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首辅养成手册 > 第157章

第157章

书籍名:《首辅养成手册》    作者:闻檀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大风吹得屋外的大树不停的摆动,次日早晨就吹断了一棵树。
     
      宜宁被陆嘉学带到他的书房侧间,他让小厮找了本字帖给她。自己到了外间处理事情。
     
      看他这么自如,根本不在乎她拒不拒绝的样子,罗宜宁就想踢死陆嘉学。说她油盐不进,难道他又好了?这么多年都是那个臭脾气,无论别人说什么只管笑眯眯的,实则极端固执,认定就不会变。她说了不会妥协,那边绝不会改变的。
     
      她半晌才收了怒气,把字帖扔到一边。自己铺了张澄心堂纸练字。
     
      阳光透过竹帘照进来,外头的风吹得有些冷。罗宜宁走到窗边想关上窗,听到外面的人说话:“侯爷,曾应坤已经答应,指认罗慎远和他儿子有往来了。不过他还有条件,希望您能放过他那些学生……”
     
      “放过?”陆嘉学冷笑一声,“派人追杀我的时候,他可干净利落得很。”
     
      宜宁听到这里,微侧过身往外间看去。陆嘉学坐在右边最首的位置上,几个穿官服的人站在他面前,有些卑躬屈膝的味道。
     
      宜宁的手指挑着竹帘,静静听着。
     
      周围的陈设虽然变了,但这个屋子一如多年前。甚至是外面种的那株女贞树,枝叶丰茂。
     
      “属下明白侯爷的意思,那立刻回去传话?”
     
      陆嘉学又摆手:“曾应坤还以为自己是总兵,跟我谈条件。你告诉他,现在他们那些人的生死由我,让他好好掂量。”
     
      那人方才领命退下了。
     
      宜宁看到那人走出书房,才放下了帘子走回桌前继续练字。
     
      不久陆嘉学挑帘进来了,问她:“在写什么?”
     
      踱步到她旁边,看到她一手字写得凌厉漂亮,无女儿家的脂粉气。陆嘉学的笑容慢慢收起来,他记得罗宜宁是不会写字的,故给老太太的佛经还要他帮着抄。他一手拿过来,看到写的是一篇《逍遥游》。
     
      他又不喜欢读书。书房内最多放些兵书、舆图的,没得闲书看。宜宁这是默写的。
     
      他语带嘲讽道:“你那位状元郎三哥,倒是真心把你教得好。”
     
      陆嘉学突然又想起什么,仔细看着宜宁的字迹,有几分熟悉感。陆嘉学顿时起了谨慎之心,他一把掐过罗宜宁的手说:“——你罗三哥娶你,他跟你究竟是什么关系?”
     
      罗宜宁很冷静地道:“我和他一起长大,他带我读书。”
     
      陆嘉学笑了笑,微眯着眼睛说:“罗宜宁我告诉你,我现在放任你可以,但别让我发现你跟其他男人有眉目。否则我就不管你是不是什么小日子了,知道吗?”
     
      罗宜宁听到忍了忍,毕竟又打不过他。她说:“我刚才听到,你跟你的下属商量曾应坤指认罗慎远的事。怎么,你们要陷害忠良吗?”
     
      “罗慎远也算是忠良?你太看得起他了。”陆嘉学在她身边坐下来,看到她站在身边,穿了一件淡绿色菖蒲纹杭绸褙子,素白挑线裙。虽然抗拒地站得笔直,但至少还是站在他身边的。他的语气舒缓了许多,“当年我帮你抄佛经的时候,你记不记得?”
     
      “你那个时候字迹奇丑,”他露出一丝笑容,“怕你拿出去丢了我的脸,故我帮你抄。”
     
      “你的聘礼单子也是我亲手写的。”
     
      陆嘉学靠在太师椅上,这个戎马一生,权势无边的男人回忆起往昔的时候,语气格外的温和,因为已经放在心里摩挲无数遍了。
     
      “几个兄弟里我最不擅长读书,那时候为了你苦练写字,真让我练了出来。娶你的前几天,我就伏在烛火下……”他指了指烛台,“一笔一划的写,你可能永远也不知道。”
     
      “你胡扯!”罗宜宁皱眉,不知怎的心猛地一跳,打断了他的话,“你那时候根本不认识我,怎么会是为了我。”
     
      陆嘉学凝视她许久,嘴角微扯:“你是不是傻?如果不是我想娶你,凭你的身份,嫁一个侯府庶子也不是这么容易的。”
     
      她前世出生的罗家的确无法跟现在的罗家比,父亲做顺德府治中,也不过是正五品的官而已。
     
      她知道不容易……当时继母想嫁出去的是嫡妹,是她去祖母面前卖乖示软,祖母才答应了。但仔细想来,那时候祖母的确是答应得太快了,以至于继母去给她请安的时候脸色总是不好看。
     
      “我早便见过你。”他目光放远了些,“在顺德知府的府上,你那个时候才十四岁,梳着双环髻,你和你的嫡妹嫡姐在一起。你大概是不记得了,那时候知府厨房里有个三四个月大的小狗,刚被买进来,小狗活泼啃坏了东西。被小厮打掉了牙齿,快要死了……”
     
      他说起当年的事来。
     
      陆嘉学想到那个穿粉色菱纹短袄的少女,映着初冬的阳光,细嫩的脸像水蜜桃般,有层细细的白绒。她看了这只小狗挨打,当时没有说什么。后来却偷偷地寻来,手里端了个青瓷小盘碟,里面倒了些羊乳。在厨房旁边草丛花圃里搜寻。
     
      她沿着血迹,找到了躲在灌木里瑟瑟发抖,满嘴是血的小狗。她还小,盛富同情心。看得手都在抖,但是羊乳凑到小狗嘴边,它又吃不了。宜宁急得不知道如何是好。祖母不喜欢小狗,嫌它们掉毛弄得到处都是。家里的姐妹因此连只猫都不敢养。她又不受大人宠爱,没人会纵她宠溺她养这些,不敢抱回去,就拿把小瓷勺喂它。
     
      当时他在顺德知府府上做客,看到她跪在石子路上喂小狗,静静地看了很久。
     
      知府的儿子跟他说:“陆四,你看什么呢!”
     
      他一个侯府庶子,在侯府里活得低调。侯夫人是个厉害的,斗得几个庶子不能冒头,他母亲原就是侯夫人的贴身丫头,生了他之后根本不敢亲近。他一个人长得跟野狗似的,小时候兄长欺辱,还要笑着讨好他。到外面却是人人尊敬,没得敢冒犯他的。摸爬滚打地活大了,如今看到她喂小狗,有种奇怪的乐趣。
     
      “管得多!”他站起身,“我今天不去走马了,你自己去。”
     
      知府公子喊他他也没听见,他走出去,轻手轻脚地站在罗宜宁身后,俯身跟她说:“你再喂它,它也会死的。”
     
      宜宁被他吓了一跳,手里的勺子就不小心碰到了小狗的嘴,小狗疼得呜了一声。
     
      她有些怒了问:“你这人,吓人做什么!”
     
      陆嘉学觉得自己就像引诱小孩一样,笑着逗她:“它嘴巴都烂了,你不给它包扎,再喂它也会死的。你是不是笨啊?”
     
      陌生男子华服锦袍,一看就是非富即贵,就算不是知府的公子也是贵客。但是说话太不客气,可她也开罪不起。宜宁不想理会他,抱着小狗起身,准备要换地方。
     
      哟,还真是有点脾气的。
     
      “你若是求我,我帮你救它。”陆嘉学悠悠地道,其实他对小狗没有什么同情心,就是想逗她。他其实比她大了三四岁的。
     
      她犹豫了一下,停下来问他:“你送它去医馆包扎吗?”
     
      “当然的。”陆嘉学说,“你出去不得,我却能随便出去。”
     
      小狗卧在她怀里,可怜兮兮地垂着脑袋。刚被买来的时候它这么活泼,现在被人碰一下都吓得发抖。她看了看小狗说:“那我求你带它去医吧。”
     
      竟然这么容易,陆嘉学失了些兴趣。伸手接过来,心想是一句话的事。等一会儿去走马的时候就扔去了医馆,留了几钱散碎银两,一时忘了这事。
     
      直到她在门口不停地徘徊,陆嘉学跟知府公子一起喝酒才看到她。他心里咯噔一声——她的狗已经扔医馆好几天了。
     
      他出门去,宜宁兴冲冲地上来问他:“狗好了吗?能吃东西了吗?”
     
      陆嘉学才想起得去看看她的狗,同知府公子下去去了趟医馆。医馆又不知他的身份,说狗不吃东西,半死不活已经被扔出去了,现在应该变成狗肉汤了。陆嘉学把医馆的招牌给砸了,回来之后,罗宜宁满心期许他拿出狗来。
     
      陆嘉学竟然觉得一丝愧疚,编谎话骗她:“它被医馆养得好好的,你要回来做什么!”
     
      “你说得也是。”罗宜宁挺高兴的,她见不得猫猫狗狗的受苦,没事她就高兴。
     
      她真挚地跟他说:“谢谢你,你是个好人。”
     
      她觉得她的狗在世界上的某个地方活得好好的,那就够了。
     
      后来知府公子却说漏了嘴,说因为送去的狗死了,陆嘉学砸了人家的招牌,人家不敢上门要赔钱。说他是个流氓。
     
      她知道之后郁郁寡欢,陆嘉学居然看到她哭了。蹲在捡狗的地方,眼泪吧嗒吧嗒地掉。陆嘉学竟然又愧疚又心疼,他走过去跟她说:“你不要哭了,我赔你狗就是了。”
     
      她根本没有为此而动容,不依不饶:“我不要别的狗,你说你救它的,你把我的那条狗还给我。”
     
      陆嘉学觉得她也像小狗可怜兮兮的,心里有种很奇怪的感觉。想把她抱回去好好养。
     
      看到她掉眼泪,他把手放在她的头顶,试探地拍了拍安慰她。
     
      她吓了一跳,抬头用看登徒子的眼光看着他,然后就躲开了。陆嘉学甚至看得一笑。
     
      但是后来你他要回京城了,最后想去看她的时候,她早就已经离开了知府府邸,跟他们家祖母等人回顺德乡下去了。
     
      他那时候心想等她及笄了,就去向她提亲。因为那种异样的感觉,说不出是什么感觉,麻酥酥的,很温柔。
     
      后来说亲的时候见她竟然不认识自己,陆嘉学很惊讶。想来这小丫头大概从没有正经地抬起头,看他长得什么样子的缘故。所以就连记也记不得。
     
      他成功地娶回来的时候,看到个端庄贤惠的妻子,他还有点惊讶。直到日渐相处,她才慢慢的放松了戒备,如猫探爪试探周围的环境一般,悄悄地就露出了本性。陆嘉学怜爱她,立刻表现得视若无睹,甚至很接受。这让她完全放松了警惕。
     
      于是这猫不仅愿意露出自己的爪子,还愿意伏在他的膝头睡觉,甚至挠他的裤脚。因为已经认定他是无害的。
     
      罗宜宁听完他的话,很久回不过神来。
     
      她从来都不知道,陆嘉学曾经见过她。甚至娶她也是他有意为之。现在仔细回想,似乎小时候是做过这件事。至于那个男人,在她的脑海里面容模糊,没有具体的样子。
     
      陆嘉学的脸色很沉重,他的声音有些沙哑:“你觉得我为什么要杀你,是为了向谢敏发难?……我费尽了心思娶你。你死之后,我连你的牌位都不敢多看。你觉得我会为了这个杀你吗?”
     
      罗宜宁许久不说话,她模糊地想起了那段记忆。夜凉如水,她站得僵直。陆嘉学就把头靠着她的腰,声音轻了些:“宜宁,回到我身边来……我就不再追究别人了。”
     
      “我该怎么告诉你……”罗宜宁深吸一口气,她把手放在他的肩头,轻轻推开他,“别说我无法再相信你,也不再喜欢你。你已经是陆都督了,是我的义父,我也已经嫁做人妇了。这是再无可能的事,你明白吗?”
     
      陆嘉学冷笑:“义父又如何?我不介意当你义父。”他站起身,靠近罗宜宁道,“倒是这个嫁做人妇,我听着非常不舒服。我告诉你,只要罗慎远是你的丈夫一天,我就绝不会放过他。”
     
      “你这混蛋!”她突然踢了他一脚,“我这两天跟你说了这么多,你听得进去话吗!放我回去!”
     
      陆嘉学任她打自己,不为所动。反而带着笑容说:“你终于生气了?”
     
      罗宜宁觉得这么对武官没用,特别还是陆嘉学,她喘气休息了一会儿,转身往门外走。
     
      没想那两个下属还没有,看到她突然冲出来面面相觑,非常惊讶。
     
      罗宜宁不想看他们,径直往外走。庑廊下陆嘉学派给她的几个丫头拦住她,不准她到处走。
     
      叶严则终于看到这传说中女子的样子,对着副将悄无声息地竖了一下大拇指。惊鸿一瞥,名不虚传。而且看这个样子还颇有脾气。至少敢踢陆嘉学的,他只见到过这一个。
     
      陆嘉学慢慢踱着步从内间出来,心情很好的样子,还高声道:“明日我要带你出去一趟,你回去好好休息着。”
     
      外面只传来风声。
     
      罗宜宁听到他这句话脚步却一顿,她一直被看管着,根本就出不去。若是陆嘉学愿意带她出去,说不定这是个绝佳的机会。
     
      她看了身后的几个丫头,都是高大健壮,一个比她两个还高大,毕竟陆嘉学防她防得厉害。
     
      但他究竟要带自己去哪儿?
     
      书房里,叶严迟疑了一下,拱手道:“侯爷,这位是咱们的……”
     
      “不关你们的事。”他摆手,“总之别惹着她就是了。”
     
      他能惹,却不想别人去惹了。
     
      “是是。”叶严也很有自知之明,连忙道,“您若是有事要忙,不如属下明日来见您?”
     
      “先不急。”陆嘉学继续道,眼神冷了些,“把这个送去罗家。”
     
      他指了指桌上的那封书信,“后日我要进宫面圣,告诉罗慎远,那是最后期限。”
     
      就算罗慎远只是她的兄长,二人没有夫妻之实。他也不喜欢有人以罗宜宁的丈夫自居。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