她的脸一般。
     
      没有婆子给她送过来,原来是到了他的手上。
     
      “你怎么不说话了?当年在陆家怎么了——”他微微一顿,带着淡淡微笑,“你又什么时候在陆家呆过?还当过陆四的媳妇?”
     
      罗宜宁颤抖着手,她想躬身下去捡佛珠的,但是她不敢动。
     
      浑身冒着冷汗,不可置信,在心里责骂了自己几千几万次,都改变不了那愚蠢的事实。他听到了,他什么都知道了。他这么聪明,肯定什么都猜到了。她一团乱麻般的理不清楚,咽了咽口水,还是慢慢地弯下身去捡那串珠子。
     
      但是随后就被他拉开了,他猛地站起来,那手啪地打在她的手背上。
     
      “不准捡!”他凛冽的声音仿佛是从地狱里传来的。
     
      她好像是被打痛了,终于慢慢蹲下身,环着自己手臂哭起来。
     
      “你哭是什么意思,说话啊?”他似乎是嫌弃罗宜宁这般的软弱,捏着她的下巴叫她看着自己。
     
      罗宜宁哭得这么狼狈,这么难看。她根本就不愿意让罗慎远看见,她不喜欢别人看着她哭!但是罗慎远偏偏不要她低头,下巴生疼得好像要碎裂了。哪管她有多狼狈不堪!
     
      他还是挥手放开了,罗宜宁终于站了起来,也许突然控制不住的哭是因为恐惧害怕。她现在反而要镇定一些了,狼狈的、摇摇欲坠地扶着床沿站起来。没有狡辩的空余,除了讲实情外室怎么都圆不回来的。罗宜宁突然笑了:“罢了,你要听我就说吧。”
     
      她的手微微一伸:“坐下听吧。”
     
      “你知不知道,陆嘉学其实是有个原配妻子?”罗宜宁先问他。
     
      罗慎远不答,反正罗宜宁也没有等他回答。她兀自地继续说:“他的原配妻子是顺德罗家的人,罗家出过两任进士,罗三老爷的原配妻子去了,留下几个女孩儿,那嫁给陆嘉学的罗氏就是其中最小的那个。没了母亲,她就这么长大了。然后遇到了少年的陆嘉学——陆嘉学想娶她,但罗氏毕竟门第配不上他,他用了心计才将她娶回了陆家。”
     
      她好像是想起了过去那段岁月。
     
      罗慎远慢慢地听着,脸色越来越沉。这是他最不想听到的……一开始他想让她说清楚,现在却突然,有点后悔了。
     
      “后来那陆家里呢,陆嘉学没有地位,他要暗中算计兄长的世子之位。他娶回来的那个罗氏,他一心想护着。什么都不告诉她,只做出个浪荡公子的样子,那罗氏便就这么被他蒙蔽其中。后来在争斗之中她死了,坠落下悬崖。陆嘉学却在她死之后位极人臣。”
     
      罗慎远漠然地闭眼,沉寂的呼吸声在黑夜里拉长。
     
      “不过也许那罗氏命不该绝,孤魂落在个刚去的小女孩身上。然后呢,她就代替那个小女孩继续活下去了……那小女孩有个庶出的兄长,兄长万分爱护她,小女孩呢,却没有把这个庶出的兄长当人看……你知道这个罗氏是谁吗?”
     
      “够了!不用说了!”罗慎远突然粗暴地打断了她的话。
     
      “就是你面前的宜宁。”罗宜宁继续往下说。不说清楚……这层关系永远都好不了。
     
      宛如冰川崩裂,寒冷混杂着雪呼啸而下,将他整个都淹没了。
     
      轰隆隆的碎声和咆哮声,这荒谬的往事几乎是摧毁性的伤害。这个人她曾经完全地属于另一个人,与他一起生活。他旋即低声而笑:“我一直以为我与陆嘉学是夺妻之恨。这是没有错的,只不过是人错了而已——这么说来,我罗慎远才是抢人妻者?”
     
      “而你——本应该是宁远侯夫人?”他看着她的目光有淡淡的讽刺。“所以你几次三番的见他,帮他留存着护身佛珠。”
     
      罗宜宁被他这么说着,顿觉刺痛。
     
      他是什么意思?和陆嘉学见面又不是她自愿的,她也不愿意说这些,她也恨不得这些事不存在,但是根本由不得她来选:“……如果你非要这么认为的话,是——我要是没有死的话,现在应该是宁远侯夫人吧。”她似乎在嘲讽自己。
     
      “他是什么时候知道的?”罗慎远压抑着心里那股几欲摧毁一切的情绪,继续问,“告诉我,陆嘉学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他的声音还是很有种冷厉。罗宜宁苦笑后回答:“我们成亲后三个月……那天我受伤的时候。”
     
      他这次沉默了更久。
     
      包括她和陆嘉学的点点滴滴,她劝阻他不要和陆嘉学争斗的话。她被陆嘉学掳走,她以前和陆嘉学在一起的时候自然而然的气场,陆嘉学对她诡异的偏执……原来这些都是有原因的啊。
     
      这两个人,曾经是夫妻!但是她一直没有告诉他,一直在隐瞒!
     
      “你知道他是你前夫,但你还是认他做了义父。在他手上辗转几番……”罗慎远走到她面前来,他俯下身来,姿势近乎优雅。“罗宜宁,你告诉我。你面对陆嘉学的时候又在想什么?”
     
      罗宜宁苦笑着说:“我在想什么……我能想什么?我配不上也配不起他的爱,他可以拥有他想要的任何人。今天我那些话,大概也终于逼退他了吧。我也不值得他对我好,没有我他还能活得好好的,我就像个害人精……更何况我嫁给你了,你为什么要问这些话?”她的手放在桌上,紧紧地握着。
     
      罗慎远的手紧紧地捏着小几的边缘:“最后我问你一句,你小的时候对我好究竟是因为什么呢?”
     
      ——因为他将会是未来的首辅,执掌天下,权势无双。
     
      罗宜宁闭上眼,她突然又哽着喘不过气来。泪水啪啪地往下掉。她一开始是出于这个目的,但是早就已经不是了,从他右手的疤开始她就被他所感动。因为没有人对他好,她对他充满了怜惜。因为他是她的三哥,从很早很早就是了。
     
      “你是不是想利用我呢。”罗慎远说,他背着手,高大的身材仿佛山一样。“你从没有怀疑过我会考上进士,从来对我充满了信心。”
     
      他不知道簪子的那段事,但是凭着他的直觉,就本能地知道不对。
     
      “三哥……”她去捉他的手,但他却避开了她的手。
     
      她喃喃地解释道:“一开始是这样的。但是后来就不是了,后来就不是了……”
     
      这对于他来说很重要吧,如果她都是因此而对他好的话。他的老师、父亲、身边的所有人……都是因为某个原因而不得不对他好。他肯定会失望了,再加上这个女人曾经还是死对头的妻子,与死对头同床共枕,哪个男人会不在意这个——罗宜宁想到这里,她怕得发抖。
     
      宜宁突然就颓唐了,她艰涩地说:“你若是介意我与陆嘉学的过去,你要是实在介意的话,你可以休了我。眼不见为净,若是可以的话……我想带着宝哥儿走。他还小离不开母亲。”
     
      她说到这里泪水就完全模糊了,她其实几乎就是跪在罗慎远面前了。因此看不到他的表情,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只听到他突然就把桌上那些络子和收拾好的琉璃珠子全部扫了下去!大珠小珠落玉盘,满地琉璃珠子,五彩缤纷,熠熠生辉。
     
      他喘了口气,然后他冷冷地说:“宝哥儿是我的嫡长子,你凭什么带走他?”
     
      他好像变成了一个她不认识的陌生人,什么柔情温和的,在这场交战中都没有了。
     
      “三哥!”她要去拉他的手,但是又被他给拂开了。
     
      的确是在意,恨,嫉妒!她和陆嘉学的曾经,她对他的隐瞒,对他的利用。还有对她说的那些话的愤怒!什么叫休了她,她就这么想离开?这些倾覆而来,让他又嫉妒又愤怒。
     
      “罗宜宁,我真的没这么理智。”罗慎远说。“你我得分开一下,你……先睡吧。”
     
      他离开了内室。
     
      外面的丫头听到动静,却不敢进来。直到罗大人出来了,她们纷纷屈身喊了罗大人。然后珍珠眼尖,看到罗大人右手似乎受伤了,在流血。她立刻道:“大人,您的手……”
     
      刚才被划伤了吧……
     
      罗慎远漠然地握住了伤口:“无碍。”这个伤口,倒是为她留的。他用暗色的袖子一缠,逼着自己离开了。
     
      他需要避免真的伤害她,冷静地面对她的过去。也需要让她好好想想。至少,想想她自己!
     
      珍珠等人狐疑,立刻蜂拥着冲进了内室。
     
      罗宜宁跪倒在地上哭,她们连忙把她扶起来,只听到宜宁颤抖地抓住她的手说:“珍珠,我觉得他不要我了……他不会要我了……”
     
      若是一个男人面对着和别人同床共枕、结为夫妻的人,他还会要吗?这就是她的报应,不管泄露这事是不是陆嘉学有意地引导她。这是她的报应!
     
      “太太,您这是说什么呢?”珍珠拿出汗巾给她擦眼泪,“什么要不要的,大人怎么会不要你!”
     
      但罗宜宁却哭得厉害。以至于珍珠扶她起来,却发现她浑身虚软无力。她这么哭了好一会儿,夜越来越冷,敲梆子的声音过去了。有些人家的孩子过年的早,还有稀疏的鞭炮声。她才回过神来,靠着冷冰冰的墙壁。
     
      懦弱随着哭泣被宣泄出去了,她冷静了。应该她去找他……她不知道要说什么,那就坦白吧。
     
      要是罗慎远不再喜欢她了,就休了她。她回英国公府去终老吧。
     
      罗宜宁浑浑噩噩地想着,这夜一直熬到子时才睡,睡前叮嘱丫头:“明日早上辰时叫我起床。”
     
      明天是大年三十,朝廷官员都要沐休,他不用去上朝。
     
      但是宜宁一直没有睡好,梦到陆嘉学冷漠的脸,他离去时看都不看她,似乎是厌恶极了。梦到罗慎远在写休书,字迹熟悉。内容却看不清楚。梦到她的箱笼一箱箱地收拾好,被抬出了罗家,而罗慎远始终不再出现了。梦里面再也没有他了!
     
      罗宜宁突然就惊醒了,竟然发了汗。她挑开帘子叫珍珠进来。
     
      珍珠便给她拧帕子边说:“还没有到辰时呢……您昨晚睡得晚,再睡一会儿吧。”
     
      罗宜宁已经在穿衣裳了,她问:“三少爷呢?”
     
      “这会儿应该在前院的书房睡着吧,没听说出去过。”珍珠道。
     
      罗宜宁竟然松了口气。
     
      她坐在妆台前面,发现她今天很憔悴。她就用了些脂粉遮住,又用了玫瑰色的口脂来涂嘴唇,竟才有了几分颜色。玳瑁给她梳了垂云髻:“今天大年三十,奴婢给您用这柄芍药花赤金簪子吧。这个好看。”
     
      罗宜宁点头,净手后去了厨房。她熟练地忙碌着,蒸出了几碟糕点和一碗菌菇羊肉饺子。揉面,和面,包馅,等做好的时候就过去半个时辰了。天才模糊地亮起来。
     
      罗宜宁提着食盒往前院去,穿过嘉树堂,穿过回廊。
     
      那书房门口还守着几个小厮,看到她就行礼说:“太太,大人还熟睡着,没醒呢。”
     
      “那我等着,你们别叫醒他了,等他醒了再说吧……”罗宜宁拎着早饭,坐在了书房前面的石凳上,默默地想不应该做饺子的,等他起来恐怕饺子都糊了,没法吃了。他原来走得走,她没来得及……给他做过早饭。这还是第一次。
     
      等到太阳已经升起来了,阳光照在石桌上。那里头才传来起床的声响,好像是有丫头在里面服侍。小厮进去为她通传,而宜宁已经等了半个时辰了。
     
      其实不是罗慎远起来得晚,是她起来得早。
     
      罗宜宁看到那小厮走出来,竟握紧了食盒的手柄。小厮走进了躬身:“太太,大人已经醒了,叫您进去。”
     
      罗宜宁才提前她已经糊了的饺子站起来。心突然跳得很快。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