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首辅养成手册 > 第169章

第169章

书籍名:《首辅养成手册》    作者:闻檀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清亮的茶水自茶壶中流出,薄胎的茶杯,因浅绿的茶水显得透明。程琅将茶杯移至罗宜宁面前,单手一请:“喝茶罢。”
     
      杯中茶香氤氲,如山岚云烟。
     
      罗宜宁握紧茶杯,看他又拿了茶杯,给罗慎远倒了茶。
     
      窗外是热闹的舞狮队伍,踩高跷的队伍,非常热闹。
     
      谢蕴看着程琅俊雅完美的侧脸,浓密斜长的睫毛,挺直鼻梁下柔和的嘴唇。外面的热闹映着他的侧脸,街上还湿漉漉的倒映着灯笼的光,他似乎也映着灯笼的光。离她很近,又非常远。她想起那唇瓣如何在她的身体上游移,想起他的温柔,而这些迷惑人的手段与他的冷淡一起,让谢蕴看不透他。他究竟是喜欢她呢还是疏远她呢。
     
      论起情技的高明,怕是没有人比得过他的。
     
      谢蕴也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挽住程琅的手,笑着道:“阿琅,一会儿我想起旁边的水陆法事烧符纸祈福,你陪我去吧?”
     
      程琅眉头微微一皱,他下意识地抬头,发现罗宜宁并没有什么反应。
     
      “自然的,你想去就去罢。”程琅说。
     
      谢蕴靠着他的侧膊,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演戏了。她很投入,她闻到这人身上淡雅的香味时一阵心悸。
     
      罗宜宁默默地看他们俩一眼,这两人是情投意合了吗?
     
      罗慎远坐在宜宁身边只管喝茶,他对热闹没兴趣,对程氏夫妇也没有兴趣。不管她们是真情实意还是逢场作戏,跟他无关。他很闲吗?
     
      “你先下去吧。”程琅对谢蕴说,“我有话想对罗大人说。”
     
      程琅要跟罗慎远说什么?谢蕴也很狐疑,抱着手里的暖炉看他俩,这两个好像严格说来算是政敌吧?
     
      但她没有多问,作为妇人家多问令人生厌。她起身站起来让丫头扶着手,慢慢走下楼去了。
     
      罗慎远靠着东坡椅背上,看着他道:“程大人有何指教?”
     
      ,
     
      程琅只是一笑,看着罗宜宁说:“你知道的,他不杀你,必是有其想得到的东西。你要小心他,莫要掉以轻心。”
     
      说完之后程琅就站起身,整理衣裳拱手下楼。
     
      “你程表哥这话倒是说得奇怪。”罗慎远想了会儿,笑了说,“陆嘉学为什么会想杀你呢?”
     
      罗宜宁喝了口热汤,说:“我原来暗中听到过他和父亲说话,知道了些他的秘密。不说了,三哥,暖炉也没带身上,没想到外头天气这么冷,不如我们回去吧?法事什么的就不去看了。”
     
      虽然她早就知道陆嘉学肯定有目的,但是没想到程琅会提醒她。难道他是知道些什么?
     
      罗慎远道:“再等片刻。”
     
      宜宁心想他还要做什么,片刻后却见小厮手里捧着大大小小的纸包上来,躬身笑道:“大人,您吩咐的,沿路的东西都买齐了!”
     
      宜宁疑惑地看他,他什么时候吩咐的,他则起身拍了拍她的头:“都给你带回去。”
     
      油纸包着香酥的炸肉丸,糯米鸡,糖葫芦,冰糖山药,炒瓜子,山楂糕,白糖雪梨膏……他还是真的把沿途的东西买齐了啊!
     
      宜宁手里捧都捧不下,心里轻盈极了。他帮自己拿着几袋子干果,高大的身影走在前头不言不语。其实他手段多得很吧,轻易就撩拨别人去了。难怪别的女子喜欢他呢,他是不是也用这等手段去对付人家了?
     
      宜宁暗自思忖着。
     
      路上回去的时候街上已经没有刚才热闹了,但是一片片的灯笼还亮着。黑暗的车厢里,她低声说:“你要不要奖励?”罗慎远尚未反应过来,她就拉着他的衣领迫使他低下头,然后他亲了一下他的下巴。没想他突然反扣住她,把她抵在车厢狭小的角落里吻,黑暗里看不清彼此,反而异样的刺激。
     
      宜宁也觉得一阵阵发软酥麻,推拒的力气都没有,被他吻得气喘吁吁的。高大的身体山一般,摸上去手下皆是肌肉,她浑身痒酥酥的。车厢内热起来,两人纠缠在一起,罗慎远被她撩拨得差点没忍住。半晌才亲了亲她的嘴角,沙哑道:“谁说过分被褥睡的?你现在做这个,嗯?”
     
      她不过是吻了下巴而已……
     
      回府的时候宜宁是被罗慎远抱下车的,反正她就那么小小的一团,粉团一样蜷缩在他的怀里。露出斗篷的手腕白皙无暇,精致纤细。
     
      罗慎远将她放在床上,扬手放了床幔。道:“我去洗漱。”
     
      他走了,宜宁被他裹得不能透气,喘了口气过好久才揭开被褥,刚打开,就发现他已经洗漱回来了。
     
      他上了床来,宜宁自动给他让出睡觉的地方。谁知他片刻后他反而起身压在她身上,声音有些沙哑地道:“眉眉……”
     
      刚才被她撩拨得不上不下,竟然怎么都平静不下来。脑海里全是她的画面,如何躺在他身下,雪肤滑如丝绸,纤细得盈盈一握。其实于男子而言,有一次便是食味知髓了,这几日跟她睡也是强行忍耐而已。
     
      宜宁怎么会不知道他的意思,脸色微红想着要不要拒绝一下,毕竟很痛。但他已经举起她的手腕,然后沿着慢慢吻下来。他的嘴唇所到之处就是战栗的火苗,烫得逼人。到最后鱼水交融,因太小难得动一丝一毫。他亦是忍耐。后来宜宁叫罗慎远抱在怀里搂着,觉得酥麻越来越多,浪头越堆越高,被他推上浪头。但还没等落下来,那还未放松的坚口竟然又开始了。
     
      她总算享受了女子的快乐,只是到后来又是疼又是酥麻。便抓他的后背泄愤,底下的手臂抓又抓不动。反而让他更低哼一声,更加压住了她的腿,她只能任男人予取予求,再次陷入了滚烫的浪潮中。
     
      第二日起来又在他怀里,而且他衣襟未系,坚实的胸膛上全是抓痕。宜宁双腿酸痛,又抓了他一道。恨得牙痒痒。
     
      罗慎远睁开眼,然后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放在唇边轻啄:“醒了就要抓我,昨日还给你买糖吃忘了?”
     
      “你昨夜……”宜宁被他吻得痒痒,“太不克制了!”
     
      他低笑一声,往她身上一压。又低声说:“我不克制吗?你要今日床都下不得,才知道我克不克制。”
     
      宜宁被那物所胁迫,脸色通红,他竟然……好吧无话可说。
     
      他起床穿朝服,宜宁也起床梳洗。今日她就告假不去请安了,靠在炉火旁边读煮茶的书,罗慎远走到她身边,看她陷在一团毛茸茸的绸袄里,雪团子竟然长不大一般,嫩嫩的脸蛋还是有些婴儿肥。他低头说:“我晚上回来,留饭。”
     
      宜宁翻书不理他。待他走了才把书放下来,叫范妈妈进来给她按摩腰背,不然就撑不到晚上了。
     
      后日就是成亲的时候,府里往来热闹。宜宁中午勉强去了林海如那里一趟,罗宜秀也从朱家赶回来参加亲事。宜宁看到她红光满面,一问才知道罗宜秀是怀孕了。这次回来,婆家特地是轿子抬回来,谁叫她几年了肚子里终于装了个金蛋,还是头胎。那些通房姨娘什么的统统都还没有。朱家老太太特地派人一日三餐照顾她的饮食,并千叮咛万嘱咐参加完亲事早点回去,态度非常的慎重。
     
      陈氏也是满脸的笑容:“……找王太婆算过命,说这胎能得男。她婆婆听了更紧张,差点叫姑爷跟着她一起回来了!”
     
      陈氏展开了眉头,终于有了好心情。
     
      宜宁也恭喜她,刮了刮她还未显怀的肚子说:“这下总算有宝宝了吧,姐夫对你好了?”
     
      罗宜秀懒洋洋的摊着,好像就已经身怀六甲了似的。“他这时候敢不对我好,仔细婆婆抽他!”但又一个鲫鱼打弹坐起来,捏着她的脸道,“我瞧你这千娇百媚的滋润模样,就知道你三哥必定……你什么时候也有一个来。我瞧瞧咱们能不能定个娃娃亲。”
     
      什么娃娃亲,她这时候怎么能生孩子,才多大年纪!
     
      宜宁懒得管她。
     
      林海如屋里越来越热闹,宜宁抱着楠哥儿去前厅摘腊梅玩。他非要那个不可。
     
      结果到前院的时候,却看到罗成章和罗成文正襟危坐。宜宁一问旁边的管事才知,陆嘉学今日要过来一趟,但不是为亲事来的,是罗成章特意请来的。现在正等着人家来。
     
      宜宁有些出神,楠哥儿在宜宁怀里探出头要摘腊梅花苞,宜宁看到他摘了居然往嘴里送,连忙给他拿出来。
     
      楠哥儿却不依,哭闹着偏偏要吃。
     
      宜宁把他交给乳母,朝前厅走去。众人已经簇拥着陆嘉学过来了,他被人围拥着,宜宁也看不清楚。只瞧着他穿黑狐皮斗篷,罗成章跟他拱手行礼。一行人进了前厅说话。
     
      宜宁等了许久,才看到他走出来,四处无人,她跟了上去。
     
      “陆嘉学。”罗宜宁喊了一声。
     
      陆嘉学在腊梅树下回过头,依旧是刀凿斧刻的凌厉英俊。瞧她一眼,笑道:“你该叫我一声义父吧?”
     
      “你究竟要做什么?”罗宜宁不为所动地问道。她直视着陆嘉学的眼睛,希望能看出他在想什么。深海一般的眼睛,沉浮多年了,她竟然一点都看不透了。
     
      陆嘉学略走近一步,瞧着她的模样,低声说:“自然是要娶亲了。”
     
      说罢又转身带着人离去了,看来真是来谈公事的。宜宁望着他的背影。
     
      宜宁细想刚才。陆嘉学看不透,没有破绽。但是处处都是不对的。
     
      成亲前一晚,府中护卫密布。宜宁都不知道罗慎远哪里来的这么多人手,他老神在在地看书,拍了拍身侧叫她坐在自己身边,问道:“明日你要去随礼吧?”
     
      宜宁点头,在他旁边坐下来。然后靠着他的肩膀说:“你不会去贵州吧?”
     
      “应该不会。”罗慎远让她躺在自己怀里,能躺得舒服些,“你今日早些睡。”她明日还要早起的。
     
      宜宁嗯了一声,在他怀里闭上眼。烛火的影子晃动,他翻书页的声音和噼啪的炉火一起在她的头顶,格外的宁静。
     
      次日宜宁梳洗好去了罗宜怜那里,她那里已经很热闹了。要跟着送亲的大周氏穿了件遍地金通袖袄,金丝扣。输了光洁的发髻。宜宁坐在屋内同罗宜秀说话,不时地看那两个婆子。高大的身材,她们还是不言不语的。
     
      “请问是哪位嫂嫂送亲?”那王婆子开口问道。
     
      大周氏含笑点头:“是我送亲,已经预备好小轿了。”
     
      那王婆子看了宜宁一眼:“三太太按理是同家的亲戚,更应当是三太太送亲才是。”
     
      “我身子不舒服,就不过去了。”宜宁站起来笑了笑。
     
      “不说别的,以后怜姐儿去了宁远侯府。没得忘了我们才是!”小周氏笑着说,屋内的人都热烈讨论罗宜怜出嫁之后的事了。
     
      等到亲迎的队伍来之后,外面有婆子端莲子羹来,屋内的人人人一碗喝了。寓意吉祥。这时候她们这些女眷就要去吃午膳了,等罗宜怜同乔姨娘在这里候着。宜宁起身走出去,渐渐远了她那屋子才松口气。珍珠扶着她,却见后面那王婆子急匆匆地赶过来:“三太太,三太太且等等!我们六姑娘还有事要跟三太太说!”
     
      宜宁看她一眼:“她又有什么事?”
     
      “六姑娘不见了一对玉镯子,是出嫁要戴的,您随我去看看吧!”王婆子语气挺急的。
     
      她怎么事这么多!宜宁存了个心眼,对珍珠说:“你随我一起过去。”才让王婆子在前面带路。两人走到一处厢房外,王婆子突然回过头对珍珠笑了笑:“姑娘,你就不便进去了吧?”
     
      珍珠还没有反应过来,颈后突然糟了王婆子的重击。宜宁见了后退一步立刻就要喊人,厢房外面到处都是人。但是那婆子很快就跟上来,捂住了宜宁的嘴。宜宁挣扎踢她,本来也不得被这个婆子困住。但竟不知怎么的宜宁就开始头晕起来,没得力气挣扎,甚至喊不出声,然后就昏厥了过去。
     
      王婆子将其抱起,打开旁侧厢房的门藏进去。里头是要给宜怜带走的添箱,把她藏到了箱子里去。
     
      王婆子心跳如鼓,她是被训练过无数次了的,等从厢房里出来。才看到外面笑嘻嘻地走过来一些丫头,王婆子自觉天衣无缝,这嫁妆箱子她马上就要带人抬出去了,她才松了口气。这宁远侯爷当真是荒唐,说是要娶六姑娘,分明交代要的是罗三太太!
     
      她恢复了平静,朝罗宜怜的屋子走去告辞。
     
      嫁妆箱子是要先送出府的,王婆子辞别了罗宜怜,看着嫁妆。带着罗家的小厮抬着箱子走到了垂花门口,但是被护卫拦下了。
     
      “你站住,这是要抬去哪里的?”那护卫说话并不客气。
     
      王婆子有些倨傲地淡淡道:“这是我们六姑娘的嫁妆。怎么,嫁妆出府你们也不肯?”
     
      “若只是嫁妆,自然是能出府的。”一个不紧不慢的声音响起。
     
      王婆子脸色微变,看到不远处一前一后走过来两个人,后面那个公子她不认得,但是前面那个可是工部侍郎罗大人罗慎远!她怎么会不认识!她心中狂跳不止,觉得自己恐怕是真的被发现了。强作镇定,面上表情丝毫不露端倪:“罗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罗慎远缓缓一笑:“这里是罗府,府里倒是都是暗哨。你觉得你的一举一动,逃得过暗哨的眼睛吗?”
     
      罗慎远挥手道:“开箱,把这婆子绑起来,另一个也去给我绑了。”
     
      七八个箱子都被打开,罗慎远亲自去把宜宁抱了出来。她藏在一堆软和舒适的绸缎之间,箱子留了气口。但是她昏沉不醒,脑袋无力地靠着他的手臂。这婆子还真有几分本事,罗慎远走到她面前,问道:“我现在告诉你,你说实话能少受些苦,太太怎么晕过去的?”
     
      王婆子咬牙不答,但是身体被护卫用棍制得死死的,有人抬手就抽了她两巴掌,毫不留情。王婆子头晕目眩,刚抬起头,罗慎远又问:“怎么昏过去的?”
     
      王婆子照样不答,罗慎远就道:“抬起西边的刑房。”这里毕竟不便用刑。抬过去之后,一会儿就有人小跑着过来道,“大人,那婆子都说了,是在莲子羹里加了药。端莲子羹的时候手帕一抖,就加进去了。”
     
      程琅在后面默默看了一会儿,说道:“罗大人这里倒是样样俱全啊!”竟然还预备了刑房。
     
      他今天特意来提醒罗慎远注意嫁妆的,不过看罗慎远的样子,就算他不提醒他也知道,一清二楚。
     
      罗慎远嘴角一扯:“过奖,这次还是要谢程公子的。”那两个婆子果然有问题,虽然的确他已经料到了。
     
      罗慎远把宜宁抱去嘉树堂,既然知道是种迷药,喂了些汤,过不了多久她就醒过来了。宜宁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到的就是罗慎远。“三哥?”她顿时想起来了,“是那个婆子打晕了珍珠……”
     
      陆嘉学果然还想劫走她!
     
      “我知道,珍珠找到了,那两个婆子已经拿下了。”罗慎远说,“你好好歇息,那莲子羹有迷药,你恐怕还要头晕一会儿。”
     
      迷药还是有后作用的。宜宁揉了揉太阳穴,靠着迎枕问:“三哥,你早盯着那两个婆子了吧?”
     
      “嗯,不过你程表哥今日也过来了,他说罗宜怜的嫁妆有问题。”罗慎远淡淡道,“你还没吃晚膳,不然我教你给你端进来?”
     
      “不必了,那药应该用的不多,我倒是没什么感觉。”宜宁道,“今日府中有喜事,亲戚往来得多。我要是不见久了,别人问起来恐怕不好解释。”
     
      罗慎远想到既然那两个婆子拿下了,便也点头,陪她去前厅吃午膳。
     
      林海如拉她的手,抱怨她怎么才来。又说罗宜怜弄丢了那对满绿的手镯,正发着脾气呢。宜宁失笑,原来玉镯还真是丢了。她喝了碗乳鸽汤,抬头看到罗慎远跟罗成文说话去了,有人举酒杯祝他什么。
     
      这时候林永从外面走进来,他的脸色非常难看。低声在罗慎远耳边说什么。
     
      罗慎远脸色一凝,跟林永嘱咐了几句话,林永立刻飞快地抱拳出去了。罗成文那桌的气氛都不对起来,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罗慎远随后放下酒杯朝宜宁这里过来,宜宁吃宴席这边的都是女眷,看到他就脸红,私语不断的。
     
      宜宁干脆站过来向他走去:“三哥,怎么了?你脸色这么难看。”
     
      “老师出事了,现在已经被皇上下了牢。我要立刻过去一趟。”罗慎远说,“你在家里莫离了护卫,我去去就回来。”
     
      徐渭出事了!而且是下狱!宜宁心里一震,这怎么可能呢,徐渭下狱怎么也是至德三年的事去了。现在才是至德二年啊。
     
      当年徐渭是因为举荐了荆州总兵,荆州被鞑靼大破,徐渭才受了牵连下狱,以至于最后丢了性命的。但是现在根本么有鞑靼大破荆州,究竟是因为什么?若是徐渭这么早就造牢狱之灾的话,三哥的命运岂不是要提前!
     
      宜宁道:“你且去就是了,不用担心我,我自然知道怎么做。”
     
      她很担心他,徐渭是罗慎远的老师,徐渭出事,他肯定会受到影响的。
     
      罗慎远嗯了声,暗中叫了护卫头子过来,没等宜宁看到。嘱咐说:“一会儿花轿出门的时候你们就跟着,送到宁远侯府为止。”
     
      他叮嘱完了这些才离去。
     
      罗宜宁这个宴席自然是吃不好了。她让青渠跟着她,去看看珍珠是否还好。珍珠让王婆子打了一下,有些头晕,躺在床上起不来了。
     
      罗宜宁让小丫头拿毛巾热敷珍珠的额头,好让她好受些。随后问旁边的小丫头:“六姑娘那里现在可还好?”
     
      “说是正乱着呢,镯子没有找到,两个婆子又不见了。”丫头答道。
     
      宜宁才揉了揉眉心站起身,让林海如管她去吧,她去前厅待客,前厅待客的女眷不够。
     
      丫头婆子簇拥着她走在回廊上,日头渐渐偏黄了,也快要到宜怜出府的时候了。
     
      她突然看到有个人站在不远处,背着手看她,微微一笑道:“宜宁。”
     
      竟然是程琅。
     
      刚才罗慎远告诉她,程琅特地来了一次。
     
      程琅走到她面前,看了看周围的风景:“罗府的风景还不错,雪后初晴,挺好看的。”
     
      “怎么了,你没和他们一起喝酒?”宜宁问道。程琅怎么独自一个人在这儿看雪。“上次见你和谢二姑娘,倒也还不错。挺般配的。”
     
      “嗯。”他似笑非笑,然后沉默了。
     
      宜宁见跟他没什么说的,也收了笑容道:“若是没有别的事,那我先去前厅了吧。”
     
      “我来找你是有事的。”程琅说,“与我喝杯茶吧。”
     
      宜宁叫人在亭子里摆了茶具,小炉里的火烧着,很暖和。水壶里咕嘟地冒着泡,这茶要过三四遍水才能出色儿。她在过水,外面越发的热闹起来,罗成章给罗宜怜的排场倒是真的挺大的。天色更暗了些,水上有种淡淡的紫色。
     
      丫头婆子都去看热闹了,外面守着几个护卫。宜宁说:“你究竟有什么事?”怎么只看帖泡茶沉默不语的。
     
      “你对罗慎远是一片真情了吗?”程琅问道,他喝茶如同喝酒一般,宜宁觉得他根本没喝出自己的茶是什么味儿。
     
      罗宜宁不知道他怎么提起这个了,沉默后说:“阿琅,他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人。”
     
      程琅笑了:“我觉得,你一辈子也不会想到别的人了。”
     
      罗宜宁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把茶壶重新放上去,水又开始响了。
     
      “这世上的事,没有说的明白的。”罗宜宁慢慢地道,“也许你意想不到的事,随时都会发生。但是对我来说,我更喜欢宁静的生活,没得什么算计。其实你说得也对,也许我这一辈子……”
     
      “你总要给别人机会的。”程琅突然在她耳边说。“对不起宜宁,没有什么安不安定的。”
     
      宜宁还没问他他这话是什么意思,突然他一记手刀砍在她的颈后。她张大眼,还没有反应过来为什么,程琅不是帮她的吗?
     
      而外面那几个护卫却不为所动,似乎根本就没有看到。不远处的青渠被另一个小丫头拉着说话,宜宁昏倒在程琅的怀里。
     
      程琅慢慢地摸着她的头发,低声说:“去准备马车。”
     
      声东击西,他才是真正的棋子。而不是那两个婆子。
     
      对不起宜宁。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