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首辅养成手册 > 第150章

第150章

书籍名:《首辅养成手册》    作者:闻檀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宜宁第二天很早就醒了,她发现自己躺在罗慎远怀里。
     
      为人妻者,自然是跟原来不一样的。宜宁轻手轻脚地起身让丫头给她梳洗,穿戴简单,布置饭菜等他起来吃。但是做完这些的时候他还没有起来,宜宁就走过去坐在罗慎远身侧,犹豫要不要现在就叫醒他。
     
      他熟睡的时候也皱着眉,眉间的纹路都已经抹不平了。眉毛是很浓的,鼻梁挺直,上唇薄下唇饱满。宜宁看了会儿,发现他的手放在外面,想给他放回被褥去。但刚碰到他他就醒了,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就被他扯到怀里瞬间翻身压在身下。他初晨的身体燥热滚烫,然后刚才看到的嘴唇就贴了上来。
     
      宜宁僵硬了一下,被他迎面避来的男性气息弄得心里乱。被压着促狭般的吻,鼻间全是罗慎远的味道,粗热的唇瓣与她重迭。他捏着她的腰与她头相抵,越发的灼热了。
     
      似乎感受到天赋异禀是什么意思了,这让宜宁的背脊有种酥麻的感觉。
     
      没想到他一会儿反应了过来,竟自己突然放开了。
     
      罗慎远第一次看到她衣裳半解,肌肤胜雪,他给她把衣裳合上。昨夜抱着她睡了一晚,早晨未醒的时候理智比较不清晰,竟然做出这等危险的事来。他从她身上让开:“好了,你快起来。”
     
      宜宁还是没怎么反应过来:“三哥……”
     
      “嗯?”他回头看她,眉目非常的好看,他对别人是很冷漠的,但刚才却对她那般。宜宁看他目光专注,竟然莫名其妙地脸红了,心里怦然一声。然后她略镇定了些,才说:“饭菜估计都凉透了,你要叫人重新做过。”
     
      他不知道是想到什么,难得一笑。然后出去吩咐仆人了。
     
      等罗慎远换了朝服出来,就看到她靠着小几给自己剥鸽蛋,剥了四五个,搁在青花小瓷盘,粒粒如玉。
     
      她小小的一团盘坐着,上身挺直。深秋的阳光照在她身上。她穿着绸缎。宝蓝色团花纹的杭绸褙子,珍珠在旁端着小碗伺候着。
     
      屋内丫头婆子俱都知道了刚才的事,气氛有点局促。珍珠看他们俩都别扭得很,倒是玳瑁很大方地问宜宁:“……姑爷可真的做了?”得到宜宁否定的答复,她才松了口气。不然没办法跟英国公交代。
     
      不过宜宁自己都在想,一男一女睡一张床,那真是随时都可能。即便是她三哥那样冷静的人,还不是说绷不住就绷不住啊。
     
      他穿着正三品的官服,绯红右衽官袍,孔雀云纹补子。宜宁指了指对面让他坐,把小碟推到他面前让他吃蛋。他拿起筷子开始吃饭了,宜宁又看着他,未来的首辅大人在吃她剥的鸽蛋,真是……荣幸荣幸。
     
      罗慎远以为她想吃,就剥了个递到她唇边。
     
      宜宁犹豫是用手还是直接咬,手又凑过来。没想太多她低头一咬,连他的指头都含进去一些,鸽蛋从他的指尖卷出来。
     
      罗慎远收回手,这丫头真当他是柳下惠呢?
     
      “你腿上的伤还没好,莫多走动。母亲也免了你今日请安了,就在屋里看书吧。”罗慎远叮嘱她,“或者练琴,你的琴我也给你搬过来了。”她走的时候没有带去英国公府的。
     
      宜宁笑眯眯地应好,心道他管得真多,然后让丫头把他送出了房门。
     
      送他走之后她真去琴房拨弄了一会儿,只是心乱如麻,想到陆嘉学怀疑她,不知道他究竟要做什么,她就沉不下心。干脆停下来让珍珠找了信纸来,给魏凌修书一封。问他是否还要动身去宣府,若是有什么调令,要告诉她一声。
     
      宜宁却想起什么坐起身,让珍珠找沈练进来。能知道陆嘉学最清楚的,也只有他了。
     
      虽然不到万不得已,她真的不想请求程琅的帮助。
     
      宜宁望着窗外果实累累的海棠树出神。
     
      *
     
      至大明门御道两侧有连檐通脊的千步廊,千步廊之外就是朱红色的宫墙。分了东西宫墙,工部就在东宫墙外的千步廊,六部中的五部与宗人府、钦天监等官署都在此处。西宫墙外则是五军都督府、刑部、都察院和大理寺等武职衙门。罗慎远的处所在千步廊进去一间院子,坐北朝南的厢房里,外头是看值的寮子,窗扇支开着。屋内正烧着炉子烫酒。
     
      顾景明在他这儿烫酒喝。
     
      罗慎远正在批公文,另一手拨算盘核算。他的五指修长疏朗,算盘的声音稀疏清脆。
     
      酒香一阵阵传来,已经是烫热了。顾景明倒了两盅问他:“罗大人不喝一盅?”
     
      罗慎远头也不抬道:“衙门里喝什么酒,你要喝便出去喝。”
     
      罗慎远对公事的态度非常严谨认真,心无旁骛。不过也是辛苦,顾景明在这里坐半天了没看到他停过。年纪轻轻的侍郎,压力如何不大?加上工部尚书年老体弱,另一个工部侍郎的位置又暂空着。他这桌上的文书堆了两摞,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看得完。
     
      一本清完,他终于有了空闲。问顾景明:“怎么的,你跑我这里来躲了?”
     
      顾景明本来就是闲差,成日游手好闲。特别是林茂去了山东之后,他更加无事了。
     
      顾景明说:“我娘搬了祖父来京城,给我说了门亲事。他老人家一来,这京城里头他的门生都要去拜访,皇上都问了好几回。我便不想在家里,幸而他明日要和谢阁老去吃茶,我还可以清闲一日。”
     
      罗慎远拿了另一本继续批,说道:“当年亏他老人家指点,我改日也要登门拜访,你备好酒水。”
     
      说到这里,他又想起还要带宜宁去拜会徐渭。徐渭是他的恩师,他到如今的地位亏得徐渭帮助,虽然有利用在里面。但是罗慎远一向觉得,只要是对他有利的事,利用他也无所谓。何况徐渭是个非常风趣和蔼的人。
     
      顾景明觉得他很无趣:“和我表妹成亲才几天,你就没有点新婚喜悦?我瞧你还是整日的冷脸。我表妹就不嫌弃你?”
     
      “宜宁我自小看大,什么新婚喜悦。”罗慎远眉一挑淡淡道。然后叫了下属进来,扔了几本文书给他道,“把这几个人给我叫过来问话。”
     
      顾景明分明看到罗慎远今日的鞋袜穿了两只不一样的,一边是暗竹叶纹边,一边是百吉纹边。不知道在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一贯严于律己的罗大人竟然穿了两只不一样的鞋袜。
     
      几个工部郎中过来了,顾景明才退了出去,心想就不告诉他,让他显眼去。
     
      罗慎远是在大理寺练出来的精锐,工部几个修粮仓或者开矿的核算有问题。他都是亲自核查了的,他靠着太师椅,喝了口茶让那几人先看。几个郎中本是不在意,直到罗慎远放下茶杯:“在宛平修的粮仓,用的石料木料是从山西来的。矿藏的开采,本是工部与刑部户部合作,用徭役或是囚犯,但却是外包给了京城中一位姓贾的商人。罗某觉得不妥,几位大人觉得如何?”
     
      “自然是听侍郎大人的吩咐。”其中一个笑眯眯地拱手,“我等也没什么意见,侍郎大人觉得如何就如何。”
     
      这就是浑水摸鱼,反正你也奈何不得他。看他年轻没什么资历没有威严而已。
     
      罗慎远就笑了:“既然如此,几位大人就先回去吧,我拿主意便拿了。”
     
      几个客客气气的行礼退下。
     
      罗慎远就让人把工部给事中叫了过来,这几本文书都给了他。“去上禀皇上弹劾这几个人尸位素餐,贪赃枉法,求革职查办。”
     
      工部给事中吓了一跳,小心翼翼地问:“罗大人,这……是不是处罚太严?皇上若是怪罪我……”
     
      “皇上非但不会怪罪,反而会赏赐你。”罗慎远说,手指微扣着桌沿。又一笑,“如果问你贪赃枉法的罪证,你再来找我。”
     
      皇上一直头疼工部群龙无首,官员尸位素餐,才力压众议,提拔他为工部侍郎让他管理工部。如今他刚来工部就有人忤逆不听,那是驳了他的面子,处罚只会下狠手。何况他手里头握着工部不少官员的东西,工部的官员个个家里富得流油,一踢一个准。
     
      给事中看到他的脸在秋日的灰霾中带着淡笑。他突然想起,传闻罗大人最为擅长刑讯逼供,且手段残忍毫无人性。有次徐渭大人叫他一起刑讯,本来只是记堂供的。犯人无赖耍浑,别人实在是审问不出来,这位大人便亲自放下笔杆子,竟拿了匕首以耳煮食喂人。逼得那犯人差点发疯,杀了多少人,什么地方杀的吐得干干净净。
     
      若只看外表,这位罗大人却可称得上是俊雅至极。给事中突然有点不敢看他,低头应是。
     
      罗慎远站起来披了披风,门外已经有人备好了轿子。看到他出来压低了轿门,恭敬地等他进去。
     
      罗慎远有的时候他甚至都在想,也许这真是那个早死的生母留给他的。罗老太太说的很对,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他就是很像他的生母,血脉的那种像,无情又恶毒。
     
      他刚跨进轿子,就有侍卫来传话,说有人要见他。
     
      会客之处在都督府,刚进府就看到兵器架,夹道扫得干干净净,戒备森严。罗慎远刚跨进门槛,就看到天空突然阴沉了下来,黑云压昼。夹道旁的枣树被风吹得摇动不止。罗慎远低声对随从说:“去外面等。”
     
      陆嘉学背手站在窗前,外面就是朱红宫墙和琉璃瓦,再远就是起伏的灰暗山峦影。
     
      罗慎远走进房门,笑着拱了拱手:“都督大人相请,却不知有何事找下官?”
     
      罗慎远这个人惯是沉默,但其实很会变通,不会让别人觉得不舒服。至少在该应酬的时候,他不会推辞。酒量便是这么练出来的,不出世的天才是大师,如王阳明的心学至上。他求权,就必须要入世,没得哪个是仰着头颅走到最高的。
     
      陆嘉学回过头,看到罗慎远身姿如松,面容疏朗。
     
      陆嘉学知道罗慎远这个人也非常狠,非常有野心。
     
      但是对他来说,权势已经握在手里太久了。东西在自己手里太久了,就没有感觉了。
     
      这个人娶了罗宜宁,他们两人朝夕相对,做当初他和宜宁一样的事。
     
      陆嘉学闭了闭眼,为什么要在罗宜宁成亲之后,他才发现这么多的端倪。如果真的是,那他几乎就是相当于亲手把人送到罗慎远手上的。
     
      如果不是想讨好他,皇后不会求宜宁为三皇子侧室。他不会为魏凌说话,他甚至赞同程琅娶她,为了巩固两家的关系。
     
      “罗大人终于来了。”窗外天空阴霾,陆嘉学给他倒上茶。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