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首辅养成手册 > 第186章

第186章

书籍名:《首辅养成手册》    作者:闻檀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珍珠从妆奁盒子里拿了几柄簪子出来,海棠带叶的,莲花头的,宝相花嵌红宝石的。
     
      宜宁选了宝相花嵌红宝石的递给她,珍珠才继续说:“……六小姐和您四姐夫一起游园被发现了,四小姐气得脸色发青,直骂四姑爷不要脸,差点掌掴了六小姐。您也知道,四姑爷对四小姐一向是曲意讨好,从不违逆。就连赶他去丫头那里睡,四姑爷都是忍着的,只差没把咱们四小姐当成祖宗供着。可惜四小姐一直毫不给四姑爷留情面……”
     
      “这次却不一样了,四姑爷突然就怒了起来。一把握住了四小姐的手不要她打六小姐,还说要休了她,娶六小姐为妻。其实六小姐自己都吓傻了,根本不知道四姑爷突然来了这么一茬,但是四姑爷却紧紧握住她,拉着她去找我们老爷提亲。四小姐反应过来的时候,哭着去找了大夫人。大夫人听了这还得了,当即带着人上门来找老爷质问,这连休妻另娶都说出来了,还不是那小妖精做的孽!骂咱们六小姐不知检点。”
     
      罗宜宁早看出罗宜怜对刘静有些心思。却没想到是刘静提出的另娶她为妻!这真是不像他会做出来的事,毕竟就算他真的休妻另娶,这事也太欠缺考虑了!她继续问:“那后来呢?”
     
      珍珠这时候却笑了笑:“您也知道,这事其实闹开对谁都不好。四姑爷吃了秤砣铁了心的要休妻另娶,四小姐慌了神,但跪着求他他也不愿意再说半句软话。当真是……当初爱的时候有多坚决,现在冷酷起来就有多无情。但别说大夫人了,就算是咱们老爷也不会愿意。休妻另娶妻子的妹妹,老爷怎会让这种事发生?罗家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所以他就告诉刘静,休不休妻随他,但是六小姐绝对不能嫁给他。六小姐听了就哭,跪在老爷书房前面一天一夜,想让老爷心软,答应把她嫁给刘静。但是老爷最在乎的不就是罗家的名声,怎么可能把她嫁给刘静!立刻给她选了一门苏州的亲事,半个月之内就把她嫁了过去!刘静本来在家中对抗父母宗族的,听说六小姐被迫嫁给了个商人做继室,整个人就失了魂了,嚎啕大哭。”
     
      “如今,他既不提和离,但是对四小姐再也没有关怀备至了。四小姐气得回娘家,刘静也不来寻她了。”
     
      珍珠说完,已经给宜宁描好了眉毛:“您看这新的粉黛可好看?还是大人送来的贡品呢。”
     
      罗宜宁听完之后有点失神,她说:“罗宜怜真的想嫁给刘静?”
     
      “她一向就同情四姑爷,怕是被四姑爷打动了吧,膝盖都跪烂了……应该是真的想嫁。”珍珠叹息着说,“谁知道她还生出几分真心呢,明明知道对自己不好,这么精于算计的人偏偏还是做了傻事。可惜四小姐,那几天眼睛都哭肿了。”
     
      见已经梳妆好了,罗宜宁站起来抱了宝哥儿:“走吧,去母亲那里。”
     
      她一年多不见,正堂却还是她离开时候的样子,只是院中砍了些数,多种了花草。林海如将她怀里的宝哥儿接过去逗乐,楠哥儿好奇地看着小侄儿,戳了戳宝哥儿的脸,却立刻把他戳哭了。楠哥儿慌了神,像个大人一样拍着宝哥儿的背:“侄侄不哭,不哭!”
     
      宝哥儿见楠哥儿虎头虎脑的,竟真的就不哭了。这时候外面通传说六姑爷来了,林海如让乳娘抱着两叔侄去外面玩,让他们进来。
     
      罗宜宁只见一高大男子携罗宜怜进来。
     
      罗宜怜穿了件杏黄色绸袄,戴了嵌宝石的金项圈,竟然又清瘦了不少,倾城之色丝毫未减。那高大男子宽脸庞,约莫三十出头。穿得团花纹的茧绸袄,戴了六合帽,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罗宜怜看到她回来了,先是惊愕,然后脸色就不好看了。上次易嫁的屈辱,她可一直都还记得呢。那商贾男子姓郭名义海,听闻这位就是一直未见的三嫂,利落地给她请安。
     
      他对于能娶到个娇滴滴的庶出官家美人儿做继室很满意,罗宜怜要坐下的时候,凳子都给他擦了又擦才让她坐下。
     
      罗宜怜看到他这个样子就讨厌。她喜欢有风骨的文人,不是卑躬屈膝谄媚的商贾!他这么讨好她,难道就没有想攀附罗家的意思!
     
      郭义海丝毫不觉得媳妇讨厌他,端了茶之后笑着同罗宜宁说话:“今日未得见阁老大人啊!”
     
      “他朝中有事。”宜宁递了盘杏仁过去。
     
      郭义海谢过,抓了把放进嘴里嚼:“唉!那真是错过了,我仰慕阁老风采已久,竟一直不能正式见见!”
     
      罗宜怜气得牙都要咬碎了,罗慎远是什么人,如今的内阁阁老,他会专门见一个商贾吗?简直就是笑话,不知道天高地厚,丢人现眼。
     
      她又想到刘静温和的笑容,眼眶就渐渐地红了。
     
      两人终究是不能在一起的,想了也没用。
     
      宜宁一看就知道罗宜怜在想什么,喝茶不语。如今家中诸事她不了解,多看少说罢了。
     
      一会儿罗轩远也过来请安,虚岁十三的少年已经完全长大了,竟比宜宁还高了个头,清秀高大。他先看了一眼姐姐,拱手给宜宁请安:“三嫂病愈,我还未得恭贺三嫂回来!”
     
      “不必客气。”罗宜宁让他起身,其实罗轩远根本不必给他行大礼的。她对这孩子……说实话,聪明得让人忌惮。
     
      罗轩远有礼而含蓄地笑了笑,坐下不再说话了。
     
      等一会儿回去的时候,罗宜怜同弟弟单独走,她对弟弟很不满意:“你对她如此客气做什么!要不是她……我怎么会落得今天的地步!”
     
      罗轩远看姐姐穿戴富贵,叹了口气:“姐姐,当初若是你听我的劝,跟刘静撇清了关系,谁又能奈何得了你。”
     
      罗宜怜幽幽地看他:“那你是在怪姐姐了?”
     
      “我倒不是怪你。”罗轩远觉得姐姐不够聪明,不多说了。而是跟她解释,“父亲不在家中,做主的人就是三哥。我自然要和三嫂处好关系,何况三哥如今的权势地位……跟他作对就是死路一条。”
     
      罗宜怜觉得弟弟已经成熟得可怕了。
     
      他这些七拐八弯的想法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算了,懒得问你这个。我问问你,你可去看过母亲?”
     
      罗轩远跟乔姨娘并不亲热:“你出嫁后,姨娘精神一直不好,看过两次,都是差不多的。”
     
      罗宜怜也只能叹气,终归不是自己养大的,自然生疏。随弟弟去吧,他愿意交好她这个姐姐已经是万幸了。
     
      *
     
      陆嘉学今日穿了武官袍服,虎纹补子。许久不穿了,竟觉得官服不太合身了。
     
      从身陷埋伏到战胜回京,已经是三个月了。他一回来就有官员络绎不绝上门拜见,亦不比原来少。一时间宁远侯府又门庭若市了。
     
      不过终归有部分人不敢动,朝堂中被罗慎远收归的力量不少。
     
      朝会上,陆嘉学被众人簇拥着,慢慢登上了汉白玉台阶。远远地就看到另有一群人簇拥着罗慎远过来,这多奇妙,一年多以前他也不过工部侍郎,如今竟然能与他平起平坐了。
     
      陆嘉学知道罗宜宁已经回去了,罗慎远估计严防死守,再不敢露出半分端倪了吧。都疯到想杀他了,当真不好惹。
     
      “罗大人。”陆嘉学站定了,对他微笑。
     
      “都督大人,还未恭贺你得胜归来。”罗慎远缓缓地笑,他极其好看的,骨节分明的手指按在折子上,“我今日可要为大人请封的。”
     
      “那得谢过大人了。”陆嘉学说,“听说前段时间大人夫人重病缠身,现在可还好?”他的声音略压低,“她一贯晚上喜欢缠着人睡,又是个娇娇的身子,怕罗大人年轻挨不过这等折磨。我可得告诉罗大人一点,她在边关两个月不回,可是在寻我的。”
     
      罗慎远不为所动:“真要是如此,大人何必虚张声势。”声音又略明朗了些,“我听说大人从瓦刺带了个美人回来收入府中?大人倒是艳福不浅,才胜仗归来,便有美人环绕身侧了。”
     
      “罗大人客气,若是你想要,我顷刻便打包送你府上来。”陆嘉学依旧笑。
     
      殿内司礼监唱礼,钟磬声响,两人的刀光剑影也收了。分了两列,领了文官武官至左右门进了大殿。
     
      皇上龙颜大悦,今日的朝会上赏赐了陆嘉学许多东西,他一撩衣袍半跪下谢礼。罗慎远清剿有功,封赏了良田两千亩,各类丝绸三百匹,黄金一百两。至于罗大人为何清剿有功,无人知道,皇上也不明说。唯有陆嘉学嘲讽一笑。
     
      朝会结束,陆嘉学去了南书房,余下罗慎远与汪远、谢乙等人去了内阁。
     
      下年是内阁中最忙碌的时候,罗慎远如今身为工部尚书,屯田、水利、官办买卖、土木建筑都归他总管,忙起来的时候一天几百份文书等着他批,还都是要事,耽搁不得。今日来和内阁议军粮一时。
     
      军粮本归户部,新任户部尚书是江春严,自徐渭死后,江春严与罗慎远关系一直不好,现在总归见面能说话了。自上次打仗虚耗,边关粮食储备便不足,如今各地刚缴纳了赋税,军饷倒不是问题,但没饭吃可是要饿死人的,一时运粮应急可以,长此以往可支持不住。
     
      罗慎远听了会儿,轻敲桌沿道:“倒也不是难事,国库无余粮,但是粮商手中有的是。让他们将粮食运至边关,再以市价收购就可。”
     
      江春严听了就道:“罗大人,无利不图,粮商运粮至边关,路途遥远成本剧增,他们如何愿意?”
     
      罗慎远也笑:“如何不愿意,以盐引来换粮食即可。此招一出,他们个个跑得比谁都快。”
     
      汪远听了沉思许久,才觉得妙极!说道:“罗大人高见,盐引本就要发行,若以此交换粮食,倒是省了麻烦。你与江大人商量着负责此事,届时我再草拟份圣旨禀明皇上。”
     
      汪大人一贯疲懒得很,能躲懒是肯定会躲的。就是这样靠着听他们讨论,那眼睛一眯一眯都快要闭上了。罗慎远毫不意外,到该精明的时候,汪大人肯定比狐狸还精。
     
      他笑了笑,商议完之后叫人收了笔墨,退出内阁。
     
      *
     
      罗轩远回了外院之后想了会儿,吩咐小厮说:“我记得上次在祥记买的马蹄糕味道不错,去外面再买几盒回来。”
     
      小厮跑得飞快,很快红纸包的几盒新鲜的马蹄糕就到了他手上,他提了去嘉树堂那里。
     
      罗宜宁刚从大房回来,见了大小周氏的新生子。自从罗宜怜与刘静的事之后,大房二房有些疏远,但她刚回来总得去见见才行。看到罗宜宁前来,陈氏热情地留她吃了午膳。
     
      宜宁吃得肚子饱饱,刚进屋子就看到罗轩远坐在花厅里,有些惊愕。
     
      罗轩远站起来,对她笑了笑:“三嫂,我给你送些点心来。”
     
      送点心?罗宜宁跟他交集不多,闻言狐疑。他送什么点心啊?她瞥了一眼他手中的盒子。
     
      怕是心存结交之意吧。
     
      “是祥记的马蹄糕。”罗轩远说着拆开了纸包,打开了盒子,“与别处的马蹄糕不同。里头加了杏仁、核桃和红枣,两面煎至金黄,外脆内软,吃起来有种桂花的清甜。”
     
      他是罗宜怜的弟弟,宜宁自然戒备几分,淡淡点头:“珍珠,去拿些刚制的柿饼来,也给四少爷带回去尝尝。”
     
      罗轩远淡笑,伸手从桌上拿了双筷著,夹了块马蹄糕放到小碟里,缓缓递到宜宁的面前来:“我知道三嫂喜欢糕点,您先尝尝,这味道与别家的不一样。”
     
      罗慎远正好下朝回来。
     
      只见那半大的少年坐在花厅里,俊秀的脸带着笑意。手上伸着筷子,宜宁坐在他对面,脸上似乎也带着笑容。
     
      罗慎远眼睛微眯,那种强烈的不舒服的感觉又涌现出来。以至于他眼眸暗沉,然后向两人走过去。他的随从站在了花厅外面。
     
      “怎么了?”
     
      宜宁听到背后传来熟悉的声音,想他今日是早归了。回头果然看到他修长身姿,笑着跟他说:“三哥,你今日倒难得早回。他送些点心过来。”
     
      罗轩远也立刻站起身,恭敬地拱手:“三哥,是祥记的糕点,我见三嫂喜欢吃……”
     
      “她喜欢吃什么,你怎么知道?”罗慎远没等他说完,就淡淡地打断道。
     
      罗轩远的笑容僵住了。
     
      罗慎远走到他面前,看了看那几个纸盒,的确是糕点。又看到旁边的小碟筷著,继续说:“她吃什么没有,要你来送?”
     
      记得罗轩远小的时候,还十分不喜欢宜宁,怎么现在就亲热起来了?
     
      罗轩远也不过是想讨好宜宁,不知道怎么就招了三哥的冷淡。他究竟做错什么了?罗轩远笑得有些狼狈,但还勉强维持着风度:“是弟弟多事了,那弟弟先告辞了。”
     
      罗宜宁看到罗轩远走远不见了,奇怪得很。罗慎远对兄弟姊妹一向淡薄,但也不至于这么不留情面吧?
     
      “三哥……”
     
      他却握住了她的手,握得紧紧的。“外面风冷,回去吧。”
     
      走在路上,他看她的表情奇怪,就淡淡地说:“你以后别接触罗轩远了,他心思颇多。”
     
      “他能有什么心思,不过是想通过我讨好你罢了。”罗宜宁一笑说,“你紧张什么,怕他把我算计了?借他几个胆子他也不敢。”
     
      “嗯。”他只是应了一声。
     
      罗宜宁皱眉,片刻才反应过来:“你是不是……”
     
      “宜宁,我告诉过你的。”罗慎远握了握她的肩,“我不喜欢你在意别人。”
     
      “我没有在意他。”罗宜宁主动拉住他的手臂,解释说,“你想什么,罗轩远是你弟弟,他才多大,在我看就是个孩子而已。”
     
      “嗯,我不喜欢他罢了。”罗慎远说着摸了摸她的头发,“他和我长得有些像吧?”
     
      “宝哥儿与你长得更像!”
     
      罗慎远觉得她这是诡辩,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好了,不说了。”他现在的确不太能控制自己的占有欲,若是真的能,他很希望能把她关住锁起来,这样她不会不见,也不会去喜欢别人。他的手颤抖地放在袖中,一切的扭曲表情都掩藏住了。
     
      宜宁觉得他看着自己的目光深而无底。
     
      她低声说:“我只喜欢你。”
     
      “嗯。”他拉住她往屋内走去。因为她在自己身边,所有的情绪都得到安抚。
     
      宜宁想去把给他炖的汤端来,他却略微抬头:“去哪儿?”
     
      “一会儿就回来。”宜宁道,出了西次间,外面一阵北风吹过来。她轻轻地吐了口气。厨房里炖着甲鱼汤,她微微揭开了盖子,往里面加了把红枣,枣儿就这么滚入了水中,一浮一沉。她的侧脸好像凝在水气中,低敛的睫毛,没有什么情绪的样子。
     
      罗宜宁听到动静才回头,发现他竟然倚在门口。静静地看着她做事。她笑了笑:“等着喝汤吗?”
     
      “嗯。”罗慎远似乎没听到她的问题。
     
      “三哥,我还有事要问你。”罗宜宁说,“宝哥儿都半岁了,还没有大名。你可想好他的大名了?”
     
      昨夜在书房看书的时候大概地想了想,又不是那等暴发的商贾,当然不能用宝字做名。但是他草拟了几个,后来觉得都不好。他看着她说:“我一时还没想好,你取倒也行。”
     
      罗宜宁想起祖母跟她说过,罗慎远刚出生的时候,名字未得好好取,不过是罗成章丢下句:“日后行事慎重。”就叫做了罗慎远。罗轩远的那个轩字却是找道人算过卦,大有来历的。
     
      宜宁就想了想说:“宝哥儿既然是嫡长子,从了‘泽’字辈。那不如叫泽元吧!”
     
      罗慎远听了,嘴角微微一翘:“你会不会太省事了?”
     
      宜宁被他一气就说:“叫你取你又没有主意,那我取了你可不准嫌弃。”
     
      她觉得她的汤快好了,叫婆子关了火。再借着炉子的余热闷一炷香,就可以送到屋子里去了。
     
      “跟我来。”罗慎远牵着她的手,走过了回廊,穿过了庭院。林立的护卫请安喊罗大人。宜宁一看已经到了他的书房外面,他还牵着自己往里走,书房的长案上用镇纸压着张宣纸,他叫伺候的小厮出去,从笔山上拿了毛笔蘸墨。
     
      “来,你想到什么就写下来。”
     
      宜宁从他手里接了毛笔,踱步到桌前,纸上滴了墨迹,还半点主意都没有。她下笔写了几个字,他就在后面默默地看着,屋内什么声音都没有。罗宜宁突然道:“三哥,那个鸿鹄的鹄字是怎么写来着?”
     
      罗慎远嗯了声,走上前伸手从后面覆住她她的手,俯下身:“这样写。”
     
      说罢引导着她慢慢写下那个字,手掌微微用力。
     
      他的右手写字不如左手好看。
     
      气息特别的近,她被他拢在怀里。罗宜宁微侧过身,让他抱了满怀。
     
      书房里特别的静,雪照晴空。罗宜宁突然搂住他的脖颈,让他低头亲了亲他的嘴角。“这是奖励。”
     
      她正要离开,他却似乎被她所引诱了,突然把她按在怀里,堵住她的嘴唇。
     
      取名字的事无疾而终,宝哥儿小朋友还是没有得到他的大名。他可不知道,还流着口水等乳娘喂他喝甲鱼汤。
     
      这天晚上,终于安排好了睡觉的事。宝哥儿睡在爹娘中间,左边爹右边娘。怕罗慎远压到宝哥儿,宜宁带领宝哥儿占据了床的一大片。
     
      罗慎远沉默地看着自己分到的小半床,再看了看那个爬来爬去,一点都不想睡觉的小团子。
     
      小团子爬到了爹的身上,呀呀地拍手。宜宁哄它:“宝哥儿,去亲爹爹!”
     
      宝哥儿往罗慎远的头爬过去,与他爹大眼瞪小眼。宝哥儿看了会儿并不感兴趣,扭动小屁股转了个方向,又朝他娘的方向扑过去。折腾到半夜他才有了睡意,靠在娘怀里睡着了。
     
      他爹这时候才伸出一只手,摸了摸他软嫩的小脖子。“十月怀胎,带他不容易吧?”他的语气非常柔和。
     
      “现在还好,一两个月的时候才折腾。”宜宁想起宝哥儿刚出生的时候,就微微地笑。
     
      “他还是早些断奶吧,到时候扔给乳娘,你就不辛苦了。”罗慎远继续道。他倒是想帮忙,但这小东西不怕他已经万幸了,更别说被他哄了。分明就是他儿子,却半点不给面子。
     
      宜宁看向他。罗慎远就叹息说:“毕竟带孩子你睡不好。”
     
      罗宜宁觉得……她不带孩子也睡不好。
     
      “你和我讲讲在金陵的事吧。”罗慎远将她揽近了些,“你生他的时候,我不在你身边。那时候艰难吗?”他的手慢慢拍着她,好像在安慰她一般。
     
      小团子穿了件胖胖的小袄,躺在爹娘中间,啃着小拳头睡得正香。
     
      似乎非常的岁月静好。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