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首辅养成手册 > 第181章

第181章

书籍名:《首辅养成手册》    作者:闻檀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夜凉如水,风在远处的旷野呼啸,魏凌就醒过来了。
     
      已经是半夜了。他的门扉被扣响,魏凌披衣起来处理军情。倒也不是太紧急,是大风把马厩吹倒了,压死了十几匹马。
     
      他回来的时候从前院路过小厨房,却发现小厨房的烛火还亮着。原以为是哪个仆人在看火,走近了一看,却发现是宜宁在里面。
     
      她好像在煮面,一双长筷子在水里捞,厨房里热气腾腾地。旁边搁了一只瓷碗。婆子静静地站在外面。看到魏凌,连忙说:“小姐说自己饿了,奴婢想帮忙的,但小姐却说要自己来……”
     
      魏凌静静地看着女儿,挥手道:“你先下去。”他走进了厨房内。
     
      宜宁看到了他,倒没怎么惊讶地转回头,把面条捞到碗里。放一把葱花。
     
      “我饿得厉害,才来煮碗面吃。您怎么起来了?”
     
      “马厩塌了,马被压死了。”魏凌说着在八仙桌旁坐下来,“你竟还会煮面呢。”
     
      宜宁拨着碗里细细的面条,笑了笑说:“我的面条做得最好了,您要尝尝吗?”揉面,擀面,切面。她能做得很细很细,因为原来的祖母最喜欢吃细面,但北直隶少有细面。宜宁因此就学了这个手艺。
     
      但是她已经很久没有做过了。
     
      她另拿了只小碗拨出些,把大碗给了魏凌。魏凌接了过来,白天那会儿谁也没有心思吃东西,现在终于有了些胃口。葱花的清香,还滴了香油,倒是挺让人有食欲的。他吃了几口,突然说:“眉眉,你是不是太难过了,你的面里忘了放盐啊。”
     
      罗宜宁往嘴里塞面条,把脸埋在热腾腾的气里,听到这句话突然就忍不住了,眼眶发红。
     
      她还在不停地慢慢吃着面,吞咽。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眼泪却掉下来。
     
      一直以来罗宜宁都逃避感情,曾经不被重视,被抛弃,深入骨髓的那种痛苦。让她真的无法主动去爱别人,直到现在她决定主动的去爱他,没有一个人,在她危急的时候这样一直陪在她身边。她终于伸出了触角,但是魏凌的话让她清醒了一些,也许他根本不在乎呢。他没有找过她,他在朝堂上如鱼得水,他甚至遇到了葛妙云。
     
      他喜欢她,但是比不过权势。那种天性的凉薄,那种带着利用的温柔,历经前世的她比谁都清楚。
     
      她应该理解的,但就是非常的难受。
     
      魏凌走到她面前,缓缓摸她的头:“爹爹在这儿呢。你爹我可不是摆设!你有英国公府呢。”
     
      他又叹气:“你再哭下去,面条都要被你哭咸了。”
     
      他定定地看着自己的女孩儿,她终于不哭了。静了会儿擦了擦眼睛说:“……您等等,我给您拿盐来。”
     
      宜宁知道魏凌是不想让她难过。罗宜宁很难跟魏凌说明白究竟是为什么,很难真的说清楚自己复杂的内心,她甚至不喜欢在人前表露自己的情绪。她闭眼缓缓地吸了口气,她也只能软弱这么一会儿而已。
     
      *
     
      紫禁城中。
     
      皇上刚换了身龙袍,乘着轿撵到了内阁文华殿内。
     
      “陆嘉学领兵一万追击,现踪迹全无。如今边关告急,各位爱卿可知道了?”皇上扫视了一眼,实际上他刚从宫妃的榻上被拉起来。走进来的时候都还有些急促。
     
      内阁中汪远、谢乙、罗慎远等人在。一般只要皇上不是亲口问他,汪远是不会开口的,谢乙对战事一窍不通,而兵部尚书已经前往边关了。唯余几人都看向了罗慎远,罗慎远这种时候一般也不会说话,但当他说话的时候,没有人会不听。
     
      皇上心里一气,这群浑水摸鱼的老滑头!他语气缓和一些问:“那罗爱卿以为如何?”
     
      罗慎远本是靠着桌沿的。听到皇上问才上前一步,缓缓道:“皇上,微臣愚见。英国公曾将瓦刺逼退五十里,实际已经元气大伤,坚持不了许久。若不是有鞑靼相助,就只是乌合之众了。眼下快要入冬了,那边必然分不出精力来出兵。英国公再加兵部尚书领大同总兵,应对不成问题。至于都督大人,草原环境诡谲多变,微臣就不好说了。”
     
      皇上听了这些话,才略安定些。
     
      知道陆嘉学出事的时候,他简直火烧眉毛。毕竟现在进攻之势凶猛,雁门关一破冲到京师,到真的兵临城下的那一天,他也别想安稳坐龙椅了。既然罗慎远说无事,他自然信几分。“罗爱卿此言当真?”
     
      “皇上不必忧心。”罗慎远反而笑道,“可信微臣。”
     
      皇上急匆匆过来,被这么一安抚才慢悠悠地乘着轿子回去。几人出了内阁,随从早在外等候罗慎远,见他出来就立刻过来披斗篷。这出门的排场比起汪远也不相差了。上次进谏罗慎远的言官,被他贬去云南当个宣抚司同治,半路死了,自此后再无言官敢说罗慎远半句了。
     
      罗慎远并不是很喜欢别人对他说三道四,以前只是忍而已,现在他暴戾,不想忍。
     
      汪远也被众人簇拥从罗慎远身后走来。“罗大人。”
     
      “汪大人。”罗慎远颔首一笑。
     
      汪远意味深长道:“罗大人年轻有为,想来几年后的次辅之位是非罗大人莫属了。”
     
      “汪大人多虑。”罗慎远道,“我不过懂些奇技淫巧,说起治国方略却不敢和汪大人相提并论。”
     
      汪远一笑,眼睛就眯起来。“罗大人若是奇技淫巧,那别人都要羞掉脸皮了……我有事先行一步,罗大人告辞。”
     
      罗慎远看着汪远走了,笑容渐渐冰冷漠然。
     
      他回到府中,顾景明早在府邸里等着他。
     
      他今天脸色有些发白,等人退下后直冲到他面前来,压低了声音:“我今日才知道,你……你当真与瓦刺部合谋杀害陆嘉学?你……你这不是……”
     
      通敌卖国。
     
      罗慎远早就不是原来的罗慎远了,锦衣卫在他手上,说不定现在西厂也被他掌控。这些力量都是不为人知的,没有人知道他们在罗慎远手上,听他调遣,做了什么也无人可知。几月前他进了内阁,虽然资历不高,但是一直地位超然。如今的首辅汪远也不敢轻易说他。
     
      顾景明知道他玩弄权术的那些事,斩杀骂他的言官的那些事。似乎这一年来,脾气是越来越不好了。对人事的忍耐度越来越低。但怎么也不该是通敌卖国。
     
      “我不过是利用瓦刺部而已,他们没有那个造化。”罗慎远在太师椅上坐下来,闭上眼。他的面容越发的冷峻了。
     
      “你如何知道?”顾景明低声道,“陆嘉学毕竟是在保家卫国……”
     
      “那我就杀不得他了!”罗慎远的声音突然严厉。
     
      他已经睁开了眼,一字一顿道,“我做事,你闭嘴。知道了吗?”
     
      顾景明久久地不说话,然后他主动地绕开了这个话题,语气多了些尊敬。“我听说,您让锦衣卫去了金陵?”
     
      “嗯,我在那边有事。”罗慎远说。
     
      顾景明点了点头:“您有自己的分寸,我就不多言了。我先回去了……”
     
      罗慎远点头示意知道了。顾景明退出了书房。才松了口气。
     
      如今可是罗阁老,他的确不敢再像原来那样说话了。
     
      *
     
      进入十二月之后,宣府就开始下雪了。鹅毛大雪,一早起来连河面都结冰了。
     
      魏凌用了两个月,也只是让宝哥儿被他抱着的时候勉强不会哭了。边关的天气冷,自从陆嘉学上次逼退瓦刺之后,两族暂时还没来犯。进入严冬期了,牛马羊都要休息,也不适合远途行军。大同那边由兵部尚书兼任大同总兵镇守,勉强没出什么乱子。
     
      只是陆嘉学始终消息全无,也许真的已经葬身雪野了。
     
      魏凌还没有放弃搜寻,至少他要知道草原里究竟发生了什么,陆嘉学为什么突然不见了,他究竟有没有死。
     
      罗宜宁也想过,看着茫茫大雪,她甚至开始怀疑陆嘉学真的出了意外。
     
      宝哥儿在热炕上翻了个身,抓着自己的小脚要啃,但是他穿得跟球一样,根本不能。他就呀呀地叫着,想吸引母亲的注意力。宜宁觉得他黏糊糊的,不想把他抱起来。他还是自己跟自己玩。
     
      半岁的宝哥儿已经开始练爬了。除了睡觉的时候总是粘着她。别的时候宝哥儿都挺好带的,没人理,自己也能玩半天。宝哥儿越长五官就越来越像罗三,一个罗小小三。他脖子上戴了个外公送的长命金锁,抓着就开始啃,啃一切他抓得到的东西。
     
      魏凌真是喜欢自己的小外孙。
     
      就算瓦刺暂时没有来犯,魏凌也不敢轻易离开边关,但是罗宜宁可以回京城去了。毕竟都护府这里过得糙,吃饱穿暖而已,舒适是绝对不能想的。何况她一个妇人家在边关也不方便,魏凌打算安排人送她回京城了。
     
      宜宁其实也想回京城去,她离开那个地方太久了。魏凌叫了个副将送她回京城,安排了许多人手,唯恐她不安全。
     
      而那个宜宁从金陵乡下带来的乳娘秋娘,收拾了自己的小包裹,忐忑地问:“夫人,咱们要去京城了?”
     
      多么奇妙,她竟然成了京城贵人的奶娘,还要跟着去贵人府上了。
     
      宜宁吩咐她说:“宝哥儿习惯你带,你到那儿之后什么都别说就是了。”把这位秋娘放回去,还不如留在身边,她又不能杀人家灭口,毕竟还是奶过宝哥儿。何况秋娘朴实无华,倒也不是惹是生非的人。
     
      “您放心吧,我是知道的哩!”秋娘就笑。
     
      魏凌辞别了女儿,亲了宝哥儿一口,胡渣让宝哥儿很不舒服地呀了声,才送她们上了马车。
     
      这一路倒是挺舒坦的,出发得早,第二日下午就到了京城。京城也下了雪,又临近过年了,到处都那么热闹。宜宁想到自己上次回来的时候也是这个场景,她把宝哥儿抱起来,指给他看外面的糖人摊子:“宝哥儿,那卖的是什么呀?宝哥儿想不想要?”
     
      宝哥儿第一次见到京城,抓着母亲的肩好奇地看着。
     
      看够了他就靠着母亲睡觉,吮手指。宜宁最近正在纠正他这个坏习惯。
     
      罗慎远坐在轿子里,轿子正走过官道。就感觉到轿子微微摇晃。他挑帘一看是卫兵护送的马车,旁边还跟了位长相平平的丫头。是刚和这队人马擦肩而过的。
     
      罗慎远把玩着印章,淡淡问:“那是谁家的车队,在内城这么大张旗鼓。”
     
      “阁老,”外面随从叫停轿子,拱手道,“小的未看清楚。可要跟去看看?”
     
      “不必了。”罗慎远道,“快去顾家吧。”然后放下了车帘,轿子又走了起来。
     
      等到了英国公府外,外头的人挑帘让宜宁下马车。宜宁抱着宝哥儿下来,她看到了英国公府熟悉的匾额和那双扇的黑漆大门,缓缓地吐了口气。英国公府,她还是回来了。
     
      徐氏带着丫头婆子在影壁等她,看到她立刻迎了上来。
     
      面熟的婆子都看着她暗自抹眼泪。
     
      宜宁把熟睡的宝哥儿交给秋娘,屈身喊了母亲,问徐氏:“祖母身子还好吗?”
     
      徐氏和一年多前没什么区别,她是个精明的人,府里打理得也井井有条的,过得很舒心。她道:“老太太身子还算硬朗,不过庭哥儿去了天津卫所,恐怕要过年那几天才能回来。你不在这一年,他现在长高许多了!”
     
      宜宁对徐氏并不算熟悉,含笑点头。她去了静安居给魏老太太请安。
     
      魏老太太比原来更老,一看到她就热泪盈眶的。嘴唇颤抖:“知道你得了重病,我想去看也不行,现在可是好了……你可是好了!”
     
      罗家对外都说的宜宁身患重病,去了保定修养。连英国公府的人都瞒着,除了魏凌,宜宁估计徐氏应该也是知道一些的。
     
      宜宁笑着抱了抱她:“您不要担心,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宜宁跟她相谈一会儿。听闻她生了孩子,老人家很惊喜。
     
      “我曾孙在哪里?”老人家查看了一番她确是没有事之后,就让她坐上自己的罗汉床,兴致勃勃地要看自己的曾孙辈了。
     
      宜宁让人把宝哥儿抱来给她看,徐氏在旁边坐下来,笑着跟魏老太太说:“您看您曾孙长得多好,白白胖胖的。”
     
      宝哥儿刚醒来,揉着眼睛看不到母亲,哇地哭了。宜宁才把它接过来。
     
      徐氏又说:“倒是长得像极了罗阁老。我还只是远远见过罗阁老一面呢,还被别人簇拥着。如今罗家可真是贵气了。”
     
      “提他作甚,宜宁生病他就送去保定修养,他倒是入阁了。现在回来也未见他上门。可见罗阁老是瞧不上咱们英国公府了。”魏老太太说话带着淡淡的不满,她本来就不是很喜欢罗慎远的。
     
      罗宜宁苦笑说:“这怪不得他,我回来的事他还不知道的,瞒着他回来的。”
     
      他现在权势加身,要称为阁老了。听父亲说他没有找她,其实宜宁怎么会不心冷呢。先在英国公府住一段时间再说吧。以后再去问问他,或者商量究竟应该怎么办,万一有什么误会,例如他找了但是父亲不知道,再例如他并没有与瓦刺勾结。不论怎么样也要问明白才是。
     
      只是她现在,真的无法去面对不好的结果,竟然有些想逃避罗慎远,怕见到他。住几日再说吧。
     
      “那宜宁你来静安居与我一起住。”魏老太太拉着她的手说,“你先住下再说,我瞧个合适的日子让罗三过来一趟,暂时不急。明日我叫贺家那二丫头来陪你!她正好也刚带着孩子回娘家来。”
     
      “好。”宜宁笑着答了老太太的话,心里还是觉得家里好,哪里都比不上家里舒坦。
     
      *
     
      次日她醒来时没听到呼啸的风声,周身都是温柔和舒适。
     
      宜宁睁开眼,发现小团子没有在她身边。她半坐起身举目一看,才看到西次间里,魏老太太已经将宝哥儿抱了起来,逗他玩。乳娘、丫头和徐氏围着,宝哥儿面前摆了镯子、拨浪鼓、小枕头一类的玩意儿,魏老太太抱着他去抓。
     
      宝哥儿晨醒之后是最好相处的,他睡饱了,从娘亲身边抱走了都不知道。兴奋地挥着小藕臂,要去抓颜色最鲜亮的小枕头,抓到后就啃。魏老太太不要他啃拿走了,他呀地看向魏老太太,很不理解的样子。
     
      宜宁穿衣起身,走到西次间里。宝哥儿老远地看到她就笑起来,小臂挥得更高兴了。
     
      魏老太太和徐氏都围着他,怜惜都来不及。“唉这小东西,什么都要吃。怕是快长牙了!”徐氏还没有孩子,看到粉团心就发软,何况宝哥儿长得粉白软和,一大早来就跟着魏老太太悄悄抱了宝哥儿出来顽。
     
      魏老太太则笑:“手真有劲,指不定能当将军呢!”
     
      一点没在意这是阁老他儿子,从文从武得人家爹拿主意。
     
      魏老太太看到宜宁起来,忙叫她过去:“见你睡得香没叫你,快快吃早膳。早给你热在蒸笼里了。”
     
      说着菜就送了进来,主食白粥,一碗掺了牛乳的虾仁蒸蛋,撒了芝麻的细牛肉丝,一叠两面沾满松仁,煎得金黄的红糖糍粑。还有些肉松,拌在粥里一起喝,味道当真好。吃食比在宣府的时候精细多了。宜宁食指大动,一连喝了三碗粥,魏老太太看她的目光都变了。
     
      宜宁这才想是不是她吃得太多了,咳嗽着擦嘴笑。“祖母看我做什么?”
     
      只见魏老太太点头说:“做姑娘的时候,你早上喝一碗粥中午就吃不下饭了。娇贵得跟什么一样,如今倒是胃口好,一口气喝三碗。这最好了,我瞧你真是圆润了一些。”
     
      没办法,现在胃口就是很好。幸好肉长得不多,她原来瘦,圆润些挺好的。宜宁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
     
      “姑爷还没见过宝哥儿吧?”魏老太太把孩子递给她,小家伙跟小鸽子一样早向母亲张开手求抱了。
     
      宜宁把他接过来,看到他穿了一双新的虎头鞋。心想老太太真是爱他。“他在京城忙,还没见过呢。”
     
      魏老太太说:“罢了,宝哥儿我们先养着。”老太太精神一振,“你瞧那虎头鞋好不好,是我以前无事的时候做的。你爹爹小时候就穿我亲手做的虎头鞋!宝哥儿穿着精神。”宜宁握着宝哥儿的小脚,果然做得精致漂亮。
     
      一会儿贺二小姐过来了。
     
      她嫁到了通州,丈夫竟然是与三哥同科的进士,现刚在工部观政期满。贺二小姐的女娃比宝哥儿大好几个月,穿了粉色的绸袄,唤瑛姐儿,坐在母亲怀里怯生生的。
     
      宜宁多年未见过贺二小姐了,在国公府的时候与她还玩得很。贺二小姐见她也颇为高兴:“你出嫁的时候我已经嫁了,还未送你成婚礼——对了,我今日想带瑛姐儿去打对银脚镯,你要不同我一起去逛逛?祥云茶楼旁新开了家金银庄,首饰的样子都极好,铺子开得又大。”
     
      宜宁听到这里才明白,这是魏老太太怕她在国公府上抑郁,特地找人陪她出去走走的吧。
     
      其实不用,她在宣府几个月了,早就不抑郁了。
     
      “去看看也好,京城中我久未逛过了。”宜宁应了她,摇了摇宝哥儿的手逗他说,“给我们宝哥儿买糖人好不好啊?”
     
      宝哥儿懵懂地坐在母亲怀里,抓母亲的手也啃。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