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首辅养成手册 > 第187章

第187章

书籍名:《首辅养成手册》    作者:闻檀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对于她来说,倒也没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
     
      所有已经过去的事,其实都不会太痛苦。
     
      罗宜宁靠着他竟有了几分睡意,其实若是让她来说。那必然就牵涉了陆嘉学。那一年倒也不是痛苦。以至于知道陆嘉学出事的时候,她受到的震撼和冲击也很大,五味陈杂。
     
      一个人若是真的对你好,你如何会没有怜悯之心呢,更何况她跟陆嘉学的过往太复杂。
     
      她说:“在金陵的时候都还好,生宝哥儿的时候倒是艰难些,但也无事。”
     
      罗慎远渐渐地闭上眼:“他呢?”
     
      这是他第一次主动问起陆嘉学。以至于罗宜宁片刻之间没有反应过来,但他指的是谁她很清楚。
     
      “陆嘉学……”罗宜宁沉吟一声,“他和我其实没有什么,在金陵的时候我身怀有孕,他待我到也和善,我们没有别的。最后他出事的时候,让叶严等人带我去找父亲,算是放我回来了。”说起来或许挺可笑的,这么多年了,罗宜宁觉得陆嘉学这个人仍然是矛盾复杂的。她了解一些,却仍未完全了解。
     
      也许是察觉到她话中的犹豫,罗慎远不想再听。何必要问,问出口的时候他就后悔了,其实不是因为陆嘉学与她有过什么,他只是在因为这件事嫉妒而已。
     
      他想杀陆嘉学果然是对的。一山不容二虎,如今他和陆嘉学利益冲突已经太大了。
     
      其实今日罗慎远已经跟皇上说了皇后私通一事。他早半个月就查到了那个人究竟是谁,是当年陆嘉学权力斗争中的牺牲品。但是他不准备这么说,他要趁陆嘉学的病要他命。可惜没有直接的证据,何况今日陆嘉学战功归来,就算皇后私通的真的是他,皇上也不敢追究。因为现在他不能拿陆嘉学怎么样。
     
      但是猜忌和怀疑是在所难免的。
     
      “他今天回来了吧,打了胜仗。”罗宜宁侧身看着他,“我知道边关之事你肯定动了手脚,你是……”
     
      “我想杀他。”罗慎远淡淡地说。
     
      罗宜宁虽然是猜到了,但由他口中轻描淡写的说出来,她还是被震慑了一下。
     
      “他也想杀我,半斤八两吧。”罗慎远把她的头按下来,让她好好地睡。
     
      “其实,你们如今势力鼎力,到也挺好的,何必相杀?”宜宁问道。
     
      她不愿看到谁失败。
     
      对陆嘉学无法讨厌,甚至是同情和愧疚。
     
      罗慎远摇头告诉她道:“也不是因为你,单说立储一事,我和陆嘉学的立场就差别太大了。”
     
      在立储上,陆嘉学反倒是和清流党站到了一起,拥护的是三皇子。汪远最会揣摩皇上的心思。就算不表态,其实站的也是大皇子。他和罗慎远的利益并不冲突,所以会默许罗慎远拥护大皇子。
     
      “立储一事是大统,古往今来意见相左者甚多,也不见得就会斗争激烈了。更何况陆嘉学是经历过宫变的人。”罗宜宁继续道。
     
      “好了,不用再说。”罗慎远突然打断了她。
     
      他自她的侧脸轻轻地吻她,嘴唇干燥而热。“睡吧。”他轻轻拍着她的背,像她哄孩子般。“不管如何,你都不用担忧,我是不会有事的,放心吧。”
     
      罗宜宁听到他沉稳的心跳。就算她希望一切都岁月静好,安安稳稳。但是黑暗血腥依旧存在,官场上的算计、离间、阳奉阴违,她不能阻止不能改变。因为这不仅是因为她。罗慎远不会因为她而放弃的。
     
      如果能找陆嘉学说一下就好了,两者相争,陆嘉学必然胜了罗慎远一筹,若他不争倒也能压制。顺便再把他的护身珠串还他,可惜罗慎远不喜欢她见陆嘉学。
     
      宜宁静静地看了他的脸一会儿,从鼻子里轻轻嗯了声,搂住了他的手臂闭上了眼睛。
     
      *
     
      陆嘉学与皇上谈完的时候已经快要夜深了。
     
      皇上靠着紫檀木椅背,屋内点着香,他突然想起昨天罗慎远呈给他的东西。
     
      罗慎远跟他说:“微臣让锦衣卫查遍皇后娘娘周家氏族,又循着线索查了些交好的家族。后找到了个当年在陆府服侍的老婢证实,皇后娘娘当年频繁往来于陆府,如今又与都督大人往来频繁,皇后娘娘甚至常于宫内召见……当然,这些也只是别人所见的,微臣只搜集了人证,也不敢妄加推测,皇上您若是想召见这些人,微臣便给你安排,不过还要您斟酌才是。”
     
      陆嘉学一脸端正地坐在他面前喝茶,刚得了军功回来,他还把他无可奈何。
     
      罗慎远想必也是因为想到这个,今日什么都没有再说了。
     
      皇上突然睁开了双眼,他的目光其实还是极其犀利的。
     
      陆嘉学在和兵部尚书说话,回头的时候无意看到皇上的目光,但却皇上笑了笑说:“朕瞧天色已晚,两位先告退吧。”
     
      陆嘉学站起来笑道:“那微臣退下了。”他走出宫门外的时候,看到穿着通袖遍地金长锻衣的赵明珠立在宫外,戴着全套的海珠头面。她现在养尊处优,娇滴滴的,倒是比原来还漂亮,难怪圣眷不衰。陆嘉学停下与尚书说话,淡淡道:“婕妤。”
     
      “义父安好,”赵明珠对他屈身,看他要走了,连忙问,“义父稍等,我许久未听到宜宁妹妹的消息了,不知道她的病可好些了?”
     
      “她已痊愈了。”陆嘉学轻轻地笑道。
     
      兵部尚书在前面等他,他说完就走了。赵明珠有些疑惑地看着他的背影,但也没再问了。随后手搭在宫女的手上进了乾清殿内。
     
      陆嘉学刚上了轿,立刻就有宫人跑过来通传,说三皇子要请见他。
     
      陆嘉学皱眉,叫轿子去了三皇子宫外的府邸,三皇子十四之后就搬出了皇宫,但因还未封藩王,因此还住在紫禁城内。陆嘉学进了院中下轿,三皇子长相俊秀,与那端妃有几分相似,看到他就急匆匆地迎上来:“大人终于来了,母后已等候您多时!”
     
      他就知道是皇后搞的主意!
     
      他脸色阴沉地走进屋内,冷冷道:“如今你不可私下见我,皇后娘娘可明白?”
     
      周氏站起身,她让三皇子去外面等着。三皇子对皇后自然是深信的,若不是皇后,他和母妃哪有如今的地位!若没有皇后,他也绝无继承大统的可能性。故只是应声就立刻退下了。
     
      等三皇子出去后,周氏才显得有些慌乱起来,嘴唇发抖道:“大人,这次实属情况紧急,我怀疑……皇上知道了你我之事!”
     
      陆嘉学看了她一眼,冷笑道:“你我之间,什么事也没有。”
     
      周氏摇头:“不,不,是董妃那小贱人搞的鬼,联合了罗阁老陷害你我!皇上猜忌心一起,我会失宠,周家会被牵连,到时候三皇子也再无继位的可能性。您也会受影响……”
     
      陆嘉学想到皇上冷冰冰的那个眼神,他找了把椅子坐下来。
     
      皇上从他手里收回锦衣卫之后,他就一直猜测在罗慎远手里,不然他升官怎么会有这么快!董妃想搞垮皇后已久了,他并不意外。至于把他扯进其中……罗慎远想整死他,自然一切机会都不会放过。“那你找我做什么?”
     
      “大人,您手中有兵权,我有周家支持,有清流百官的支持。我们何不一起……”周氏压低了声音。
     
      陆嘉学觉得有些好笑。
     
      当年他把当今皇上扶持上皇位是宫变。在重病的老皇帝碗中下了药,又一箭射死了当初与太子竞争的人。现在皇后他却要他再宫变,扶持新皇上位。他看上去就这么喜欢宫变吗?
     
      “皇后娘娘,我不妨这么告诉你。先皇当年老弱,朝政皆不能把握其中,所以能一举成功。而如今皇上看似信道,实则各方权势他心中有数,相互制衡。就说兵权,除我之外还分散于各位总兵之手,一举成功十分困难。”陆嘉学慢慢说,“皇后娘娘没有制胜的把握,这等谋逆之事我也只能劝你一句,慎重思考才是。”
     
      “陆嘉学!”周氏看到冷声道:“你觉得皇上不会因此猜忌你吗?皇上的猜忌有多可怕,大人比我明白!”
     
      陆嘉学淡淡道:“皇后娘娘,你这番谋事太冒险,我也不会因你几句话就去的。猜忌与之相比还不算什么,至少猜忌不会让我立刻死。”
     
      他换了个姿势坐着,继续说:“皇后未懂我之意,你有什么制胜的把握?”
     
      周氏一愣,突然才明白了陆嘉学的意思。顿时后背微冷,跟他说话,当真也要十二万分的谨慎才是。这些人的确都是人精。
     
      “周氏一族根基深厚,我家四舅、大弟在京大营、千户营任指挥使……”周氏凝聚了心神,慢慢说道。
     
      陆嘉学听完之后思考了很久,皇后制胜之处在于出其不意,只要她控制了皇上,其实还是能反转局势的。何况她周家能人不少,她四舅在军中倒也是个厉害人物。陆嘉学的确也不喜欢被别人猜忌。
     
      “皇后娘娘,我只说一点。”他告诉她,“你事若中途败退,我是绝不会现身的。等你控制了中宫,我自会来帮你。你可明白?”
     
      他只答应半路帮忙,其实这也正常。他不可能全然地信任周家。
     
      她沉默地点头,早有定夺:“我心里有主意,早已与四舅商量过了。”
     
      “他这么多年……对我冷言冷语,反而宠幸董妃、赵婕妤那些人,本宫也早就受够了。说我折磨他,莫不过这么多年他折磨我。孩子竟也不给我一个……”周氏闭了闭眼睛,竟然对陆嘉学屈了身,“若大人肯帮,自然万分感谢。”
     
      陆嘉学点头,他出去后叮嘱了三皇子几句,才出了三皇子的府邸。
     
      终于坐在了回宁远侯府邸的轿子上,陆嘉学才能休息片刻。他对皇后说的话模棱两可,看似不打算帮忙,不过还得帮她盯着京城中的异动。只要三皇子不能登基,那登基的就是大皇子。大皇子登基后罗慎远的权势必然无双,他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的。
     
      他回过神,挑开帘问外面:“我吩咐的事做了吧?”
     
      “侯爷,已经送去了。”随从恭敬道。
     
      陆嘉学嘴角微弯:“给她的日子找些乐趣,免得她在罗家无聊了罢。”然后放下了帘子。
     
      *
     
      罗慎远第二天醒得很早。洗漱吃早膳,一会儿后撩开帷幕进来拿东西,看到宜宁和宝哥儿正靠在一起熟睡,床上有股婴孩的奶香。一大一小鼓起的包,昨夜给孩子喂奶,她衣襟微开,还能看到雪白丰润的峦影。
     
      她不觉得冷么……
     
      罗慎远走过去给她盖被褥,谁知道她就惊醒了,盯着他伸出来的手,再看看自己顿时清醒了:“你干什么?”
     
      罗慎远看着她觉得好笑,抱着肩靠边看她:“你觉得我要干什么?”
     
      “我怎么知道……”宜宁说着把衣裳掩好,再把趴着睡得跟小狗一样的小团子捞进去,放在里面睡。
     
      他听了反倒一笑,然后压下来按住她的脸从侧吻到嘴唇来,猛地深入进去,甚至上了床半个身子压在她身上。竟然亲着亲着出了火,两人之间迷乱而湿热。他的手臂也略用力了些,最后才迫不得已放开她,微喘说道:“你想的是这个吧?”
     
      两个人都滚烫得很,他那更明显了。宜宁偏生嘴硬:“我可什么都没想,你乱说的。”
     
      他笑道:“不过想给你盖被褥而已。”然后从她身上起来,整理衣裳离开,没时间了,要去衙门了。
     
      不该逗弄她的,现在满身的欲火,一会儿可是还要处理公事的。
     
      宜宁见他走了才起床。
     
      腊月二十三之后,府内新年的气氛就浓郁了起来。
     
      罗宜宁叫管事来吩咐了家中发新衣棉袄,下人房中也分些瓜子点心的。这些吃食日常是少的,得了的丫头婆子都欢天喜地的,有些还攒着托人带回家中去,父母兄弟都能吃。
     
      等到了巳时姐妹们回门,她亲自去影壁迎接。
     
      罗宜慧看到宜宁就眼眶泛红,几步进来抱住妹妹,而她膝下的七岁大的钰哥儿仰头看了看宜宁,他长得秀秀气气的,多年未见已经生疏了。若不是罗宜慧催着让他叫人,他还是不会叫的。宜宁送了他装了金豆子的荷包作为礼物。
     
      两姐妹一起携着去了大房,路上相谈。罗宜宁跟长姐说起罗宜怜的亲事,罗宜慧只当冷笑:“那商贾之家她最看不上,如今岂能不难受?”她叮嘱,“倒是罗轩远你要多注意,那孩子心性厉害。”
     
      “叫你们妖魔了他。”罗宜宁只是笑,“左不过一个半大的少年,又有三哥压着,他能干什么?”
     
      何况在罗轩远心中,那失宠已久的乔姨娘还不如他刚收的通房重要。
     
      罗宜慧听了也是笑笑,宜宁说的还是有些理的。绝对的实力面前,罗轩远是个聪明人反而不会做什么。
     
      大房里罗宜秀罗宜玉也回来了,罗宜秀亦抱着个粉嘟嘟的女娃娃,还不足一岁,唤晴姐儿,真是惹人疼极了。虽然她生的是个女孩儿,但因朱家的上头几个都生了男孩儿,这唯一的女娃反而得老太太疼爱些,她也荣光满面的。
     
      罗宜玉比以往更不爱说话,这时的沉默中反而有种落魄感。罗宜秀原来和她嫡亲的姐姐相处不来,现在却待她姐姐好多了,有什么吃食都朝她姐姐那里递一份。侧头低声跟宜宁说:“那小蹄子呢?”
     
      罗宜宁知道她说的是罗宜怜,就道:“家里刺绣呢,她可不敢出来走动。”
     
      “她把宜玉害成这样……”罗宜秀说着眼眶就红,“我都没见到过宜玉哭成那样过,她从小到大没这么哭过。”
     
      罗宜宁拍了拍她的肩。清官难断家务事,这事她的立场不好说话,一方面她觉得罗宜玉有点咎由自取,太不珍惜眼前人。另一方面罗宜怜的确不该做这等丧风败俗,破坏人家幸福的事。刘静竟还真的转而想娶罗宜怜,而罗宜玉用尽方法,都无法让已经决绝的刘静原谅她。只能说人心难测,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我来抱抱晴姐儿吧,当真乖巧。”宜宁不再说罗宜怜,而是把晴姐儿抱到自己怀里来逗弄。
     
      晴姐儿乖乖地咬着手指,想吃东西的时候就扯扯母亲的衣袖,不知道比宝哥儿那皮猴子乖多少。在她怀里也不哭,软软地靠着她。
     
      罗宜宁满心的柔软,觉得生女娃真好,为什么要生那猴子出来?
     
      宝哥儿本被罗宜慧抱着玩的,看到罗宜宁抱着晴姐儿,立刻就不高兴起来。哭着地朝她怀里扑来,哭声还震天响。宜宁看着他如乳鸽般张开的小胖手,只能放下晴姐儿去抱他过来,亲了亲他软软的脸:“好了,宝哥儿!就抱你行吧,快别哭了。”
     
      宝哥儿紧紧搂着母亲,抽抽搭搭,小脸上沾满泪水。
     
      “罗三小时候比他乖巧多了。他却是怪难缠的,和你有得一比!”罗宜慧见了就笑着说。“你小时候就喜欢抱着我不肯放,谁哄都不好使!”
     
      这样一来,看到宝哥儿就好像看到了小宜宁一般,她连眼神都柔和起来。
     
      陈氏这时候被丫头扶着自外面回来,笑着说:“正好了,你们都在呢。程家几个姑奶奶请去吃茶,刚得了几盒带骨鲍螺,随着还有糟鹅掌,后者倒也罢了,前者难得,不如都随我去吃吃茶吧。”
     
      陈氏说完就看罗宜玉,她说这些,还不是希望她能跟着去走走,散散心。罗宜玉却摇头:“母亲,我身子不舒服,就不去了。”
     
      陈氏微微地叹气。剩下几个倒也无事,去谢家转转也好。
     
      罗宜宁现在是绕着谢蕴走的,准备也用称病那一招。罗宜秀却非要拉她过去,从小到大,看热闹罗宜秀是最热衷的。强迫罗宜宁去看热闹也是她最热衷的。
     
      罗宜宁转而一想,见到了其实也无妨,谢蕴又不能把她如何,反正是在家中无事可做,也就没有反对了。
     
      她到了谢家之后,好歹知道了程四少爷去上朝了,心里宽慰了一些。
     
      总之不用面对他就行。
     
      谢蕴抱着个手炉表情淡淡地坐在女眷中间。因为已经对罗慎远淡了,谢蕴自然对罗宜宁也没有了原来的仇视,看到她还难得地问了句:“你病好了?”她现在的主要精力都在跟程大奶奶的掐架上面,整天在家里掐得天昏地暗腥风血雨的,宜宁也有所耳闻。
     
      “已痊愈了,多谢记挂。”罗宜宁笑答。
     
      谢蕴不恨她了,她可还记得谢蕴的点点滴滴的。
     
      “我那儿还有株五十年的人参用不上,一会儿叫管家给你包了送去吧,你补补身子。”谢蕴又说。
     
      珍珠在旁听到嘴角微抽。她们家太太如今什么身份,用得着她这赏赐人的语气吗。阁老大人现在掌管工部,财大气粗,家里人参灵芝多得当萝卜啃都行。
     
      “不必了。”罗宜宁自然是笑着拒绝,“我不宜大补,还是你留着吧。”
     
      谢蕴觉得她无趣得很:“不要罢了!”
     
      “太太,您厨房里给四少爷炖的汤时辰到了……”有丫头来禀报。
     
      谢蕴听了说:“先别着急起锅,还要再加把盐的。”起身去看她炖的汤了。
     
      罗宜宁继续喝茶,那边却有喧嚷传来。有人循声而至,小厮前后簇拥着,是个清朗而低的声音:“大嫂,怎么今日府里这么热闹?”
     
      罗宜宁背对来人而坐,听到是他的声音,程琅。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