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首辅养成手册 > 第159章

第159章

书籍名:《首辅养成手册》    作者:闻檀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宜宁暗想着,已经跨入了屋内。对面的炕床上铺了棉质的菖蒲纹垫。
     
      有个人坐在对侧,正在喝水,听到客来的声音也没有抬头。他长得十分的俊雅,肤色却是偏褐色,穿了一件简单的褐红的袈裟。若这是个公子,顾景明都要逊他几分。但是个远离世俗的出家人,其举止有种说不出的禁欲感。
     
      他站起身念了佛号道:“都督大人,您要算的人便是这位吗。”
     
      他的声音如钟磬一般,不疾不徐。
     
      陆嘉学让宜宁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道:“劳烦道衍师父看看她的命理,她身子骨弱,若是能调理是最好的。”
     
      这位居然是大名鼎鼎的道衍!
     
      久闻其名未见其人。罗宜宁听了心里微有些惊讶,又仔细看了他一眼,道衍的个子很高,可能是以示敬意,他念佛号的时候垂首合十。想起他那些沿海抗倭,以一敌百的传说,想起他一千两银子难得一把的琴。甚至想起他一战成名,就退隐山林。
     
      原来他是在大慈寺里修行。
     
      陆嘉学居然是让道衍给他看命格,这位可才是真的名垂青史,跟林青天一个级别的人物。
     
      “女施主请坐,摊开右手手心。”道衍指了指对侧,他的眼窝有些深,高鼻浓眉,宜宁觉得他的长相不像是纯粹的中原人,深邃的眉眼会格外好看些,但是他的眼睛又很淡,好像对什么都没有兴趣。
     
      宜宁依言坐下,道衍给她看手相。
     
      道衍显得极长的中指在罗宜宁的掌心摸索片刻,然后看她,闭目细想,睁开眼后问:“命格富贵,有贵人。”
     
      这几乎就是一句模板话,十个算命的里面八九个都这么说。宜宁没这么放心上,陆嘉学也没有放心上。陆嘉学正想问问宜宁的身体情况,门外却突然传来了慌乱的脚步声。
     
      有人跑进来在陆嘉学耳边低语,宜宁的注意力全在陆嘉学身上了,隐约听到那人说什么后山,追捕的。
     
      陆嘉学这次过来,还是亲自押送曾应坤来的。到了这里,本来是想让下属押解去后山,他就不用跟过去了。没想到才一刻钟不到就出了乱子,有人想劫曾应坤。陆嘉学的脸色很不好看:“他们多少人?”
     
      那人道:“约有四五十个,看守的人根本不够打。您过去看看吧!那些人都是习武的,一看就有机会反扑就跟着动手,镣铐都不管用!”
     
      “一群饭桶,连劫车的都打不过。”陆嘉学眉头紧皱。
     
      听这个意思,好像是陆嘉学的事出什么岔子了!
     
      宜宁心剧烈地跳动起来,趁乱逃走事最容易的,不知道陆嘉学过不过去!而且外面都是陆嘉学的人,会不会发现她。
     
      曾应坤这个人很重要,要是逃脱了后患无穷,陆嘉学不能不过去看。
     
      陆嘉学站起来看了道衍和罗宜宁一眼,叫了两个侍从进来。然后对罗宜宁颇有些警告意味的说:“你可乖顺些,我去去就回。”
     
      道衍就是他的人,大慈寺又是他的地盘,陆嘉学还是很放心的。
     
      罗宜宁看到那两个高大的侍从,再看看自己的细胳膊,估计一个都干不翻,更别提面前还有个被神化的战神道衍。
     
      她想跟道衍说话,转移这些人的注意,就问道:“道衍师父,您还看出什么来了?”
     
      道衍的左手盘着佛珠数珠,轻声说:“贫僧还看出,女施主命途多舛,以后怕是凶多吉少。”
     
      他的话音刚落,突然有人破窗而入,这些人穿着程子衣,却蒙着半张脸。破进来七八个人立刻杀了陆嘉学留下的几个侍从。罗宜宁不知道这伙人究竟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又是做什么的。难道是三哥派来救她的?不能确定之下,她一把就抓住了炕边放的一根长棍。
     
      但是就在这一瞬间,罗宜宁的后脖居然被一把匕首抵住了。有人往后揪了她一把,她立刻撞在一个充满佛香味的胸膛上。道衍看着她的脸,的确是非常的漂亮,足以让任何男人动心,他慢慢说:“你觉不觉得这样的人,还是早点死比较好!”
     
      他手里的匕首冷冰冰的,而且真的在用力,抵着她的肉,好像立刻就要切开了。
     
      道衍这时候目光冷淡,完全就不像个出家人了。
     
      他居然想杀她!
     
      罗宜宁一阵心惊,面上镇定地淡淡道:“大师,我跟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想杀我便要杀了?你这想法不行啊,出家人不是要慈悲为怀的。”她现在力图保命,说什么都不要紧,“我看后山动乱应该是你安排的吧?你就这么想杀我,不惜跟陆嘉学决裂?”
     
      “杀了你我能救很多人。”道衍完全不为所动,那股柔和的佛香味却一直围绕着宜宁。实则道衍长得非常儒雅,且有种慈悲的气质。
     
      罗宜宁觉得自己最近真的倒血霉,怎么还没出龙潭,就要被入虎穴了。
     
      道衍是真的想杀了罗宜宁,他的匕首往下一寸,就能迸入她薄薄的血肉中。
     
      但是随后门口传来一个声音:“道衍,住手。”
     
      有个穿着玄色灰鼠皮披风,满脸冷峻的人走了进来。
     
      是罗慎远。
     
      “师弟,你还是妇人之仁了。”道衍的声音有种奇特的冷清。但他的匕首还是没有收回去,而是更近一些抵住罗宜宁的后颈。宜宁看到佛珠上的吉祥结在晃动,她觉得有点可笑。一个慈悲为怀,名垂青史的英雄竟然想杀她。
     
      “大师一代抗倭名将,佛法普度众生。”宜宁淡淡地说,“我虽不认识,却是钦佩已久。如今是百闻不如一见。”
     
      道衍的语气却没什么波动:“你知道我的过往,想必也明白,这些话对我是没用的。”
     
      道衍是修行者,惯常不与女性来往,更何况是这种高门大户的出身。在他看来,罗宜宁太娇贵,也太麻烦了。陆嘉学亲自带她来,不过就是为她算命看相,肯定不简单。所以为了自己的仕途,罗慎远都应该离她远些,最好是让给陆嘉学。
     
      刚才他并不是真的想杀她,只不过是演得逼真一些,看看守在外面的罗慎远什么时候会按耐不住罢了。结果他刚说了句凶多吉少,罗慎远的人就破窗而入了。他想杀罗宜宁,这家伙迫不及待就亲自进来了。
     
      道衍还是把匕首收入了袖中,又恢复了一副淡然的高僧模样。
     
      罗宜宁总觉得后颈火辣辣的疼,她暗中轻轻用手一摸,发现指头上有血。
     
      罗慎远走过来,宜宁就把手收进了衣袖中。他凝视她许久,才伸手抚了抚她的头发,低哑道:“没事吧?”
     
      “亏得你来救我。”宜宁松了口气,她看了看外面,现在外面都是罗慎远的人了。
     
      宜宁觉得有点恍惚不真实,他这么容易就把陆嘉学的人全杀了?
     
      “陆嘉学此人,”罗宜宁沉吟片刻道,“非常狡猾,我怕这是引你上当的伎俩,不如我们赶紧离开为妙。”
     
      “我们这是声东击西,看似劫车为了曾应坤,实则是为了救你。”罗慎远说。
     
      “此地不能久留。”闭着眼睛的道衍突然说了句。“你的人能撑多久,还不抓紧。”
     
      “陆嘉学来的时候就派人把大慈寺团团围住了,我也是带着人手潜进来的。他没这么容易放松警惕。”罗慎远抬头说,“我还有事要做,让道衍带你出去。当年师父教授我们的时候,道衍习武我习文,他带你突出重围,陆嘉学必定不会下重手。”
     
      罗宜宁早就知道道衍和罗慎远认识,却是第一次知道他们是同门师兄弟。
     
      他单独留下?让道衍送她走?
     
      宜宁不由得看了道衍一眼。
     
      他垂目念经,外面太阳的光线透过窗纸,照在他的侧脸上,如雕塑一般的五官。长眉微完,眼窝深陷,眉目之间有慈悲之相。
     
      道衍突然说了句:“怎么,怕我再杀你?”
     
      后颈的伤还隐隐作痛,罗宜宁微扯嘴角笑道:“大师刚才既然放手,应该不会再杀了。只是大师文质彬彬,不像习武之人。”
     
      “佛法慈悲,渡人渡己。武力为下等,贫僧素日不喜。”道衍淡淡说。
     
      宜宁未再与道衍多言,而是对罗慎远道:“……三哥,如今大慈寺危险,后山又有混乱,你不如跟我们一起离开。有什么事留待以后做。”
     
      “不用管我,你跟道衍离开。我这次带的人也不少,我做完了事情就回来。”罗慎远按了她的肩说,“赶紧走,陆嘉学恐怕快回来了。”
     
      她要是单独走了罗慎远留下,谁知道陆嘉学会做什么。
     
      宜宁心里惴惴不安,总觉得此事没这么简单。“三哥……”她喃喃地喊他。
     
      罗慎远就皱起眉:“你在这里反倒耽搁了我的时间,不要任性。”
     
      “走吧。”道衍放下念珠,拿起了放在墙角一把三尺长的弩箭和箭筒。罗宜宁还想跟罗慎远说什么,却被道衍带出了院子,外头有辆马车正等着。道衍先上去了,看到罗宜宁还往回看,他才慢慢道,“陆嘉学虽然残暴,却也是个相当聪明的人。杀师弟对他而言没有好处,而且师弟如今官居工部侍郎,也不是随便就能杀的。你留在这里怎么样,师弟反而更加束手束脚了。等他把曾应坤救出来自然就走了。”
     
      罗宜宁总是怕他被自己所连累了。
     
      她暗叹一声,跟着上了马车。马车沿着山路跑得很快,跟来的路不一样,这条路更加荒僻难走,她在马车里坐得不太稳。道衍却盘坐闭眼,身形晃动非常轻微。他嘴中喃喃,宜宁仔细一听是《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她识得这本佛经。
     
      她也没多问,直到马车咯噔一声。驾车的车夫突然闷哼,然后宜宁看到有血溅在布帘子上,马车失去了控制猛地一侧。
     
      宜宁顿时往后倒,她原以为自己会撞到车壁。但道衍突然动了,宜宁感觉到一只手扶住她的腰让她坐正了。罗宜宁开始相信这个人是真的习武了,他的手扶着她非常的稳。道衍没有多说话,一把抓起了他的弩箭。
     
      外头有个粗哑的嗓音说:“大师!你把马车留下,我等不为难你!”
     
      道衍在军中受人敬仰,总归有个战神称号在,福建沿海的渔村现在还供奉他的祠堂。
     
      “我本不杀生了,如今为了救你还要开杀。”道衍看了她一眼,突然说。
     
      宜宁不知道该说什么,道衍已经出去了。
     
      她把帘子挑开,从缝隙里看到道衍拉起了弓,拦着他们的人手里是绣春刀,并不适合这种攻击。道衍的弓箭几乎百分百中,同时他一拍马屁股,马儿仿佛受了刺激猛地加快了。宜宁不得不拉住车框才稳住身体,但是马车横冲直撞很快就冲出了重围。
     
      马车跑在宽阔的车道上,道衍手里还剩下最后一根箭。他手搭着箭柄本来是放下了,却突然说:“陆嘉学的人来了。”
     
      官道上尘土扬起,一群人骑马而来,远处是神机营的人,约莫是四十多个。
     
      道衍的箭尖对准了领头的人,宜宁心里一跳,连忙拉住他的胳膊阻止他拉弓:“大师不可!”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