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首辅养成手册 > 第178章

第178章

书籍名:《首辅养成手册》    作者:闻檀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初春,南直隶金陵府,石狮巷子。
     
      荷池才回暖不久,水面抽出几根纤细的荷茎。倒是海棠率先开了,种在花厅外的海棠满树的粉白…
     
      正房换了竹帘子,窗扇支开,能够看到外面刚抽出新芽的柳枝,暖烘烘的天气,打开隔扇就有微风拂面。
     
      “夫人,侯爷过来了。”一个穿了青色比甲的丫头挑帘进来,屈身说。
     
      屋檐下养了一对画眉鸟儿,他真是精细,知道自己喜欢这些,重金买来。反正他也不缺银子,这宅子是从个巨贾乡绅手中买来,人家不也是乖乖的拱手让给他了。他在这些地方最会讨好人了,恨不得把最好的东西都堆到她面前来。
     
      罗宜宁在修剪一株万年青的枝桠,听到他来就怒,生生剪断了一根主枝。
     
      软磨硬泡,方法用尽,这家伙却一脸的不为所动。根本不要她走!都说了已经过去了,她也早就放下了,不喜欢他了,他却不肯。
     
      罗宜宁怎么敢自己跑,别说这次是陆嘉学亲自坐镇监视,没有程琅放水。她屋子里一天飞进来几只蚊子他都知道。就是已经凸出的小腹,也让她不敢冒险,孩子现在已经五个月。这时候都千般万般的护着胎,她如何敢动?
     
      陆嘉学倒是好,到这儿之后还让她与周围的官僚太太结交,说免得她闷了。邻里是金陵府同知的太太,常与另一位乡绅太太来串门。他倒是闲着没事,养养花养养鸟,养好了就往她这儿送。
     
      她放下剪刀,瞥到陆嘉学走了进来,身后领着个背包裹的高挑女子。
     
      罗宜宁看到那女子,惊讶得站起来……多年不见,这人似乎是……雪枝?
     
      雪枝梳了个妇人发髻,比原来是显老一些。看到宜宁之后就眼眶渐红,宜宁也是她伺候大的。长大的少女已经身怀六甲,如何能不惊讶激动。
     
      “你不是说惯常伺候你的人不好吧,”陆嘉学坐下给自己倒茶,“我把她找回来伺候你,行吧?”
     
      陆嘉学摇着茶杯喝茶,瞧宜宁下巴圆润,便笑了笑。总归还是养圆润了些,她虽然对他没好脸色,但是送来的东西一样没有少吃,她对那孩子在意着呢。前段时间孕吐,早晨起来吐得天翻地覆的,陆嘉学在她这儿的碧纱橱里睡,起来看她,还给她端茶漱口。
     
      罗宜宁看到他就吓一大跳,她不知道他住在这里。
     
      陆嘉学知道她现在恨死他了,也没有对她做什么,就这么养着跟朵花儿一样。
     
      罗宜宁还是不理他,陆嘉学就放下茶杯先出去了,让她跟雪枝说话。
     
      两主仆多年未见,自然相谈许久。宜宁知道雪枝在保定嫁了人,生下个男娃已经五岁大了,但后来那孩子被人牙子拐卖,她到处找都找不到。那时候罗家已经举家搬到了京城,她连个求助的人都没有,哭得撕心裂肺的。夫家觉得是她没看好孩子的缘故,整天对她冷着脸,雪枝干脆收拾了自己的嫁妆,从夫家搬出来自己过。
     
      然后陆嘉学的人找到了她,说要带她去一个地方。
     
      没想这一来就是颠簸水路,她到了南直隶金陵。南直隶最繁华的地方,当年太祖未搬之前,这里就是京城。
     
      雪枝本来都觉得活着没什么意思了,又看到了罗宜宁,哭得止都止不住。宜宁抱着她安慰,叫丫头赶紧打热水进来给她洗脸。
     
      当年多风华正茂的一个姑娘,怎么就丢了孩子成了这样!
     
      她来之前,陆嘉学肯定让她梳洗过。宜宁扶着她的肩说:“你刚来这里,多休息会儿再说,别的不急。”
     
      罗宜宁从屋内走出来,果然看到陆嘉学在旁边的花厅里,有个穿着程子衣的人在躬身跟他说话。
     
      看到她过来了,陆嘉学让那人退下去。
     
      “雪枝的孩子被人牙子拐走两年了,生死不明……”她站在他面前,迟疑了一下。雪枝伺候她多年,是看着她长大的。当年离开的时候也是千般万般的不舍,情谊不一般,别人罗宜宁是绝不会开这个口的。
     
      “你在求我?”陆嘉学看着她问。
     
      罗宜宁点头说:“是,我在求你,那你答应吗?”
     
      陆嘉学说道:“你过来。”
     
      罗宜宁走到他身侧,被他突然一把拉坐在他怀里。罗宜宁瞪他,陆嘉学却说:“你让我抱一会儿,我便去给她找儿子。你让我做事,总要有点报酬的,是不是?”
     
      陆嘉学看到她细长的脖颈,有种柔和的粉白色,比外面的杏花还要好看。身上也很香,她常喝羊乳,带着种甜甜的奶香。非常的好闻。他毕竟也是正常男子.就如现在,觉得有团火渐渐烧起来,若是能亲亲她的脸就好了,看上去很好亲的样子。但她肯定要跳起来,然后气得几天不跟他说话。
     
      陆嘉学缩紧了手臂,将她抱得更紧,她像颗软香的糖一样,抱着就舒服。当然他也只是抱着而已:“你别动,不然雪枝的孩子别想找回来。”他让她坐在自己身上,然后跟她说话,“前几天那位金陵圣手说,你这胎是男孩……”
     
      罗宜宁不知道,看着肚子一天天渐渐起来,孕吐剧烈的那段时间是最遭罪的,新生生命给她带来的感受无比强烈。她也想过是男孩女孩。其实都好,她更喜欢女孩儿一点。
     
      想到罗慎远,她觉得罗慎远的个性肯定很难跟儿子相处。若是个小小的她,罗慎远应该会很疼爱的吧。
     
      罗宜宁什么都没说,她开始越来越怕了,她很想回去。她怕自己回去得太晚,京城中瞬息巨变……罗慎远呢,他一向就不缺女子喜欢的。
     
      他会还等着她吗?也许迫于无奈要称她身亡。
     
      “我知道你一直想回去。”陆嘉学懒洋洋地说,“我偏偏不让你走。”
     
      “你不会死心的吧?”罗宜宁看着他问。
     
      陆嘉学嗯了一声,靠在椅背上说:“我这算是圈禁你吧,就像你说的,霸道无情。宜宁,你总要给我几年时间的机会。”他捏着她的手道,“当年我是庶子,什么都没有。现在我什么都有,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他低头看她,目光灼灼的。
     
      罗宜宁嘴角微微一扯:“我从哪里拿几年来给你?我在京城有我的丈夫,有父亲,如今肚里还有个他的孩子。几年之后,恐怕人人都当我已经死了吧?你正好打了这个主意是不是?别人当我死了更好。”
     
      陆嘉学听了就笑,笑声带着低沉的磁性。“宜宁,你想若是你等了一个人十四年,当她再次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其实你就什么都不想计较了。你只是想用尽一切办法抓住她而已。我告诉你,我当下还算是克制的。”
     
      罗宜宁避开了他的视线。
     
      罗宜宁终于能站起身了。肚内的孩子好像轻轻地踢了她一下,她咦了一声。
     
      她第一次这么明确地感觉到孩子在动。很奇妙,它可能是伸了一下小脚。或者是她让它觉得不舒服了,要换个位置舒服地吮吸手指呢。
     
      陆嘉学皱眉:“怎么了?”
     
      她轻轻地摇头,心情变得很奇妙。
     
      陆嘉学让她坐下来。他把玩着手里的那串佛珠,继续道:“金陵有秦淮河过,秦淮两岸无比繁华。你想去看看吗?或者你想不想去大报恩寺散散心,与你那孩子祈福?”
     
      大报恩寺是高祖皇帝为纪念开国皇帝与皇后所建,修得金碧辉煌,听说宝塔塔身是用琉璃烧制的,塔内外置长明灯一百四十六盏。有得天下第一塔的称谓,前身为阿育王塔。杜樊川那句“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便是出自于大报恩寺。
     
      “我叫人准备。”陆嘉学立刻招手,他出行的时候讲究排场,他如今这个身份也是要慎重的。
     
      “不用麻烦。”宜宁阻止道,“我如今出行不便。若你方便的话,雪枝的事……还要麻烦你。”
     
      知道走不了,干脆懒得出去了?
     
      雪枝的孩子被拐卖二年有余,当年十村八店都找不到,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回来。
     
      陆嘉学笑了一笑,悠悠地问她:“若是帮你找回来了,你当如何谢我?”
     
      罗宜宁就知道没这么简单。陆嘉学继续说:“叫你给我端茶倒水,你现在也不方便。以后我每日晨的早饭就由你负责吧,好好做,做得不好可要重做的。”
     
      罗宜宁无言。想到自己多年不曾认真做过饭菜,她有点犯怵。但总归是求他帮忙,不能不上。
     
      自那日起,宜宁每日早起给他做早饭。好在她虽不常做,但对陆嘉学的口味还算了解。他喜欢面食,特别是羊肉臊子面,一次能吃一海碗。白粥之类的绝对不能要,酥饼、包子一类的勉强喜欢。若是有酱菜他更喜欢,宜宁干脆让人弄了个棚子,给他四季种小黄瓜,凉拌、腌渍、煮汤、炒肉片都是很好吃的。
     
      陆嘉学倒是没有嫌弃过,吃了早饭就那本书赖在她那儿看。
     
      初春至夏一晃而过,天气越来越暖了。
     
      外头的荷池长出了淡青色的骨朵儿,但是雪枝的孩子还没有下落。
     
      宜宁多半不理他,陆嘉学过来扰她。他把她手里绣的小孩肚兜拿过来看:“我缺件里衣,你帮我做吧!”
     
      “你没得里衣穿吗?”宜宁问他。
     
      他笑容一淡,抬起头看着宜宁很久。
     
      罗宜宁被他盯得浑身僵硬,他俯身过来,手按在她身侧。语气微寒:“罗宜宁,给我做件里衣,知道吗?”
     
      陆嘉学站起身没再说什么,走出去了。雪枝在旁都看得浑身发寒,她轻声道:“小姐,我看侯爷待您的确好……若是真的没有办法。”
     
      “你不懂他。”罗宜宁微微一叹,她退一步,陆嘉学就会知道她心软了,继而进一大步。直到把她逼到角落里不可。他最会如此了。
     
      雪枝从来没有问过她跟陆嘉学的事,罗宜宁觉得陆嘉学肯定告诉她了。甚至说不定雪枝就是被他收买,专程送来的。可能雪枝的故事也是编的,陆嘉学不是做不出来这些事。不然她为何极少听到雪枝提起她的孩子,甚至是婆家。
     
      罗宜宁虽然怀疑,但她没有问过。
     
      下午陆嘉学给她送了一篮子藕来,金陵的藕长得极好,巨如壮夫之臂,甘脆无渣滓。伴着的还有一小筐大阪红菱,入口如冰雪,不待咀嚼而化。都是新鲜时令的东西,夏季里闷热,给她送来开胃的。
     
      莲藕切块炖了小排,加一把莲子,倒了些酱油和香油,炖烂了就格外的好吃。
     
      里衣是贴身之物,宜宁绝不会给他做。但是看到外面暮色渐沉,她还是做不到真的绝情。叫丫头把炖好的莲藕排骨装在食篮里,另外并了几盘糕点给他送过去。
     
      守在他书房外面的小厮看到罗宜宁过来,格外的高兴。
     
      每次夫人过来送晚饭,侯爷的心情就格外好。能接连着好好几天,所以小厮们也喜欢看到她。
     
      “您坐里头去等。”小厮躬身说道,“外头风大,仔细吹着您!”
     
      丫头扶着她坐在书房外的太师椅上,她毕竟快要足月了,行动要格外慎重。宜宁听到里头有人说话:“工部尚书半月前致仕,因一时没有合适人选,再加上汪远鼎力支持……罗慎远就继任了工部尚书。消息刚到不久,此人心计十分厉害,在此之前竟然瞒得死死的。无一人知道……英国公一直追询您的下落,不过因瓦刺卷土重来,皇上已经命他去驻守宣府了。”
     
      “他倒也不必管了。”陆嘉学说,“程琅呢?”他跟皇上交谈后才离京,是密谈。无人知道具体内容。不过也是得了圣旨的。
     
      “程大人与罗大人算计得死去活来的,但罗慎远与都察院都御史葛洪年交好,奈何不得。”
     
      陆嘉学冷笑:“成了皇上心腹,倒让他露脸了。他上次朝堂上公开表示支持大皇子是吧?清流党就没骂死他?”
     
      三皇子过继成了嫡子,再加上三皇子敏而好学,性格温和,一向是受清流党支持的。
     
      那人连忙答道:“罗慎远说支持大皇子之后,许多汪远党跟着他表态。清流党骂他丧国的折子跟雪片似的来。但皇上喜欢大皇子,反而把罗大人叫去彻夜长谈。属下猜测,恐过不了几月,罗大人有入阁的可能……”
     
      罗慎远当然会用支持大皇子来讨好皇上了,连汪远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事,他敢做。皇上欣慰还来不及。
     
      陆嘉学又道:“不能任他肆无忌惮的操纵,清流党半点用都没有。写信给皇后,让她去找谢乙,这老滑头虽然不表态,但一直都是支持三皇子的。”
     
      那人领命退下了。
     
      陆嘉学打开书房门,就看到罗宜宁站在外头。他头也不抬说:“听到了?你那三哥当真善揣摩圣意,他可做了尚书了。”
     
      “给你送汤。”宜宁提起食篮。
     
      烛台下,陆嘉学慢慢喝汤。莲藕汤甜丝丝的,再好的手艺也没有这样的味道。就是她拎在手里,然后搁一小碗在他的长案上的味道。
     
      宜宁见他喝得差不多了,提着篮子要出去。陆嘉学突然拉住她的手,说道:“罗宜宁,我的里衣呢?”
     
      罗宜宁想把食盒扔他身上,他自己衣柜里这么多里衣,穿不得了?
     
      陆嘉学让下人拿软尺进来:“这么多年了,你肯定忘了我的尺寸了。来,量一量。”
     
      说罢站起身张开双臂,勾了勾手,示意她来量自己。
     
      软尺松开,罗宜宁给他量展臂长,她从后背看他。觉得如果用软尺绕过去,勒死好像也可以。她忍气吞声道:“你低些!”惹怒了他,他可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量就量吧,回头让雪枝帮着做。
     
      她量到了腰处,陆嘉学低头看她的发心。她穿着件粉白色的褙子,淡淡的香味不停地往鼻里钻,他嘴角噙笑。其实一伸手就可以抱在怀里,但就这样等她亲近些吧,否则还不吓着她。只是量好后,握了握她的手:“谢谢,做好看些。”
     
      几日之后收到了里衣,陆嘉学心情好多了,当然他不知道是雪枝代工,雪枝也不敢说。反正针脚平实,料子也很舒服。
     
      陆嘉学很喜欢,经常穿。
     
      那天下午金陵知府来见他,两人一并喝了些酒。他的酒劲上头了,来她那里找她。
     
      罗宜宁正靠着迎枕,用捶背的小锤子一下下敲着浮肿的腿。怀孕辛苦,最后这些天简直走动不得,她哪儿都去不了。
     
      陆嘉学在门口接到了下属的信,他展开一看,浑身一凉。
     
      边关告急。原是魏凌在顶,现在他顶不住了。
     
      瓦刺和鞑靼合谋冲破宣府与大同,一度逼到了雁门关。皇上命他前去大同,带兵迎战。
     
      他把信交给下属:“明日叫指挥使过来。”
     
      他进了屋内,走到了罗汉床旁边。看到他来,丫头婆子都退了下去。
     
      “你倒是潇洒了。”陆嘉学道,“不急着回去了?”
     
      身怀六甲,她要不要命了。罗宜宁知道她现在本来年岁就小,更是要多注意才是。她锤着腿,突然问:“陆嘉学,雪枝的儿子找到了吗?”
     
      “失踪两年,一时半会儿怎么会有消息。”陆嘉学道。
     
      罗宜宁靠着迎枕闭上眼:“……你是怎么把她收买了的?”
     
      陆嘉学听到这里,他笑道:“你从没信过雪枝的话?”
     
      “信过,后来不信了。想想也是,怎么就这么恰好呢。要是她的孩子没丢,那就不用找了……”罗宜宁说,“免得我还挂心。”
     
      陆嘉学突然靠近了,拉着她的手逼迫她:“其实你怀疑的是我吧?”
     
      罗宜宁脸色苍白不语,陆嘉学突然有些发怒:“你说话!”却看到她的眉头渐渐皱紧,然后半弓着身子,捂住了肚子。
     
      陆嘉学见她似乎不对,忙扶住她:“你这是……”
     
      “疼……”罗宜宁喃喃说,疼痛慢慢加剧。她根本没工夫跟他计较,身子微微的抖,像是有人在用力地绞,在肚子里面拧。
     
      陆嘉学立刻站起来:“伺候的人呢?快给我进来!”
     
      ……
     
      府门大门打开,接郎中和稳婆的马车跑进了垂花门。
     
      端热水铜盆的婆子匆匆地往屋内跑,帷帐放了下来。陆嘉学握着她的手,一开始她还没这么疼的时候,还不要他握着。后来疼得越来越厉害,根本不知道身边的人是谁了,反而紧紧地捏着他的手。
     
      “大人要避开才是,产房不吉利……”接生的稳婆满头大汗,宜宁骨盆太小,疼得厉害也不见宫口开大。
     
      “我就在这儿。”陆嘉学厉声说,“你接生就是,废话什么!”
     
      郎中煎好催产的药,由婆子送进来喂给宜宁喝下。她太小,身子惯是弱的,非要服下催产药不可。
     
      陆嘉学想到刚才逼她,愧疚又沉重。他半跪着,低头吻了吻她冰凉的手背,她的掌心因出了汗一片濡湿。他把手上的佛珠解下来,一圈圈地缠在她的手上。这佛珠保他数次战场平安,一定也能保她的。
     
      罗宜宁疼得恍惚了,捏着锦被。好像看到罗慎远站在身边,他没有说话,只是温柔地看着她。
     
      但是她看到他的背影的时候突然就安心了。她闭上眼。
     
      “眉眉不怕,三哥在这儿。”声音温淳喃喃。
     
      千里之外的京城,罗慎远刚从汪远那里出来。半年多过去了,他在京城中运筹帷幄,出门也是前呼后拥的。
     
      “大人,从山东来的信。”林永把信递给他。
     
      罗慎远取信,山东来的是林茂的信。林茂在高密做了父母官,谁都觉得这家伙就是去混日子的,他认真的游玩了一年,没想到后来还真的做出了些成就,如今在高密敬仰他的人非常多。这家伙很有些迷惑人心的本事。
     
      林茂在山东帮他暗查汪远的事,如今终于有了些进展。
     
      罗慎远把信揉做一团放入袖中:“西安那边可有回应?”
     
      林永迟疑摇头:“暂时没有。”
     
      这半年多里,罗慎远几乎找遍了北直隶,但是根本没有踪影。他一开始认定北直隶是陆嘉学的老巢,他肯定在这处,但是找不到之后,他开始生疑了。陆嘉学虽然是个武将,但是非常聪明,踪迹抹得干干净净,一点儿都寻不到。也许根本就不在北直隶。
     
      所以当鞑靼逼至雁门关之后,他第一个向皇上提了陆嘉学。要把陆嘉学逼出来,逼他去打仗。
     
      盛夏的黑夜里有蟋蟀的叫声,夜很寂静。罗慎远看着照了一地的灯笼光,总觉得心异常地动,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但他却不知道一样。
     
      罗慎远闭眼,表情冰冷。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