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首辅养成手册 > 第172章

第172章

书籍名:《首辅养成手册》    作者:闻檀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罗成章叫了罗慎远过来,罗三太太无故不见的事,府中总要说清楚。跟陆嘉学作对无异于自寻死路,他比较赞成说罗宜宁病死,再为罗慎远娶一房继室。至于罗宜宁,那就跟罗家再无关系。
     
      罗慎远听父亲说话,他再慢慢的喝茶:“此事父亲不用操心。”
     
      当初他要娶罗宜宁的时候,也是这般固执,由不得别人说半句。
     
      罗成章劝道:“你何必纠缠于她,她这般被劫持。就算回来了也该吊死以证清白!三纲五常,没得这么败坏的!”
     
      罗慎远的茶杯重重地磕在了桌上,滚烫的茶水溅得到处都是!
     
      罗成章吓了一跳,罗慎远却不说话。
     
      屋内久久的沉寂,然后罗慎远又说话,语气还是淡淡的:“父亲知道,我为什么要娶当年的七妹妹吗?”
     
      罗成章一直不想去想这个问题。罗慎远就继续说:“当你受尽磨难,每个人对你都是如初一辙的冷漠,轻贱于你。这个时候出现一个对你好的人,你会把她当成什么?”会忍不住把她当成生命中的温暖,他人性的那一部分。
     
      他所想象的未来的美好都与她有关,如果没有她,他不知道他的未来还有什么美好的东西。所以不管宜宁遇到什么,他都要找她回来。
     
      “所以父亲不要再跟我说这个……其实对于我而言,罗家又算什么?”他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然后离开了厅堂。
     
      罗成章手心发凉。
     
      外面月色如洗,他隐隐的想起当年那个丫头,罗慎远的生母。她一贯站在人后不爱说话,罗成章并不非常喜欢她,比不得另一个宠爱。她给另一个丫头下毒,那丫头中毒身亡,一尸两命的时候,她真是看不出丝毫异样。当时若不是罗老太太,谁也不知道会是她。
     
      是啊,当年他又怎么会想到,那个丫头的儿子,竟然是如今的罗慎远。罗家如今的顶梁柱。
     
      他的通房丫头捧着手炉进来:“……二老爷,天气冷得很,您暖暖手吧。”
     
      罗成章挥手,道:“去把四少爷找来,我问问功课。”
     
      *
     
      数天后罗慎远接到了探子传回来的消息,暗哨们一直没找到罗宜宁究竟在哪儿。那条官道上通甘陕山西,下通河北湖广四川,一路上还有数辆马车同时出发,分散了各地。越往下找踪迹就越少越模糊。他看了将纸团捏在一起,告诉属下:“继续找,不要惊动人。往山西陕西去。陆嘉学的势力老巢在这些地方。”
     
      几天的思考之后,罗慎远已经从几欲崩裂的情绪中冷静下来了。他开始缜密的思考,要不要亲自去找。这无疑非常冒险,但他怕自己越来越焦躁之后,会忍不住这么做。但这茫茫人海,根本不可能找得到,他心里很清楚。
     
      第二个想法,也许他应该先谋求那个位置。那个位置他一直都想要,就算不是为宜宁,他也是个有绝对野心的人。但是就算他绝顶聪明足智多谋,按照正常的方法入阁,再怎么也需要三十岁。其实他可以做很多事来加快这个过程,只是显得没这么正义。
     
      当然正义一直都不是他考虑的第一要素,何况又在她出事之后。
     
      只要当他能处于那个位置,还怕不能制衡陆嘉学吗。
     
      皇上昨天情绪有所松懈,今天应该会把老师放出来了。
     
      罗慎远自己系好了朝服,想到她在的时候半蹲在他面前帮他穿衣,抱怨说“你的朝服好多系带”或者是“早上的糖心包子不好吃”。他静静地站了会儿,空气中只有飘动的尘埃。罗慎远出门上了马车。朝着皇宫而去。
     
      皇上刚换了道袍换了龙袍,不知道在想什么,心不在焉的。
     
      例行的禀报完了之后,司礼监要唱礼。请流派已经做好了准备,找了谢大学士为徐渭求情,应该今天就能把人放出来了。
     
      谁知道有个太监捧了折子进来,通传要见皇上。罗慎远撇到那折子上的笔迹,脸色微微一变,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皇上接了折子看,不知道上头写的是什么,他的脸色变得无比难看,甚至阴沉得滴水。
     
      “把徐渭压上来。”
     
      六个字比刚才和缓多了,却压得殿内低沉一片。罗慎远心里暗道糟糕。
     
      皇上虽然昏聩,沉迷女色与道学,但他不是个昏君,相反他非常的聪明。他不骂徐渭了,此时反倒严重起来。
     
      徐渭其实在牢里过得不算太差,毕竟皇上就是一时气恼他,谁知道还会不会被重用。再加上他在民间相当有口碑,狱卒对之也没有刁难。这时候被压出来,竟也妥帖。皇上却冷冷地看着他,直接把折子扔到了他面前:“辽东巡按副使韦应池家中查获白银二十万余,他说攻打河套地区,却以老弱病残冒领军饷二十余万两。现全军覆没,无一人生还。当年韦应池是你推举吧?这么多年以来,他一直与你结交,书信往来不断,这些可是真的?你任职户部尚书,军饷发放都要通过户部,你也参与其中了吧?”
     
      徐渭嘴巴翁动,全军覆没……韦应池死了?他当年是推举过韦应池,但他熟知好友个性,他是绝不会贪污军饷的!他素来勤俭,京城中的房舍仅是个两进的小院子,只有一位老妻,他想给老妻买支金簪子,都要犹豫再三。
     
      “皇上,韦大人绝不可能贪污军饷啊皇上!”徐渭不停地磕头,“皇上明鉴,他攻打河套是想收复失地,如今身老战死沙场。是为国捐躯,不得这样污蔑啊皇上!微臣也绝不会参与军饷贪污的!”声音都嘶哑了起来。
     
      “朕没昏聩,他贪污再先,已有铁证。你与他书信往来,朕早有耳闻,朕最厌烦你们这些人!”皇上说着就站起身,声音掩饰不住的愤怒,“还想官复原职,给我带下去打入死牢!司礼监,拿笔来拟圣旨!”
     
      文臣与边境武官私自结交是大忌,更何况还涉及军饷贪污。
     
      君王雷霆震怒,接连好几个人跪了下去给徐渭求情。徐渭怎么可能合谋贪污军饷呢!
     
      皇上更怒,接连罚了几个人的板子或俸禄。
     
      汪远静静地站着没说话。
     
      徐渭小动作不断就罢了,上次竟然直谏于他,他这次的确是要除掉徐渭了。罗慎远一看那笔迹就知道出自辽东巡按使之手,他是汪远的心腹之一,栽赃陷害是汪远的拿手好戏。知道徐渭这次是惹到了汪远,什么贪污绝对是汪远所为,朝中很多请流派冷冰的目光都看向汪远。
     
      虽然求情的人都被皇上罚跪打板子了。但是想到周书群的死,想到徐渭被陷害,朝中但凡有血性的人都无比激愤。跪下来求情的一个接着一个,六部给事中都纷纷跪下,其中杨凌是带头的。
     
      一时呼声四起,不跪的清流党几乎是寥寥无几,其中没有跪的罗慎远站在第二列,十分显眼。
     
      罗慎远闭上眼,他知道很多人在看他。
     
      那目光甚至是错愕,惊疑的。毕竟他是徐渭的爱徒,清流党中风头最劲之人。
     
      一定会触怒皇上的,他不会跪。他想起汪远素日对他的利用,又想起他刚才说话嘶哑的声音,竟然不知道什么滋味。
     
      皇上倒是笑起来:“好、好,今日跪之人都去午门领十杖,谁再求情,再领十杖!终生不得升迁!”
     
      说完之后就摔册而去,司礼监才唱礼退朝。
     
      罗慎远慢慢的自皇宫的台阶上走下来,很多人被拉去午门打板子,刺骨的北风无比寒冷。汪远走在前面,等了许久。
     
      “罗大人。”汪远回头看着他,笑道,“怎的,竟然不为你的老师求情?”
     
      “事实不清,下官不敢妄言。”罗慎远道。
     
      “罗大人是聪明人。”汪远眯着眼睛,簇拥他的人不少,“跟聪明人说话最省心了,汪某倒是欣赏罗大人这份谨慎的。”
     
      “多谢汪大人赏识。”
     
      罗慎远知道,汪远在对他释放善意。听话的人,应当得到这份善意,甚至是一些回报。如果罗慎远这时候投诚于他,那么汪远就会表达出十分的善意和诚意,这是对清流党的一个信号。
     
      汪远说完就走了,而走过罗慎远身边那些清流的官员,看着他的神情则很复杂,甚至是冰冷的。谁都知道他是徐渭最钟爱的学生,破格提携,短短几年竟然就官至工部侍郎,如今请流派中的中流砥柱。
     
      徐渭要死了,他作为请流派的中坚力量,竟然不为老师求情?反而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淡漠样子,同汪远说话,这人倒是当真心冷!
     
      罗慎远什么都没说,一路回了府中。
     
      大雪竟然又下起来,鹅毛大雪将树枝都压断了。他刚下了马车,杨凌就从后面追了上来。
     
      “罗慎远——”
     
      罗慎远回过头,杨凌刚从午门回来。脸色铁青,几步走到他面前来。
     
      “老师出事进了死牢,大家都跪下求情,你竟然不为所动。老师平日待你有多好,你自己心里清楚!”杨凌一想到徐渭平日笑眯眯的慈祥模样就忍不住,“你就这么怕权势被夺吗?老师对你那些好都喂了狗肚子了!你还同汪远那狗贼说话!”
     
      罗慎远好像没什么反应一般,拢了斗篷继续往府里走。
     
      杨凌见他这般,一把扯住他,继续说:“我比不得你罗大人心硬,老师待我那一点好,我也知道知恩图报。今日来也就是和罗大人说一声,若是罗大人选择了汪大人,攀上高枝,我等自然是不配与罗大人交往的。”
     
      罗慎远被他拉住走不动,沉默地看着墨色天空里纷纷扬扬的大雪。杨凌在愤怒,他究竟有什么好愤怒的?谁都有资格愤怒,但是轮不到他。
     
      “你这般的狼心狗肺,忘恩负义,倒是与那狗贼十分相配了!”
     
      罗慎远听到这里,他猛地回过头,突然就冷笑了:“我们之间,究竟还是你蠢!”
     
      “你觉得徐渭对我好吗?有多好?”罗慎远步步紧逼他,“他要是对我好,会任由我处于风口浪尖,任人陷害打压吗?真的对我好,会防备于我吗?杨凌,你不妨自己想想,他是怎么对你的。”
     
      杨凌被他问得愣住。
     
      “你明明就有状元之才,他却把你放进第二甲中,又亲自收你为学生,就是不想让别人注意到你。安排你做户部给事中,在他的羽翼之下被保护。最后再安排你做国子监司业,让你日后能门生遍布天下,官运亨通。是不是如此?”
     
      杨凌有些震惊:“你说是老师让我……不,怎么……你凭什么这么说!”
     
      罗慎远仍旧冷笑着:“而他做这些根本没有人发现,因为在别人眼里,我才是那个被他疼爱的学生。所以汪远等人的打击全在我身上。我不妨告诉你,你如果在我这个位置,早就不知道死了几百次了!现在你还活着,应该谢我才是。”
     
      杨凌还是没有反应过来,罗慎远挥开了他的手。
     
      “杨大人,道不同不相为谋。你这般的清正廉明,单纯固执,的确不该和我同流合污。就此别过吧,徐渭的事我不会去求情的,虽然我也建议你别去求——但你肯定不会听的。”罗慎远转过脸走进府内,大门缓缓地关闭了。有人上前来给她撑伞。
     
      罗慎远在伞下站着,屋檐下的灯笼发出淡淡的光亮,红绉纱的灯笼,他想起那日她吻自己下巴的时候。外面是热闹的庙会,很多很多串成串的大红灯笼。思念如渴,解渴的水却远在天边,只能越来越渴。
     
      不知道她现在在何处,有没有冷着。他真想立刻就去找到她,将她带回来。这是非常不理智的想法,很有可能会有去无回。而且现在朝中局势诡异,稍错一步可能满盘皆输,不能轻举妄动。
     
      他看了很久才低声道:“走吧。”随后进入了漫天大雪之中。
     
      他明日应该去见见汪远的。至于别人怎么说他不会在意,于他来说有权势才能做想做的一切。
     
      *
     
      山西大同都护府。
     
      罗宜宁到这里来已经有近一个月了,也就是她离开京城已一月了。这里的冬天比京城要冷一些,又受了寒水土不服,她足足养了半月才得走动。程琅在都护府住下了,他应该在大同有公差,时常看到他忙碌。罗宜宁就住在他后一进的宅院内,若是想离宅院,必然要经前院而过。但是前院全是程琅的护卫。程琅对她的态度更奇怪,不时常与她接触,若是她要出去,却是绝对不可的。
     
      罗宜宁靠着靠垫,闭着眼沉思。
     
      屋内烧了地龙,温暖如春。几个陌生的小丫头在走动,是从人牙子手中买来的,没得调教过,仅用来伺候她的日常起居。什么大丫头二丫头的也不分,她也懒得分。只知道近身伺候的两个,一个与她同岁名晚春,另一个大她两岁名晚杏。还有些洒扫煮食的婆子,都不记了。
     
      这府中宽敞,还装饰过一番,外头虽然只是简单的四合院,只种了冬青和湘妃竹,铺了石子路。里头却布置得非常奢华,还有专门给她煮食的地方。可能是想让她的心情好些,程琅专门请人来与她做食,但她每日还是吃的很少。
     
      前几日她终于能出去一回。罗宜宁观察了周围,她发现都护府的确可怕,里头是护卫,恐怕还有暗哨。外面有穿胖袄的卫兵逡巡,把手重重。程琅带她出去之后,她看到外面有条河,河对面有个寺庙。而旁边有鳞次栉比的房舍,小巷交错纵横,若是能钻进这些小巷里,倒是可能会逃出去。因已经十二月末临近过年了,到处都开始贴对联,挂炮仗了。
     
      程琅那日见她无心看周围的景色,就问她:“你要不要买些什么,这里的牛肉挺好吃的。”
     
      她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
     
      程琅走到肉铺前叫店家切了半斤牛肉。然后到她身边来跟她说话:“以前每年过年的时候,我都会去看你……你葬在陆家的祖坟里,每次去的时候,其实陆嘉学都在那里。”
     
      宜宁沉默。
     
      “……他会叫所有人退下去,自己一个人留在那里。有一次我无意进去,看到他半跪在那里……我从来没有看到他那个样子过。”程琅继续说,“但是除了这个之外再也没有别的了,他还是那个陆嘉学。要不是我查过谢敏,否则我也不会认为是他杀了你。”
     
      “那里有卖闹嚷嚷的,”程琅修长的手一指,前面有个卖布头的地方,插了许多闹嚷嚷。“我小的时候,你常制给我玩。你还记得吗?”
     
      他走过去买了些,笑着朝她过来。穿过熙攘的人群。
     
      宜宁觉得自己好像看到那个伏在她肩头的孩子。
     
      她不忍看了,就别过头。突然注意到旁边的一家草料的库房。
     
      大同是边界重镇,来往的马匹车辆非常多,草料需求也很多。有辆运废草料的架子车从都护府里出来,进了仓库之中。宜宁突然呼吸一紧,她记得马厩的方向离她住的院子并不远……
     
      她必须要赶快回去!越晚回去名声越是问题。而且她也无比的想念罗慎远,甚至每一个人。
     
      想到这里,罗宜宁放下了手中的书。这两日她尽量平静,做出似乎已经适应这里的样子,让这些人放松警惕。
     
      她也弄清楚了护卫的分布,因她是女眷不便,后院几乎没有几个护卫。但要防备暗哨盯梢,还有草料车什么时候拉进来,又什么时候会出去。已经差不多了,她想了很多种办法,可以一试。她手上还有出门时戴的首饰,赤金镯子,金玲珑耳铛,可以当做盘缠。
     
      只要她能出都护府,就有希望出大同城,出城之后程琅绝对再无办法!
     
      “我想去后院走走。”罗宜宁对晚春说。
     
      晚春不疑有她,这位太太有事没事就喜欢走走。人不怎么说话,其实还挺好伺候的。她给她围了斗篷拿了手炉,才跟着出门。
     
      后院其实没什么看的,曲曲折折的房舍,一个连着一个,角门贯通,院中摆些水缸养植物,但这季节全是冰面。宜宁进了后院之后,就迅速地甩开了丫头,然后朝草料车的地方去。直到罗宜宁躲进草料垛里,心还砰砰直跳。
     
      那用过的草料有股马尿的骚臭味,其实熏得很难闻。她尽量放轻呼吸,幸好她不重,只希望那车夫不要发现后头草料堆里多了个人。
     
      不久后她听到了车夫的脚步声,越发的紧张……
     
      很快车就开始动了,罗宜宁这才稍微吐了口气。紧紧抓着秋香色斗篷的边缘努力缩小,她特意选的这个颜色。
     
      一刻钟之后,都护府开始骚动起来。晚春晚杏两个贴身的丫头被罚跪在浇水冻的冰面上,惩罚她们看守不力。两人委屈得直哭,只觉得膝盖都要跪坏了。程琅已经管不得她们,阴着脸带着卫兵朝外面走:“周围的所有车一并拦着检查,城门设关卡,搜不到人不准开城门!”
     
      人要是在他手上不见了,那简直荒谬!何况她才多大,长得又是那般……要是出了事,遇到什么就不好说了!
     
      程琅漠然,笑都不曾笑。大同总兵曾应坤被抓后,这里就是陆嘉学的地盘,他可以直接封城门!
     
      罗宜宁绝对想不到程琅连城门都可以封,否则她一定不会想这个主意。当她躲在另一辆马车上,被他从中拎出来的时候,气得发抖。差点真的一耳光扇他脸上!
     
      “挺好的,挺能跑的,都差点出城了。”程琅把她抓进马车里坐好,捏着她的手腕说,“这里是边界,防守固若金汤。你就算出了都护府也出不了大同城!”
     
      罗宜宁在草料堆里熏了半天不敢动,又一路上精疲力尽的。没力气跟他吵,只觉得头疼欲裂,一抽一抽的。
     
      他看她脸色不对,伸手按她的太阳穴:“怎么了,你头风又犯了?”他说,“别急,我已经把郎中找好了,都护府里候着。”说罢吩咐马车跑快些。冬天里这般折腾能不痛吗,本来就没有好透。
     
      马车还在跑,罗宜宁沉寂后突然问:“阿琅……你能让我走吗?如果是我求你呢。”
     
      这么多天了,她第一次叫他阿琅。程琅几乎一震,他低叹道:“对不起宜宁……真的对不起……”
     
      放她回去,他的下场如何暂时不说。他以后,恐怕是再也没有机会了。这几天虽然罗宜宁不搭理他,但程琅与她一起生活,却有种异样的快乐。只是怕与她接触过多,会忍不住有……故不敢多过接触。
     
      她就闭上眼。
     
      “明明是知道的,却偏要问问……”罗宜宁似乎在嘲笑自己。
     
      已经到了都护府外,程琅扶她下来。那郎中果然在堂中等候,程琅是料定了罗宜宁这般肯定出不了大同城。
     
      罗宜宁一身的臭味,刚换洗了衣裳坐在榻上,由那郎中诊治。那郎中一开始就给她瞧过病,精通医理,这般一试脉却用了许久。罗宜宁此刻逃跑失败没有精神,昏沉欲睡。就由得他听脉了。
     
      那郎中试脉之后走出房舍,一脸疑惑。看到程琅还在门外,就拱手对程琅说:“得恭喜程大人才是,贵夫人这似乎是喜脉。只是月份不大,号得不真切,但凭着经验是八九不离十了。”
     
      程琅听得一怔,莫名的感觉涌上来,却什么滋味都感觉不出来。反正是没有喜的,他反问道:“喜脉?”
     
      “应当是的,老朽行医三十多年了,这还是拿得稳的。”
     
      罗宜宁……居然跟她那位三哥真的行房了。还怀了罗慎远的孩子!
     
      她肚子里竟然有罗慎远的孩子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